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1章 邵国立VS蒋君蓉

一顿饭下来,丁小宁和刘望男配合得很默契,虽然也跟汤丽萍说了几句话,敷衍之意却是溢于言表,小汤同学心里有数——女人的心在此刻是最为敏感的。

可是偏偏地,她还得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心中一时就生出了些许的不忿:你俩不过是答应了太忠的那几个条件而已,我是自爱了一点,要是我也厚着脸皮脱了衣服,不信他会不怜惜我。

想到陈太忠提的那几个条件中,有“不许争风吃醋”一点,她的心情就越发纠结了一些,你俩这是看出来我还没成为他的女人,才有意如此对我吧?

陈太忠却是没注意到几个女人之间的微妙——章尧东说得很对,他现在的眼界不能太低了,像这种小儿女心肠之类的东西,他无须太过关注。

见刘丁二女同小汤谈得“尚可”,他就想起一件事来,“对了小汤,这两天要有朋友过来,到时候可能有些房地产方面的消息,需要找你了解一下。”

“没事,我随时可以向杨总请假的,”汤丽萍甜甜地一笑,虽是中规中矩的,心里何尝又没有一点卖弄的心思?“要不我现在就跟他请个假?”

“现在嘛……”陈太忠沉吟一下,心说我这儿要是跟上三个女人,不给邵国立张罗一两个就说不过去了,可是哥们儿手上哪儿有现成的资源?为那厮专门去找也不值得,于是笑着摇一摇头,“算了,有情况的话,给你打电话吧。”

在将汤丽萍放到正泰公司门口之际,一阵微风吹来,带给人一种沉闷的潮湿,丁小宁抬头看一看阴霾的天空,“要下雨了。”

“是啊,要下雨了,”刘望男却是看着汤丽萍苗条纤细到似乎弱不禁风的背影,轻叹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女孩儿给人一种孤寂的感觉。”

“嗯?”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又看着那孑然独行的身影消失在大厦门口,心里居然隐隐有些赞同她的观点,说不得苦笑一声打着火,“呵呵,有点心动,不过招惹不起了。”

“望男姐,你要给他招揽多少个女人才算够?”丁小宁气哼哼地看她一眼,“太忠哥帮你姐夫是应该的,你别心思总这么重……是吧,太忠哥?”

“呵呵,本来我的时间很紧的呢,”陈太忠笑一声,不正面回答,刘望男却是随手在丁小宁脸上捏一把,轻笑一声,“小狐媚子……嘴馋就是嘴馋,想霸着太忠,也别往望男姐身上推。”

邵国立坐的飞机是下午三点到素波,随身还跟着三男一女,陈太忠开着林肯车,丁小宁驾驶着奔驰,两辆车接出了邵总一行。

住就安排到了港湾大酒店顶层的总统套里,韩忠韩老板早得了消息,知道此人是京城权贵子弟,亲自来张罗,不过由于形象问题,这家伙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混混,邵总对他不是很感冒。

不过,陈太忠没想到的事情,韩总却是想到了,丫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两个水灵灵的服务员,就在总统套里站着,随时等候召唤——可见每个人的成功,都不能单纯地说是侥幸。

坐着喝了一会儿茶,邵国立就站起身来,急着要看丁小宁的那两块地,嘴里还不忘记口花花地调笑,“太忠也真有办法,这可是人财两得了,回头帮我问问,甯家还有没有适龄少女了。”

“个人魅力,嗯,个人魅力,”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

两块地在素波市郊,邵总又执意下去亲自转一转,天上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他身边的娇媚女子帮着撑起了一把伞,陈太忠看得不由得暗暗感慨,看来这京城的衙内认真起来,也有些不怕吃苦的劲儿嘛。

然而,他这感慨没有过多久,由于雨渐渐地大了,土地开始变得泥泞了起来,邵国立厌恶地磕一磕鞋上的泥,“这雨真讨厌,快点走吧,我要去换鞋,”这家伙居然有这样的洁癖!

