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42章 吉祥物

要不说是同事呢,汪峰猜的一点都没错,赵明博接了电话之后就是一句话,“想要我不追究他的责任?行,他跟我道歉,写检查,最少五页……陈主任,我可以这么答应吧?”

“那是你的事儿,要不是赶着喝酒,我有一万种手段玩他,”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将车停在了停车场,这时候两人才刚刚抵达港湾大酒店,这虽然跟天雨路滑不无关系,也由此可见此事的处理速度之快了。

“太忠,大恩不言谢了,”赵所长重重地拍两下他的肩头,眼睛有点发红,“以后有事尽管说话,我要是皱一皱眉头,我就……”

“哪儿那么多废话呢?”陈太忠白他一眼,“下车,老张都出来了,你还唠叨没完了!”

陈太忠和赵明博走到派出所院里的时候,有意等了一等,果不其然,张沛林后脚就跟着出来了,见他俩在院子里站着,笑着点一点头,“我猜的没错,果然是要请我喝酒了。”

“呵呵,那当然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刚才光顾着装逼装得爽了,就忘了饭点儿把张局喊来,没个交待就太失礼了,说不得硬着头皮带路,张局长的桑塔纳在后面尾随。

陈某人一边开车一边琢磨,老张搭的是韦明河的关系,也不知道韦主任和邵国立是什么样的交情,这么贸贸然带人过去不知道合适不。

赵明博本来有心问一问今天这饭有什么名堂,不过看他眉头微皱,也就很乖巧地不出声,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老天保佑,千万别是法国烂人带给太忠麻烦了。

现在两人下了车,跟张沛林走到了一起,陈太忠方始说话,“老赵,明天我进京,有个北京的朋友在素波,你帮忙关照几天,实在不行就跟单位请个假,方便不?”

“陈主任你要再这么客气,不如踹我两脚好了,没问题,我请十天假,”赵明博笑着点头,“刚才电话你也听见了,我是做出重大牺牲了,汪峰肯定没二话的……您的朋友就交给我好了,有需要的话我还能调其他警员。”

“没那么严重,就是领着他四处玩一玩转一转,你对素波熟嘛,”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沉吟一下又补充一句,“这也是个机会,你能把握住就最好了。”

赵明博听得眼睛就是一亮,他一直在琢磨陈主任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找自己喝酒,现在才明白过来,敢情人家是念着以前那点旧情,想关照自己一下——要不然素波市旅游公司海了去啦,还能差了导游不成?

毫无疑问,陈主任京城的朋友是大拿,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太子党,人家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赵所长一向是不相信天上能掉下馅饼来的,可是有可能的时候,谁也不可能放弃这种尝试不是?

张沛林当然也听懂了,一时也有点眼热,不过,陈太忠为什么找赵明博做陪客,那是明摆着的——跟警察的工作性质有关,他想学都学不来的。

不过,今天他给太忠撑了一个场面,人家马上就帮着他引见个有能量的主儿,这种买卖也算划算了,说不得笑一笑,“太忠明天要去北京了?”

“嗯,没啥意外的话是要走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沉吟一下又叮嘱一句,“张局,今天这个人认识明河,咱少提这事儿。”

陈太忠认识的人,还真是五花八门,张沛林听出问题来了,敢情今天的人可能跟韦明河不对劲,这家伙居然能左右逢源,倒也是罕见,“那算了,我不上去掺乎了。”

“别介,都来了,”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笑嘻嘻地拽着他往上走,一拽之下,发现轻飘飘地不着力道,心说这老张倒也真有意思。

走进包间,陈太忠才发现邵国立也是跟自己存了同样的心思,也喊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居然是老熟人,素波市副市长祖宝玉,另一个则是副省级企业天南轴承厂的常务副总高立群。

这一下,包间里起码三个厅级干部,有些话反倒是不好说了,不过,只谈一些奇闻趣事也是满有意思的,陈太忠抽个空子,悄悄地跟祖宝玉嘀咕一句,“祖老哥你这隐藏得够深的啊,敢情跟邵总关系好。”

“你这不是没问我吗?”祖市长轻笑一声,低声回答,“你在北京,不也滋润得很?”

