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16章 欲动

陈太忠在会上问出这话,肯定是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的,他敢问别人还不敢说呢,毕竟,那些有胆子算计科委的主儿,能量绝对都不会小了。

可是,他既然表示出了想知道的意思,自然就会有人主动上门告知,正是常言说的“当面不说,背后乱说;会上不说,会后乱说”。

会议一结束,最先找到陈太忠的就是邱朝晖,“太忠,这事情可能是杨波挑唆的,前一阵他找我要塞五个下岗工人做保安,我表示只能临时聘用,不能解决编制,结果杨市长跟我拍桌子了,说什么‘科委还接受不接受市政府的领导了’,我没理那碴……”

“哦,”陈太忠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心里却是苦笑,老邱你也真是的,要顶杨波也只能是我顶啊,虽然大家都是副处,你要想顶个副市长,可还真不够看的。

反正在邱朝晖看来,这次杨波就是想借机生事,狠狠地搞自己一下,所以邱主任强力反弹,还就死活不在赔偿金上让步了,我邱某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单位着想,只要占住大义,不信法人代表陈太忠会坐视、能坐视!

他的话刚说完,梁志刚推门进来了,“老邱,你话说完了没有,该我了吧?”

你也算个会来事的,邱朝晖笑嘻嘻地点点头,站起身扬长而去,心里却是不无愤愤:我也不是没问过你应对的法子,你小子就知道装滑头,现在太忠回来了,你就积极起来了?

说句实话,他这么想还真的是冤枉了梁志刚,因为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梁主任连坐都没有坐,只是呆呆地看了陈主任半天之后,说了四个字就转身出来了。

“小心文海!”

在陈太忠来科委之前,撇开米自然不说,科委的三个主任里,邱朝晖和文海是对头,梁志刚是左右摇摆的滑头,不过大体上来说,梁主任更贴近文主任一点。

眼下,梁主任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也真是异数了,这是他念着陈太忠在“左媛卷款潜逃案”中力保了自己,才做出如此提示的,谁能说滑头的人就一定不是恩怨分明的呢?

不过,他这个提示基本也属于多余,陈太忠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文海的恶意,科委的别人不知道文主任的想法,那也就罢了,但是陈某人心里很清楚,文海应该是感受到了一丝威胁,所以打算奋起反击。

至于说什么威胁——那还用问吗?肯定是他觉得自己的位子有不保的危险了,也就顾不得那么多,开始乱咬人,没准那家伙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姓陈的在背后阴他呢。

反正,这两位反应的问题,陈太忠心里多少都算有数,可是下一刻孙小金的到来,就让年轻的副主任有些不摸头脑了,孙书记一到,就说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太忠,曾市长在不同的场合,夸奖过几次咱们科委。”

这个正常吧?陈太忠心说曾学德上位,这里面可是有我传话的功劳的,曾市长吃水不忘挖井人,这很好啊,“孙书记你的意思是说?”

“曾市长对咱们房地产公司土地转让这一块,也表示过异议,”孙书记不动声色地解释,科委从清湖先后拿到了不大的三块地,第一块已经转让出去了,第二块正在紧锣密鼓地商量。

屈义山在操作时还是很低调的,遗憾的是,这世界明眼人太多了,第一块地有人就猜出这性质了,再看看第二块地的出让对象,就越发地能肯定了。

不过,科委的人也都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人家清湖区吃撑着了以白菜价卖地?这年头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各自有赚钱的门道,既然单位能从中受益,谁又脑子进水去戳穿此事?

而且,屈主任就跟陈主任一个办公室,要说陈主任是被蒙在鼓里,那大家也得相信不是?想到此事还有陈太忠的默许,就算有人心里有想法,也只能埋在心里了。

“他表示过异议?”陈太忠一听这话,眉头就皱起来了,他心里非常明白,这一块还真是拿不出来见人,陈某人见过的丑陋的事情不算少了,但是这种事他还是想下意识地不掺乎——是的,他确实觉得有点丢人。

不过,要是别人点出的此事,那也就罢了,偏偏是曾学德搞出来的,这让他心里又有点愤懑,老曾啊老曾,哥们儿帮你做的那点事,你心里也该清楚不是?

