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29章 流言

同章尧东谈完话,陈太忠再回科委,就是十一点了,回来之后,他居然从张爱国处听到了一个比较令人愉快的消息:曲阳区副区长谢向南来了。

谢区长正在腾建华的办公室坐着,见到他进来,站起身笑着点点头,“太忠,好久不见。”

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语句精炼,不过还好,他随身还带了两个农业园的干部,出于对等原则,腾主任这边也安排了专人负责沟通,至于腾建华本人,则是黑着脸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跟谢区长相对着默默喝茶。

陈太忠的到来,打破了相对的沉闷,又听了一阵之后,腾建华瓮声瓮气地发话了,“最多先拨一半,等你们的配套资金到位,再考虑另一半,我们还要下去检查。”

“腾主任,你就多拨一点吧,县里财政很吃力,”谢向南难得地多说了几个字,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腾主任有多大怨气呢。

这家伙也能来跑钱,可算是异数了,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哭笑不得,遗憾的是,腾建华不为所动,黑着脸摇头,“就是这么多,没有商量的余地。”

腾主任也是个古板之人,跟拙于口舌的谢区长坐在一起商量问题,倒也算得上一对绝配了。

“那好吧,”谢向南没有再坚持,而是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感谢科委对我们的支持,谢谢腾主任,也谢谢太忠。”

“不要谢我,要谢的话你去谢吴市长吧,”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吴市长对曲阳农业园的建设高度重视,老谢,不要让吴市长和腾主任失望啊。”

“好吧,时间不早了,一起吃顿便饭吧?”谢向南出来跑钱还真不行,本来是邀请吃饭表示感谢,可是看他木呆呆的样子,倒像是有多么不情愿似的。

腾建华不买账,摇一摇头,“我还有事,谢区长和陈主任老朋友聚会,你们俩吃好喝好就行了。”

这不是腾主任对谢向南有意见,事实上他一直就是这么个人,坚持工作和私谊要分开,何况这拨款还没上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定下来,眼下去吃饭算不得官场中正常的人际交往,反倒容易被人歪嘴。

更何况他对这笔钱也着实有点肉疼,手里有钱了又难免有点架子,心说你跟陈主任是曾经的同学和同事,你俩叙私谊去吧,我不掺乎。

这原本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陈太忠下午就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的传言:陈主任现在是真的不行了,先是被曾市长打脸,然后连吴言这新上任的副市长,都敢对科委指手画脚,陈某人为了防人笑话,有意强调跟曲阳区某副区长是同学关系……

啧啧……真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多少英雄人物吖……

这些人真的有这么闲吗?陈太忠实在有点无法忍受了,他喜欢从别人嘴里听到吴言的强势——这原本也是他的初衷,但是现在他成了她的踏脚石,这多少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你们擦亮眼睛等着看就行了,他也懒得分辨,不过,说起吴副市长,他又想起了王副市长,说不得联系一下邱朝晖,“老邱,教委要咱们出两个专家参与校园网的投标评定,我觉得杨帆能算一个,另外一个,你拿主意吧。”

邱主任是搞电气出身的,跟校园网不太搭边,不过也不能说全无关系,于是就应承了下来,“杨帆的实践水平不错,我再去凤凰大学找一个理论水平比较高的吧……”

陈太忠本以为,自己已经将科委的事情理顺了,谁知道随着蒙艺的离开,各方势力纷纷地露出了或狰狞或暧昧的面目,各种意外层出不穷,在回到凤凰的几天里,真是忙得脚不沾地。

而现在吴言又操心着她老父亲的病情,很少有时间跟他长篇大论地沟通了,陈某人一肚子郁闷憋得难受,琢磨来琢磨去,发现也就是能跟唐亦萱说一说。

事实上,陈太忠非常不愿意打扰三十九号院主人的清净,因为在他看来,小萱萱跟自己一样,都是比较超凡脱俗的人,用官场中杂七杂八的秽事去骚扰她,实在有点唐突佳人了——虽然她对这一套东西,也相当有见地。

不过,哥们儿憋得太难受了!有了这个理由,他也顾不得许多,说不得寻个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溜进去,两人搂搂抱抱着说起了最近的事情。

“你和王宏伟之间,不该有这么多猜忌的,他其实一直都很照顾你,”唐亦萱先对此事做出了肯定,接着对另一件事情做出了否定,“许纯良来凤凰科委,对你来说不是好事。”

“什么?”陈太忠既然就教于她,自然就做好了接受指示的准备,可是……小萱萱这个论点实在太让他吃惊了,由不得他不惊讶,“你没搞错吧?我俩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唐亦萱微微一笑,笑容里有点说不出的味道,“那我问你一句话,他来了以后,科委的人是听你的还是听他的?”

