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40章 闹会场

“你是谁?”皮副局长登时就皱起了眉头,不满意地看着不速之客。

他是正对着门坐着的,所以反应最快——事实上这也是不成文的惯例,在包间里这叫上首位,在警察局里叫做审问位。

赵明博当然是身处被审问的位子了,听到这么嚣张的声音,也是扭头看去:这声音不是所里人的,可是我怎么就似曾相识呢?

汪峰眼睛挺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忙不迭站起身子,笑着点头,“皮局,介绍一下,这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呃,陈主任,这是我们分局的皮局长。”

随着这个“呃”字的出现,汪所长脸上的笑容微微地僵了一下,因为他刚刚反应过来,陈主任最大的靠山蒙艺书记已经走了,我这么做,是不是太给他面子了?

不过,想到田甜,想到《天南日报》,想到某个被精神病的女记者……汪峰决定继续给下去这个面子,所以那一僵,也仅仅是微微的一僵。

“陈主任?”皮局长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就反应过来这年轻人是谁了——毕竟杨明那件事情影响太大,东城分局不少人都知晓,对于能让一个厅长吃瘪的主儿,还是有人去打听这八卦的。

不过,想起来归想起来,他并不打算给这个人多大的面子,因为他有点恼火,说不得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早听说陈主任的大名了,你先在外面等一等好不好?我们正在开会。”

“开会也要吃饭的不是?”陈太忠笑一笑,伪作不知情,他连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没搞清楚,纯粹是帮人不帮理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是?所以也只能装傻充愣了,“有几个老朋友招呼呢,喝完酒我就把人给送回来,皮局你看成不成?”

“你说成不成呢?”皮局长脸一沉,“陈主任,我们这是内部事务会,换给你们科委在开会的话,我这么冲进去合适不合适?”

“那是不合适,”陈太忠见这家伙的脾气这么臭,就有点火了,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笑容,缓缓地点一点头。

这不就结了?皮局长翻一翻眼皮,才待说什么,不成想赵明博已经反应过来了,陈太忠这是捞自己来了,眼见陈主任萌生了退意,他肯定要把话说明白的,说不得抬手一指那中年人,“皮局,既然外人在不合适,那怎么柴局长还在呢?”

“人家是受害者的邀请单位方,怎么能不在场呢?”皮局长知道,赵明博这小子是要狗急跳墙了,说不得哼一声,“赵明博,你这态度实在太不端正了,现在,我代表局党委宣布……”

“你先等一等,”陈太忠插话了,笑嘻嘻地看着皮局长,“我说不合适的意思是,我们科委领导层开会,你凭什么就能闯进去,就敢闯进去呢?了不得一个正科,凭你,也配参加副处以上的会吗?”

他原本不想说得这么难听,可是人家都要“代表局党委宣布”了,他当然就不干了,你这算是赤裸裸地打我的打脸吧?

皮局长的脸刷地就拉下来了,姓陈的你欺人太甚啊,“陈太忠,我现在请你出去,别给脸不要,是,我是正科,这是我们警察系统内部的事,跟你无关!”

“跟柴局长有关?”陈太忠一指眼镜中年男人,笑嘻嘻地发问了,“请问,柴局长是什么局的局长?”

“有话好好说,大家有话好好说,”汪峰见状,赶紧站起身来和稀泥,同时向皮局长使个眼色,这家伙厉害着呢,“太忠,你先坐。”

“怎么回事?”皮局长眉头紧皱,扭头看着他,轻声发问了。

“这人跟田书记关系不错,”汪所长低声回答,他知道皮局长的毛病,见不得外人干涉警察系统的事情,眼下也就是搬出来田立平最管用,其他人不好用。

上次杨明的事情,田甜来的时候很低调,而且她打着是看望段天涯的幌子,属于杨明一方的,就算有人知道她来过,也没人知道她跟陈太忠关系好——当然,汪峰是见识了的。

“汪所长?”柴局长皱着眉头发话了,“你这是个什么意思?”

