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43章 公关

第二天,陈太忠在踏上飞机之前,接到了屈义山的电话,方才知道屈主任今天不用去纪检委报到了,但是听说,文主任已经泄露出了口风:屈某某可能会被调走。

也就是这样了!他挂掉电话,心里暗叹一声,出了这种事情,屈义山若是还能继续呆在科委,那就有挑战规则的嫌疑了,不过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依着曾学德的意思,最少也要一脚把老屈踢出官场的吧?

倒是没的让张开封逮了便宜,陈太忠心里不免有点悻悻,总算是科委也因此保住了上千万的收入,他的心情才变得开朗了一点——哼,姓曾的你这也算是自取其辱。

幸亏丁小宁不跟着去北京,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张馨,心里暗暗苦笑,如若是小宁听到小贪官无恙的消息,怕是又要纳闷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好消息,他却偏偏有点担心看到小宁那双纯真的大眼睛——哥们儿这心态还有点长进啊,不能对亏心事心怀坦荡,这不是合格的国家干部。

张馨跟着他来,却也是有说道的,昨天晚上九点多,张沛林给她打个电话,听说她都不知道陈主任要去北京,张局长沉吟一下,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看着屋里正跟诸女嬉闹的陈太忠,张馨这心里的委屈可是大了去啦,你也不看看他正在玩什么游戏,居然还嫌我跟他接触得不够亲密?

陈某人正用黑帕蒙了双眼,头枕双臂赤着身子躺在床上,几个女人轮番上前跟他那东西略作接触,要求他只靠小太忠就辨认出进入的是那个女人……

这个创意来自于一则洗发水的广告,广告里的男人蒙着眼摸了几下,就从众多秀发中分辨出了自己的女友,然后张馨突发奇想,“咱们也让太忠摸一摸,看他能不能认出谁是谁来,今天五个人呢,小宁、望男、雷蕾、甜儿,你们的意思呢?”

陈太忠听了,不屑地撇一撇嘴,“人虽然多,发型都不一样,哼,随便一摸就认出来了,换个高难度的吧。”

“那就来个高难度的,”雷蕾接口了,接了婚的女人还真敢说,“让太忠用他那儿……嗯,分辨出大家,不许用手!”

众女一听,登时就笑做了一堆,纷纷说蕾姐不害臊,不过由于陈某人夸说肯定没有问题,于是大家渐次地伪作不忿,开始了这个游戏,由于某人屡屡一语中的,众女就商量着下一轮要更加地轻浅一点。

陈太忠这下不满意了,我认错哪一个,她都会不开心的嘛,“你们这不是吊人吗?我说,游戏得规定个时间吧?憋炸的话,大家可就没得玩了。”

这一刻,人性中潜藏的欲望被赤裸裸释放,而荒唐,是永远没有止境的……

反正,张馨心里觉得委屈了,今天就来看看飞机还有没有空座了,结果一问询,还真的有,二话不说就买了机票。

不会再遇到钱文辉了吧?陈太忠在候机厅扫视一眼,却是不小心又发现一个熟人,居然是蒙勤勤。

就在同时,秦科长也看到了他,愣了一下走了过来,瞥一眼他身边的张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去北京公干?”

“嗯,”陈太忠笑着点头,想起来自己很久没联系她了,一时有点赧然,少不得蹦出一句小道消息来,以示自己对她还算关心,“呵呵,听说你弄了一辆高尔夫开?”

“嗯,借朋友的开一开,”蒙勤勤抬手掠一掠齐肩的短发,淡淡地回答,“现在用车不方便了,又没人管,开个车四处跑也自由一点。”

不知怎的,听她说“没人管”三个字,陈太忠总觉得是在影射什么,心里一时难免有点忿忿,我要跟你接触多了,你老妈保不齐会以为我想乘虚而入呢,所以就没接这话茬,“你去北京这是……探亲?”

“开会,”蒙勤勤心不在焉地答他一句,顺便又问一句,“怎么不见小紫菱跟你在一起?”

“她在北京呢,估计很快赶回来吧,”陈太忠并不介意她当着张馨这么问,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大大方方地回答,“她还要参加凤凰的招标呢,那家伙也是忙个不停……你什么时候调到碧空去?”

“你就这么着急撵我走?”蒙勤勤怪异地看他一眼,“我去不去碧空还两说呢,没准直接调北京总行。”

“这倒也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继续无视她话里可能蕴藏的别的意思,“听说老板最近在碧空还算舒心。”

蒙艺走了之后,他通过两次话,都是泛泛的那种,不过蒙老板身边还有个那帕里呢,那家伙有事没事就打个电话给他,所以他知道,蒙书记去了碧空之后,没有过分低调,而是先调整了一个市委书记。

由于碧空是党政一把手先后调整,先他两个多月到任的省长为了维护大局,没怎么动作,大家本来想着蒙书记也要理顺一下关系,观察一段时间才动,不成想人家一到就动了一个前省委书记的人。

当然,蒙艺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那帕里就猜出一点来,“动的人不大不小,正好,也让大家看一看老板的气魄。”

是让下面看,还是让省长看,还是让上面的人看,这东西实在不好说,不过那处长既然很乐观,陈太忠当然就放心了——他承认,要说官场上的眼力和对细碎门道的了解,老那比他强得不止一点半点。

“他舒心我也舒心啊,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没人管,”蒙勤勤又看一眼张馨,正好通知登机的声音响起,她笑一笑转身走了。

张馨的脸色又有点发白,见她走得远了,才低声问一句,“这是……蒙书记的女儿?”