“听……听我俩的,”陈太忠已经隐隐地感觉到问题可能出自哪里了,不过,大家既然是好朋友,那就说明万事都可以商量的,不是吗?“我会坚定地支持他的工作的,纯良那人你没见过,性子真的很好。”

“我见过他,”唐亦萱笑一声,“你俩都是愿意做一点实事的人……别的就不说了,你觉得他的处事理念肯定会跟你的相通吗?”

“这个嘛……”陈太忠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和许纯良为人处事的方式大相径庭,关于这一点,是个人就知道,不过,“我俩脾气和性格是不一样,可是互补性很强,单纯从搭班子的角度上讲,这应该是好事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俩根本没有分出来主次啊,”唐亦萱不以为然地摇头笑一笑,“算了,你想试就试一试吧,我是见过好朋友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彻底翻脸……这不是太可惜了吗?”

她的话就算说得相当明白了,你俩是好朋友不假,但是你的性子强,认定的事情不肯让人,许纯良是比较柔顺的主儿,可难保是不是外柔内刚的那种,再加上人家引以为傲的家世,到时候真的因为理念不合而对峙起来,就有损这一段友情了。

“嗯……我会让着他的,”陈太忠想一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哥们儿一向很懂得顾全大局的,只说科委现在,我不是也基本上全放手的吗?

不过,想一想自己在科委当太上皇习惯了,他也承认她的话不无道理,虽然他决定除了原则问题都可以向纯良让步,但是万一……涉及了原则问题呢?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令他比较郁闷的话题,然而,这样的话也只能在她这里听到,知道许纯良要来的人并不多,谁会想起跟他谈这个?

吴言倒是知道纯良要来,但是小白和他有大把的时间粘腻在一起,等事到临头再细细分析也不迟,而且白市长处理问题带有很强的官场思维方式,她强势是不假,却也深谙平衡和进退之道,所以类似这种困扰普通人的事情,在她眼里也未必是什么要紧事——不管怎么说,陈某人跟许某人也是朋友,有什么不好协商的呢?

“算了,”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将心中这份纠结抛开,想到自己其实一直很少来三十九号,心中登时生出些许歉疚来,揽着她的腰肢,在她脸上轻轻地吻一口,“忙过这一段以后,我会常来看你的……带你去世界各地玩。”

“你是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唐亦萱的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幽幽地叹一口气,“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但是我知道,你会越来越忙的,这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

“这个……也许吧,”陈太忠苦笑一声,想一想自己未来的事情将会越来越多,禁不住一阵阵的头皮发麻,“也不知道到了什么级别就能清闲一点了,素波和北京还有一堆事等着我呢。”

“这跟你的性情有关,”唐亦萱淡淡地答他一句,两只细嫩修长的小手无意识地把玩着他的大手,“你要真担心我寂寞,就劝一劝晓艳好了。”

“嗯,这个事情,我一定帮你办到,”陈太忠点点头,开始盘算怎么做蒙晓艳的工作……

当天晚上,他又接到了邵国立的电话,说是明天飞天南,要他从凤凰赶到素波,他听得又是一阵头大:是不是该好好提升一下境界,弄个分身出来了?

不过,这也是一件一等一的大事,怠慢不得,陈某人叹口气,只能怪自己是忙碌命了,说不得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之后,就到招商办请假。

“太忠,你这也……差不多点嘛,”秦连成听说之后,唯有苦笑了,“凤凰是你工作的地方,不是旅游景点,你多少照顾一下其他同志的感受嘛,这次去几天?”

“不知道,”陈太忠老实地摇头,“就按十天算吧,我可能还得走一趟北京。”

摔伤的那两位已经同科委达成了协议,每个人一次性支付十五万,这件事忙完,凤凰这边确实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屈志坚被纪检委请去喝茶和许纯良的到任,想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为今之计,他也只能尽量打时间差了。

秦主任听得长叹一声,犹豫一下发问了,“太忠,今年你能保证完成多少任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