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28章 嫁衣

陈太忠的郁闷,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正琢磨着怎么将文海弄掉的时候,大约十分钟之后,章尧东的秘书就打来了电话,说是章书记有事请他过去一趟。

事实上,自打蒋世方回来之后,章书记对曾学德的关注,就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我这可是活生生地给自己竖了一个对手啊。

同段卫华不一样的是,章尧东和曾学德之间,不可能存在妥协和结盟之类的行为,就算有也只能是短期行为——章书记算是许系人马,是空降兵行列的,而蒋世方却是本土派干部,甚至是比较倾向于黄老一系的,双方的阵营大相径庭。

倒是段市长算无派无系,凭着自身的奋斗走到了这一步,真要算起来的话,他身上有正林系的影子,也有凤凰系的影子,比较驳杂,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没有省外势力的影子。

段市长提防曾学德,远没有章书记提防此人的力度大,虽然蒋世方没回来的日子里,曾学德表现得人畜无害,跟章书记配合得还算默契,但是眼下这默契真的半点用都没有——撇开曾学德和蒋世方的渊源不谈都没用,原因很简单,曾市长从章书记这儿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常务副市长和大市长更可能走到一起,这对章尧东来说,是一件挺郁闷的事情,因为往日里,他都是习惯用强势的副市长来牵制段卫华,杨锐锋如此,郭宇亦是如此。

听说曾学德对科委出手了,他就有点坐不住了,整个凤凰市的市级领导里,没有比他更清楚陈太忠和曾学德关系的人了——当初小陈可是直接找上门来帮着说情的。

只曾市长一个人的话,章书记并不怎么放在眼里,班长就是班长,你就算是蒋世方的人,凤凰这一亩三分地儿也是我说了算,蒋省长是很厉害了,但是许书记不差他多少。

可是,陈太忠若是和曾学德联手的话,那麻烦可就大多了,对陈某人的破坏能力和民间的影响力,章尧东心里实在太清楚了,而这一点,正是蒋世方和曾学德所缺乏的,双方联手,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更何况,他还有个说不出口的心结:陈太忠的气运,实在是太强了啊……

所以他觉得,自己现在有必要跟小陈聊一聊了,于是就安排自己的秘书打个电话给他,至于说章书记早就习惯自己联系陈太忠,这一次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原因很简单——无非是暗示一下,他现在心情不是很爽。

看到这个家伙出现在自己面前,年轻的脸上带着些许刻意做出的沉稳,凤凰市的大老板冷冷地一哼,“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拜托,你这种招数,王宏伟那儿都用烂了,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脸上却是泛起了一丝疑惑,“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请尧东书记您指示一下。”

“你老实告诉我,科委的房地产公司,问题到底有多大,”章尧东眼睛盯着他,手里却是玩弄着签字笔,看上去颇有一点心不在焉的架势,不过,官场里最不可靠的就是视觉,真要这么想的人,没准最后会愕然发现自己错得非常离谱。

“没什么问题,就是某些人一点私怨,”陈太忠答的还是标准答案,然而,面对凤凰市的老大,有些八卦就不好再说了,一把手终究是一把手,他要表示出适当的尊重来,“倒是安全生产的问题,是要高度重视。”

私怨吗?章尧东心里也有一点谱,毕竟张曾不合路人皆知,他就算往日不知情,这次也有人提醒他,于是,他的眼光就变得严厉了些许,“你确定只是安全生产的问题?”

“我个人确实是这么认为的,”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想到了几种可能,尤其是唐亦萱也提醒过他,曾学德的蒋系背景会让章尧东和段卫华头痛。

他仔细想了想,居然得出了类似的结论,那就是章书记对曾学德恐怕要更头疼一些,毕竟他现在对省里的各种关系图有了一定的认识。

那么,也许章尧东不会坐视曾学德乱伸手?陈太忠希望是如此,不过他对杨波出现在科委也有一定的警觉,心说这不会是章书记有意抬起杨市长制衡老曾吧?

