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18章 弄人

天气渐渐地热了,又是在家里,唐亦萱只穿了一件比较紧凑的黑白条纹开领T恤,里面没戴文胸,两个凸起的小点隐约可见,下身是黑色的七分裤,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两只细长略带一点骨感的小脚蹬着一双青色凉拖,脚趾甲上几点暗红煞是夺人眼球。

“呵呵,想我了没有?”陈太忠一见她这慵懒的样子,心中就陡然地升起些许欲望来,身子一侧坐到沙发上,伸手揽过她的身子来,手一动,就已经钻进她的T恤下摆,下一刻,略带一点冰凉的乳峰盈盈在握。

“好了,别乱动,今天不方便,”唐亦萱将书向茶几上一丢,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任由自己的双峰被那两只火热的大手捂着,“算你有良心,知道第一个来看我,我都想好了,你要不来我就搬到北京去住,反正这儿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这发生了亲密关系,果然是不一样了,尤其上次两人欢好还是在这间屋子里,一向出尘洒脱的唐姐也学会了抱怨,而且居然不怎么提老书记长长短短的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陈太忠干笑一声,心里暗暗侥幸,要是按惯例,第一时间去吴言那里报到,岂不是就糟糕了?

看来以后这顺位,要调整了啊,他心里暗自盘算着,大手却是轻揉着手中两团细腻的温润,柔声发问,“你要是喜欢,我每天来陪你说会儿话,好不好?”

“不要轻许诺言,”唐亦萱轻轻地叹一口气,身子扭一扭,找个舒服的姿势靠着他,两只小脚也从拖鞋中抽出,搭在茶色的木制茶几上,很惬意地微微抖动着,“我怕自己忍不住会要求你兑现……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今天找我来,是为科委的事儿吧?”

“主要是来看你的,科委那边的事儿……咳咳,是次要的,”陈太忠的这份尴尬,那实在没办法形容了,“嗯,还给你带了点儿意大利的白松露,这可是我瞒着黄汉祥偷偷给你留下来的。”

“是吗?”唐亦萱笑一笑不语,抬手拿过那凭空出现的盒子,懒洋洋地打开,“我还以为你要问一问曾学德为什么要难为你呢……老天,这是什么味儿,怎么跟你……跟你射出来的东西味道那么像啊?”

陈太忠先是听得一惊,紧接着是一阵无奈,只觉得某个部位有点发胀,“我说,你说话注意一点行不行?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克制了,不要逼着我闯红灯。”

“闯红灯?”唐亦萱听得就是一愣,旋即轻笑一声,“你这家伙说话,总是这么下流……喂,都告诉你别乱动了,你不想听曾学德的事情了?”

“我今天还真就不听了,就是要乱动,”陈太忠笑一声,不停地挤压着手中的温润,手指还拨弄着那两个逐渐变硬的小凸点,“居然敢在我回来的第一天就不方便,哼,反了你啦。”

“好了,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唐亦萱伸手按住他的大手,不让他乱动,“跟你说正经的呢,曾学德针对的是张开封,跟你无关,而且也没想着难为科委,这个事情你不要担心。”

“原来他向你请示过了啊,”陈太忠听到这里,就有一点愤懑了,手上的动作也中止了,“我说,你为什么不阻止他呢?他搞得我很难做的……张开封的关系,又不止一个屈义山。”

“我凭什么阻止他?”借着他动作中断的一刹那,唐亦萱猛地一挺身子,终于逃脱了他的魔掌,“他本来就不是蒙艺的人,人家又跟我把招呼打到了。”

“不是蒙艺的人?”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愣,“他当常务副,不是老蒙的意思吗?”

“好像是有推不过去的人说情吧,”唐亦萱抬手掠一下额前有些散乱的秀发,收起腿来,猫腰去端桌上的小手壶,略显纤细的腰肢弯成一个优雅的曲线,加上那纤细修长的双腿,小小的一个动作,竟然是无限的优雅。

“饶是无心也动人啊,”陈太忠不由得略略感慨一声,接着注意力又转了回来,“他当副书记的时候,怎么不找张开封的麻烦呢?”

