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5章 撞破

两名纪检干部都是监察一室的,一名马超一名王汉,搭班子也有段时间了,大家说起来都笑称这是秦书记的“王朝马汉”,在凤凰纪检委里算是有名的擅打攻坚战的硬汉。

不过,这俩硬汉听说要查的是陈太忠,也禁不住有点腿肚子发软,那是能从省纪检委囫囵着出来的主儿啊,说不得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你最近得罪秦书记了吗?

“只是普通审查,”曾学德淡淡地表示一下自己的意见,“凤凰科委最近事情比较多,谣言满天飞,有些事情尽快澄清了也是好的。”

“可是,陈主任好像不在凤凰,”马超小心谨慎地表示,这种试探是该由他来的,他是监察一室副主任,副处级,不像王汉只是一个正科。

“他在素波呢,去了素波,你们跟这个人联系,”曾市长推一张纸过去,上面是人名和电话,“她是素波高新区的常务副主任,你们客气一点。”

拿着这张纸,马超和王汉走出了曾市长办公室,王汉探头看一眼,“蒋君蓉,咦,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说过……我打个电话问一下这人的来历。”

“不用问了,她是蒋老板的女儿,”做领导的终究不一样,消息灵通得很,马主任面无表情地回答,“素波官场第一美女,跟咱们吴市长齐名。”

“蒋老板的女儿?”王汉倒吸一口凉气,“那头儿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马主任嘴角扯动一下,算是个笑意,“走上程序的事情,咱们按程序执行就行了,反正啊……注意方式方法吧。”

历史的车轮……哦不,是体制里的程序,终于开始缓缓地转动了。

不过,王汉心里的压力没马超那么大,“其实咱也不用想那么多,现在陈太忠不但让着曾老板,听说吴市长跟科委要钱,那边给得也特痛快,那混蛋小子草鸡了……蒋老板这边一出手,他扛得住扛不住还是个问题呢。”

“你能确定是蒋老板出手吗?”马主任冷哼一声,不过,这话是他用来表示领导的威严的,倒不是说他有充足的理由反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陈太忠就算再不行,也不是咱们掺乎得起的,别说我没提醒你啊王汉,你要想表现出倾向性的话,不要把我算进去。”

总算还好,等赶到素波的时候,两人终于知道,蒋主任不但真的很漂亮,而且反腐败的决心也很强,居然包揽了不少事情,为的就是揪出隐藏在人民公仆中的败类。

陈太忠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左右,就赶到了蒋君蓉的办公室,令大家瞠目的是,这家伙被纪检委找来谈话,身边居然还很招摇地带着两个女人!

你这还真的是不拿村长当干部了?马主任原本是打算和稀泥的,可是见到这种叔可忍婶不可忍的场面,终于有点保持不住平常心了,“陈主任,组织找你谈话了解情况,其他不相干的人,就请离开吧。”

“我就带了人来了,你有种的咬我啊,”陈太忠脸色一沉,手一指坐在一边的蒋君蓉,“她是凤凰市纪检委的吗?怎么就坐在这儿了?姓马的,别给你脸不要啊。”

陈某人这副处已经做了一年多,虽然在凤凰呆的时间不多,可是做为市管干部,市直机关里差不多的实权人物他也基本上都对得上号。

纵然是心里早就打算好不掺乎了,马超还是好悬没被这话气破了肚皮,一时间都有掀桌子的冲动了,当然,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可是原有的不掺乎的立场,就难免要动摇一下了,“这儿是蒋主任的办公室,我们能把主人撵走吗?”

有种的你把蒋君蓉撵走嘛。

“哦,我就知道是这样,随便聊聊的嘛,”陈太忠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坐,笑眯眯地摇一摇头,“老马我不是说你,既然是随便聊的,你就别搞什么组织谈话之类的,知道的明白咱俩关系好,你是跟我开玩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双规了呢,呵呵。”

妈逼的,我扛不住了,马主任快被他喜怒无常的态度气炸肺了,不过这口气他还必须得咽下去,说不得沉着脸摇一摇头,“陈主任真能开玩笑,咱们说的是政府工作上的事情,你身后的丁总和刘总,还是回避一下吧。”

他倒是想在那俩女人身上做文章,但是人家丁小宁身后不但有甯家,还有杜老板呢,他怎么敢,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在这儿谈啊,这地方我怎么觉得……有点尴尬呢?”陈太忠笑嘻嘻地摇一摇头,回头冲丁小宁和刘望男使个眼色,他带两女来,纯粹就是恶心人的,目的达到了,自然可以让她俩离开了,“想问什么,你尽管问吧。”

“小小的科委副主任,还真是挺嚣张的啊,”蒋君蓉身边的男人发话了,此人年纪不大,也就是三十出头,肤色白皙,戴一副眼镜,薄薄的树脂镜片,挡不住眼中浓浓的不屑之色,“凤凰市的干部,就都是这种素质吗?”

“你说话口气倒是挺大的,科委副主任小,你是副省长吗?”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摸出手机把玩着,冲马超一努嘴,“马主任,你这边不相关的人,也挺多的嘛。”

“陈主任,那是省政府综合处的穆海波处长,”王汉终于有机会插口了,“穆处长找蒋主任有公干,你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

“才是个小小的处长,就想干扰纪检委的工作了?”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心里却是微微地一惊,好家伙,蒋君蓉的火气这么大?居然把省政府的大秘喊过来了?

穆海波是蒋世方从天涯省带过来的人,蒋省长这是回自己地盘了,不需要带太多人,现在他顶了赵明的位子,不过既然能跟了来,穆处长在蒋省长眼里的份量,是不言而喻的。

“狂妄,”穆海波被陈太忠这话顶得差一点翻了白眼,陈某人这话确实挺狠的,撇开蒋世方的信任,你丫也不过就是一个处长,得瑟什么啊?