总之,不管制衡不制衡,也不管是杨市长还是曾市长,陈某人都不打算让他们把手伸进科委,所以,面对章尧东咄咄逼人的问题,他反倒是开始发牢骚了,“尤其是有些领导同志,为了自己那点私心目无大局,上蹿下跳的,唯恐天下不乱。”

嗯?章书记听得就是一愣,心说我今天找你说事,你倒是先开炮了,蒙艺走了你倒是更猖獗了?“你说的是谁?”

“文海,”陈太忠直接点名了,“那一起安全事故,其实不难协调,他唆使人从中作梗,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意将矛盾扩大化,煽动群众的对立情绪……”

他说话原本是不会这么直接的,可是他心里实在太生气了,心说反正我是个小副处,又是年轻气盛,你这做市委书记的得体谅我,再说了,我跟你告状,也表示没跟你见外不是?

“行了,出了事故你还有理了?”章尧东哼一声,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书记大人本来还想借这个事故敲打他一下,让他安生一点呢,不成想这厮倒是哇啦哇啦地说个没完了,“今年招商引资的任务很重,去欧洲有什么收获没有?”

章书记擅长瞬移,陈太忠早就知道了,听到这突兀的问题,倒也没有奇怪,“成绩不大,找了些代工的活儿,对了……罗纳·普朗克公司有意加大在中国的投资,我找了一些热心朋友,请他们代为关注。”

“罗纳·普朗克……”章尧东看他一眼,沉吟一下,“投资规模有多大?”

“规模估计要视情况而定了,”陈太忠也不清楚这投资到底有多大,他甚至怀疑章书记听说过这个公司没有,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下,“这个公司是世界五百强的公司,不过……他们投资的领域应该是医药方面。”

他这个“不过”说得很突兀,然而章尧东却是听明白了,凤凰市没有制药行业,唯一的制药厂已经被天南省制药兼并了,这投资拉来,怕是起不到扶持本地企业的作用。

“嗯,要尽最大可能去争取,市里会配合你的,”章书记点一点头,拉来的投资就算不大,也是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象征意义重大,对提升城市形象也有很大帮助,“吴市长是你的老领导,在农业方面,科委要尽量考虑多支持一下。”

虽然知道章书记擅长瞬移,不过这句话还是听得陈太忠怔了一怔,旋即很干脆地点点头,“请尧东书记放心,我会做好其他同志的工作的。”

章书记对这个回答表示满意,事实上他拿吴言说事,除了小吴曾经提起过此事之外,他也不无试探之意,你小子把科委看得这么紧,不知道肯不肯买我章尧东的面子啊?

“嗯,”他点一点头,旋即又哼一声,“不管你说得再天花乱坠,科委的安全生产是有很大问题的,相关的领导责任必须追究,过年时候的火灾……看来你们没有引以为戒。”

“我拥护章书记的决定,而且要追究主要领导责任,”陈太忠不傻,人家老章先把话题瞬移到欧洲,就是说我知道你不在凤凰,而他又好死不死地有一点拿得出手的东西,自然就要把祸水往文海身上引了——幸亏哥们儿在巴黎也办了点正经事啊。

“主要领导?”章尧东又瞪他一眼,没好气地发话了,“你可是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回去给我写一份检讨……有没有觉得委屈?”

“没有,”才怪……陈太忠心里悻悻地补齐,“不过,我写检讨就认了,但是这件事根本就是文海故意引发的,不处置他,我不服气。”

“他?”章尧东情不自禁地笑一声,脸上是赤裸裸的轻蔑,“小陈,不是我说你,什么时候你的眼界变得这么低了?回去以后,帮市里控制住局面,准备迎接新的主任上任。”

“新的主任……”陈太忠听得眼睛就是一亮,不过紧接着眉头又是一皱,“可是我才给纯良打过电话,他说没听说什么。”

你这算是试探我的口风吗?章尧东看他一眼,却也没有在意,“不该你操心的事情,就别乱操心,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凤凰科委现在红火得扎手,要是文海下去,这位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章书记虽然强势,行事却是稳健,自然不肯提前放出风去。

原来还是纯良来啊,陈太忠听明白了,高高兴兴地起身走了,想到文海最近上蹿下跳活跃无比,真有放声大笑的冲动:亏得你自我感觉良好呢,辛苦一场,到头来终是要为别人做嫁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