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26章 力扳

王伟新找陈太忠,肯定就是校园网的事情,现在凤凰市校园网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铺开,下一步就是甄选公司准备招投标事宜了,离学生放假只有一个多月,实在不能再拖了——投标结果出来,中标公司还得准备入场事宜,教委这边也要有针对性地做出种种协调。

晚饭是在凤凰宾馆吃的,王伟新一方除了他,就只有秘书小林和蒙晓艳,陈太忠却是也带了一个人,是他的通讯员张爱国——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留在凤凰的时间确实不敢保证,那么必须有个人从中协调一下才好。

陈太忠一看,教委主任钱自坚都没来,心里就明白了,敢情这定义就是私人聚会,顺便谈一谈工作而已。

王伟新听明白张爱国的来历,怪怪地看他一眼,心说这家伙居然是张智慧的侄儿,有些话还是得注意着点说,老张那人做事……有点那啥。

当然,有些话就可以敞开了说了,“太忠,这个评标专家组,我个人的想法,是给科委一个名额,毕竟你们要负责把关的。”

“一个不够,给俩吧?”陈太忠看着他就笑,“伟新市长,一个名额那是应该的,俩名额才是我王哥对科委的照顾。”

“我说你这家伙,胃口太大了,”王伟新无奈地笑着摇一摇头,心说这小陈底气还真是足,这种风雨飘摇的时候,做事还这么高调,“专家组总共才五个人。”

“有那么多?”陈太忠听得眼睛一张,犹豫一下摇一摇头,“算了,我要两个就知足了……得,你也别这个表情,科委出一个,我们推荐一个,这总行吧?”

“我就不该跟你提这个事,”王伟新白他一眼,却是有七分做作的样子,“算了,大部分的活儿,省里也有意向了,这个专家组也不过是走个过场。”

这话倒是不假,陈某人的科委能帮着教委要钱,就想在这次招标中呼风唤雨,可这拨款省里占了大头,有些意向当然也是正常的。

“我这次去北京,对有些东西深有体会,”陈太忠端起酒杯,叹一口气,“有些东西你要不想争取,就永远争取不到……别人也未必领情。”

这话是相当粗浅的,但是粗浅的话听到不同境界的人的耳朵里,效果也是不一样的,深深地体会过的人,才会有那种切身的痛楚感。

所以,王伟新倒是没介意眼前这年轻人貌似装逼的行为,而是怔在那里沉思了起来,好半天才微笑着点点头,“看来,给你两个名额也不是很亏的事嘛。”

“我就知道王哥对我好,”陈太忠哈地一声笑了起来,看上去有点沉不住气的样子,不过,王市长的秘书小林可不这么看,他知道自家的领导又跟陈主任达成了某些默契。

说实话,林秘书一开始是很看不起这个年轻人的,两人甚至还发生过一点小小的不愉快,但是现在则不然,他很清楚这个年轻人身上所拥有的巨大能量和做官天赋。

像陈主任说的这话,就相当地有水平,先是挑唆王市长试图去顶一顶省里的意思,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意——上情下达说了多少年了,但是由于下面未必一定买账,所以就出来一个“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的说法。

林秘书也明白,王市长不顶省里的意思,也不会有人念他的好,顶一下也未必就能惹了什么人,关键还是在于做事的方式、手段和分寸的把握。

总之,你不试一下,那就什么都得不到,试一下的话,就算依旧什么都得不到,也会让上面意识到下面也有自己的想法,说得再现实一点,起码前来施工的公司知道是这种情况的话,也未必就能仗着省里的关系而鼻孔冲天,凤凰协调起来也就方便一些,工程进行得也会顺利一些。

至于王市长说的“给两个名额不亏”,那就是想同陈主任敲定,专家组多了你的人,到顶压力的时候,不能让我一个人玩儿,你也得尽你该尽的力;而陈主任貌似笑得有些轻浮,实际上却是把这个分工合作应承下来了。

这样的话,林秘书听得懂,他认为自己也能说出来,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他没有说的资格——虽然他比陈主任还要大那么六七岁,要不说掌握话语权很重要呢?

