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7章 人渣

听到刘望男的声音,电话那边明显地滞了一滞,接着是一个男人粗声粗气地发话了,“小陈搞的什么飞机?打了电话人不在,你让他接电话。”

“他……他正忙呢,”刘望男不知道对方来历,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收紧嘴巴,“你晚些时候再联系他吧……嗯?他给你打电话了?”

“胡闹!”电话那边的声音越发地大了起来,“告诉他,再不接电话我要生气了。”

“凤凰纪检委的人正跟他谈话呢,”刘望男反应过来了,不管对方的语气,还是说刚才太忠给其打了电话,都说明这个人不简单——很有可能就是贵人,“他把电话转移到我手机上了。”

“什么?凤凰纪检委?”黄汉祥一听就错愕了一下,接着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小陈这个混蛋十有八九是又惹事了,找我求救呢,“就该关他两天……他犯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事儿,好像就是蒋世方的女儿看他不顺眼,”刘大堂谨慎归谨慎,可真要挑拨起来也是一等一的能手,“专门把他叫到办公室,谁知道她还弄了两个凤凰纪检委的人来?”

“蒋世方的女儿?”黄汉祥当然知道蒋世方,听了这话沉吟一下,“嗯,行了,你把电话给她。”

黄总甚至没有再问陈太忠是不是真的犯事了,对他来说,只要不是丧尽天良的事情,他都是保定了此人的,再说了,蒋世方也不是外人,跟黄家的关系比蒙艺还要近一些——丫去天南上任,都是跟老爷子打过招呼的。

所以,刘望男就托着手机,出现在了蒋君蓉面前。

蒋主任看着“无来电号码”,心里就有点犹豫了,这个年代手机的来电显示还是免费的,而且普通人的电话也没有开通“隐藏来电”的功能,具备如此功能的电话,都是一些特殊单位。

所以接过手机之后,她的话还算客气,当然,淡淡的冷傲也是必须的,“你好,哪位找我?”

“嗯,我就是想问一下,陈太忠到底犯什么事儿了?”黄汉祥一听这女娃娃的话里带着明显的距离感,心中就有点不喜,都跟老黄家关系不错,你这是折腾什么呢?

“他犯什么事,我也不清楚,”蒋君蓉哼一声,语气冷傲依旧,可是措辞也相当地谨慎,谁知道电话那边是谁呢?“这是纪检监察部门的事情。”

行,你牛,黄汉祥火了,他可不知道转移呼叫之后连电话号码都不显示了,看见是北京的电话你还敢这么说话?“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你让他接个电话。”

嗯?蒋君蓉听得就是一愣,侧头看一眼刘望男,心说这女人又是陈太忠什么人啊,人家找陈太忠找不到,居然能把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

——跟雷蕾一样,蒋主任一般也考虑不到转移呼叫之类的功能上面,而对方不但藏头藏脑的,说话还相当不客气,这让她有点恼火,“他找你也没什么事,不过是当众跟一个法国女人打情骂俏,还告诉我们说是国家机密,然后说你能证明他。”

法国女人……国家机密?黄汉祥听得稀里糊涂的,下一刻就猛地想起科齐萨的访华来,禁不住哼一声,“没错,我能证明……你把电话给他!”

他最后说的六个字就是相当地不耐烦了,语气近似于命令,蒋主任听到这话也火了,“你说能证明就能证明?我说你到底是哪位啊?”

“你蒋世方的女儿,是吧?我找你老爹说话!”黄汉祥冷哼一声,啪地一声压了电话,当然,这并不是他有意把事情搞大,而是说他要是真的跟这个小女娃娃计较的话,太失身份!

听到对方将电话挂得如此决绝,蒋主任的脸禁不住有些发白了,这世界上有些东西,想要冒充是冒充不来的——比如说这份毫不掩饰的盛气凌人,她扭头看一眼陈太忠,“刚才你给谁打的电话?”

“我说蒋主任,麻烦你配合一下凤凰市的纪检监察工作好吗?”陈太忠微笑着看她一眼,那笑容落在蒋君蓉的眼里,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了,“我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

“你!”蒋主任气得一抬手,刘望男紧走两步上前,“拜托,你手里是我的手机,发火之前先还给我行吗?”

“这个人是谁?”蒋君蓉又将目标对准了她,怎奈刘大堂微微一笑,摇一摇头,“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

你们都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蒋主任气得都要哆嗦了,说不得将手机还给她,深吸一口气,转身走进了一边的小房间——她的办公室是一大一小的两个房间,小套间是供常务副主任小憩用的,不但有床还有卫生间。

马超和王汉见到这突发的一幕,再也没有心情盘问下去了,齐齐地住嘴,相互交换个眼神:这事情看来,要大条了?

