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9章 闯会场

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两女也没有出声,好半天之后,丁小宁才轻声发问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太忠哥,你的电话是打给……唐亦萱的?”

这也难怪她不可思议了,唐亦萱,蒙艺的嫂子,蒙晓艳的继母,凤凰市里谜一般存在的人物——你跟她也有超友谊关系?

“她其实是个可怜人,年纪轻轻就背上了那么重的道德束缚,她才二十多岁啊,”陈太忠叹一口气,又点点头,“不过小宁、望男,这件事就你俩知道,我不忍心瞒着你们,你们能保证不说出去吧?”

“常去幻梦城的都知道,我的嘴很严的,”刘望男笑一声,最初的惊讶过后,她也承认陈太忠说得确实有理,唐亦萱过的就是活死人的生活,于是率先表态,同时还不忘记打趣一下丁小宁,“倒是小宁就不好说了,她脾气不好,性格也冲动。”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她的心里,没地涌出一丝酸楚来:别的女人,可不见他这么郑重其事地交待,看来这个唐亦萱……唉,这个唐亦萱……

“望男姐,你跟蒙晓艳的关系,可是很好的,”丁小宁想得比较少,她知道望男姐平素一向稳重,但是疯起来也不成个体统,少不得狠狠回击一下,却也是玩笑的意思,“回头要是太忠哥被捉奸在床,肯定是你通知的。”

被蒙晓艳捉奸在床?那我还真的期待呢,正好协调她母女俩的关系,陈太忠笑一笑,刚要说什么,冷不丁手机响起,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

“陈主任,有些情况,我想跟您汇报一下,”来电话的居然是王汉,经过跟马主任的默契交流,他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话要说的,“不知道您晚上有没有时间?”

“晚上没时间,”陈太忠本就不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你一个小小的正科居然敢上杆子欺负人,我不追究你,那是我肚量大,你要觉得请我吃顿饭就能化解前愆,那真是找死!

所以,他的话相当地不客气,“有什么话,直接说吧,这都说了一下午了,还没说完?”

王汉哀怨地看了身边的马主任一眼,这一眼不用任何默契,是个人就看得出来:陈太忠怨气冲天呐,“陈主任你听我解释,我们是被骗来的……”

陈太忠默默地听完他的话,心里就明白了,兀自是余怒未消地哼一声,“我知道你们端的就是得罪人的饭碗,不过以后心里敞亮点,别总稀里糊涂地被人当枪使,知道不?”

“陈主任指示得对,”王汉笑嘻嘻地在电话这边点头,都说纪检委的见官大一级,不过他怎么敢大陈太忠?连马主任也不存那奢望,虽然被训了,心里反倒是舒坦了一点。

总算搞定了!挂了电话之后,他递给马超一个如释重负的眼神,然而马主任魂不守舍略略偏西的眼神告诉他,主任这是问了:凤凰那边屈义山处的同事……咱们是不是得尽一点心意呢?

王汉无奈,又摸出手机,输入了某个同事的电话,侧头看一眼自家的主任,发现马主任不再跟自己对眼,而是凝望着天空中细碎的雨丝若有所思,终于暗叹一声,手指重重地压上了“发射”键……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自己正在履行大贪官拯救小贪官的承诺,压了电话之后,他无言地撇一撇嘴,唐亦萱这话还一点都没错,手机挂了不到五分钟,倒开始有人通风报信了。

曾学德受了蒋君蓉的撺掇,秦小方伪作不知,这都是陈太忠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消息一旦被证实,他还是有点无所适从,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说是无心的,又可以说是有意的,阴差阳错之下,形成了这种效果,他若是想要立刻报复,却是无法锁定目标。

同时对付秦小方和曾学德吗?别扯了,只秦书记手里掌握的资源,就可以形成一个派系的,曾市长孤家寡人一点,不过蒋世方可能做出什么反应也不好说。

不能同时对付,他很快地就做出了决定,否则这就是硬生生地逼着秦小方和曾学德合作,共同对付自己呢,要各个击破才是正理。

不简单啊,哥们儿居然学会分化瓦解对手了,陈某人又开始沾沾自喜了,心情一时间就好了不少,于是又想到——这种事情提前爆发出来,其实是好事,单看结果的话,秦小方和曾学德简直是主动把脑袋凑过来,主动做垫脚石给他踩的。

这次试探不得手,相信在一段时间内,很多人都该按捺住心里那份蠢蠢欲动的心思了吧?说不得,他也将心思转移到了屈义山身上。

“太忠哥,你想什么呢?”丁小宁见他半天沉默不语,忽喜忽怒的,终于轻声发问了。

“在想一个贪官,值得不值得救,”陈太忠下意识地回答。

“什么?”对这个答案,丁小宁显然有些惊讶,“贪官……为什么要救贪官呢?”

