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17章 易位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陈太忠叹着气从医院里出来,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张爱国,“爱国,你对病人家属的反应,有什么想法?”

两人来到医院,并没有遇到想像中的围攻,走进病房才发现,陪护两名伤者的家属,也不过就是三个女人一个小孩,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女人眼睛一瞪,刚要说什么,却被张爱国狠狠地瞪她一眼,“这是我们陈主任,你说话注意点啊。”

陈太忠的名声,在科委可止小儿夜啼,女人当然也是听说过的,又看到陈某人高大壮硕威风凛凛,一时间竟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眼泪又下来了。

陈主任很亲切地慰问了两名伤者,又关心了一下二人的饮食医护情况,遗憾的是,伤者家属在一边哭哭啼啼,实在让他有点心情不畅。

不过,一边科委的工作人员还是记录下了以下情况——陈太忠副主任非常有同情心地拿出四百元钱来,表示是个人的一点心意,希望伤者能尽快地养好伤,重返工作岗位,更好地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添砖加瓦。

每人才两百!但是这也怪不得陈主任,这钱实在没法给多,就算不考虑钱的来路的问题,也要考虑到给多钱的意义,那就意味着科委在此事中理亏!

没有明文规定,说出钱多少同责任大小有关,但是事实上,大家都这么认为,差一点被中视曝光的通德沙湖污染事件,可为佐证。

陈太忠正琢磨着为什么不见人围攻自己,就见王凯匆匆地从门外走进来,“陈主任来了?医生说监护室要少留人,不要影响到伤者的情绪,所以我们才……”

“好了不说这个,”陈太忠手一竖摆一摆,心说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扯这个,哥们儿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来,咱们出来说话……”

出来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帮人确实不少,七大姑八大姨的,全是打得着的亲戚,施工现场的甲方办公室里有七八个会说的在纠缠,这医院里有十多号人呢。

不过,刚才王副总刚把会议精神传达出来,医院这帮人就呆不住了,挤着坐上科委房地产公司为他们提供的金杯面包车,一窝蜂地赶到工地去了。

“说穿了还是穷啊,”王副总感触颇深地轻喟一声,眼角眉梢却满是轻松,“一说咱们这边要养他们一辈子,这些人还不怕,一说明天签协议公证,得……一下就都草鸡了。”

“王经理,你这个心态不太合适,”陈太忠心里得意,脸却微微地一沉,缓缓地摇一摇头,“农民工也是咱们的阶级兄弟,不要用不恰当的词语来形容,要讲阶级感情。”

不恰当的词语?陈主任你说怪话的水平,整个科委都知道!王凯心里觉得有点委屈,不过却也没有在意,“陈主任你是不知道,这帮人都快把我们逼疯了,一口咬定一个人六十万,软硬不吃,死了的那俩家属也跟着涨价,不知道走了谁的路子,凤凰日报的人都来了,也采访过了,幸亏乔市长打了招呼,暂缓见报。”

乔小树这反应当属正常,就算跟陈太忠、跟科委的配合现在出现了点小分歧,但他终归是分管市长,要承担相应责任的,自然是不希望这种事情见报。

这就是鼓破万人捶了,后蒙艺时代的影响,终于实实在在地体现出来了,凤凰日报这种媒体都敢跳出来了,虽然还没人出面硬撼陈太忠,但是显然,照这么发展下去的话,这个日子怕是为期不远了。

“凤凰日报……有点过分啊,”陈太忠哼一声,也懒得再谈此事,“王凯,照你看,这件事多长时间能处理好?”

“这……还真不好说,”王经理小心翼翼地回答,只是话才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妥,这不是让领导怀疑自己的能力吗?说不得又补充两句,“不过,真金白银拿不到手的话……就算别人再忽悠,他们也得肯听不是?”

“嗯?”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貌似很随意地问了一句,“谁会忽悠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大家都这么说,”王凯歉意地笑一笑,又摇一摇头,“我觉得这件事也有点古怪,这倒是安全事故,可是凤凰市哪一年还不出这么几起?事情没有多复杂,反响怎么会这么大呢?”

这家伙的嘴紧啊,还会带着我绕圈子,陈太忠又看他一眼,不动声色地点一点头,心说连你也不看好我,不愿意上杆子巴结我了?

