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45章 议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陈太忠笑一笑刚想解释,不成想凯瑟琳抢着发话了,“她是我的保镖,拥有贴身保镖,这难道……不是实力的体现吗?”

“这个嘛……好吧,”陈太忠终于点点头,这不是他无言以对,事实上,凯瑟琳说的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他自然也就懒得计较了。

一个来小时,实在是禁不起消磨,几个电话之后就到点了,陈太忠打个车去南宫毛毛处借了一辆本田车,径直驶向临铝驻京办。

他陪范如霜聊了没两分钟,何保华就到了,于是厨房里开始张罗,虽说这临铝驻京办的酒菜很不起眼,但是贵在是家乡的口味,有些特产走遍京城都是买不到的,比如说白凤溪的黄棒子、童山的罗汉果,还有青旺的野生荆芥——那是吃面或者熬汤时上好的佐料。

所谓吃饭,都是次要的事情,关键还是谈事情,何保华和陈太忠的来意,范如霜已经从小陈口中大概知道了一些,所以听他谈起电解铝的配套设备,她只是淡淡地笑一笑,又点一点头,“多一点选择,也是好事。”

这不是两个人的关系不够密切,实在是有些话不能一下说得那么死,她可以跟小陈畅所欲言,但是跟何院长说话,就要注意分寸,所以略作表态也就够了,毕竟这样的单子实在太大了,搁给谁在这位子上都得心虚。

“这一点我是支持小陈的,”关键时刻,何保华是不怕表态的,有底气和没底气就是不一样,“而且我们研究院能从里面学到一些东西,非常宝贵的东西。”

听他亲口这么说,范董的口风就松了下来,于是笑一笑,“这方面,我们下面的企业能做的并不多,不过我个人愿意全面地配合。”

“范董愿意配合,那就再好不过了,”何保华也扯动嘴皮微笑一下,心中生出一点小小的鄙夷,他虽然一直在搞技术,但是既然融入了黄家,对政坛上的一些东西就并不陌生,他非常理解范董的心态,她是绝对地动心了,然而,她在眼下却是不敢明确地表示出来。

你也太谨慎了!这也正是他的虚无缥缈的优越感所在之处,不过这小小的鄙夷,并不影响双方的真诚合作,“我可以在总局想一想办法,有些人也该适当地停一停手了,范董,这个项目立得可不轻松呢。”

搁给别人听,没准会认为何院长挟恩望报,但是范如霜却知道,这是人家点自己呢,关键时刻我老岳父可不会坐视的。

“何院长说话真干脆,”她听得就笑了,“那现在细说一下,换一家有些什么好处,价格、工期这些,什么都可以说。”

何保华也知道,范如霜不是问回扣的事情,以他对她的了解,知道此人并不至于肤浅若斯,但是同时,他也必须有一点拿得出手的东西来交待,总不能让人家平白无故地硬扛某些重量级的主儿。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他还真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理由了,说不得只能暗示一下,老岳父那儿目前还没有插手此事的意思,那就是表示,这么大的单子,那啥哈……单子真的很大。

范如霜这下算是听明白了,何保华这叫搂草打兔子,为研究院增强底蕴的同时,也就把钱挣了——黄汉祥不插手,那么对利润就没有多大需求,中间这利益空间如此之大,能送的人情是如此之多,而关键时刻还能得到黄汉祥的支持,这么好的事儿哪里去找?

关键是,她听出了何保华有一点若有若无的怨气,大概是在黄家里憋屈得太久了,何院长这次说话很是坚定,也就是说他也想发出一点声音。

总而言之,对范董来说,这是好事,而且她不怕在这件事里得不到利益,做为下面企业的老大,何保华离了她的配合还真的玩不转——起码不会很得心应手。

就算她得不到太大的利益,但是这运作空间是如此之大,借此交好个把两个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于是笑着点头,“那我就静待何所长的好消息了。”

“你们下面最好也有点自己的诉求,”何保华笑一笑,他可不想这么放过范如霜,“嗯……太忠,你那个朋友的公司,应该带着临铝的领导们去国外考察一下。”

