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30章 念旧

陈太忠这次去素波,肯定是要带上丁小宁的,结果刘望男一听,也要跟着去,还说希望住在素波市军分区招待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陈太忠不得而知,不过显然,这应该跟她曾经的军旅生涯有关。

好死不死的是,还在路上呢,刘望男就接到了姐夫曹小宝的电话,“望男,我和县委徐书记在素波呢,听说最近丁总经常在素波,能不能帮着打个招呼,徐书记想再见一见她。”

徐自强安稳地渡过了那段艰难岁月,又由于听了陈太忠的劝告,跟臧华走得近了一点,现在杜毅一升职,徐书记在县里的地位也稳中有升。

徐书记、臧市长加杜书记,通德的李书记又是老好人一个,那么,从通玉县到省里,就是非常完整的一条线,这种情况下,通玉县的相关领导只要脑瓜不是傻的,就知道该何去何从——正是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

徐自强倒是一个干脆人,答应了陈太忠提携曹小宝之后,前一阵正好通玉县的一条乡镇级公路发生翻车事件,造成一死六伤,徐书记当即借此发作,免去了交通局的大局长和一个副局长。

可是这曹小宝原本是白丁一个,直接送到交通局局长的位置上,实在有点那啥,徐自强走一条曲线,要一名即将退休的副局长主持交通局工作,曹小宝则是以“熟悉县里路况”为由,调任交通局副局长——他本来就是做司机的,怎么可能不熟悉路况?

经过王家兄弟覆灭一事,通玉县里的相关领导也就知道曹小宝的老婆到底是什么来头了,想一想满大街转悠的合力汽修,大家对这样的任命实在没办法表示不满,事实上,以通玉县的天高皇帝远和徐书记强力上涨的行情,直接要曹副局长主持工作,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不过,曹小宝终究是没搞过交通工作,徐书记此举不但是为了尽量降低物议,同时也是对本县的交通工作负责不是?

总之,徐自强此举给城市里的人看起来难免有点荒唐,但是搁在通玉县,那就算相当讲究了,实际上,通玉县的人民比较质朴,大家认为这也算补偿曹小宝老婆一家受到的惊吓。

跟旁人不同的是,徐书记这人做人,不是特别的势利,虽然蒙艺走了,但是他总念着陈太忠提前给自己打招呼的好处,就想多结交一下。

可是陈主任的行踪,有如神龙一般见首不见尾,徐自强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丁小宁坐一坐了,他现在在臧华面前的位置都不算很稳固,就别说在省委一号面前了,丁总虽然年轻,却也是能跟杜老板直接对话的主儿,费心经营一下,总是没错的。

“问题是,我是答应了老王了啊,”陈太忠听得挠一挠头,“王启斌现在已经调任干部二处任处长了,早就约好我,要单独坐一坐……要不这样,望男你和小宁去见一见他算了。”

陈主任在这几年的官场生涯中,很是惹了一些人,可是同时他也扶持了不少人上去,这地下组织部长不是白当的,又由于他扶持的这些人多是不得志之辈,或者是没想到天上能掉下来馅饼的主儿,所以,他还没有遇到传说中的“背叛”——如果不算曾学德的话。

甚至,连一些被他指点过的主儿,都惦记着他的好,就比如说现在打电话联系的徐自强,可见这官场里,倒也有可交之人。

可是,想到别人都蒸蒸日上,偏偏自己面临各种反扑,陈某人这心里真的就有点说不出的恼火,禁不住悻悻地哼一声,“老王叫我好几次了,这次不能再爽约了。”

“好的,”刘望男很干脆地点点头,不过丁小宁提出了异议,“太忠哥,望男姐也就这么一个惦记的人了,你要是能腾出时间,就好歹给徐书记一个面子吧?”

嗯?陈太忠闻言,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刘望男,见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犹豫一下方始笑着点头,“行啊,不过……那就得晚上了,老王再三跟我说,要单独跟我坐一坐的。”

“那我俩能不能跟着去?”丁小宁还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陈太忠想一想,这老王和小王的那点事儿我都知道了,想必他也不会在意哥们儿多几个红颜知己出来吧?

