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3章 又中枪

听到陈太忠这么说,徐自强微微一笑,“太忠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这也是闲得没事……不知道这位朋友是谁?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也就是太忠你,能有这样的朋友。”

这纯粹是废话,能把蒋省长的女儿训得哑口无言的主儿,怎么可能简单得了?徐书记真的不想这么肉麻地说话,但是这样的贵人,一旦错过了,就是终生的遗憾。

邵国立听说此人是“徐书记”,本来还以为此人是个市委书记呢,一听陈太忠介绍才是个县委书记,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这手已经伸了出去,再缩回来也有点不太合适,说不得冷冷地点一点头,轻轻一握就缩了回来,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慢。

这也就是冲着陈太忠的面子,换个县委书记来,他能点一点头就算给面子了。

徐自强当然不可能为此而计较,事实上,他出来的时间虽然晚,却是听到了一句让他无比震撼的话——早知道蒋世方有这种女儿,我就在我姨父跟前给他歪一歪嘴了。

这话说得实在太大了,一时间,徐书记都有点怀疑此人是骗子了,不过想一想此人是陈主任的朋友,大概不会假了吧?

一群人说笑着就进了大厅,陈太忠这边三个人,邵国立五个人加上徐书记和曹小宝,正好是十个人,可怜的县委大秘书郭亮又上不了桌子了——当然,按他的资格,是可以把曹局长挤下桌子的,但是这种场合,合适吗?

曹小宝倒是想给郭主任让位子呢,可是看眼前这架势,连徐书记都没什么说话的份儿,他怎么敢多说,无声地、小幅度地挣动了两下,最终被郭亮强行按在了椅子上。

不过,这次终究是不比上次在交通宾馆,邵国立再牛也只是个公子哥,比不得高省长给省内干部的震撼,郭亮还是能拽个椅子坐在徐书记的侧后方,一来表示身份,二来也好就近招呼领导。

桌上有了这么两个不速之客,邵国立就闭嘴,懒得多说什么了,他所图谋的事情本来就不宜让别人知道,而且跟桌上这帮人话说得多了,传出去太失身份。

这个时候,帮闲的意义就体现出来了,邵国立身边的男人除了兼保镖的责任,也能妙语连珠地说一些京城的趣味事情,桌上倒也不显得沉闷。

总之,徐自强这算是知道了,陈太忠不是假忙,而是真的有这么忙,不但忙,相处的人的档次还真的很高——随便撞见一个都是京城的公子哥儿。

不过,眼见邵国立傲慢到一塌糊涂,徐书记心里也颇有点不以为然,人不人求人一般高,你家世好就怎么了?我没求你的地方,而且你在天南说话也未必顶用不是?

于是他就逐渐放开了,又由于他跟丁小宁之间只隔了一个曹小宝,居然就同她喁喁私语了起来,丁总也愿意照顾一下望男姐的姐夫,居然语气也是比较客气。

酒桌上的气氛看起来很热烈,其实多少给人一种不和谐的感觉,喝到半中间的时候,韩忠韩老板端个酒杯出现了,“邵总、太忠,我来晚了,卫生厅有人过来,唉,开这么个破店,头上婆婆实在太多了,不好意思啊……我先自罚三杯。”

对他,邵国立多少还算热情一点,别的不说他还是住在港湾的,人家又给他安排了俩美貌的服务员,于是等韩老板喝第三杯的时候,他也站起身来还了一杯——之所以起身,还是想着将来在素波刨食儿,没准用得着这满脸横肉的家伙。

韩忠敬了酒又坐了一阵,觉得这邵总的架子实在有点大,于是站起身告辞了,不成想一出门没走几步就被人拽住了,“韩总,蒋主任有请……”

喝完了酒,陈太忠扯着邵国立去港湾的演歌台看节目,想一想一直冷落了徐自强也不合适,于是出声发话,“徐书记一起去吧?”

邵国立听了这话,讶异地看徐自强一眼,似是奇怪陈太忠怎么一直关照此人,不过,有了这个邀请,接下来他跟陈主任说话,就不怎么避讳此人了。

大约九点左右,陈太忠起身告辞,说是要去军分区敲定一下直升机和摄影师,当然,话是这么说的,不过显然,这家伙是惦记着在招待所开无遮大会呢,军分区招待所不比别的地方,十点就锁大门了,虽然锁了门也进得去,但是谁会喜欢麻烦呢?

四溅的水花中,林肯车和奔驰车绝尘而去,邵国立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这一幕,笑着摇一摇头,“唉,这家伙,真是好艳福啊,北京还有外国妞等着呢……啧,我怎么遇到的就竟是些脑子里有水的土包子呢?”

“不就是个省长的女儿,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身边的娇媚女子轻哼一声,伸手去揽他的胳膊,“好了,别生气了国立,韩总……不是还给你安排了两个吗?”

