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2章 傲慢

邵国立本来是想略略调戏一下这个看起来自命不凡的女人,不成想直接被人定义为素质不高,登时勃然大怒,邵总可从来都是给别人眼色看的主儿,想当初他甚至看不起跟小孙有关系的陈太忠。

要是在北京,或者有几个主儿他需要忌惮一下,但是在素波,有这样的人吗?以他的傲慢,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不过,邵国立也不是无脑之辈,这女人居然敢呛陈太忠,说明也是有点办法的,于是他冷笑一声,侧头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太忠,你认识这个看起来欲求不满的女人?”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本待点出蒋君蓉的身份,不过转念一想,姓蒋的你既然说话这么冲,连我都骂上了,那你就跟邵国立碰一碰,看一看谁更硬实吧。

想到这里,他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来,那姿态是要多夸张有多夸张了,同时不忘向邵国立竖起以个大拇指,“老邵,我一向都不怎么佩服你的,今天我可是真的服了,你怎么……就能看出来她的欲望比较强烈呢?”

他俩这么说话,却是看都不看蒋君蓉一眼,有意将此女晾在一边,陈某人是心存挑拨,而邵某人用优越感蔑视别人也是一等一的熟手,听得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服了吧?我是猜的……觉得她着急进房间呢。”

事实上,邵国立最见不得女人在他面前高傲,像上次对吴言动心,也是因为吴言的副市长身份,让他生出了征服的欲望,眼见面前这女人鼻孔朝天的模样,他心里第一个感觉就是不服气——村姑也敢冒充公主?

既然陈太忠肯陪他捉弄这女人,他当然要好好地玩一玩了,反正他们这帮体制外的红三代说别的未必行,可是要论埋汰人的尖酸功夫,那绝对是一个赛一个。

面对这样的挑衅,蒋君蓉当然生气了,她听出了邵总的京腔,不过在她看来,素波这一亩三分地儿上还轮不到北京人嚣张,想当初陈太忠一个小小的副处就敢硬撼杨明,她有做省长的老爹撑腰,又怎么可能将个把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北京侉子放在眼里?

“陈太忠,我给你朋友一个道歉的机会……虽然他的素质确实很低,”妙的是,蒋主任也不看邵国立,而是将目标对准了陈太忠,她冷冷一哼,“要不然的话,这话他是怎么排泄出来的,我就让他怎么吃回去。”

“你说什么?”邵国立听到她将自己比做吃屎的狗,登时大怒,手一挥,身后的两个保镖就走了过来,蒋君蓉身后的年轻男人见势不妙,也向前一个跨步。

“老邵,算了,她是蒋省长的女儿,”陈太忠眼见已经成功地挑起了双方的怒火,说不得咳嗽一声,沉声发话,“我还是很尊重蒋省长的。”

不过此刻他脸上的郑重,看起来也是略略地有点夸张,邵国立一看就知道这厮在装模作样,于是绷着脸一哼,疑惑地看他一眼,“切,蒋省长,好大的官儿啊……副省长吧?天南的省长不是杜毅吗?”

这家伙在憋坏水儿,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他最早能确定蒋世方上位,还是邵总打探的消息,现在丫居然说人家副省长?

“杜老板现在是书记了,”于是他就这么解释一句,却也不肯说蒋世方到底是不是正的省长,说穿了,老邵岂不就没的玩了?

这家伙真不是好鸟!邵国立也听出来了,陈主任这配合果然天衣无缝,一时间就想起了在北京跟一帮哥们儿无法无天的日子,捉弄人的心思大起,于是笑着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他成了书记?”

看你这点信息能力吧?蒋君蓉心里的不屑,是要多少有多少了,就算你跟杜毅有点关系,可是连他当书记都不知道,这关系能近到哪儿去,说不得冷冷一笑,转身就走,“土包子,去打听一下天南的新任省长是谁吧?”