可是他转念一想,这嘴紧的人也有嘴紧的好处,起码能留给我一个稳重的印象,不过小子,我要是知道你跟我不是一条心,有你的好果子吃。

不知不觉间,陈某人的思维已经是相当地官僚化了,搁在往常,他就要为王凯不老实交待而恼怒了,可是现在他能知道嘴紧也是好处,同时还能考虑到王经理可能是别人的人,继而做出可能的应对计划,官场真的太能锻炼人了。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是很希望此事能尽快解决,所以在走出医院的时候,居然有意无意地问起了自己的通讯员。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咱们愿意给他们多少钱了,”张爱国笑着回答,“反正头儿你回来了,别人想做什么就得掂量掂量了。”

“你少拍我的马屁,”陈太忠哼一声,不以为意地摇一摇头,“怕是很多人都以为我不行了呢,呵呵。”

“那就得做点什么给他们看了,”张爱国很自然地回答一句,这话虽然不无怂恿的意思,却也是正常的,没人比他和陈主任联系得更紧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益共同体,他当然不会有坏心思,“也好震慑一下那些不开眼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太忠点点头,脸上泛起了灿烂的笑容。

张爱国说得还真不错,晚上陈太忠跟建委副主任李勇生吃饭的时候,就有消息传了过来,说是伤者那边已经将赔偿金的要求降到三十万了,可是这次轮到科委的人摇头了——就是十万,答应就答应了,不答应我们就养着人。

这条件比科委一开始开出的二十万还少了一半,不过没办法,谁让大名鼎鼎的陈主任回来了呢?世易时移主客易位了。

“十万啊,”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凭良心说他觉得这钱不算多,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合适去指示了,人家下面人办事有下面办事的章法,尽快处理完结才是正经,再说,谁能保证这不是什么技术性手段呢?

“一次性支付的话,十万不算少了,这些人又不在编制内,”李勇生笑着点头,说起这些他可是比陈某人权威得多,“而且腰椎断了,活不了个大岁数,也就十来年吧……好一点的二十来年。”

这顿饭是陈太忠请客,李主任虽然跟陈主任有过一段误会,但是在这次事件里,他的主张非常明确,不赞成对科委的房地产公司做停工罚款等处理。

建委最终的意思还没下来,在这件事情上,建委也有分歧,有人认为有必要狠狠地罚一下承建公司和科委的公司——安全生产事故嘛,科委又有钱,还正好能体现出建委的职能。

有人认为应该适可而止,大家都是公家单位,搞得太过分的话,难免要寒了兄弟单位的心,走个过场给大家看不就完了?

李主任的立场是:建议科委停工自查——实在没办法,遇上这种事,不停工是不现实的,就算建委说你不用停工,科委的人也不可能不停。

不过虽然这也是停工,但自己停工和建委勒令停工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家把安全措施搞好了,安规强调了之后,想什么时候复工就复工了,无须等建委的指示——最多交一份复工报告,那就是程序上的事情了。

但是罚款,李主任不认为应该罚款,科委和建委本来就是有合作的兄弟单位,何必搞得那么形式化呢?

陈太忠知道了他这主张,当然要请他吃饭了,难得啊,在风雨飘摇中能遇到一只坚定支持的手,老李这人身上有毛病没有?有,恐怕还不少呢,但是人家既然支持咱,咱就要亲近,这就叫党同伐异!

当然,他不会觉得自己真的陷入危机了,也不会因此而多么感谢对方,但是这个态度一定要表现出来,就不说什么“千金买马骨”做姿态给大家看什么的,只就事论事也值得他请客不是?

“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念旧,”难得见陈主任跟自己这么客气,不知不觉间,李主任就喝得多了,“屁大一点的事,每年多少起呢,这是有人要给你上眼药呢……欺负我的同学,那也得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真的是给我上眼药吗?陈太忠心里存了这个疑,饭后就没再跟李主任活动了,而是藏起身来,悄悄地摸进了市委大院三十九号。

唐亦萱正斜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翻着一本时装杂志看呢,猛地感觉身边的气流有异,抬头一看面前的家伙,也没多惊讶,而是笑吟吟地点点头,“听说你今天回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