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47章 撞车

陈太忠话里的“胖了没有”,也是个隐称,意指她那两团远胜于国人的挺翘双峰,伊丽莎白本就正是青春年少,又被他将自身的欲望彻底地开发了出来,听到他这话,不管不顾地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腿上,笑吟吟地将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张馨见他俩在大厅里就粘做一团,说不得赶紧拿起遥控,将几个尚未关严的窗帘放下,再转头时,发现伊莎的上半身已经不着一物,两团颤巍巍的双峰正被两只大手肆意地把玩着,两人的嘴对在一起吻得天昏地暗。

“太忠……”她犹豫一下,还是发话了,“你……你通知小雅了没有?”

“不要她来,就我……就咱俩,”伊丽莎白赶忙松开嘴,侧头冲她一笑,眼中满是无法抑制的欲望,“明天,再跟她说。”

不成想陈太忠松开手,轻拍一下她挺翘的臀部,“我的女人不许吃醋,小馋猫……反正你也应付不过来不是?”

马小雅接了陈太忠的电话,犹豫一下才回答,“今天我不方便,过几天身体好了再去吧。”

于是,当天晚上别墅里就是只有两个女人了,不过伊丽莎白的身体素质真的很棒,直到夜里十二点,才终于举起白旗,“完了,真的不行了,我用嘴帮你吧……”

“不用了,”陈太忠翻身下马,搂着身边的二女,一任那汁液淋漓的丑物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张馨支起身子,去床头拿了湿巾,为他细细地擦拭。

“伊莎,跟你的老板说,就算谈成了,也别涉及太多的钱,”陈太忠终于有心说一说正事了,“她做好她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后面的事情,让厂家去办吧。”

“可是,她该怎么办呢?”伊丽莎白煞是苦恼地皱一皱眉头,“我对这个真的不是很懂,你教一教我好吗?”

“她应该懂,不懂的话,回头我再帮你找别的工作,”陈太忠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回答,“很多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得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陈太忠又觉得自己无所事事了,事实上也是如此,一进京,他的时间就不由他自主支配了,可是偏偏地,他还走不得。

想着左右是没事,他打个电话给蒙勤勤,却不防那边关机,实在闲得无聊,他跑到了荆俊伟的工作室,才知道荆紫菱是早上的飞机飞素波。

“荆总,你回头跟小紫菱说一下,得跑一趟凤凰了,”陈太忠猛地又想起了王伟新的校园网,“凤凰教委那边的校园网马上要上了,让她先走流程吧。”

制度的力量是如此之大,强如陈某人,又是在凤凰市这老家,想关照荆紫菱,都要她走流程——当然,真要不走流程也未必就拿不下单子,但是这么做不但容易出意外,也太不成熟了。

“你给她打不就完了?”荆俊伟很惬意地靠在沙发上,看着一个中年男人在木制茶几上冲茶,“你俩有啥话不能说的?”

“我这破事儿太多,不是怕忘了吗?”陈太忠也看着这位据说是有证的茶艺师,手中的茶壶高高扬起又火速降下,三起三落,“我说你这么冲茶……累不累啊?”

“俗了吧?”荆俊伟笑一声,“太忠,这叫‘凤凰三点头’,这是人家老高的敬意,对茶也对你,算了,跟你这俗人我就没话……”

“看你这日子过得消停的,”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一时就生出了些许的不忿,“还是我们这些人民公仆辛苦啊。”

“去去去,咱俩换一换,你愿意吗?”荆俊伟不屑一顾地哼一声……

中午的时候,陈太忠就在荆总这儿混饭了,饭毕,才打着酒嗝说准备离开,又接到了电话,黄汉祥在电话那边笑,“小陈,来了北京了?呆两天啊,别急着回去。”

又来……我还真不想呆着呢,陈太忠笑一声,“黄二伯您这消息还真的灵通,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

“要不是保华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黄汉祥在电话那边笑一声,“对了,那个电解铝的事情,他跟我说了,你帮着配合一点。”

敢情,何保华昨天回家之后,犹豫半天,觉得此事不跟老丈人打个招呼的话,总是不合适,说不得跟老伴商量了一下,“……咱爸会不会不让我干下去?”