“不去素纺看一看了吗?”一个年近四十岁的男人发话了,此人对土地布局有些见解,大概就是邵总请的专家了。

“现在去,怕是不太合适,”邵国立笑着看陈太忠一眼,“估计没准又会惊动什么人,是不是?”

“外面看一看不要紧,要是进里面看真的不合适,”陈太忠点一点头,“要不现在咱们开着车绕着素纺转一圈……其实看一看外面临街的房子就行了,里面的,都是要拆的。”

“外面以前我就转过了,”邵国立摇一摇头,又皱一皱眉,“不行,要赶紧去换一双鞋。”

估计就是九华的邵红星带这家伙看过,陈太忠心里挺明白,不过大家既然决定甩开邵红星了,那也就无所谓了,“我车后备箱里还有两双鞋,你穿多大号的……”

“呵呵,你这家伙倒是真懂得享受,”接过他递来的鞋盒,邵国立迫不及待地蹬掉了脚上的皮鞋,端详一下包装,“呵呵,还是普拉达,好生活啊……你后备箱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那可不能让你看,怕你眼红,”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他的后备箱就是使用须弥戒的中介,怎么会让别人去看?

“看你那小气样儿,”邵国立不满地看白他一眼,换上鞋之后的邵总,又是精神百倍了,用力踩了踩脚下硬实的行道砖,眼珠转一转,“太忠,咱们从空中看一看素纺吧?”

“你找直升机?”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

“啧,来你这儿了,还不是你负责联系?”邵总大大咧咧地回答他,“别告诉我说你不行啊,那会让我小看你的。”

“你这家伙……”陈太忠叹口气,他不是找不到,而是懒得为这点小事去张罗,不过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他也就没办法再拒绝了,“我打个电话试一试吧。”

手里捏着手机,他开始琢磨了,打电话给谢向南怕是不行,虽然凤凰科委给曲阳拨款了,可是老谢在家里没话语权啊,联系韩老五吧,每次都麻烦人家也有点没面子不是?

又想一想,他决定直接联系军分区招待所的张所长,从凤凰宾馆老总张智慧的行情,不难猜出这招待所的所长,必定也是熟悉各种渠道的。

果不其然,张所长听说陈主任要用直升机,随后拨了几个电话之后就告诉他,“等天气好一点再说吧,不过别上太多人,三个行不行?直升机这东西也不太靠谱……”

陈太忠挂了电话,走了回来,“我说,这直升机的性能有点悬乎啊,你就不考虑一下自身安全?”有他伴随,倒是可以保证安然无恙,可是他吃撑着了在丫面前展现出异常?

“我又不上去,找人航拍一下不就完了?”邵国立回答得轻描淡写,仿佛就应该是这么回事一样,“我说从空中看,是看片子,广告公司不就有人专门接这活儿的?”

“废话,我找的是军机,哪儿是广告公司的飞机?”陈太忠不满意地瞪他一眼,“天南很落后,再说……找民用飞机,消息就不好封锁了。”

“军机?”邵国立侧头看他一眼,笑了,“太忠你行啊,手伸到部队里了,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佩服,佩服。”

这厮嘴上说的是佩服,可是看他那表情,似乎就是理所应当的样子,丁小宁和刘大堂见状,交换一个眼神:啧,这些权贵子弟,眼界不是一般地高啊。

从郊区回来,时间就不早了,韩忠韩老板已经打了电话过来催,说是饭菜准备好了,就等着几位的消息,好随时开席呢。

港湾大酒店的大门是旋转式的,陈太忠一行人才走到门口,不防一辆车也从门前车道上开了过来,车里下来两女一男,打头的却是蒋君蓉。

蒋主任一如既往地下巴朝天,看到陈太忠也带着人,瞥他一眼冷哼一声,也不打招呼,径直向旋转门走去,竟然是想抢在他们前面进去。

“喂,美女,让一让好不好?”邵国立一见这冷艳的女人似乎认识陈太忠,禁不住出言调笑一下,“哥先来的。”

“哼,”蒋君蓉冷哼一声,不屑地瞥他一眼,“跟陈太忠在一起的,也就是这点素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