“有毛病!”陈太忠笑嘻嘻一指他,既然这厮说话如此刻薄,他自然就不会考虑其身份了,你省长秘书再大能,还能把手伸到凤凰科委去不成?

“好了,陈太忠同志,”马主任这次连同志都叫上了,显然是要开片了,“我们找你是想了解一下,清湖区向你们科委转让了三块土地,做为房地产公司的法人,这件事情你知情吧?”

“转让土地的事情,科委的领导层都知情,”陈太忠哼一声,心说一开始说话,你丫就给我下套子?真是混蛋,“这件事等一等谈,我打个电话先……”

马主任和王汉交换个目光,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来,这位还真当纪检委找他是聊天啊?见过狂的,真是没见过这么狂的。

陈太忠却是不以为然,既然已经跟穆海波撞上了,后悔什么的也就不用说了,官场里做人固然要低调,但是人家都骑到脖子上了,还缩头的话,除了别人的小看再也收获不到别的东西了。

省长秘书又如何?想当初哥们儿跟省委书记的秘书还不对眼呢,不也活得很滋润?

至于现在要给谁打电话,他还没想好,事实上他说要打电话,也不过是为了恶心眼前这帮人,却是没有任何打电话求助的意思。

可是很明显,王汉会错意了,他轻声咳嗽一下,“陈主任,请配合一下,如果有不得不打的电话,希望你能当着我们的面打。”

官场中的事情就是这样,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穆海波没表态的时候,王汉还不敢怎么说话,眼见双方掐起来了,他也不得不表示一些倾向性出来了——不管是不是表面文章,他总是要做一下的。

蒋君蓉也很满意他这么说话,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科委的房地产公司确实有点毛病,陈太忠若是私下打电话求助,倒是什么都能说,多么低的姿态都能做,可是当着大家说话,就不得不考虑一些东西了。

当然,这也就是对着陈太忠,对上别人的话,怕是直接就将通讯工具没收了——你的问题还没说明白呢,现在打电话,是想串供吗?

陈太忠冷冷一笑,才待说什么,手里的手机却是很凑巧地响了起来,遗憾的是,来电话的人不太合适,是万里寻夫目前呆在北京的伊丽莎白。

“陈,你说了过几天就要来的,”伊莎在电话那边抱怨,尤为难得的是,她说的竟然是中文,“我的汉语现在提高很快,是吧?”

快是很快,但还是不够,陈太忠见到马超和王汉都紧紧地盯着自己,恨不得将耳朵凑到手机边来听,说不得笑一声,直接用法语说话了,“哦,实在太抱歉了,我现在遇到点事情。”

伊丽莎白却是个胸大没脑的,或者说有点兴奋吧,她根本没反应过来陈太忠为什么用法语跟自己说话,说不得哇啦哇啦讲了半天,到最后才还要陈吻自己一下再挂电话。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犯骚,说不得只能一本正经地解释两句,搁给外人看,是陈主任在郑重地用外语同外商沟通,事实上,他只是哄情人的语气比较严肃而已。

好不容易哄得伊莎挂了电话,陈太忠绷着脸叹口气,低声喃喃自语一句,“唉,招商引资工作就是难做啊……”

不成想一声轻笑响起,他抬头一看,蒋君蓉冷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屑的微笑,“你是在谈招商引资的事情吗?好像……说的不是英语吧?”

“是法语,”陈太忠冷笑一声,嘴角一撇,也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蒋主任,这个世界上的语言,有很多种的。”

“哦,原来是法语啊,”蒋君蓉并没有被他的轻蔑所激怒,而是点点头,不过,下一刻,她的脸猛地一沉,“那个叫伊丽莎白的女人,缠你缠得很紧嘛。”

我靠,陈太忠登时傻眼了,没等他反应过来,蒋主任又是一声轻笑,“陈主任,世界上会法语的也不是你一个,你太小看公务员的素质了……绷着脸谈情说爱,很辛苦的吧?”

你怎么也会法语呢?陈太忠真的是愣住了,连她恶毒的话都没心思计较了,你不是靠着跟人上床才能拉到业务的吗?你你你……怎么就敢会说法语呢?

马超和王汉又交换一个眼神,不过那意思就不得而知了,倒是穆海波听得冷冷一哼,“这种事都能当众做出来,生活作风真是糜烂……”

“姓穆的,不好好说话你会死吗?”陈太忠登时就恼了,当然,这恼怒并不仅仅因为他被对方指出生活作风糜烂,更是因为前面的一番做作被人识破了,这让他有点无地自容的羞惭,更重要的是,点破此事的人居然是他万分看不起的蒋君蓉——这次可是丢人丢大发了吖。

“你倒是好好说话了,”蒋君蓉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中戏弄的神色非常明显,“可是措辞实在太不当了,要我帮你翻译出来吗?”

“哼,这种事,说了你也不懂,”陈太忠的脸皮,那不是一般地厚,更重要的是,他的脑瓜也很机灵,“涉及国家机密,我劝你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哦?涉及国家机密吗?那我倒真的不能理解了,麻烦你稍微解说一下好吗?”蒋主任眼中,猫戏老鼠的眼神越发地明显了。

“既然你想犯错误,那我就成全你,”陈太忠脸一沉,手机上一阵乱翻,翻出了黄汉祥的电话号码,抬头又看一眼蒋君蓉,眼中已经满是怜悯之色,“你确定……想知道吗?”

你很会演戏嘛!蒋主任含笑点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我非常期待你的解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