王部长没介意,但是汤丽萍不自在了。

王启斌一开始是想请陈主任晚餐的,最近他荣升了,相关应酬在骤然间增多,家里的老伴也就不好再做什么干预,夜不归宿也是可以理解的了——连她的行情都看涨了,家里的麻将摊子从不缺搭子,而且一玩就是一整天。

可是,陈太忠的晚饭已经安排好了,要接待北京来的邵总,那就只能定在中午了,地方是在陈某人觉得比较自在的港湾大酒店。

他心想着既然是中午又是在公众场合,老王爱面子要考虑影响,总不能再带着小王来了吧,不成想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不但小王来了,连汤丽萍都在。

小汤同学一看到陈太忠身边的丁小宁和刘望男,脸色就微微一变,没办法,一看这两位美女,就知道跟陈主任的关系不寻常,而她走上社会时日不长见识不广,脸皮还没厚到能对此熟视无睹的境地,心中登时打起了小鼓——别是来捉奸的吧?

王启斌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见过的阵仗比在场的几位加起来都多,倒也不以为然,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自己解决好了,而且他不认为小陈连这几个女人都镇不住。

丁小宁本就是冰雪聪明之辈,刘望男更是眼光老辣之人,坐下没三分钟,就知道这长发披肩的小女孩,十有八九跟自己的男人有点什么,不过,看到陈太忠那种大大咧咧的样子,两人也同时能确定——看来这小女娃娃没得手呢。

她俩都是深知陈太忠的,这家伙看似滥情,实则对自己身边的女人独占欲很强烈,而且从来是敢作敢当,并不吝惜让别人知道——从这一点来说,丫固然是很无耻,但好歹还算是一个敢于面对责任的男人。

王启斌长于观察,随意的两眼就知道这三个女人擦不出火花,说不得冲小王微微示意一下,结果四个女人搅在了一起说笑,他则是和陈太忠低声喁喁细语。

原干部二处李处长调到省工商局做副局长、党组成员,证明邓健东做事也不是赶尽杀绝之辈,而任命王启斌做处长,更证明此人行事还算有担当。

李处长是蔡莉的人,换个处长又是蒋世方的人,这干部二处的风水,有点那啥啊——陈太忠不无恶意地揣测着邓部长的心思,“你上任之前,老邓没找你谈过话?”

“说了那么两句,意思是我是老组工了,要明白组织工作的重要性,不要辜负党的信任,”王启斌苦笑一声回答,“算是点我吧,组织部毕竟是党委口儿的。”

他这苦笑里,是带了三分做作的,干部二处的处长都当上了,让人拎着耳朵劝诫两句又算多大事情呢?

“可是,老蒋也是副书记啊,”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接着又犹豫一下才发问,“工作没感到有什么掣肘吧?”

“这倒没有,说是三大处,我这个二处是最小的,照我看,二处和三处加起来也比不上一处,”王启斌笑着摇头,“邓老板这点魄力还是有的,而且……我跟蒋老板也是间接关系。”

敢情,王处长就职之后,还专程去看望过戴主席,想听老领导指示两句,戴复倒是挺为他高兴的,可也没说别的,不过话里若有若无地表示出一层意思:蒋省长大约还关注不到你这个层面来。

这让王启斌心里略略好受了一点,他也担心组织部三大处的作用被人为地夸大,万一让正部级的领导关注到的话,他这夹缝生涯就不好过了。

总之,不同的层次就有不同的苦恼,王处长虽然实权在握了,心里的惶惑也没有少了多少,不过话说回来,他现在可是有资格在郭宁生面前挺直腰板了,别看姓郭的是素波市的市委委员,惹得王某人火了,想办法恶心一下郭宁生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也不求别的,干几年二处的处长,能像老李一样,放一个副局长出去,这辈子也就够了,”王启斌的酒量还真的不行,喝了没多少就开始信口开河,“没进过省委不知道,进去了才知道,综合干部处的处长……屁都不算。”

“你就少矫情吧,”陈太忠笑了起来,当然,在他看来这话是一种变相的夸奖,“要不换回原来的位子试一试?”

“人的欲望总是没有止境的,”王启斌笑着回答,却也不见如何着恼,“压力越大的时候,上进心也就越强,你迟早会知道的……而且以我的年纪,该考虑退休之后的事情了,不像你还是八九点钟的太阳。”

“老李去了工商局?”陈太忠见其隐约有唏嘘之意,于是岔开了话题,他没见过李处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到某些事,“他不会为难钟胤天吧?”

那是我的女婿,还用你操心吗?王处长笑着摇摇头,顺便看一眼喜笑宴宴的四女,心中没的涌上一份不忿来:你小子打算把胤天的妹子搁在什么位置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