“嗯,”孙书记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轻地叹口气,“太忠,我这儿有个小道消息,嗯,是小道消息……曾市长好像跟清湖的张区长,有过点什么误会。”

啧,我说呢,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敢情问题是出在这儿啊,他看一眼孙小金,心说你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也够为难的了。

要知道在官场里,上级的是是非非虽然不是特别忌讳跟人说,但是一般都是跨了系统或者跨了地区的人之间相互能说一说,一个单位内的,不是关系特别好的,还真不合适说。

孙书记不错啊!想到这个,他笑着点点头,“呵呵,这年头小道消息是不能信的,老孙,咱俩关系好,这么说一说就行了,不能再说出去了……晚上一起喝酒?”

孙小金当然知道这话该怎么听,于是笑着摇一摇头,“算了,咱这儿才出了事儿,改天吧……我也是看着老邱和老屈太忙,才想起来跟你瞎嚼谷两句。”

这就是孙书记说了,我早知道这事儿,现在才说是情势所逼,我不是那种不稳重的人,至于说坐一坐,现在是节骨眼上,咱低调一点才好——这是对我负责也是对你负责。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然而,等孙小金才一出门,他的笑脸就不见了去向,心说这曾学德跟张开封有多大仇啊,怎么就一点不考虑我的面子,敲打起屈义山来了呢?

怎么死了几个人之后,各方势力都跳出来了呢?他相信孙书记跟自己说这个,也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十有八九曾学德在里面也发挥了点影响。

这就是人在社会的悲哀了,陈太忠无意指责曾学德什么,官场本就是一张大网——甚至可以说是三维的絮状体,哪怕是在同一阵营内,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恩怨情仇,这也正是那句话的由来: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我的朋友。

就像王启斌,本是郭宁生的人,却是因为内部的纷争,硬生生地反出了郭系,原因无他,关系有远近,利益有大小。

曾市长此举,未必是对着他陈某人来的,只能说老曾和张开封的梁子大概很深,深到他有机会的时候,居然会用暗指屈义山来表示不满。

陈太忠无意为屈义山做主,虽然从今天的会上可以看出,屈主任的脑瓜和反应能力都是一等一的,也算是个人才了,遗憾的是,这家伙的小聪明用错了地方,走上了邪路——当然,或者有人认为那才是正路。

所以对他而言,眼下至关重要的,是搞清楚那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任由事态发展下去的话,会不会对他乃至整个科委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要知道,很多事情一旦开始,那过程就未必能受人控制了——这年头从不缺乏推波助澜的人。

想到这里,他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唐亦萱,既然不能简单粗暴地对待曾学德,那么,给她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曾市长的怨念和意图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就在手指压在按键上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放下手机走出去,抬头看看阴霾的天空,只觉得心里有点憋闷,说不得冲着张爱国一招手,“走,去医院看一看……那些人在哪个医院?”

“在市人民医院,”张爱国犹豫一下,低声回答,“陈主任,要不我开林肯车带你去吧,现在那帮人一见桑塔纳两千就来劲儿,唯恐事情闹得小了……咱科委全是这车啊。”

“笑话,”陈太忠哼一声,随手将车钥匙抛给他,“你开车带我去,就开桑塔纳,你知道我现在要是坐林肯去,意味着什么吗?”

张爱国接过钥匙,麻利地开门打火起步,还不忘记顺口问一声,“头儿,你要坐林肯去的话,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怕了,你想不到现在角落里多少人看着我的反应呢,”陈太忠身子向后座上一靠,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我要是怕了,科委可就没人挡得住那帮家伙了。”

哥们儿这做派,跟蒙艺也有几分接近了吧?这一刻,年轻的副主任有点明白老蒙为什么会时不时地指点自己一下,却又不说明白的缘故了,有些话实在没办法说得明白,那也就只能顺便指点一下自己信得过的人了。

他必须要让张爱国搞清楚,自己坐桑塔纳而不是林肯,并不是去找伤者家属的麻烦,否则这跳脱的家伙再因此生出什么事端来,那就不好了。

我这么培养小张,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跟我一样成材?闭上眼睛的陈太忠居然有心思琢磨起了这个,却是忘了人家比他还大几岁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