晕死,听到这话,陈太忠猛地反应过来一丝不妥,老邵不会把我跟吴言的私情告诉他了吧?禁不住看邵国立一眼,心中生出些许懊恼来,唉唉,看这事儿闹的,人在官场……果然还是要谨小慎微啊。

“对了太忠,回头帮着素波科委要点钱嘛,”邵国立见他看自己,笑着插话,“在老关那儿,帮着祖市长说一说。”

你小子也就是个体制外的,看这话说的吧,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这倒是好说,不过关老板给不给面子就不好说了。”

赵明博坐在最下首,饶是他脾气暴躁,却是连句话都不敢说,他已经被这场面震晕了,刚才张沛林是震慑了二七路派出所,来到这儿也只有小心慎言的份儿。

人和人还真的不能比啊,他正感慨呢,从门外进来一个服务员,“请问哪位是赵先生,外面有位汪先生找你,说是你的同事……还有一个外国人。”

这包间原本就高档,韩忠又专门吩咐过的,除了有预约的客人,不管谁来都不让进,赵明博犹豫一下,站起了身子,看一眼陈太忠。

“我跟你一块儿出去,”陈太忠站起身来,跟着走了,邵国立有点纳闷,侧头看一眼张沛林,心说三个人一起来,你应该知情吧?“张局长,他这是?”

张沛林笑着将今天听说的事情讲了一遍,当然,他并没有标榜自己是如何地仗义,只是实事求是地将事情解说一下,重点还是说陈主任是如何处理此事的。

“阿尔卡特是法国的公司吧?太忠搞得定,”邵国立听了,笑着点点头,“说实话……我特佩服他惹事儿的能力,不管他走到哪儿,麻烦就能跟到哪儿,整个就是个吉祥物。”

众人听得笑了起来,就在此时,陈太忠跟着赵明博走了进来,嘴里还轻声地嘟囔着,“我觉得这法国人的审美观点实在是有问题,就季薇那样的,也能被他惦记着?”

敢情,来的人除了汪峰和阿兰,还有季薇和柴局长,阿兰道了歉之后,就剩下写一份检查了,倒是季薇红着眼睛走上前,低声发话,“赵所长,对不起……”

陈太忠听说眼前这黑胖的女人就是季薇,实在有点不能理解“阿烂”的口味,他正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呢,赵明博扭头看他一眼,“陈主任,你看……”

“你自己做主,”陈太忠摆一摆手,心说我跟着你出来,是怕你再遇到什么压力罢了,“做好人做坏人,都由得你。”

赵明博最终还是原谅了季薇,按他的解释就是说——“唉,她受的压力我能理解,也就是搁给我这二杆子脾气了,换个男人怕都就扛不住,就别说她还是个女人了。”

陈太忠却是注意到了汪峰走时的表情,“哈,他看起来有点羡慕你,我估计啊,他肯定知道,这是北京来的客人包了的房间……哼,让他再为难你,咱就不让他进。”

他这话就是赤裸裸的卖弄,没办法,陈某人的虚荣心实在太强了,可是赵所长偏偏还就喜欢这么交谈,闻言笑着点点头,“其实我也想巴结一下他,领着他一块儿来,不过今天有这么一档子事儿,那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听说那法国烂人真的来道歉了,祖宝玉笑一笑,“我以为太忠只是跟英国人的关系好呢,没想到跟法国人关系也不错,你们不知道吧?素波跟伯明翰结为友好城市,可是太忠一手操办的,要不是怕有些人脸上挂不住,他就把伯明翰拉到凤凰去了。”

他说话的时候,包间里的电视正播出着《新闻播报》,看到科齐萨出现,张沛林就忍不住卖弄的心思——我知道不比你知道的少,既然时效性过了,就可以说一说了。

于是,张局长冲着电视扬一扬下巴,“祖市长你看新闻,这个会见……是太忠一手促成的。”

祖宝玉赶忙侧头去看,大家闻言也纷纷扭头,此时,这则消息已经播出了一半,不过,剩下的一半,也足以让大家明白,是谁和谁见面了。

轴承厂的副总高立群看得咦了一声,手一指电视,“法国的这个……是个副部长?”

轴承厂这两年的效益并不是很好,但是无损其轴承工业支柱的地位,高总的见识起码对得起他这个正厅级别,肯定要惊讶地问一声了。

“嗯,当时我有幸见证了一下,”张沛林不动声色地回答,当然,他有幸见证的是黄汉祥泄密的过程,而不是陈太忠周旋的过程,然而……这点小差别是无关紧要的,难道不是吗?

“我也听说是这么回事,”邵国立点点头,做个辅证,事实上他只是知道陈太忠去了一趟法国,自己弄了点松露而已,不过,这种口惠而实不至的人情,做一做又何妨呢。

“纯粹是撞大运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摇一摇头,算是谦虚一下的意思,不过显然,高总看向他的眼神,有一点发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