这件敲定之后,也就没什么其他事了,在别人看来最重要的事情,校园网的资金拨付问题,王伟新根本没兴趣提,真要提的话,不但是小看陈太忠,也是在侮辱他自己的智商。

蒙艺的离开对陈太忠的影响,王市长跟大部分人的看法不一样,他很清醒地意识到,小陈在凤凰市已经拥有了相当扎实的基础和人脉,市井间有影响力,上面也有人赏识他,更是科技部的典型,这一切的一切,保证了小陈短期内无法被人撼动。

只要陈太忠脑子里没进水,试图挑战某些不该挑战的人和规则,省里就算想边缘化此人都很难做到,就别说扳倒他了。

只说王市长现在带着蒙晓艳出场,都不是因为她是曾经的省委书记的侄女,而是因为她跟陈主任有很亲密的关系——要说以前两人身份相仿,蒙校长似乎还要重一点的话,现在纯粹就是打了一个颠倒。

至于说陈太忠曾经得罪过的主儿,希望他们不要被仇恨迷了眼,一想到曾学德居然想向科委伸手,王伟新心里就禁不住冷笑:希望老曾你好自为之,不管你是不是跟陈太忠约好了,只要你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那就等着领教小陈的反脸无情吧。

王市长也动过常务副的念头,不过由于他抱的希望不大,当然也就没太大的失望,只是,常务副争夺战中,曾学德是怎么得到这个位子的,他也是一清二楚。

眼下大家谈得不错,他就有心问问此事了,“太忠,今天的市长办公会上,曾市长很关心科委的发展啊。”

“那是他跟张开封的私人恩怨,”陈太忠笑着随口答一句,看起来很不以为意的样子,不过他心里的情绪,肯定不像表面上显示的那么平淡。

老王你终于说出来这话了,再不说的话,我可都要寒心了,哥们儿可是还想借你的嘴宣传一下呢,“科委就是受了池鱼之灾……唉,神仙打架,殃及凡人呐。”

“张开封?”王伟新算是几个副市长里一等一的人精了,听到这话都禁不住重复了一遍,下一刻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接着又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这俩活宝……唉。”

显然,他也是非常清楚这两位的恩怨的,不过,能在陈太忠面前说常务副市长是“活宝”,王市长这也算是相当不见外了。

说话间,张智慧端个酒杯走了进来,笑眯眯地发话了,“伟新市长大驾光临,小张我太荣幸了,不知道能不能敬您一杯?”

“老张你少跟我说这怪话,”王伟新笑着摆一摆手,他其实是个很注意分寸和形象的主儿,大家形容王市长的时候,用的最多的词是“不怒而威”,不过对上张智慧这种惫懒家伙,大多数人也没办法在意形象,“你先跟太忠走三个,不要难为我这老实人……”

大概八点半的时候,酒席散场,反正都不是外人,蒙晓艳大喇喇地坐进了陈太忠的车里,桑塔纳一路驶向育华苑。

“太忠,我听王叔说,曾学德这次不一定存了好心,”开了不多久,蒙校长沙哑的声音在车内响起,“你要不方便跟我叔叔说,那我帮你去说……谁让他推荐的曾学德,就让他去找谁说话。”

这倒是个路子,蒙老板虽然走了,曾学德不能连丫求到的人的面子都不买吧?陈太忠琢磨一下,最终还是不置可否地笑一笑,“王宏伟的消息也听灵通的嘛,市长办公会上的事情,他倒是能知道了。”

“王叔现在跟你一个处境啊,甚至还不如你,你至少在上面还有人,”蒙晓艳叹口气摇一摇头,“他不但上面没人,还是我爸和我叔……两个蒙系的人,他怎么可能不关心这些事呢?”

两朝重臣,真是不容易,想投靠其他阵营,别人也得能接纳你呢!想到这里,陈太忠的心情登时好转,“哈,听你这么说,我平衡多了,总算有比我还惨的了……呃,不对,他是副厅,我是副处,我比他惨。”

“太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蒙晓艳有点不高兴了,“跟你说正经的呢,王叔从小就挺关心我的,我是说……你俩能不能联合起来?”

“那肯定没问题,我差他不少人情呢,”陈太忠咳嗽一声,正色回答,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点子,结阵自保嘛,这玩意儿自古有之。

不过下一刻,他又变得不正经了,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之后,他发问了,“你刚才说我上面有人,现在我很想知道,今天晚上……我上面的会是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