“嗯,”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猛地发现她的脸色有异,脑瓜一转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说不得苦笑一声,“我俩……只是普通朋友。”

“是,是普通朋友,”张馨连忙跟着点头,眼光有点游离,居然不敢看他。

“啧,”陈太忠见她如此形状,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有心解释一下吧,又觉得没有必要,说不得轻拍一下她的肩头,“没事,你就算说出去都没人信……待会儿我换到她那儿去坐,下飞机再联系你。”

“嗯,”张馨点一点头,脸色微微地好看了一点。

遗憾的是,陈太忠这算盘终究是没有打响,敢情蒙勤勤不是一个人去开会的,还有中行的一个同事随行,这也是秦科长为什么会主动走到他跟前搭话的原因。

见他要跟自己的同事换座位,蒙勤勤脸上的笑容多少就正常了一点,出机场的时候,甚至是两拨人相伴着出去的,然而,见到远处的伊丽莎白笑吟吟地冲某人招手,秦科长又怪怪地看了他一眼。

“招商引资的任务,真的很艰巨啊,”陈太忠绷着脸,苦恼地叹一口气。

“是很艰巨,”蒙勤勤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跟着自己的同事们走了,那个身材惹火的外国女人可能跟你没关系,但是略瘦的那个……哼!

陈太忠都很奇怪,凯瑟琳为什么会这么闲,居然有空来机场,结果一问才知道,今天伊丽莎白跟老板请假时,老板一听,索性是自己开了车来接人。

令陈太忠哭笑不得的是,别看凯瑟琳也一米七三左右,座驾居然是一辆绿色的甲壳虫,伊莎还高她一点,四个人里就张馨低一点也一米七,加上他这个一米八五的主儿,这小小的甲壳虫真的是爆满了。

四个人在别墅门口下车的时候,才叫个热闹,一边闲逛的几个老人好奇地看着这辆小车,一辆车里出来四个俊男美女也就罢了,而且个顶个地都是高个子,有人甚至不可置信地去看那辆小甲虫。

“我说,你不能买一辆大气一点的商务车吗?”陈太忠被人看习惯了,不过触及别人眼里的异样,还是禁不住抱怨一声。

“所以我很少用我的车,”凯瑟琳看他一眼,“你们中国人挺奇怪,好像不开好车就不能谈生意,可是我就是喜欢甲壳虫。”

“这说明你没有做生意的脑筋,”陈太忠哼一声,“如果不能让合作伙伴意识到自己的实力,那么,你的合同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有人是借钱买好车,”凯瑟琳寸步不让地回答,“他们的实力,全部在一辆车上,而且未必是全款……你说的是这样的实力吗?”

“素质,素质啊,”陈太忠知道她说的是实情,但绝对不会为此认栽,说不得抬手指一指她,“你看看……你整天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嘛。”

“我接触的都是你这种人,”凯瑟琳的口舌,真的不是白给的,搞得陈某人一时都有点纳闷,她以前不这样的嘛,这是……生理周期到了吗?

“太忠,老板的车很少载人的,”伊莎见两人居然能为这点小事口角起来,赶紧劝说,“公司里还有一辆福特商务车的,不过那车用的人比较多。”

“好了,不说这个了,”陈太忠转身向门里走去,“对了,凯瑟琳你也不用着急回去,我跟你商量点事儿。”

“我本来也没打算回去,”凯瑟琳咯咯一笑,“你的别墅里美酒不少,我很喜欢。”

敢情,在陈太忠离开北京的日子里,做为保镖,不是伊莎去凯瑟琳别墅里住,就是凯瑟琳来这里住,两人关系迅速升温,由于做老板的喜好杯中之物,将陈某人在这里的存货很是消化了一点。

一进门,张馨就去房间里换了衣服,开始冲茶拖地收拾家,陈太忠则是拎了几罐啤酒,在二楼的沙发上懒洋洋地一坐,“关于临河铝业的项目,我想……我可以考虑一下。”

“是吗?”凯瑟琳眼睛一亮,却也没表示出过分的激动,只是抬手去端面前的茶杯,“是有条件的吧?”

“嗯,没错,”陈太忠少不得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一遍,尤其强调的是——“你要是想做完这一单还有别的单子,那么,照我说的去做,是很关键的。”

“那我也有条件,不能用西门子,而要用霍尼韦尔,”凯瑟琳淡淡地看着他,“据我所知,有色公司近年几个项目,都是由西门子来完成配套的。”

“霍尼韦尔,哦,那是美国公司,”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给我一个必须这么做的理由,要知道……最近中美关系不是很和谐。”

“那么,ABB好了,”凯瑟琳笑一笑,却是没有往日的那种妖媚,而是很郑重的样子,“我只是想向一些人证明我对项目的话语权。”

哦,陈太忠一时间恍然大悟,人家不在乎自己选什么品牌,在乎的只是公关过程,犹豫一下终于笑着点头,“那么,我们就算谈好了,是吧?”

“你能确保这个项目吗?”凯瑟琳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我需要一个确切的答复。”

“抱歉,我不能给你任何的保证,”陈太忠摇一摇头,见她脸色微微一变,才笑一声,“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少意外因素……我只能答应你尽力去做!”

“我明白了,”凯瑟琳展颜一笑,又是风情无限,顺手拿起一罐啤酒来,扯掉拉环,“为了预祝我们的成功……干杯!”

“我打个电话,”陈太忠举起啤酒罐,懒洋洋地跟她碰一下,一边喝一边就拨通了何保华的电话。

“不用西门子吗?”何院长听得就笑,“呵呵,正好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你知道,西门子在某些人身上,花了太多精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