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44章 撮合

通过何保华的解说,陈太忠才反应过来,凯瑟琳的话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西门子的触手伸得是如此之深,有色公司的很多项目在立项的时候,相关数据和投资金额就是直接套用西门子的标准。

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实在再好判断不过了,所以凯瑟琳才不肯做西门子,那样的话,体现不出她的优势来。

所以说她的普林斯公司想要争取临铝的项目,并不像她说的那么容易,首先你得扛得住西门子的相关利益集团,才能再说其他的。

也就是这次何保华打算大干一场了,才能有这样效果——既然要大干,那就绝对不会走别人走过的路,这是一个基本常识,没人会幼稚到犯这样的错误。

总算好的一点是,这种配套工程,准入门槛真的相当高,能做的公司用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所以不存在西门子成了主流,别的公司就会因为资质不够没有样板什么的被拒之门外——类似级别的样板,可以周游全球去考察的。

在这一点上,凤凰科委无线紧急呼叫系统在高速公路中所占的垄断地位,西门子是达不到的,你西门子是厉害,但是ABB、霍尼韦尔、阿尔斯通都不是吃素的。

你要说人家不够资格?惹得急了,人家能把本国政府拽出来帮着说话!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看向凯瑟琳的眼神就有点古怪了,憋了半天之后才冷笑一声,“凯瑟琳,事情比你说的要难办得多……你知道不用西门子,我会得罪多少人吗?你居然敢戏弄我?”

“我没有说一定不让你用西门子的,”凯瑟琳居然在瞬间就翻悔了,陈某人听得脸刚刚一沉,不成想她又来了一句,算是对她的目的的完美注脚,“不过我们要让别人明白,这次的西门子,不是往日的西门子。”

这么操作的话,可行性似乎强了一点,陈太忠刚想点头,仔细琢磨一下,觉得纯粹是种换汤不换药的说法,“这两者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起码难度差不多。”

凯瑟琳盯着他,并不言语,好半天才轻笑一声,“我相信你做得到,你不希望你的情人变得富有起来吗?”

得,这是伊莎跟你签了合同,你就抖起来了!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哼一声,心说这美国人还真是够势利的,也够会拿捏人,不过,这符合何保华的策略,他倒也就懒得计较了,“下一次你再这样算计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然不会有下一次了,”凯瑟琳看着他就笑,眼波流转间,竟是无限地勾人,“有了开始,剩下的,就让上帝决定吧。”

不过,陈太忠对美女已经有相当的免疫力了,虽然一时有点眼晕,最终还是定下了心神,再度拿起手机,“好了,我再联系个人。”

吴言的老父亲已经会诊过了,三天之后上手术台,陈某人既然答应了小白,当然要用足自己的关心,所以他必须尽快地处理一下手边的事情,好空出一些机动的时间来。

他一个电话打给范如霜,范董还就在北京,听他说晚上想叫上自己和何院长坐一坐,笑着答应了下来,“好久没有跟何院长联系了,也该坐一坐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心里这个纳闷,你说这俩也真是的,又不是没见过面,也都是经常在北京的主儿,平常怎么就不注意多沟通一些呢?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何保华原本就性格狷介,眼下地位超然又惦记着不要堕了黄家的招牌,虽然求人了却总还保持着一份距离,而范如霜事情本来就多,又知道何院长那里的活不大一点,其人能量也有限,心说大局上拍板之后,下面自然有人运作的嘛。

所以,像陈太忠这种润滑剂,还真是这两位之间沟通最好的媒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如果不出现什么大的情况,这个现象不可能改变。

“你给范如霜打电话?”凯瑟琳在中国呆了时间不短了,中文算是相当过硬的,她听出了陈太忠谈话的大部分内容,心说你这个家伙,还跟我说你俩关系一般,一般的关系可能这么说话吗?

“嗯,”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拿着手机又要给吴言拨个电话,猛地想起面前这女人听得懂中文,说不得抬头淡淡地看她一眼,“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暂时没有了,”凯瑟琳笑着摇一摇头,端起面前的茶杯慢慢地啜饮了起来,却是由于身子俯得极低,胸前硕大的双峰微微地颤动,直欲裂衣而出。

陈太忠见状,只觉得自己又生出了一点反应,说不得咳嗽一声,“那你先忙你的工作去吧,回头有消息了我通知你。”

“已经四点半了,还有两个小时就是……”凯瑟琳轻笑着放下茶杯,然而下一刻,笑容就僵在了她的脸上,“哦,你说什么?晚上我不是跟你一起去的吗?”