谁想她才一迈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冷笑,“敢情你也知道是‘新任省长’啊?”那新任省长四个字用京腔说出来,既脆又响,却还带了隐隐的瘆人之意——新上任的省长就敢这么得瑟啊。

这一刻,蒋君蓉再也不能保持她那份高傲了,禁不住止步回望,满脸的阴沉,“陈太忠,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这么张狂的话,怕是杜毅的儿子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吧?蒋主任虽然是个很狂妄的女人,却不是脑袋瓜不够数的那种。

凭良心说,按邵国立的家世,也就未必有资格当着蒋君蓉的面讽刺蒋世方,蒋省长好歹也是主政一省了,那是一方大员,实权在握的正部级干部。

然而,红色世家别的没有,这点优越感可是不缺,论起出身来,邵国立自信能甩开蒋君蓉三条街,这就是所谓的贵族心态了——说破大天来,你们根本就不在核心圈子里。

邵家虽然也不能说处于绝对核心,但是说外围绝对算得上,又身在京城便于联姻,底蕴之厚实,远非这些暴发户可以比拟。

靠,我的名字也是你这么叫的?陈太忠一听蒋君蓉这话就恼了,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凭什么任由你呼来喝去?说不得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呵呵,蒋主任,丫就是一莽汉,别跟他一般见识,你都知道他没素质了。”

“我说太忠,你小子就糟蹋我吧,”邵国立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明知道这厮是想挤兑蒋君蓉,可是把自己也捎带进去了,这让邵总有点不满意,“走了走了,肚子早饿了。”

“有这么容易走的吗?”蒋君蓉冷哼一声,“你要不怕,就留下来聊会儿天。”

她不找碴,邵国立都不肯轻易放过她,何况这话又有点刺人?他说不得冷笑一声,“你也就这点家教了,照我看呐,老庞的女儿比你强得不止一点半点。”

这老庞就涉及到了一点典故,那是跟蒋世方争夺天南省省长的最强劲的对手,蒋君蓉以前不知道,可是后来还是从父亲嘴里听到一星半点,于是登时就呆在了当场,“老庞?”

知道这种消息的主儿,都不会太简单了,她非常清楚这一点,更何况听起来,人家还知道庞家子女的情况——这次我是撞正大板了?

蒋主任高扬着的下巴,终于放平了下来,不过很遗憾,邵国立见她发呆,不无挑衅地上下打量她两眼之后,已经跟着陈太忠扬长而去了。

“找到这个酒店的老板,我要知道这个姓邵的家伙的来历,”好半天之后,蒋主任才回过神来,低声吩咐着身边的女人,“我今天就要知道。”

邵国立得了面子之后,已经离开了,不过就在上楼的时候,似笑非笑地看陈太忠一眼,“太忠,你今天是有意让我跟她碰一碰的吧?”

“我烦她很久了,再说,你能受得了她骂你没素质?”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否认,在聪明人面前玩小心眼真的没意思,“你不会是后悔了吧?”

“我后悔什么?”邵国立很不屑地哼一声,事实上他确实有点后悔了,不管怎么说,蒋家都算是天南的地头蛇,他在京城勉强还算玩得转的,但是在天南还真的不够看。

只不过,当时的场面已经僵在那里,他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死死地压住那个讨厌的女人,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他的荣誉感不容被玷污。

大不了就是放弃素纺的项目不做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损失?得罪了一省的省长,在当地被人使个小绊子还是很正常的。

当然,眼下的情况还没恶劣到这一步,所以他的嘴巴更不肯服软了,“我就是有点可惜,这女人长得还算漂亮,遗憾的是暴发户的味道太浓了……早知道蒋世方有这种女儿,我就在我姨父跟前给他歪一歪嘴了。”

“你姨父……不是发改委的吗?”陈太忠听得有点瞠目,“管得了中组部?”

“谁告诉你我只有一个阿姨了?”邵国立白他一眼,却也不做解释。

这就是邵某人的底气所在,京城里这帮权贵子弟,每个人不管近的远的,都是叔叔阿姨一大堆,就算遇到外省的封疆大吏也不底虚——我帮你说好话也许没效果,但是要歪一歪嘴恶心一下人,那就是比较简单的活儿了。

他正卖弄着呢,冷不丁一抬头,发现有仨家伙站在自己面前,禁不住眉头一皱,冷冷地看着对方,也不说话。

“徐书记,你好你好,”陈太忠一见,笑着伸手出去,表现得热情异常,“不好意思,陪北京来的朋友转一转,耽误的时间有点长,让你久等了。”

这三位正是通玉县的县委书记徐自强及其秘书郭亮,还有交通局副局长曹小宝,听陈太忠说晚上要在这里摆宴席,早早地就来了,徐书记自矜身份,不肯出去迎接,曹局长有眼色,主动出去观察。

邵国立和蒋君蓉在大厅整得动静极大,曹小宝发现了,刚要上去帮腔,听说那女人居然是蒋世方的女儿,而且,不但刘望男在袖手旁观,陈太忠都是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样子,犹豫一下,曹局长抽身便走,回去通知徐书记——没办法,这种场面他实在没资格掺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