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13章 合谋

陈太忠来邵国立的别墅之前,是给丁小宁打过电话的,丁小宁对他交待的事情还是比较上心的,一直在缠着肖劲松要结果。

然而,对她的问题,肖秘书长实在是给不出答案来,又不敢向蒋世方请示,还款时间没到是一个方面,另一个因素却是——通张高速还没修好呢,现在就开始还钱吗?

不过,近来有个消息,天南省第二条高速公路也要建了,蒋省长似乎很重视高速公路网,天涯省的高速公路就在全国排前列——要不然也轮不到凤凰科委卖无线紧急呼叫系统了。

既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习惯了四通八达公路网的蒋世方将此事做为他上任之后的要事来抓,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反正,抓好基础设施的建设是每个为政者该有的觉悟,不但路线不会错误,同时对GDP的提高也大有帮助。

所以,肖劲松终于在最近暗示了一下:小丁你催我也没用,不过看蒋省长这架势,是要在天南大干一场了,这钱估计有点悬,你还是准备张罗开发那块地吧。

得了这个消息,陈太忠当然就可以考虑同邵国立联手了。

“你这家伙,也不知道早说,”邵总听说他手上有两块地能安置了素纺的工人,一时就高兴了起来,笑嘻嘻地一举杯,“这帮工人的待遇,最是容易被别人拿来做文章,你有这个后手,那就不怕了……来,为咱俩即将的合作干一杯。”

凭良心说,在邵国立看来,这帮工人管不管都无所谓,你们没有上达天听的门路,欺负了也就欺负了,可是,眼下既然素纺被一干人盯得死死的,那么这一点不和谐因素,就容易被人利用起来做文章。

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工人们不能靠自己的斗争来维护自身权益,反倒是要依靠贪官们之间利益产生冲突,因为相互掣肘而达到目的,倒也真算得上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了。

当然,不管怎么说,不管白猫黑猫,能维护工人利益的就是好猫,邵国立也愿意见到心头这块最大的石头被搬开,“太忠,等你回去就操作起来吧,下个月我去一趟天南,咱们再细谈……对了,你还能筹到多少钱?”

“你有没有搞错?”陈太忠瞪他一眼,“老邵,这两块地,是我的人花了两亿五弄回来的,比你那一方多强得多了吧,你还指望我弄钱?”

“那成,剩下的钱我来筹,”邵国立点点头,笑得非常开心,“不过,到时候公司的利润分配,可是要按出资额划分的,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不是?”

“我都懒得理你,”陈太忠瞪他一眼,“我那两块地现在怎么算也值三个亿了,不过算了,既然你缺钱,就送你两个花一花。”

“太忠你果然仗义,”邵国立听得就是大拇指一竖,他也是不差钱的主儿,可是要说五千万的股份说抹掉就抹掉,而且是不带任何利益交换的情况下,他自问很难做到。

陈太忠对他有利益需求吗?最多也不过是有点小事要他帮着招呼而已,邵总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要不然下午也不会因为个女人而差一点翻脸了。

想到这个,他多少有点内疚,“太忠,今天下午的事儿,我真的是不知道……”

“我说你还没完了?”陈太忠看他一眼,很不满意的样子,“吴言是我的女人,你能看上她就证明了我的品味,反正你也没得手不是?”

“要是我得了手呢?”邵国立见他这副样子,心里又生出点不服气来,说不得笑吟吟地挑衅一下。

“呵呵,你可以试一试嘛,”陈太忠笑得比他灿烂多了,“不过,你确定要试一下吗?”

“哈哈,”邵国立见他这副样子,放声大笑了起来,直笑得不远处他那几个朋友都扭头看过来,才摇一摇头,“我才不会去试,我再胆大……也不敢跟黄汉祥别苗头。”

“你就当老黄不存在,”陈太忠真的被他屡次三番的挑衅折腾得有点恼了,心说你这家伙也真有点不识趣,给你脸不要,那就别怪我对不住了,“我跟他的关系,其实很一般。”

“呵呵,这就恼了,”邵国立笑着指一指陈太忠,邵总也是个人物,牛起来的时候牛气冲天,可是遇到尴尬场面,也有一套化解的本事,“那么漂亮的市长你都把上了,我过一过嘴瘾就不行?我说……你也得让别人心里平衡一点吧?”

有些事情不合适开玩笑,陈太忠看他一眼,想起了今天吴言的不开心,登时就有点意兴索然了,“唉,平衡?你都不知道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知足吧你,”邵国立笑着摇一摇头,“喂,我听说老黄特别看重你,怎么样,最近有没有再上进一步的苗头……”

接下来,两人谈得就很是不错了,不过等七点多的时候,陈太忠拒绝了邵国立的挽留,站起身走人了,家里吴言还在等着呢。

他的心情算是不错,因为他能感受得到,眼高于顶的邵总在有意地讨好自己,当然,至于原因,不外是他少算了五千万,或者……还有跟黄家的关系?

