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8章 浮出

蒋世方话一出口,蒋君蓉和穆海波齐齐地就一震,这不仅仅是被省长大人的怒火吓的,更是被蒋省长的话吓出了一身冷汗。

说句不客气的话,黄汉祥的能量是不小,但对于主政天南一省的蒋某人来说,尊重是必须的,但是也没必要专门低声下气地去向一个小副处表示亲热——这不合身份。

可是撮合一号和国外的某个副部长见面,这里面的味道,就实在太多也太可怕了,穆处长和蒋主任虽然都还年轻,但是眼界和见识均不普通,自然明白对等原则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国与国交往的时候。

“我确实错得很离谱,”穆海波非常痛快地再次承认自己的错误,“原来他跟法国人来往,还真的……真的是忍辱负重。”

不过蒋君蓉却是疑惑着发问了,“老爸,我也知道我错了,可是这个……这个……这个不是今天的《新闻播报》吗?陈太忠既然参与了这件事,为什么……为什么他没在北京而是在天南呢?”

这个问题,她不得不问,因为这不符合逻辑。

“你,”蒋世方真的有点无语了,不过,这终究是他自己的女儿,他当然也知道其喜欢怀疑一切的性格,于是冷冷一哼,“这个答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一号问过同样的问题。”

是黄汉祥胡说的吧?蒋君蓉脑中居然猛地蹦出这么个念头来,然而下一刻,她就很悲哀地发现一个事实:黄汉祥是否胡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黄家的老二真的这么说了,就算说谎,那也只能证明陈太忠跟他的关系太铁了,姓陈的值得他说谎!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她的眼泪又禁不住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我堂堂的省长千金,居然斗不过一个普通工人的儿子?

事实上,黄汉祥是否胡说,黄某人自己最有发言权的。

陈太忠一得了自由,首先就给黄二伯打去了电话,感谢他的仗义执言,黄汉祥没吃他这一套,反倒是苦笑一声,“太忠,以后你不要这么来无影去无踪的好不好,天南那小地方能有多大事儿啊?看把你急火的。”

“对黄二伯您来说,是小事,可是对我来说就是大事儿啊,”陈太忠苦笑,原本他是不想这么赤裸地拍马屁的,不过人家老黄今天挺仗义,他当然就不肯做忘恩负义的小人,事实上他这话也是实情,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黄家搞不定的还真的不多。

“你差一点害死我,你知道吗?”黄汉祥冷哼一声,却也不见如何地着恼,“老板都问起你了,幸亏我帮你掩饰过去了。”

这话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可是陈太忠却听出了问题,一号的关注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他并不知道——毕竟是没到那个层次,但是他非常清楚省委书记的关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打个比方说,下面一个小副科,被杜毅问起来的话,整个人生轨迹都要出现大的转变,就像皇帝宠幸了某个不知名的宫女一般,一边都要有太监做下记录、跟踪服务相当长一段时间——万一至尊什么时候又想起,这边无言以对就麻烦大了。

那还仅仅是省里的一号,整个国家的一号,那就更不用提了,而陈某人现在还没被人骚扰到,这绝对不是相关人等的失职,那只有一种可能——一号根本就没有问起过他!

来自这种级别的关注,恐怕是黄汉祥想拦都拦不住的!陈太忠基本上能确定这一点,于是干笑一声,“呵呵,黄二伯您别吓唬我,小陈我胆子小,做不了那么大的孽!”

“真的问你了,我哄你干什么?”黄汉祥有点恼怒了,不过下一刻,他就转进了,“不说这个了,你这次又犯什么事儿了?”

这话他原本是不想问的,他才懒得关心小陈犯了什么小错误,要是大错误的话,怕是不等他提,小陈自己就要张嘴求救了,当然,在黄总眼里,刚才的求救那根本就不算求救,无非是跟个法国女人多说了两句话,被有心人抓住做文章了——下面这帮人也真够闲得蛋疼的。

正是黄总觉得,这屁大的事情都有人折腾小陈,他才风风火火地给蒋世方打了一个电话,没办法,他看不过眼:就算你们不知道我跟小陈的关系,可是欺负人你也得找个差不多的理由吧?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陈太忠犯的估计不止是那点事情,眼下小陈置疑自己在一号面前说话的力度,说不得他就借机转移话题,过问一下小破事。

说穿了,他的过问,无非就是掩饰自己刚才吹的牛皮,没错,一号是问了,不过问的可不是小陈这个人,领导只是想问一下:科齐萨这家伙,是不是所图很远,在法国能力如何,将来又能走到什么样的位置?