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呢?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事情不是还没谈好吗?不过转念一想,她已经去临铝挂号不知道多少回了,带她去倒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

“可是,”他上下打量她两眼,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你去过正规的政府部门办事吗?”

“去过啊,”凯瑟琳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说不得点一点头,顺手还一指伊丽莎白,“我还帮着伊莎办工作签证,怎么可能不跟政府部门打交道呢?再说,晚上不是私人聚会吗?”

啧,我就跟你说不清楚,陈太忠摇摇头,放弃了解释的念头,很不客气地发话了,“不管是不是私人聚会,你脸上画得跟过万圣节似的,这跟我们的身份不相配。”

凯瑟琳一向是浓妆示人,带给人惊艳的感觉是一定的,但是如此一来,就显得风尘味儿太浓了,普通的商务会谈还可以,去政府机构办事也可以,但若是跟范如霜、何保华之类的人在一起,谈的又是怎样通力合作,未免就会让人觉得她档次不够——在这样的场合,美貌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

事实上,他也非常清楚,何保华是老派的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想让何院长以为自己和这个妖艳的女人有什么别的瓜葛。

“我发现你们中国人……”凯瑟琳听懂了这话,可是她也有一份她的道理,说不得就要开口辩解,不过陈太忠没兴趣跟她斗嘴,只是很随便地摆一摆手,“你是怎么想的,不用告诉我,你可以说你就是喜欢,但是我可以说‘不行’,就这么简单……”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着手机站起身来,瞥一眼身边浓妆艳抹的伊丽莎白,悻悻地哼一声,“好了,现在连伊莎都被你传染了,过分……”

走到小客厅的另一个角,他拨通了南宫毛毛的电话,南宫告诉他,主刀医生已经安排好了,吴言对这样的安排表示满意,而且两天之后,吴市长还会飞来北京。

他再给吴言打个电话,吴言一听他已经到了北京,说不得又跟他说起了老父亲的病情,她平日里精明强干从不拖泥带水,若不是头上顶着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的头衔,真的很容易让人忘记她的性别。

可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她身上的女人味儿终于展示了出来,跟他絮絮叨叨聊了有二十多分钟,直到钟韵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才轻叹一声,“又要忙了,太忠,这种时候你能陪在我身边,我真的很欣慰……”

你老爸,就是我半个老丈人呢,我能不尽心吗?陈太忠无言地笑一笑,抬头向小客厅一看,禁不住傻眼了,“这是……凯瑟琳?”

一个女人款款地从楼梯口走来,还穿着凯瑟琳的衣服,巨乳翘臀的惹火身材依旧,只是脸上已经不见了浓妆,一张艳丽无比又不失清秀的面孔出现了,跟往日那副妖媚的面孔相比,似乎并没有改变多少,但又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这样总可以了吧?”女人笑嘻嘻地看着他,声音也是凯瑟琳的声音,她很为他的目瞪口呆而骄傲,“去了化妆,我就可以跟你去参加宴请了,这可是你说的。”

“我有这样说吗?”陈太忠禁不住翻一翻眼白,不过,他是头一次见到她这副完全不事雕琢的面孔,想到这个咄咄逼人精灵古怪的女人终于放弃了她的坚持,试图迎合自己,于是就说不出太绝情的话来,“可是这样看起来,你显得太年轻了……也许你不知道,在中国,年轻就意味着不够成熟。”

“你终于明白我化妆的本意了,”凯瑟琳也不着恼,笑着点一点头,又不无遗憾地耸一耸肩膀,“其实我已经……不小了。”

“你先在这儿呆着,”陈太忠点点头,心说你既然不是那副烟视媚行的样子了,让何保华和范如霜见一见你倒也无妨,“晚上看情况吧,不过,如果你可以参与的话,伊莎就只能在车里等着了。”

比带着一个外国美女招摇过市更恶劣的行为,就是带着两个外国美女招摇过市,陈某人不是怕事的人,但也不想无事生非,那就只好暂时委屈伊莎一下了。

跟在她身后的伊丽莎白登时就撅起了小嘴,“太忠,这不公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