“你俩总这么对眼,累不累啊?”陈太忠见他俩的模样,禁不住笑一声,举起双臂伸个懒腰,然后一展身子靠在沙发靠背上,脸上挂着懒洋洋的微笑。

一时间,满屋的寂静,那吃了丁小宁一拳的男人本待不依不饶,可是见了事情的演变经过之后,静悄悄地退到了门口,再不出声。

不过,这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约莫两分钟之后,蒋君蓉又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神色已经恢复了往昔的冷傲,不过,她略带湿意的鬓角告诉大家,蒋主任刚才是“制怒”去了。

这不奇怪,对年轻人来说,控制情绪终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何况是蒋主任这样的天之骄女?那么,凭借诸如凉水之类的外物平息心情也很正常。

“继续啊,怎么没人说话了?”蒋君蓉不动声色地吩咐一句,摸起手机翻看着,她本想用小套间的电话跟老爹联系一下,怎奈那边电话除了没人接就是占线,她又不记得老爸的生活秘书小肖的电话,就回来翻看一下。

不成想,她正翻看着呢,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居然是蒋省长,“蓉蓉,你出息了啊,学会阳奉阴违了,你知道你带给我多大被动吗?”

“老爸,你听我说嘛,”蒋君蓉赶紧站起身就向小套间走去,她可不想这狼狈样儿被陈太忠瞧了去,输人可以,但是我蒋某人不输阵。

然而,做老爹的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在电话那边发话了,“你的问题回家再说……把电话给海波。”

于是,蒋主任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转身将电话交给穆海波,穆秘书也觉得有点挂不住——方才他实在有点牛逼过头了,刚想有样学样地钻进小套间免得丢人,不成想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冷哼,“海波,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话一说,穆处长连钻小套间的胆量都没有了,登时就是一猫腰,仿佛蒋省长就在面前一般,“请领导批评。”

又有人说了,风笑你乱写,省长大秘做事,怎么可能如此地不讲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行事这么没有章法,不但有不稳重之嫌,也是在给自家的老板丢脸不是?

这么说的人没错,可是如此做的话,却是忽略了一个要害:陈太忠找的人,能直接把话递到蒋世方耳朵里!

刚才蒋君蓉的反应,已经告诉了穆处长,这次可能撞正大板了,眼下老板又亲自打电话来训,他若是态度不端正的话,陈某人再给他告个小状,怕也是很简单的吧?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方是正道,穆海波并不介意在这几个人面前摆正姿态,虽然这是相当耻辱的事情。

“蓉蓉不懂事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瞎掺乎?”蒋省长厉声呵斥着,这是穆大秘印象中相当少见的场景,“人家陈太忠招你惹你了?”

“老板,我知道错了,”穆海波沉着脸低着头,小声回答着,他刚才牛皮哄哄的,现在却是连句辩解的话都不敢说,只能换个私下里的称呼,请求老板看在自己多年跟随的份上,不要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继续丢人。

“知道错了还不够,去向陈太忠道歉,小陈为国家做出了多大牺牲,你知道不知道?”蒋世方怒气未消,继续呵斥他,“跟个外国人多说两句话,就要被你抓住刁难,你是在犯罪啊,你明白不?”

“我明白,”穆海波继续沉痛地点头,心里却是踏实了许多,蒋老板肯说这么多,那就是还没认为他不可救药,这是好事,要是一声不吭只让他道歉,那要慢慢扭转老板的印象,就太难了。

“明白了还不去道歉?”蒋世方冷哼一声,“把电话给小陈,我跟他说两句。”

什么?穆海波听得吓了一大跳,此刻若是他还不明白自己闯了多大的祸,那可真是白活这三十年了,老板要亲自跟陈太忠说话——这家伙到底搬出了一尊什么神来,居然会让堂堂的省长大人主动找一个小副处解释?

“陈主任,蒋省长找你,”他走到陈太忠面前,一边递过手机,一边挤出一个笑脸来,“刚才我的态度有很大的问题,现在很真诚地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你的笑容很假,有一丝不服气,”陈太忠一边接过电话,一边盯着对方大声回答,他说的固然是实情,却也不无给对方上眼药的意思,蒋省长不是还在电话那边听着吗?“你心里觉得自己很冤枉,觉得主动找我的碴儿没错,是不是?”

你丫真的是个混蛋!穆海波的脸色微微一变,紧接着,脸上的笑容就越发地灿烂了,“呵呵,陈主任真爱开玩笑,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这算是威胁吧?”陈太忠哼一声,说完也不再看他,而是将电话搁在了耳边,“蒋省长您好,我是凤凰科委的小陈,给您添麻烦了,真对不住……”

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来,居然很不见外地向蒋君蓉的小套间走去,似乎这里不是蒋主任的办公场所,而是他陈主任的。

人渣!盯着他的背影,穆处长狠狠地一咬牙,然而,他能做的也只有咬牙了,因为他隐约听到听筒里传来了几个字,“有空的话……家里坐……”

那是我的房间!蒋君蓉真的要气炸肚了,见陈太忠往进走,她犹豫一下就跟着进去了,不成想一进门,却见那厮在地上盘腿坐着,禁不住就是一愣。

等这厮挂掉电话,她才皱着眉头冷哼一声,“有椅子不坐,哼,真是好习惯,”这人就是这样,有些东西存在心里是根深蒂固的,她知道自己今天惹祸了,可死活就是看他不顺眼。

“你的东西……脏,”陈太忠厌恶地皱一皱眉,顺手将手机递还她,“我不希望再跟你有什么纠葛了,因为我不想再拿你的手机!”

