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46章 表述

范如霜的话一出口,陈太忠登时就明白了,他本来就在奇怪,这种类似于代理性质的公关公司,是如何生存的,虽然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却不是特别地肯定,听到现在,他才恍然大悟——这不是跟传说中美国的游说集团差不多吗?

想到游说集团,他就想到了另一个关联词语,政治献金!于是,他对凯瑟琳公司的业务范围的认识,一时就又有了极大的拓展,普林斯公司甚至可以插手,对厂家和临铝之间的某些费用做出技术性处理!

想到这个,他就有点腻歪,他可不希望普林斯公司在这个单子里陷得太深,其实这也是他的一种鸵鸟心态:你们该干啥的干啥去,哥们儿我不想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这时,何保华轻轻地“咦”了一声,随即发问了,“太忠,这三个厂家,你朋友都有信心让我们从头跟到尾,而且能先期保障了完整资料吗?”

完整资料只是一种说法,不过先期能拿来就算大能了——同样两尺厚的说明书,在施工中边学习边实践固然很好,可是提前拿到手详加分析的话,更方便做出某些针对性的安排。

而何院长所指的完整资料,是包涵了一些核心的、不宜公开的资料在里面的,能做到这点的公关公司不是没有,但是能保证不同国家的三个品牌都能做到这样,那可真就不简单了。

“嗯,她是这么说的,”陈太忠点点头,这是他落实过的,但是从何院长嘴里又郑重地问出来,他心里猛地一沉:难道我还是小看了凯瑟琳吗?

“敢这么答应你,这个公司……不会太简单,”何保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清楚这个公司的背景吗?”

“这个背景……这个公司一直没有打开中国的市场,我也就是想帮它做了第一单,”陈太忠正好借这个问题,暗示一下他没有掺乎临铝的兴趣,“至于它发展得怎么样,那就看它自己的努力了。”

帮它做了第一单?恰恰相反,范如霜从他的话里居然听出了一点必得之意,不过再想一想这话是小陈说的,以她对他的了解,这家伙大概也仅仅是这么说一说,应该没有给自己施加压力的意思。

所以,她居然沉吟了一下方始点头,这个沉吟陈太忠没有注意到,倒是何保华将她的反应看在了眼里,心里暗暗点头,没想到小陈对临铝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那就让它试一试吧,”范如霜终于开口,你既然说话不见外,我说话当然也会直来直去,“这家公司……可靠吧?”

“老板是个小丫头,在中国碰了两年壁了,还在坚持,也算难能可贵吧,”陈太忠笑一笑,拿起桌上的手机,“要不我现在打电话叫她过来,范董你跟她谈?”

“不要过来谈,”范如霜摇一摇头,不动声色地发话,“你在北京不是租了房子吗?等吃完饭,去你那儿谈吧。”

陈太忠看她一眼,笑着点头拿起了电话,心说这范董还真是小心,连自己的驻京办都不放心,不过转念一想,这么大的事情,终究是要小心操作的,“何院长一起去吧?”

“嗯,你那个地方,我也早听说了,”何保华笑着点点头,“不过一直没空过去。”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正在不远处等着,还指着陈太忠叫自己进去吃饭呢,不成想人家来了电话,要她俩回别墅等着,凯瑟琳放下电话悻悻地撇一撇嘴,“这家伙,他吃饱了,咱们可是还饿着肚子呢。”

“做正经事要紧,”伊丽莎白笑一笑,她的脸上也铅华尽去,只是点缀性地化了一点妆,跟陈太忠初识她的时候一样,“想吃饭什么时候不行?谈事的时候总是少的。”

这涉及到尊严问题啊,凯瑟琳看她一眼,撇一撇嘴打着火,我这做老板的跟你想的不一样,“我是说这里是中国……很多事情在酒桌上谈比较方便。”

不多时,陈太忠的本田车载着两位领导过来了,何保华坦坦荡荡地走进屋子,见到屋里灯火辉煌,两个外国小女孩正在一楼的大厅坐着,见他们来了,赶紧起身相迎。

“上二楼吧,”范如霜终是来过的主儿,一点都不显得生分,何院长听得讶异地回头看她一眼,“范董来过这儿。”

“嗯,”范董笑着点点头,也不多解释,不过这意思已经很明显,我知道黄汉祥曾经在这里住过,想一想当时,我可是连上二楼的资格都没有呢。

陈太忠将四人相互介绍一下,张馨已经将泼好的茶水端了过来,何保华看她一眼没说话,倒是范如霜笑着点点头,“小姑娘挺漂亮的。”