“小陈……朋友的公司?”范如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着点点头,“原来说的是那个公关公司啊,会不会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她明白何保华建议的意思,有人请临铝领导出国旅游,那么临铝的领导回来之后,为该公司说两句话是很正常的。

要是临铝直接向上面提出什么建议,上面肯定会对你有看法,但是多了一项出国考察就不一样了——下面企业出去考察,那是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去了,上面在这一点上不能说什么。

至于说考察回来帮着说两句话,那就不算过分了,吃了喝了玩了之后,总要有点意思的,同时也是表示大家出去是工作去了,而不是娱乐去了。

当然,以往这种情况不是很多,就算有上面也不会如何重视,更多的是单子签订之后,该企业领导层愿意出去转一趟,那边就邀请一下。

何保华这个建议,就将范如霜操作此事的风险降到最低了——虽然这么做也略略有点过,可是,既然想获得巨大利益,绝对不会没有任何风险,这点风险,范总也担当得起。

可是范总想的是,接受厂家邀请没问题,但是接受公关公司的邀请,恐怕就有点过了,不成想何保华笑着摇头,“肯定是厂家出面,这个范董你放心。”

“这倒也是,”范董笑着点点头,心说做为一个公关公司,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别干这一行了,“小陈你跟这个公司很好?”

这个问题,让陈太忠有点尴尬,他也听明白这二位的话了——这不是说何院长和范总说话技巧不够高,而是说大家都说到实质性问题了,也无需太遮着掩着,所以陈某人知道:范董事长这是问,自己是不是也想在中间插一杠子。

他想解释自己并无此意,可是如此一来,他就需要解释为什么要选这个公关公司了,正琢磨着该怎么回答呢,何院长笑着接口,“太忠很厉害的,昨天的新闻看了没有?他撮合一个法国的副部长跟一号见面了。”

“哦?”范董这下可是掩饰不住眼里的惊讶了,仔细看一眼陈太忠,方始笑着点头,“呵呵,小陈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让人惊讶。”

她心里明白得很,陈太忠能促成此事,而何保华又能知情,那十有八九还是走了黄汉祥的路子,不过她若真要点出来,那小何的脸上就没光了——一个外人能借着他老丈人呼风唤雨,他却是眼下这样的局面。

不过,范如霜也因此搞明白了何保华一定要小陈介入的原因,如果此事中间出现了不大不小的阻碍,何院长未必合适跟黄总说话,但是以小陈能促成这种事的能力,相信黄总不会吝惜再帮这小家伙出手。

自家人的待遇居然不如外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然而,官场里却每每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这就关系到了人脉和能力,也是所谓的时运。

当然,万一是生死存亡的局面,陈太忠在黄汉祥心里,肯定是没有何保华重要,但是官场中哪里又来的那么多不死不休的局面?正经是刁难、小绊子要多一些。

“那是适逢其会,跟我没啥关系,”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谦虚一句,他本有心点一下是黄汉祥之助,觉得这话未必合适说,就不说了——这也是他官场中的收获之一,某些话搞不明白该不该说,那就坚决地不要说。

“呵呵,”范如霜不置可否地笑一笑,“对了小陈,你那朋友做的是哪家的产品?”这样的话她到现在才问,可见产品选型时需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好像最少是三家,我听说的就是西门子、ABB和霍尼韦尔,”陈太忠笑一笑,“她说了,做西门子都无所谓,关键是要通过她。”

范如霜和何保华交换一个眼神,同时摇头,何院长甚至笑了起来,“呵呵,西门子……”

虽然摇头了,但是以他今晚一直以来的语气,都没有做出坚决的否定,可见他对面临的困难也有相当的心理准备。

“要通过这个公司很简单,”范如霜不动声色地回答,她也知道一些应付公关公司的手段,“比如说何院长说的考察,看谁能邀请得动我临铝了。”

霍尼韦尔本部邀请不到,而普林斯公司出面斡旋就能邀请得到——暗示,其实很简单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