“因为……这个嘛,”陈太忠筹措了半天语句,发现想说明这个问题真的比较费劲,于是苦笑一声,“因为救这个贪官……它对我有利嘛……”

他回答的声音越来越低,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答案,有些不太合适,这世界上有些事情,真的是做得却说不得的。

不过,他总觉得自己有点愧对面前这双清澈得一眼望得到底的大眼睛——记得两人初次相逢,勾动他的,就是小宁眼中的那份纯真……

想到晚上六点半,邵国立要摆宴回请自己,陈太忠心说老邵既然还要在素波呆两天,而我已经定了明天飞北京,哥们儿得找个人陪着他,要不然也不是朋友之道。

他是常来素波的,不过他对这里的娱乐场所还真的不是很熟,琢磨来琢磨去,想起一个人来:二七路的派出所副所长赵明博。

派出所所长可算是本地的地头蛇,吃喝玩乐的场所肯定都是了然于心的,万一遇到点事情也顶得上用场,根本不需要邵国立的保镖出手,吃不了什么眼前亏。

当然,选择赵明博,就是因为此人在他跟杨明的斗法中坚定地站在了自己的一边,陈太忠虽然领的是王启斌的人情,可是能顺手提携一下此人,那就提携一下好了。

然而,打赵所长的手机不通,他琢磨一下,看还有一点时间,于是林肯车加速驶向二七路派出所。

林肯车有省委的通行证,派出所的门房都已经跑出来要拦了,一眼看到通行证,说不得身子一侧,将车让了进去。

停好车,陈太忠走进派出所,在值班室敲一敲窗户,“问一下,赵明博在哪儿办公?”

“哦,在二楼,”值班室的女警员看他一眼,觉得眼前这人气度不凡,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不过他在开会呢,估计要到晚上八点以后才有空,你有什么事儿吗?”

“能帮着传一下话吗?就说陈太忠找他,有要紧事,”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发话了。

“改天吧,正处理他的问题呢,”女警面无表情地回答,“赵明博犯错误了,你再要紧的事情,他也没空搭理。”

“哦,什么性质的错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心里却是纳闷,郭宁生真有胆子给赵明博穿小鞋吗?王启斌是走了,但是人家现在是省委组织部三大处的处长,就算姓郭的想动他,那警察分局里也不全都是没脑子的吧?

再说了,这么小小的一个人物,郭宁生没道理揪着不放,东城区是素波第一城区,简直可以说是天南第一城区,姓郭的眼光会这么小吗?

女警又看他两眼,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说,不过,最终她还是压低声音嘀咕一句,“是殴打外国友人,而且坚持不赔礼道歉。”

“哈,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胆儿,”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这种事情跟派系打压不一样,别人想为难赵明博,还真是可以做到“秉公处理”,不过,哥们儿既然来了,当然就不能看着老赵被人欺负了,于是摇一摇头问那女警,“好了,会议室在几楼?”

女警坚决地闭住了嘴巴,不肯再说话,却是有意无意地使个眼色:楼上呢。

二楼会议室里,赵明博绷着脸坐在那里,他对面是分局皮副局长和所长汪峰,一边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在旁听。

皮副局长手里拎着一张稿纸抖一抖,“让你写检查,半天就写了这么几个字?”

“我觉得我没什么可检查的,”赵明博的胆气还真够壮的,“他侮辱我,我就可以打他,而且我保留向上级组织申诉的权力……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在破坏素波市的城市形象,”眼镜中年男人一拍桌子,“受害者说了,你必须向他赔礼道歉!”

“哈,这么热闹?打扰了啊,”陈太忠推门而进,笑着冲在座的诸位点点头,又冲赵明博一招手,“老赵,走了,喝酒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