《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52章 召见

阴京华也知道,这两天黄老板的注意力,全在陈太忠身上呢,酒席中就跟马小雅换了座位,低低地问了两句,想知道到底发生了点什么事情——反正姓梁的你也知道我俩是一体的了,再避讳也没啥意思。

“让他把监视我的人撤了吧,我不自在,”陈太忠叹口气,也不肯多说,阴总听得却是吓了一跳,“什么……监视?”

“唉,小陈我还年轻不是?总难免有点荒唐事,”陈太忠对他可是不会瞒着什么,“一想到身边有人窥视,心里就不舒坦啊。”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阴京华知道自己不该问,可是见小陈这副模样,似乎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情,所以才敢开口。

“你就问他肯不肯放过我就行了,”陈太忠叹一口气,一脸的悻悻之色,“我跟他发火来的,阴总你也知道,我年轻嘛……”

阴京华这心,随着他的话是一上一下的,听到最后,他才暗暗地长出一口气,敢情这两位是置气呢,他深知黄汉祥的性子,小陈冲黄老板发火都没什么后果的话,那就证明真不是大事儿。

想一想小陈都已经进入黄二叔的圈子了,那受到的不是一般的欣赏,阴总终于拿定主意,于是微微一笑,“我估摸啊,你回头还得认个错,黄总别的不说,年纪就在那儿摆着呢……我帮你问一下吧。”

“认错?光认错怎么行?”第二天早上,黄汉祥冲着前来送早点的阴京华发火了,“哼,想要获得我的原谅……他得调到北京来才行。”

一听这话,阴总心里更明白了,这老少两个纯属一对活宝,心说我这次掺乎对了,说不得笑着回答,“嗯,这话我一定替您转告到了,要不要再让他写一份儿检查?”

“你……给我一边儿去吧,”黄汉祥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又是悻悻地叹一口气,犹豫一下才发话,“算了,由他吧,不管他了,反正你告诉他,现在不准走。”

他想把陈太忠调来,只是方便就近监视而已,可是转念一想这意思也实在不大,小陈的荒唐他当然是知道的,倒也能理解那份儿心情——虽然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

至于说不准陈太忠走,那就是等着X办继续召见了,那家伙做事自由散漫惯了,自己这一下没叮嘱到,那厮又跑了就没意思了。

陈太忠接了阴京华的通知,又知道黄汉祥放弃了将自己调进北京的念头,想一想昨天自己听到的话,终于能确定黄总确实放手了。

当然,确定归确定,话是不能这么说的,他犹豫一下,方始苦笑一声,“啧,看来黄二伯是不肯轻易原谅我了。”

这话自然是在抬高阴京华的身份——你是我俩的传话筒,不过阴总也清楚,这老少俩是在斗气,说不得轻笑一声,“你才是开玩笑呢,保不准明天黄总就忘了这事儿了。”

不用等明天,中午的时候黄总就忘了那份儿不愉快——当然,这话也不是很严谨,而是黄汉祥不得不打个电话通知某人,“三点钟的时候,你来我办公室,这次不会再有别的事儿了吧?”

“呵呵,”陈太忠干笑一声,“去您的办公室?”

“别带那些乌七八糟的人来啊,”黄汉祥生恐这厮听不懂,少不得又点他一下,“是什么事儿,你心里应该清楚。”

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办公室在哪儿啊,陈太忠望着挂断的手机,苦笑一声,我跟老黄你这么惯了,居然还没去过你的办公室,这也真是……你说你那办公室有什么用?

不过,想一想自己的办公室也很少使用,尤其是招商办那个副主任室,他觉得自己也没资格笑话别人,只能悻悻地感慨一声:嗯,功夫在棋外,要做事得先做人嘛。

感慨归感慨,正经事儿可是耽误不得,说不得他又找阴京华打问一下黄总的办公室,又专门开车转了一趟,认清楚了门儿。

下午两点半,陈太忠就出现在了黄汉祥的办公室门口,接待人员早得了机宜,虽然是黄总没来,还是将他领了进去。

黄总的办公室挺大,足有六十平米,旁边还有小门应该是套间,屋里摆放的东西不多,但都是古香古色的那种,除了吊灯之类的装饰之外,没有太新潮的东西。

总之就是两个字儿:宽敞,宽敞到可以算空旷的地步了,给人的感觉,除了大气还是大气,屋里绿色也不多,只有阳台处两盆昙花挺高,两米出头,快顶到房顶了,绿意盎然,显然是有人精心搭理——要指望黄汉祥浇水,怕是花早就枯死了。