按说,就算是这种问题,相关部门也应该找到陈太忠了解,毕竟是一号的疑惑不是?大家的答案不但要负责,还要全面,那么,牵线人的意见和看法也很重要。

不过此时,陈太忠已经离京了,而相关部门的其他专业人士也给出了完整的答案,如此一来,陈某人的看法就是可有可无的了,于是黄汉祥就表示,这个人有要紧事走了,反正小伙子不是常驻法国的,也不是专业人士,那点意见征求不征求吧。

事情说起来挺简单的,但是黄总也有点虚荣心不是?不但跟别人要说促成此事的是自己,而且还想在小陈面前显摆一下,不成想听对方隐隐有继续探听的意思,心说这话我就不能再说下去了。

“其他事儿,能有什么事儿啊,”陈太忠苦笑一声,“无非有人看我不顺眼,想借机整我一下,值得计较的事情那么多,偏偏地我规规矩矩做事就有人找麻烦。”

还是有事,不过是不大的小事!黄汉祥知道这话该怎么听,一时就更放心了,“我说你好歹收敛一点,生活有点不检点啊……嗯,对了,保华前两天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呢。”

这话相当不见外的,在黄总这个级数的人的眼里,生活不检点根本不是问题,提都不值得提,那么眼下提出来,就是纯粹的关心了,而且,何保华做为黄家的女婿,一直都是比较被边缘化的人物,黄汉祥跟他提起来此人,说明黄总也不是无情的长辈,只不过在很多人面前不方便提就是了。

“又要去北京了,”陈太忠挂了电话,默默地叹口气,白市长的老爸已经到了北京,小伊莎也犯骚了,何院长这边也催了……真是分身乏术啊。

不过,在去北京之前,他有一件要紧事要落实,那就是——哪个王八蛋把凤凰市纪检委的人招到素波来的?

当然,这事儿跟蒋君蓉脱不了关系,不过,那烂女人我已经收拾过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姓蒋的再大能,再是省长的女儿,若不是有凤凰市的配合,那边怎么能过来人呢?

这件事,秦小方是脱不了关系的,所以,他刚才并没有过于为难马超和王汉,犹豫一下,他打个电话给唐亦萱,“小萱萱,秦小方的纪检委,现在很不乖啊……”

唐亦萱一听说他居然又被纪检委找去谈话了,登时也是一愣,随即关切地发问了,“怎么回事,你要紧不?”

等她听完了过程之后,才叹一口气,“原来你到了素波,我说呢……”

哦啊,这是嫌我这两天没去陪她吧?陈太忠想起自己的承诺,一时有点不好意思,“我真的挺忙的……算了,我现在就往凤凰赶总可以吧?”

“不用了,你总是有正经要做的,有这话就行了,”唐亦萱笑一声,终于将话题扯了回来,“能追你到素波去,我还不知道这事儿,呵呵,看来秦小方也有想法,现在的人变脸还真是快啊。”

“我喜欢你被边缘化,”陈太忠也笑一笑,这话的意思不言自明。

“既然你在蒋君蓉那儿没吃了亏,还气哭了她,那么,这件事情凤凰市有谁参与了,你也就不要问了,”唐亦萱懒洋洋地答他,“拭目以待就行了,等大家知道蒋世方都要向你让步的时候,真相自然就浮出水面了……有的是人会找你撇清。”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陈太忠悻悻地咂一咂嘴,他承认小萱萱这法子是最稳健也是最符合官场思维的,大巧不工大音希声,他沉得住气,自然就有人着急了。

遗憾的是,今天下午小小的放肆,又让他很难得地体会到了那股快意恩仇的酣畅淋漓,一时间情绪上有点转化不过来,说不得重重地叹一口气,看来哥们儿还是不合适混官场啊,“等我离开官场的时候,会好好地陪着你到处玩的。”

他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刘望男和丁小宁,这不是说他有心泄露同唐亦萱的私情,而是说在他先后两次被纪检委找麻烦的时候,这两个女人都坚定地站在他一边,刚才的事情虽然不大,可是他一时也没有想到化解的对策,倒是刘大堂勇敢地闯了进来,而小宁居然就动手了。

面对这样的情意,他要做出让两女回避的姿态,哪怕是他自己主动回避,都未免有点伤人了——陈某人不怕伤人,但是不想伤自己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