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21章 驾驶证

既然锁定了薛时风,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陈太忠盘算了好一阵,摸出手机刚要打电话,猛地想到一桩事情,不对啊,这件事有蹊跷,我还不能直接对着薛时风下手。

这个蹊跷,就在于向忠东怎么能这么快地插手进此事来,当时工地的反应其实很不慢了,送往医院很及时,施工队的包工头表态也很及时,可是偏偏地,消息几乎在同时就走漏了。

毫无疑问,科委是出了内鬼了,可是这内鬼是怎么搭上薛时风的,是早就联系上的还是突然起意,这桩事故里,对方还有没有后续的手段,那是必须要打听清楚的。

必须得先收拾了向忠东才成,陈太忠终于做出了决定……

“忠东打字复印店”位于清湖和红山的交界处,算不上热闹场所,店里除了打字复印,还做名片横幅什么的,又有文化用品之类的柜台,门口还有个修手机传呼的柜台,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做这一行的都知道,只靠着这门面,其实是赚不了钱的——起码在他这个地理位置是休想赚钱,能不赔本就不错了,商店想要赚钱,还是要靠做行业做系统。

走顺了哪个系统和行业,揽到里面相关的活计,那才是赚钱的法门,像这门面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跑市场方便,向大客户展示一下:你看,我是有门面有员工的,不是皮包公司,跟我们合作,你们就放心好了。

向总现在接的电话,就是一个业务电话,一家广告公司打来的,这公司想要制作一些宣传资料和名片,还承揽了一些大企业资料的印刷,是来询价的。

对这种电话,向忠东的兴趣不大,货问三家的主儿,他赚不了多少钱,而且这样的公司能不能及时支付了钱款也不好说,说不得淡淡地回了一句,“你要真有心,来我店里面谈吧,我肯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位。”

挂了电话之后,他也没把此事往心里去,而是坐在那里发呆,不成想十来分钟之后,一辆八成新的松花江面包车停在了商店门口,车上下来一男一女,说是来找向总的。

男人年纪约莫四十岁,说话带一点曲阳口音,女人就是二十多岁,十足的大美女,不过一开口就是外地口音,两人一个是广告公司的副总,一个是总经理助理。

向忠东一看人家真的来了,说不得就将人让进了门面房后面的小办公室里,谈大买卖肯定不能站在柜台处,这是对客人的不尊重。

聊了没几句,副总接了一个电话告辞走了,剩下的美女总经理助理趁机发话了,“你别听杨副总的,他说话不顶用,我才是老板最信得过的……你看,他连车都给我留下了,现在该你说一说了,你的底线在哪儿,能给我多少好处?”

看着这个叫白洁的女人,向总心里微微有点感慨,他见的这种事多了,不用脑子也能想像得出这女人跟老板的关系:唉,这年头,找小蜜就是找小蜜,不能跟业务联系在一块儿啊,这不是,小蜜又要中饱私囊了?

当然,感慨归感慨,他可知道这种事该怎么应对,于是,没过了几分钟,事情就谈成了。

这单子说大不大,也就是三千多,白助理拿十个点走之后,向总也不过只挣六百多,不过,贵在常有,这是个流水单子,每个月都有这么多。

就这么一个单子,向忠东就搞定了一个员工的工资,再说了,百无聊赖中能同一个美女聊聊天,也算一件身心愉悦的事不是?

“向总,买卖谈好了,这也是饭点了,”美女不止跟他聊天,还要他请客呢,“这就快十二点了,照顾你这么一桩买卖,不请我喝两杯啊?”

这外地人就是小家子气!向忠东这么认为,可是面对一个美女的邀请,他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嗯,隔壁的红焖羊肉不错,素波的连锁店。”

“我不喜欢吃羊肉,”白助理笑吟吟地摇一摇头,“吃湘菜吧,文庙才开了一家毛公湘菜馆,味道很不错,你有车没有?没车我带你去。”

“我……车不在,”向忠东沉吟一下回答,面对美色,大多数男人的警惕心还是比较低的,虽然向总也知道这两天要提防事情,不肯告诉对方他的富康车就停在不远处——他非常清楚,最近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人。

反正,答应这样一个可能比较香艳的邀请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那毛公湘菜馆离这里不是很远,他喜欢红焖羊肉,自然不会拒绝同样以辣著称的湘菜,而这娇滴滴的女人想出什么幺蛾子,哼,向某人好歹在社会上混过两天,收拾一两个小混混都不在话下,何况是一个女人?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刻只要他没有拒绝,那他的车在不在都无所谓了。

走到面包车门口,白洁丢一串钥匙给他,“向总你开车吧,我穿着高跟鞋呢。”