不过一进自家的别墅,陈太忠的兴致就少了一半,一楼大厅伊丽莎白在打电视游戏,二楼上张馨在看电视,吴言所在的房间,门关得紧紧的——家里虽然有三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比没人还冷清。

“哦,你回来了?”伊丽莎白和张馨同时站了起来,接着,两个人相对笑一笑,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敢情,她俩各自做了两个菜,又叫了几个外卖,才说叫吴言一起吃饭,怎奈白市长将门反锁了,根本没有什么回应,一气之下伊丽莎白就想叫张馨一起吃,让屋里的女人吃剩饭。

不过,张馨的性子要好一点,又比较守旧,说不得结结巴巴地向她表示,需要等陈太忠回来一起吃,因为他是家里的男人。

伊丽莎白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心里兀自愤愤不平,“哼,我做的沙拉……不给她吃。”

“呵呵,不用等我,饿坏了我的伊莎怎么办?”陈太忠笑着拍一下伊丽莎白挺翘的臀部,心里却是有点恼怒,说不得向吴言所在的房间走去——你就是这么当大姐的?

他才抬手敲一下门,房门就应手而开,白市长站在门口,幽幽地看着他,“太忠,我不想跟她们一起吃饭,心里别扭。”

“一起吃,”陈太忠轻声回答,语气却是异常坚决,“你要是听话,晚上我来这个房间,抱着你睡觉,不让你跟她们照面。”

敢情你本来还想让我参加你的淫乱大会?白市长苦笑一声,想说一点什么,却发现又不知道能说点什么,于是叹口气,默默地点点头——这也算对我的照顾了吧?

陈太忠却不这么想,在他看来,能逼迫小白同学迈出这一步,那就是极大的成功了,他也愿意为她留一点私密空间,不过前提是:你不能成为影响和谐的一份子。

“还有,保你父亲的手术成功,”他知道吴言习惯了强势,心里肯定要觉得委屈,说不得又抛出一个诱饵来,“说实话,做到这一点,我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这手术成功率本来就很高!”吴言狠狠地瞪他一眼,犹豫一下,向外走去,“记着你说过的话,要是有意外……我饶不了你!”

“喂喂,你都说成功率高了,”陈太忠兜着屁股追了过去,嘴里还笑话着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至此,自是皆大欢喜的场面了,不过伊丽莎白却是恨上了吴言,等闲不跟她说话,吴市长见惯了这种小孩心性,也不以为然,酒喝到最后,张馨端来米饭的时候,吴言居然能笑着点头对她说一声谢谢,倒也是罕见的事情了。

喝完酒之后,大家挤坐在大厅里看电视,然而,该看什么节目就又产生了争执,最后还是张馨灵机一动,翻出两张美国片子的碟来,伊丽莎白听原声,其他人看字幕——说实话,陈太忠觉得真的挺不容易。

大家一边看碟一边喝酒,大约坐到十点来钟,马小雅回来了,她是三个女人里跟吴言最不见外的,笑吟吟地聊了几句之后,吴市长心里总是难逃别扭的感觉,说不得站起身子,“你们坐,我赶了一天路,要洗澡睡觉了。”

可是,吴言怎么又睡得着?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说这个混蛋不知道在跟那三个女孩儿怎么荒唐呢。

好不容易,她迷迷糊糊有点睡意了,听到隔壁传来微微的响动,还有女人大声的呻吟,一时间心里暗恨: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差了……你们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吗?

她想强迫自己入睡,但是隔壁若有若无的响动,让她实在难以入眠,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自己腿间居然有些湿润了,涨涨的难受,说不得爬起身来,蹑手蹑脚地推开门,打算去拿一瓶红酒催自己入眠。

不成想,一推开门,她才反应过来,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比她想像中的要好得多,隔了两扇门的时候,她听到的是若有若无的呻吟,现在只隔了一扇门,只觉得整个屋子里都回荡着女人们的高亢的尖叫和语无伦次的呐喊。

“顶到了啊~”张馨在尖叫,“哦哦”——这显然是那个青涩的法国女孩,还有“啪嗒啪嗒”那撞击时的唧水声,无需目睹就能想像得出里面乱七八糟的场景。

吴市长像做小偷一般,悄悄地溜到酒柜处,顺手摸了两瓶啤酒,蹑手蹑脚地走了回去,直到将门慢慢掩住,才将有些发软的身子重重地靠在门上,长出一口气。

然后,她居然想到了一个很荒唐的问题:那个混蛋的身体,真的有那么强壮吗?算了,还是不想了,希望……老父亲真的能安然无恙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