“混蛋!”陈太忠走出房门,屋里却是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喊,紧接着就是啪地一声大响,像是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紧接着有隐隐的哭声传出。

马超和王汉终于从惊愕中清醒了过来,相互又交换个眼神:始乱终弃,绝对是始乱终弃吖!

“陈主任还有什么事儿没有?”既然蒋君蓉摔了电话,穆海波说话的声音就又微微硬气了一点,不过,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他微笑着发问了,“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我一个小小的科委副主任,有事也不敢麻烦你吧?”陈太忠又用对方的原话呛了回去,“我真的不敢那么嚣张。”

“我说你有完没有?”穆海波也火了,大声地反驳起来,“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已经道歉了,你还要怎么样?”

“发火了,哈哈,你发火了,”陈太忠拍着大腿笑了起来,那样子是要多恶心人有多恶心人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发火,不敢发火呢。”

“你玩够了没有?”穆处长冷哼一声,绷着脸看着他。

“唉,何必呢?”陈太忠收起了笑容,缓缓地摇一摇头,满脸的痛惜之色,“早就告诉过你们了,是国家机密,是你和小蒋的好奇心太强,唉,是你们硬要坚持啊……”

穆海波转身向门外走去,背转身之后,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痉挛两下,姓陈的,我算记住你这个人渣了,以后咱们都不要见面了。

穆处长官宦世家出身,长于揣摩人心,见自己好言相求对方不买账,反倒是发火之后,那边反倒是只剩下风凉话了,心里终于明白,这家伙看起来村俗,其实心思机敏着呢。

他很清楚,自己一发火,相当于是又把把柄递到了人家手里,所以这厮终于就不再试图激怒自己了,这小小的把柄说没用是真没用,说有用难保就真有用——他并不知道陈太忠搬出的是哪一尊神。

或者,这家伙见我心机没有那么深,估计我不会找他后账,才会放我一马的吧?穆海波的心里,自我感觉还真的不错——这厮肯定不愿意被我这省长大秘惦记上的嘛。

他可不知道,陈某人这么做,无非就是一点恶趣味作怪,专门为了恶心人的,能让大家见到省长秘书暴走失态,这简直太令人高兴了,反正,陈某人总不能杀人吧?

马超和王汉见两个大人物一个走了,一个躲在屋里哭,登时也就没了再继续盘问的兴趣,马主任讪讪地笑一笑,“陈主任,我们来也就是了解一下情况,打扰您好半天……”

“录音机留下,”陈太忠头都懒得回,他真没兴趣跟这二位计较,不过是夹在夹缝里的可怜人罢了。

马主任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跟没听见一般,王汉正要伸手去拿那录音机呢,听他这么说,愣了一下之后,笑着点点头,“也是,这是老款了,我们也该换新的了。”

你俩夹着尾巴走了就行了,怎么就这么多话呢?陈太忠听得心里又不爽了起来,既然不爽了,那他少不得又要恶心人一下。

“把今天的事儿忘了吧……”恶心人的手段很多,然而毫无疑问,这句话是相当高明的,马超和王汉走出去之后,沉默了好半天,马主任才长叹一声,看王汉一眼。

这默契不是随便说的出来,是真有那么默契,王汉也苦笑一声,还对方一个眼神,“惨了,咱们今天算是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马主任默默地点点头……

两个多小时之后,蒋君蓉和穆海波齐齐出现在蒋省长办公室里,默默地面对省长大人的怒火。

沉默良久之后,蒋君蓉才嗫嚅地解释,“那个法国女人,只是个意外,凤凰纪检委找他,是因为凤凰科委……”

“不要跟我说这个,”蒋省长沉声发话,打断了自己女儿的话,人却是盯着电视屏幕,看都不看她一眼,“你敢说你在这件事里没有推波助澜?”

“可是黄汉祥在黄家……”蒋君蓉还是有点不以为然,心说黄老最得意的是黄家老三,黄老二一个电话,老爸你也不用发这么大的火吧?还请亲口请陈太忠方便的时候来咱家?

蒋世方扭头冷冷地扫她一眼,做女儿的登时住嘴,蒋省长没理会她,转头继续看电视。

直到新闻里播出一号领导会见科齐萨的时候,蒋世方才叹口气,打破了屋里的寂静,他又转头看一眼自己的女儿,抬手一指电视,“这个法国的副部长能见一号,是陈太忠帮着联系的……”

“啪”地一声,蒋省长重重地一拍桌子,怒目圆睁,“你不是还有话吗?你接着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