“道理越辩越明不是?陈主任也不是外人,”汪峰笑着答他,心里却颇有点不满,回头等你撞到我手里再说,“陈主任,这是素波市电信局柴副局长。”

这话里就明显地表示出了不满,他介绍皮副局长和陈副主任的时候,都是去了“副”字的,偏偏是介绍这位的时候,就加上了“副”字。

“哦,”陈太忠看也不看柴局长一眼,摸出手机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都五点五十了,赶紧说,那边人等着呢。”

你!皮局长又想发火了,你当你自己是谁啊,孙正平吗?不过,看着对方脸上那份很自然的傲慢,他实在不太敢发火,说不得一扬下巴,要汪峰解说。

事情其实很简单,素波电信局最近在做网络整合,通过省邮电管理局,邀请专家来给相关的技术人员上课,其中阿尔卡特公司派来的两人中,有一个年轻的法国人阿兰。

这阿兰在中国呆了有两年了,中文也勉勉强强的,不过为了表示素波电信局的重视,局里还是给他配了翻译——毕竟这次素波局的动作挺大,前来听课的还有兄弟单位的技术人员。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赵明博接警了,说是在万缘大酒店发生一起未遂强奸案,他赶过去一看,一个衣冠不整女人坐在一边捂着脸哭,一个白种人在那里怒骂,脸上还有指甲抓挠出的血痕。

万缘大酒店档次挺高的,有个副总能说两句法语,于是结结巴巴地把事情说明白了,白种男人是法国人阿兰,女人是电信局办公室的季薇——法语翻译。

阿兰一肚子火气,说是季薇勾引他,结果两人要那啥的时候,她提出了金钱需求,他不答应,于是就成了这样了——你不看这房间都是她的身份证开的?

季薇不这么说,说下午陪着阿兰逛街的时候,他骗她说在素波有朋友想会一会,让她帮忙开个房间,结果开了房间之后,他说要看一看里面的设施,然后她跟着进去,被他一把抱住就是狂吻——“我都定好十一结婚了,怎么可能这么随便呢?”

赵明博干警察时间也不短了,眼光犀利得很,一眼就能判断出来,十有八九是阿兰在说谎季薇是冤枉的。

不过,这属于自由心证的范畴,没办法拿来做证据,所以赵所长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倾向性,见季薇不依不饶的,就决定将两人带回派出所去。

那副总不干了,客人住在这里出事总不是好事,就想说和一下,人不是没事吗?赵明博心里有倾向性,就以接警了必须要处警为理由,执意带人走——再说了,他也得对得起头上的国徽不是?

阿兰懂一点汉语,见由于赵所长的坚持,导致事情不能解决,也恼火了,嘴里不干不净地嘟囔两句,意思是玩两个中国女人算个毛,我玩得多了!我是法国人,你个傻逼怎么就没脑子呢?

骂人不要紧,但是季薇会法语,这就很要紧了,于是,年轻的法国人吃了赵所长两拳,后来,愤怒的赵明博被人拉开了。

这一下,阿兰不干了,于是事情就闹大了,电信局的柴局长来了,问明白情况之后,要赵所长道歉,至于说法国人要的赔偿,我们电信局处理好了——人家都要把事情捅出去呢,照顾一点国际影响好不好?

可是,赵明博脾气相当暴躁,那是火气上来敢拍桌子骂市局副局长的主儿,当然就不肯服这个软,更遗憾的是,不知道电信局领导跟季薇说了什么,她被做通思想工作了,于是悄悄地赵明博,流着泪解释:这压力我扛不住了,赵所长你道个歉就算了,局里领导要我改口,说是阿兰跟我开玩笑呢。

赵明博真是出离愤怒了,差一点一口唾沫吐到季薇的脸上,接着就梗着脖子坚持到现在了,局里让他写检查,他写的是事情经过,别人当然不能满意。

汪峰讲述了一下过程,赵明博当然不肯放过陈太忠这个贵人,说不得就辩解了两句,“……就算那个季薇再改口,报案的时候,她嘴里喊的可是强奸!”

“打得挺好啊,”陈太忠听得笑着点点头,“这种人就欠揍,不过老赵,不是我说你,你也算瞎了眼了,让那个季薇被强奸了不就完了吗?反正她知道顾全大局。”

“陈主任,风凉话谁都会说,”柴局长不以为然地哼一声,“造成的恶劣影响又不需要你承担,你当然无所谓了。”

电信局是企业,他也只是一个副处,不过人家电信这两年发展得火爆,又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系统,所以,不买陈太忠的账也是很正常的。

陈太忠看他一眼,话都懒得说,拿出手机拨个电话,“张老板,我陈太忠啊,你现在来一趟二七路派出所吧,我在二楼小会议室等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