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19章 退意

“呵呵,”听清楚陈太忠的担忧之后,唐亦萱笑了起来,又摇一摇头,“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不合适做官,你的思维是线性的,不是面性的,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太多。”

为什么不用担心?陈太忠很想问一句,不过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心里生出了些许的不忿,直起身子伸手将她揽了过来,“我就是线性的思维,怎么样?”

“你可以在某些领域出类拔萃,”唐亦萱也没挣动,任由他揽着自己,懒洋洋地发表着她的见解,“但是官场……不在这些个领域中。”

呀哈,你倒是真的大能了!陈太忠在这一刻,真的有点佩服她了,事实上他不太分得清她嘴里线性和面性的区别,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在某个领域,确实是前无古人的。

“不合适就不合适吧,”这一刻,他居然懒得跟她辩解了,“你怎么看出来这一点的?”

“因为你本来就是一根筋啊,”唐亦萱咯咯地笑着,煞是得意的样子。

“啧,欠收拾不是?”陈太忠被她调戏得哭笑不得,说不得将她的身子扳转,重重地吻了上去,“居然敢骂我?”

这一吻,就是天雷勾动地火,渐渐地,两人都有些控制不住了,陈太忠只觉得自己要爆炸了,想到她说的不方便,心里真是有点不甘心,说不得探手下去试一试——你不是又在调戏我吧?

手指尖又触碰到了似纸非纸的异物,他悻悻地离开她的唇,郁闷地叹口气,“啧,该开玩笑的时候,偏偏就不是玩笑。”

“你不是要……要闯那个啥吗?”唐亦萱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凤眼微眯眼波流转,用异常粘腻的声音低低地发问了,“不想试一试?”

“呃,还是算了吧,”陈太忠摸不准她是不是又在试探自己,少不得要做出一副凛然的样子来——事实上修仙者对天癸是有点不喜的,“那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算你个小混蛋有良心,不过说实话……我也有点想,”唐亦萱的身子越发地软了,“抱我去睡觉吧,我睡了你才能走……”

温香软玉抱满怀,偏偏是看得摸得却吃不得,这份折磨实在是太痛苦了,不过,想着自己连宫殿都没变出来,直接躺在了三十九号里,怀中佳人鬓发横乱作小鸟依人状交股叠胫,他觉得这份折磨也算是值了——蒙老书记的阴影,在她心中一点点地走远。

不过,他当然要想个法子分散一下注意力,说不得又问起了为什么自己不用担心,唐亦萱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回答他,“章尧东和段卫华肯定比你头疼得多……唔,不许说话,我要睡了,就这么抱着我……”

约莫到了十点,唐亦萱却还没有睡熟,陈太忠悄无声息地释放一个“昏憩术”,随后蹑手蹑脚地起床——虽然他知道,现在就是打雷也惊不醒她,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也许,该考虑退出官场了?想到今天她连说两次,他的心里居然隐隐有些动摇了,这个情绪,直到他回到横山区宿舍,还有些挥之不去。

推开衣橱走进吴言的房间,却发现白市长没在卧室,书房的灯亮着。

吴言这次北京之行虽然只有两天,却又堆积下一些事情来,没办法,市长就是干活的命,虽然她的职能范围是接了汪蓉,只分管农林水,可是她还兼着横山的书记不是?

“嗯,太忠你来得正好,”见到陈太忠进来,吴市长掠一下齐肩的秀发,“正说下半年的星火计划有资金缺口呢,你那儿……咦,你怎么啦?”

你没听说科委的事吗?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不过下一刻就笑着摇一摇头,这算多大点事儿啊,小白同学也有自己的一摊活儿呢,又是今天才回来,不知道是很正常的,“呵呵,没事,有人不开眼找我的麻烦……还不休息?”

“赶一点活,腾点时间出来,去看我父亲,”吴言叹一口气,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嗯,火车票已经给他买好了,医生说最好不要坐飞机……嗯?你说什么,谁找你麻烦?”

“还没查出来,不过就是那么几苗人,”陈太忠不屑地摇一摇头,“看着蒙老板不在了,居然以为我出国是避风头去了……唉,想象力真够丰富的。”

“哦,你有黄家呢,担心什么,”吴言听说是这种事,不以为意地笑着摇一下头,这次去北京,她发现了陈太忠的能力远远超过她的想像,居然能撮合外国人跟一号见面,这得有多大的能量啊?