“好了,你们谈吧,不关我的事儿了,”陈太忠笑着坐到一边的沙发上,他想用这种姿态证明,自己并不想过多地干涉此事,不过,他的目的能不能达到,就不太好说了。

张馨端上茶之后,就走得远远的了,伊莎也很有眼色地坐得远了一些——毕竟她是给皮埃尔小姐做过保镖的,一些普通的礼仪还是明白的。

很有默契地,两位领导没对别墅里的三个女人提出任何的身份置疑,而是径直开始了交谈,凯瑟琳能结结巴巴地说一些中文,而何保华也勉强能说一点英文,三个人沟通,不存在太大的问题——再说了,不是还有一本活字典在一边翘着二郎腿喝啤酒吗?

交谈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两位领导站起身走人,陈太忠要开车送人,怎奈两位领导说成什么都不肯,考虑到人家或许有别的安排,他倒也没有坚持,于是,本田车只是将两人送到小区门口,目送二位打车之后,就回转了。

他走回屋里,发现凯瑟琳正在低声地同伊丽莎白说着什么,见自己进来也没着急发问,心说这丫头果然沉得住气。

不成想他这念头才刚刚冒出脑海,凯瑟琳就转头冲他微微一皱眉,“太忠,你说他俩是什么意思,怎么根本不谈下一步的合作?”

就这点城府,也想着做公关公司?陈太忠心里哼一声,向沙发上一坐,一边伸手去拿啤酒,一边懒洋洋地答她,“我已经把人介绍给你了,成不成,那就要看下一步你自己怎么做了。”

“可是,这是他们也有需求,我也答应了他们的条件呢,”凯瑟琳看起来有点着急,“陈,我发现你们国家表述事情的方式,都很诡异,你要帮我。”

“我不会帮再你了,因为我已经帮你解决了最大的障碍,我没有义务帮你到底,”陈太忠一摇头,灌了两口啤酒之后,才抬头看她一眼,“请恕我冒昧……在这之前,你根本没有同范总见面的资格,而刚才,你跟她面对面认真地交谈了。”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指一下伊丽莎白,“凭良心说,要不是你当初主动提出聘用伊莎,这一点忙我都不会管,做人……要懂得感恩。”

“感恩?”凯瑟琳眼珠一转,笑盈盈地站起身子,腰肢摆动间,已经走到了他身边,款款地坐在他身边,将嘴巴凑到了他耳边,“你想要得到我的身体……是这样的感恩吧?”

陈太忠先是觉得香风扑鼻,又听到这样直接的挑逗,顿时绮念丛生,不过,他本意不在此,倒也能勉力克制,说不得冷冷一哼,“我要是真喜欢的话,早就要你交订金了,你是不错,但是远远没有漂亮到让我违反原则的地步。”

“唉,”凯瑟琳长叹一声,抓起桌上的啤酒猛灌两口,蓦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侧头看他一眼,眼波流转间,竟是无限的动人,“我可以见一见那个漂亮得能让你违反原则的女人吗?”

“惹得我火了,现在就强奸了你,”陈太忠瞪她一眼,站起身子不耐烦地挥手,“快走快走,我这晚上还有节目呢,你真的想掺乎吗?”

说实话,洗尽铅华的凯瑟琳,确实有那么一点令他动心的感觉,不过,陈某人自家知道自家事,后宫已经很大了,那么,就不需要再加人了吧?

而且,他对随便的女人,兴趣不是很大,哥们儿本来就不是个随便的人嘛。

“走就走,凶什么凶?”凯瑟琳脸一沉,悻悻地站起身来,不过下一刻,她眼珠转得一转,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中有些异样的味道,“我不参加你们的节目,旁观行不行?”

你找刺激是不是?陈太忠白她一眼,懒洋洋地点点头,“这个……也不是不能商量,不过你要旁观的话,得买票……就是那个旁观资格啦。”

“how much?”相信这句话,就不用翻译了,凯瑟琳眼睛一亮。

“ten million$,”一千万美元这还只是基础价,陈太忠笑着搓一搓手指,心说你真敢答应的话,哥们儿这儿还有很多附加的名目,无非是多个名词而已嘛……

“太忠,你可以跟她好好说的,”见自家老板黯然离去,伊丽莎白叹一口气,“事实上,她……”

“她什么她?”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心说我现在要考虑的是尽快忙完手边事,不过,看到小伊莎脸色微微有点发白,他心里禁不住一软,柔声发话,“好了,伊莎你过来,我看看这几天你胖了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