他正在书架处转悠,听得门口有脚步声,转头一看,黄汉祥陪着两个中年人进来了,一个三十出头的样子,一个看起来快四十岁了。

“这是领导办公室的郎主任,这是秦主任,”黄汉祥简单地介绍一下,年纪大的郎主任不苟言笑地坐了下来,秦主任则是拿出一个小本掏出笔来,显然是做记录的。

“你就是陈太忠?”大家就坐之后,郎主任非常干练地确认一下陈太忠的身份,获得肯定答复之后,淡淡地开口吩咐,“请把你了解的科齐萨的情况,详细地说一遍。”

一号办公室的人,居然也是相当地含蓄,没有什么傲慢之气,不过这样单刀直入,没有任何的寒暄,那骨子里的傲然和谨慎,是个人就品味得到。

这些事情,陈太忠当然不怕说了,甚至他将怎么认识尼克又通过英国议员结识埃布尔的过程都说了一遍,至于巴黎那个沙龙,更是要细细地说一遍。

当他说到哈默的助手犹太人海因的时候,这两位的注意力有细微的变化,黄汉祥坐得比较远,没注意到,可是陈太忠注意到了,说不得微微一顿。

“嗯,你继续,”郎主任心里有点微微的惊讶,心说这年轻人察言观色的能力还真的很强,于是淡淡地吩咐一句,脸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

等陈太忠说完,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过去了,郎主任看一眼远处的黄汉祥,脸上微微地露出一丝笑容,点一点头,“嗯,小陈主任不错,阐述问题很全面……黄总,你这儿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了,”黄汉祥笑嘻嘻地站起身送客,陈太忠当然也得有样学样跟在后面,将这两位送到大厅口,见两人上车之后,才转身回来。

“这么就完了?”陈太忠一边走,一边侧头问黄汉祥,“黄二伯,这两个主任都是什么主任?”

“X办出来的,都是主任,”黄总淡淡地回答他,做出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一个正厅一个副厅,有副厅做速记员,你也该知足了。”

“呵呵,”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又走两步之后,才发话了,“这俩级别也不算太高嘛,一号身边的人……只是厅级?”

“有部级的呢,不过轮不到你,”黄汉祥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怎么,嫌人家跟你谈得时间短?”

“长短无所谓,”陈太忠很自然地一摊手,他心里纳闷的是另一件事,“我以为要去什么地方呢,敢情是来黄二伯您这儿。”

“要不我说你对不住我呢?”黄汉祥听到这句话,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不无恼怒地瞪他一眼,“人家本来是要把你带走问的,这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在这儿问你了!”

他这话又有一点不尽不实,X办的人想把陈太忠带走,这话一点不假,但是换在这儿发问,却不是看的他的面子,是看在黄老的面子上。

黄老吩咐人打招呼了,X办这边就知道那个小家伙居然很受共和国元老的待见,等黄汉祥再打电话,说这边事情忙完了之后,那边不但立马安排了见面,也懒得把此人带走问了。

当然,黄总好面子,少不得就要把这样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眼下听到这土包子居然连这样的轻重都不知道,卖弄之余也少不得点他一下。

“哎呀,我还说见识一下一号办公室呢,”陈太忠没心没肺地来了这么一句,“啧啧……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机会了。”

“拉倒吧,你身上破事儿太多了,”黄汉祥白他一眼,哭笑不得地伸手指他,“且不说那地方容易不容易进去,你一个比芝麻还小的副处,进去以后,也不是像刚才那么问你,你明白不?”

“呵呵,看来还是黄二伯关心我,”陈太忠笑一笑,他觉得这话有点肉麻,不过想一想昨天阴京华的话,倒也能坦然地说出来——黄总的年纪就在那儿摆着,他得敬老。

“你才知道?”黄汉祥哼一声,不旋踵又叹一口气,“算了,你忙你的去吧,保华找你有事儿呢,你给我把事儿办得漂亮点。”

啧,我还说引见完了就没事了呢,陈太忠心里有点郁闷:这是……逼着我犯错误吗?

他心里只顾着发牢骚了,却是没反应过来,X办的人没把他带走问话,那就说明在人家眼里,他已经不是一个小副处那么简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