所以,她眼下最不担心他的,就是官场上这点事了,所以又旧话重提,“曲阳的农业园要两百万搞示范大棚和苗种,谢向南的事儿,你总不能不管吧?”

“管,不管谢向南也得管韵秋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又冲钟韵秋努一努嘴,“她可是那儿出来的……不过这个人情,还是你来做吧,就说是你协调出来的,我跟老谢的关系有点敏感,别人抓住做文章就没意思了。”

“金乌的山地养殖……”没等她把话说完,陈太忠的手就是一摆,“别的都好商量,金乌……别做白日梦了,等吕清平离开金乌再说吧。”

“呵呵,”吴言苦笑一声,却也没计较,她知道科委跟金乌的恩怨,虽然对太忠执拗不以为然,却觉得这也无可厚非,他是要面子的,上次金乌的人做事太差,他这边心存怨念实在太正常了。

“阴平的大型食用菇基地建设,进入关键时刻了……”吴言能在众多的基层干部中脱颖而出,靠的可不仅仅是学历、性别和市委书记赏识这几点优势,她本身的能力就是相当过硬的,她看过的资料,基本上都能牢牢地记在脑中,很多东西张嘴就来,也正是这份干练,才打动了章尧东的爱才之心。

陈太忠也清楚,受环境的影响,阴平那里的农业一向比较差劲,倒是跟有色金属相关的行业发展得都还不错,不过蘑菇的种植多是在温室,而那里的畜牧业很发达,用来种蘑菇的大牲畜粪便什么的一点都不缺,所以这个食用菇基地的建设,也算是因地制宜了。

“嗯,”他点点头,才要仔细询问一下该项目的细节,却猛地想起一件事来,“阴平的事啊,让前科委的耿主任来跟走动一下吧,呵呵,好久没见这倔老头了。”

事实上,耿主任跟他的关系很一般,老头特讲究出身和资历,不但看不起他这个高中生副主任,本身也很有点倚老卖老的架势,可是这人同时也有优点,那就是为人正直知错就改,绝绝对对老一辈人的做派。

还是以陈某人为例,当耿主任发现,陈主任即将给科委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转身一变,就变成了年轻的高中生主任坚定的支持者,这是一个倔强到可爱的老头。

陈太忠一想到老耿因为科委的变化,才被阴平区委调整了位置,而且还没通知市科委,心里就总难免有点愤愤不平,耿老头在科委干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盼到科委有出头的一天了,居然就那么活生生地被人调走了,真的有点不公平。

要搁在平日里,陈某人也未必想得起来计较此事,毕竟他要协调的事情太多了,这也终究是阴平区的内部事务,不过,眼下他既然要叫真了,要发飙了,自然不介意再多敲打一下某些人——事实上,说敲打也是过了,不过是科委发出了该发出的声音而已。

你不用这么叫真的吧?吴言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张嘴还待说什么,却是被陈太忠摇手笑着制止了,“好了,咱们这是在家呢,不用说单位的事儿了吧?咱们又没卖身给共产党……”

不多时,两个人就赤裸着身子躺在了主卧的大床上,陈太忠受了唐亦萱的刺激一直没发泄出来,早就有点急不可耐了,身子一挺就待提枪上马,吴言却是伸手去推他,“等一等,还没湿呢……今天你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这个,啧,确实是有点,”陈太忠听她这么一说,兴致也减少了些许,手在她光洁的身子上随意地游走,慢慢地挑动着她的欲望,“小白,你说我……不当官好不好?”

“嗯,”吴言心不在焉地应一声,下一刻猛地一惊,赤着身子坐了起来,侧头看着他,表情煞是怪异,“你说什么?”

“没事,随便琢磨的,”陈太忠笑一笑,心里这个郁闷就不用说了,今天晚上遇到的这两拨人怎么都不在状态啊?“就是觉得有点烦了……整天闹心。”

“不许你这么想,”吴言很坚定地摇一摇头,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说不得伸手去摇他,“你现在的条件,好到不能再好了,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可是真的很累啊,”陈太忠叹口气,见她脸色有点发白,说不得勉力笑一笑,“好了,就是这么一说,猴年马月的事情,早着呢。”

“我就不许你这么想,”吴市长很认真地看着他,看着看着眼睛就红了,“你就那么在意外面的花花世界吗?”

“我……”陈太忠登时无语了,好半天才翻一翻眼皮,“我说,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儿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