“这么多年,他也没帮你什么不是?”老伴哼一声,“明天我跟我爸说去,你该干什么干什么。”

没错,何院长在外面是很牛了,但是家里面这档子事儿,还是得老伴出头,果不其然,黄汉祥一听说他想向临河铝业伸手,禁不住就是眉头一皱,“胡闹,天南的事儿……是他能乱插手的吗?”

“他就是京里想一想办法,保华的同学是有色的总工,关键是范如霜那边答应配合了,”做女儿的小心地看着自己父亲的脸色,“对了,这事儿还是陈太忠牵的线儿。”

“陈太忠?”黄汉祥听得眉头就是一皱,随即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怎么天底下所有的事儿,他都要插一手呢?”

“保华说,这次是个好机会,”做女儿的发现,老父亲的脸色好了一些。

“保华说,保华说……他就不能消停一点,”黄汉祥无奈地摇摇头,旋即又是一笑,“这次他总算聪明了一点,嗯,也得给雨朦准备点嫁妆了,告诉他,用好那个陈太忠,那家伙的运道和能力,都很强的。”

“是啊,”做女儿的点头附和,“联系个副部长,还能惊动那谁。”

“啧,你不说我还忘了,X办的人说了,陈太忠再进京的话,安排见一次面呢,”黄汉祥顺手拎起了电话,X办就是一号办公室的简称。

不过,黄总没把真实目的告诉自己的小老乡,陈太忠听说此事,郁闷也是正常的了。

下午,陈太忠去阜外医院看望了吴正杰,他从没见过这个便宜老丈人,可是既然吴言明天要到了,他想伴着她一起出现的话,那就该有一点铺垫才对。

果不其然,来看吴正杰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他遇到了两个熟人,一个是驻京办的张主任,另一个是横山区委办的主任赵学文,尤其是赵主任,据说就是始终陪护着。

“陈主任也来了?”赵学文见到他,倒也不感意外,又向床上的吴父做了介绍,“……陈主任是吴市长的老部下,关系很好。”

陈太忠照例塞了一个一千的红包,这都是应有之意,赵学文早在综合办做副主任的时候,就是吴言的心腹了,当然不会推辞,“吴市长明天会来。”

要不是知道吴市长明天会来,我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儿了,陈某人笑着点点头,又看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吴正杰,“伯父,我跟阜外医院还有点关系,您这个手术,我会操心的。”

“呵呵,谢谢了,”吴正杰笑着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由于常年劳作,外表看上去他的年龄比实际年纪要大一些,脸上也总是憨笑着,十足一副邻家老伯的样子,若是不知情的人,绝对猜不出此人会生出吴言那种强硬性格的女儿。

吴言乘坐的飞机,在第二天下午到了,由于心系老父,到了之后,她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去,直奔阜外医院。

陈太忠在不久之后,也赶了过来,当着众人他当然不会表现得太过热情,只是寻个没人的时候,才悄悄地问一句,“晚上住我那儿吗?”

“不去了,唉,”吴言叹口气,猛地觉得有什么不妥,侧头看他一眼,又苦笑一声,“你觉得这种时候,我还有心情住到你那儿去?”

看着她憔悴的样子,陈太忠心里微微有点痛心,这才几天不见?说不得轻笑一声,“好了,你放心,我给你打了保票的……你忘了我的手能穿透桌子吗?”

“呵呵,”吴言勉力笑一笑,她也知道情郎是想让自己开心一点,于是深吸一口气,将心情平抑了下来,低声回答一句,“这两天,我会跟学文住在一起……要考虑一下影响。”

“那就等手术过了再说吧,”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还想再说点什么,驻京办张主任出现了,说不得笑一声,“吴市长您放心,伯父他吉人自有天相……我先走了,阜外这边有事的话,您尽管吩咐。”

他驱车离开没多久,就接到了钟韵秋的电话,她是跟着领导一起来的,“太忠,吴市长说了,你可要记得答应她的话。”

这不是废话吗?我知道她现在没心情想别的,我也只是心疼她而已,陈太忠默默地挂了电话,打一把方向,才将车拐到荆紫菱公司所在的大厦门口,手机又响了。

“太忠,跟你说一下,明天上午十点,X办的人要找你了解一点情况,”电话那边,黄汉祥的声音有些低沉,“你早一点来我这儿。”

我晕!陈太忠差点一把捏碎手机,吴正杰的手术,九点钟开始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