“呵呵,”向忠东见她主动丢钥匙过来,更是不担心她玩幺蛾子了,打开车门上车,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现在开无所谓,喝了酒就不合适开车了。”

酒后驾驶麻烦是很大的,向总的心思也算个细腻了,他知道自己对美女的免疫力差,说不得提前就敲响了警钟,喝了酒可是不能开车了。

白洁的举止挺符合一个小蜜的身份,去了湘菜馆也不进包间,就是在大厅,如此一来向总也不担心仙人跳了,美色当前,齿白唇红笑意盈盈,不知不觉间,向总喝得就有点多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隐约听到有人嘀咕,“那女人不是哪儿的小姐来着的吗?”心里登时就是冷冷一笑,废话,小姐转职小蜜的海了去啦,你要说她不是小姐我才奇怪。

酒足饭饱,向忠东就要告辞了,这一刻由于酒意的上头,他很想跟这白洁发生一点超友谊的关系,然而,做为一个常年在社会上闯荡的人,他更清楚眼下是非常时刻,有些欲望是要控制一下的,那么就只能克制了。

白洁也吃得挺过瘾,小巧的鼻子上还渗出了些许汗珠,“嗐,怎么能让向总你打车回呢?我送你吧。”

“这个……”向忠东有心拒绝,可是又有一点舍不得,反正他不肯去动车的,“不太好吧?白助理你也喝了不少。”

“少废话,想要单子就上车,”白洁确实也喝了一些,走路倒是挺稳当的,说话就难免有点冲了,“送了你我还要回去睡一会儿呢。”

你是一个人睡的吗?听到她这话,向总心里的冲动是越发地强烈了一点,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呵呵,那就麻烦白助理了。”

开车上路到一个拐弯处,戏肉终于来了,一辆警车风驰电掣地赶过来,别住了松花江小面包,车上下来俩警察,手一招,“驾驶本,行车证……都拿出来。”

白洁抬手自车顶挡板处拿了证件下车。

要是此刻开车的是向忠东,他就难免会认为这是一个陷阱了,可是开车的是白助理,说不得他也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呵呵,兄弟,你们这是交警几队的?”

一个一级警司看他一眼,手向前一伸,“驾驶本……快点。”

“驾……驾驶本?”向忠东听得有点傻眼,他确实没反应过来,“我……我是坐车的啊。”

“少扯淡,你当我是瞎子?”一级警司侧头看一眼身边的三级警司,“呵呵,他说他是坐车的,哈哈……他说他是坐车的!”

“李所,这么大的酒味儿,这是酒后驾驶了,”三级警司根本都不带看向忠东一眼,皱着鼻子扇一扇,“先弄回所里,让交警队送仪器来吧。”

“喂喂,你们搞清楚一点,”向忠东恼了,一指白洁,“行车证是她的,车也是她开的,关我屁事,我有人证,这车不是我的。”

“这车也不是我的,我借了刘姐的,”白洁脸色一变,冷笑一声,“我就是幻梦城一个服务员,怎么可能有驾驶本呢?没本我敢开车吗?”

“你说你是翔龙广告的……什么?幻梦城?”向忠东终于听清楚了关键字眼,脸色登时变得刷白,大声尖叫了起来,“救命啊……”

“去你妈的,”李所抬手就是一个耳光,“败类,醉酒驾车还理直气壮,凤凰市每年多少无辜市民就死在你们手里……社会风气就是你们这帮纨绔子弟带坏的!”

他们这儿纠纷一起,本来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就慢慢挤满了人,听到警察这么说,一边就有热血青年大声嚷嚷,“打得好……没想到现在还有这种好警察!”

向忠东还待说什么,却被三级警司拷进了车内,“不着急,去了开发区派出所,你可以慢慢地说。”

这一级警司,正是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李乃若,为了跟副所长马飞鸣争这点活计,两人还差一点吵起来呢。

这边吵吵着,那边女服务员一本正经地问李所长,“警察同志,行车证没问题吧?”

“没问题,”李乃若绷着脸将证件交还女人,“你能不能留个联系电话……嗯,算了,跟你没关系,”按说,他要个电话是不过分的,不过,万一这女人是陈主任的什么人,引起了误会,那这个忙还不如不帮呢。

警车呼啸着走了,跟来的时候一样突兀,只剩下不知道是总经理助理还是服务员的美艳女子,靠着面包车拨打电话,嘴里还轻声嘟囔着,“白洁这个名字,也不见得怎么好嘛……”

这名字不见得怎么好也不见得怎么坏,只不过是某人在用开发区的老人的时候,猛地想起点旧怨,于是就来了一点恶趣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