“呵呵,就知道梦儿最体贴,”邵国立伸手搂住身边的女子,笑着向电梯走去。

林肯车行到军分区附近减慢了速度,透过不停晃动的雨刷,陈太忠看到路边一家小卖部的门口,一个高挑身材的白色人影,站在那里打着一把伞正在东张西望。

“上车吧,”他将车缓缓地停到人影身边,推开了车门,人影收起手中的伞,抖一抖上面的雨水,一猫腰坐了进来,她没有车,就算有通行证也没用,只能在这里等着。

“这辆车挺好的,”张馨抬手掠一掠额头有些潮湿的秀发,轻声地发话了,她并没有见过这辆车。

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吊带连衣裙,圆润修长的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皮凉鞋,将她白中透粉的肌肤衬得有几分晶莹了。

遗憾的是,白色的鞋上有些泥水,丝袜上溅上了几点水渍,及膝的连衣裙也有些湿意,紧紧地贴在腿上,将圆润的大腿的轮廓紧紧地勾勒了出来,半隐半现之间,不但有些诱人,也有一丝狼狈在里面。

“回头……买辆车吧,我给你钱,”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微微叹口气,林肯车缓缓地提速,“这么晚出来,也不太让人放心。”

他既然来了素波,肯定要通知素波的情人们,其中雷蕾有孩子,田甜工作时间不正常,就是张馨算时间比较固定也自在的,所以他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要的就是她一定来。

人是来了,可是看到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他禁不住就想到了中午时分汤丽萍的背影,心说既然没心再扩大后宫了,总是要把身边的女人招呼好了才是正理。

当然,他不能告诉她我是见你可怜,于是就拿安全问题说事——反正这个因素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谢谢你,太忠,”张馨听得好悬没掉下眼泪来,今天她接到他的电话,听着那不容置疑的语气,虽然生不出什么反抗的心思,可是总归难免有点耻辱感——一个电话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这算什么,高级应召女郎吗?

想一想连美艳的女市长都是他的地下情人,她的心里多少能平衡一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是她的一个心结,直到听到眼下他温柔体贴的话,禁不住有些感动,抓了他的手放在自己冰凉的脸上,“很高兴你能为我这么想……不过,张局长说了,回头调一辆车给我。”

“嗯?”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接着缓缓地点头,“也是,将来你做了科长,也要考虑个形象……嗯,不要车的话,回头送你点别的吧。”

“太忠你真的……很好,”张馨拿着他的手,轻轻地吻着,“做你的女人真的很幸福,今天晚上,我要第一个要你……”

她的声音越说越低,陈太忠听得哈哈一笑,抽回手来,“嗯……到了,对了,今天再给你介绍个小妹妹,她的脾气可是不太好哦。”

又一个?张馨有些躁动的心火登时微微一凉……不会吧?

又一个?张所长走进房间,心也微微一凉,看一看陈太忠身边的丁小宁,他真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说陈主任,你好歹给别的男人留点行不行啊?

然而,想归这么想,他嘴上却是极为客气,“帮着航拍一下啊,没问题没问题……也不用你的机子,老张我这点事还是办得了的。”

“那就麻烦老张你了,”陈太忠笑嘻嘻地递过五叠钱来,“听说动一次直升机得不少钱,不知道这点够不够?”

“陈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所长脸一沉就向外推,死活是不要,到最后不得已拿了一叠走,“一万就足够了,那些小兵知道什么……好吧好吧,还有大熊猫没有,再给我一条,这总可以了吧?上次那条被司令打劫走了一半,唉……”

看着张所长拎着一条烟美不滋滋地向外走去,陈太忠火急火燎地关上门走上二楼,进了主卧一看,有点傻眼,田甜、雷蕾和刘望男将两张大床并在一起,正收拾呢,“呀,这么幸福啊?”

“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回不到原来了,”张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低声地回答他,“我是习惯了,她们也差不多吧……”

大熊猫的威力果然巨大,第二天素波还是连阴雨,但是上午九点左右,雨大概停了半个多小时,就这么一阵的功夫,直升机就起飞航拍去了。

十一点左右,陈太忠就拿到了航拍的录像带,又让服务员帮着抱来了一台录像机,和邵国立坐在港湾的总统套里,对着电视屏幕指指点点,“你看,这就是素纺。”

素纺本是五十年代建立的工厂,厂区里绿树成荫,又由于空中拍摄的时候,地面上水汽极大,所以从电视上看起来,竟然是云雾蒸腾若隐若现,颇具几分美感。

“没想到素纺这么美,”韩忠在一边感慨,这粗人倒也有点见地——他现在也有个房地产公司,陈太忠猛地想起,没准可以拉他一起来做,所以韩总才得以出现在这里。

“真值了,”邵国立看得热血贲张,却是极煞风景地点评着,“这么多树在市区,太占地方太不经济了……回去我就着手操作,小丁,你的房地产公司赶紧注册吧。”

我对你这环境破坏分子是相当地无语,陈太忠撇一撇嘴,却是猛地想起一件事来,“对了,蒋君蓉又找你来没有?那家伙好像挺记仇的。”

“我还挺记仇的呢,欢迎她来找,”邵总冷哼一声,侧头看一眼旁边的韩忠,“老韩,她找你了没有?”

“没有……”韩忠笑着摇一摇头,心里却是在暗自地打鼓,你俩我谁都惹不起啊,人家省长的女儿找上门,我还想在天南混呢,“不过我听说,有人知道你是北京的邵总了。”

事实上,他并没有替邵国立保守秘密的觉悟,因为他跟九华的邵红星关系不行,而这邵国立据说跟那位有点关系,昨天他又不知道陈太忠打算拉着他一起发财,自然就说了,不过,他也只说了一个名字——其他的东西,韩总确实也是不知情了。

“知道就知道呗,”邵国立才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有太忠在身边,他吃不了眼前亏,那么其他的,他还真的不在乎,“希望她找上门来,看怎么我剥掉她的傲慢。”

“邵总想剥掉的,不止是她的傲慢吧?”韩忠听得就笑,那笑声里的味道,是个男人就懂的。

不过很遗憾,蒋君蓉没有找上邵总,倒是又找上陈太忠了——下午四点,陈主任接到了蒋主任的电话,“陈主任,凤凰市纪检委的人满大街地找你,来高新区我的办公室吧,他们在这儿等你……”

哥们儿这是……又躺着中枪了,陈太忠心里这个愤懑,真的没法说了,调戏你的是邵国立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