唐亦萱听他只夸了自己一句,就将注意力转了回来,心里不但不恼怒,反而是微微一甜,她知道这种无意识的夸奖,才是最真心的欣赏,说不得甜甜地一笑,“他俩以前的关系非常好。”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心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敢情张开封和曾学德不但是高中同学,后来又一起下放锻炼,两家关系走得近的时候,用别人的话说,那就是在两家人能挤在一个屋子里睡觉。

不过,两人性格不怎么合拍,尤其是曾学德的老婆脾气大,后来两人进入市里,关系就慢慢地疏远了,可是饶是如此,张开封做副区长的时候,也是力排众议,把曾学德的老婆调进了党史办,干挣一份工资还给分了住房。

后来两人的冲突,大约是起源于曾学德搭上了省里谁的线儿,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说得清楚,大家只知道两人打对面走都要横眉冷对,后来张开封做了区长,更是收回了分给曾学德老婆的房子,勒令她回家休息。

奇怪的是,张区长做这些,曾学德也没做出什么反应,再后来曾书记因妻子亡故,续娶一女——听说曾书记的妻子之死,是被张开封气出了癌症。

“这……还真复杂了,”陈太忠听得摇头,隐约能感到,这两位之间怕是不止简单的仇恨,估摸还存在着面对背叛的愤懑和对往日友情的痛惜,“曾学德做副书记没为难张开封,现在倒是要下手了?”

张开封现在已经不是一肩挑了,只剩个区委书记,不过把区长压得很难受,而曾学德又到了政府口儿,现在难为他还真不是好选择。

“两个人就是别一别苗头,他们年轻时的感情,跟现在的人不一样,”唐亦萱感触颇深地摇一摇头,“而且,曾学德搭上的是蒋世方,现在蒋世方回来了。”

“蒋……世方?”在这一刻,陈太忠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曾学德蹉跎至今,为什么曾市长敢对张书记下手了,一切都缘于蒋世方,蒋省长的高调回归让他有这个胆子了,张开封你不过是仗着段卫华撑腰,现在咱俩比一比腰杆?

“可是这么一来……”下一刻,他苦笑了起来,“好像我是帮了曾学德一个倒忙?”

曾学德的副书记干了七八年,当然,蒋世方的离开导致这个结果很正常,后来打算退休之前干一把常务副,倒是确实如愿了,可是谁能知道蒋世方又杀回来了?

只要他再坚持半年,甚至是三个月,蒋省长回来的消息一旦传开,曾书记干一届市长问题不大,甚至市委书记都有可能——资历就在那儿摆着呢。

实在不行,干个厅长、省政府副秘书长也行,如此一来,曾学德将来混个副省级退休是很有可能的,总之,最差也就是干个常务副市长了。

陈某人这孽作得大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章尧东甚至打算把曾学德划拉到普通副市长里面,寻个机会要去了那常委呢,只是由于秦连成那边压力大,才勉强通过了这个常务副。

“这种事情,谁又说得准呢?”唐亦萱笑一声,不介意地摇一摇头,“曾学德是明白人,当时咱们总是帮到他了,这一点他不能否认,要不然,他前两天也不会来我这儿了。”

蒙艺都走了,新来的省长还是蒋世方,这种情况下,曾学德想动一动科委的某人,还知道来跟唐亦萱打招呼,以免引起陈太忠不必要的担心,不得不说这人做事还是比较老派,也是比较讲究的。

“你这又算是搭上蒋省长的线儿了,”陈太忠听得就笑,接着又长叹一声,“他就算不跟你打招呼,我也不好硬扛他,他说的事情确实有点问题。”

“嗯,你现在低调一点也好,”唐亦萱点点头,手一挥,茶几上多出几罐啤酒,“不给你冲茶了,就喝这个吧……你知道不,有人说你去巴黎是避风头去了,呵呵。”

“这才是胡扯,”陈太忠摸起一罐啤酒来,拽掉拉环,“我现在可是不能太低调,要不然别人都看见我好欺负了。”

“有些事情确实是这样,走上这条路,就不能回头了,”唐亦萱见他喝得开心,说不得也拿起小手壶轻啜两口,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我知道你不会怕,不过你觉得,有必要一直呆在官场吗?”

“坏了,”陈太忠没听她老调重弹,却是又想起一桩因果来,狠狠地一拍大腿。

“怎么了?”唐亦萱讶异地看他一眼。

“帮曾学德活动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蒙艺要走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老曾将来迟早要知道蒙艺走之前的种种举动,万一那厮认为哥们儿都知道蒋世方要来,是有意阴他,那岂不是误会大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