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12章 做坏事

吴言见伊丽莎白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心里就有了提防——这外国女人比她高大很多呢,眼见对方动手,慌不迭身子一闪,才待呼唤陈太忠,不成想人家这一拳是虚招,对方的手不知道怎么一拿一转,下一刻,她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一股大力掀翻在了沙发上。

美艳的副市长趴在沙发上不说,手臂也被扭到了身后,脸死死地贴在沙发扶手和靠背之间,挺翘的臀部也被一只小脚丫踩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太忠哥,要我把她丢出去吗?”这话,伊莎是用汉语说的,前三个字她已经听得耳熟了,后面一句却是今天临时从凯瑟琳那里学来的。

“别介,这是你大姐,”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了一句,看到伊丽莎白一脸的懵懂,才发现自己是用汉语说的,说不得又用法语说了一遍。

等吴言弄清楚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身上的压力已经陡然一松,她身子一翻,坐在沙发上揉捏一下膀子,气哼哼地看了伊丽莎白两眼,也不言语,站起身子就向楼下走去。

陈太忠使个眼色,伊丽莎白紧走两步,将人拦在了楼梯口,美艳的女市长看了两眼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外国女人,转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脸色铁青地发问了,“陈太忠,你到底要干什么?”

“别生气嘛,”陈太忠笑吟吟地伸手一揽她,却被她一掌打开,“我跟你说,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大路朝天,咱们各走一边!”

“不用这么认真的吧?我可是真心对你的,”陈太忠才不管她的情绪,伸手又揽住了她不许她动作,嬉皮笑脸地发话了,“大家在一起和和睦睦的,不是挺好吗?”

吴言不吃他这一套,没命地挣扎着,可是又挣脱不了他的大手,情急之下大声地骂了起来,“陈太忠,你卑鄙,你无耻!”

“你差不多点啊,”陈太忠听得也火了,手一抬一送,就将吴言丢到了沙发上,手一指她,“我愿意让着你,你也好歹给我留点面子,你要是敢走,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

“哼,”吴言站起身子,绕过他就噔噔地下楼,这一刻,她心里已经有点后悔了,不就是个外国女人吗?他已经那么多女人了,也不差这一个半个的吧?

但是眼下,她羞刀难入鞘,自是不肯当着这两个女人服软,又听他说得无情,真的是再也无法呆在这里了。

只是,当她走到门口去开门的时候,觉得腰肢一紧,耳边一股熟悉的气息喷了过来,紧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叹一声,“你真的……不再留恋了吗?”

陈太忠这话,说得有点无奈,他不想放开她,却又知道给不了她什么,心里确实矛盾异常,所以他搂着她的手,并不是特别用力。

然而,他用的力道轻,白市长挣动的力道更轻,她略略地挣动几下,转头看他的时候,已经是泪眼婆娑了,“太忠,你……给我留点面子好吗?”

刚才已经给你留了面子了啊,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下一刻,他灵机一动,笑着点头,“那肯定的,这儿没有凤凰的人,你不用介意。”

吴言还真是最怕这个,在凤凰的时候,她也知道陈太忠女人多,但是她就像一只鸵鸟一样,将头埋在沙子里伪作不见了,像不许钟韵秋进陈太忠的房间,更是这种心态再明白不过的体现——我不管你在外面乱,但是要给我留一块净土。

听说在这里没有凤凰的人,她的心情就好了些许,最起码她在凤凰的形象还能维持得下去,素波的人她不会太在意,至于说北京甚至是外国的女人……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可是,这家伙的荒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吴市长生平第一次,生出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送我去驻京办,好吗?”

“今天你要留下来,”陈太忠趁火打劫的本事本就不弱,眼下又情商大涨,自然要从根子上解决掉她内心的障碍,“我都说了,你是她们的大姐,大姐,就要有个大姐的样子。”

“你……你真是个混蛋,”吴言的身子软绵绵地挣动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我要个单独的房间,这是最低的要求了。”

“好吧,”陈太忠笑着点头,“其实除了这两个,就是那个马小雅了,再没别人了,呵呵,这一方面我其实很注意的。”

“你很注意?”吴言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办法再说什么了,只能深深地叹一口气。

安置好了暴走的白市长,陈太忠终于可以考虑一下怎么跟邵国立谈开发素纺的事情了,不过,就在他琢磨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接到了埃布尔的电话,法国掮客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陈,你简直是太厉害了,哦,天哪,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让你们的总统来接见科齐萨,科齐萨先生委托我,向您表示诚挚的问候。”

哦,你也知道了?一时间,陈太忠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为了让这份满足感持久一点,他轻笑一声,“哦,部长先生不是找了很多人吗?你能确定是因为我的缘故?”

“那是一定的,因为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埃布尔在那边笑得非常开心,“而且,请恕我直言,我根本想像不出其他人也能具备跟您相似的能力。”

“这个你就说得过分了,”陈太忠愈发地心花怒放,“哦,那么,埃布尔先生,我想罗纳·普朗克落户在我的家乡……这一点不是什么问题了吧?”

“哦,关于这一点,我真的非常抱歉,”埃布尔听得就是一声长叹,那做作的语气,隔着电话都听得出来,“陈,你要明白,生意就是生意,我不敢对您做出任何的承诺。”

“是吗?”陈太忠知道必然会得到这个结果,但是他怎么不可能借机施加压力呢?趁火打劫一向是陈某人的最爱,“那么,我想……也许科齐萨先生会比较失落地离开中国。”

他这威胁纯粹就是无中生有地放炮,但是埃布尔不是不知道吗?可怜的法国掮客登时慌了,“陈,我会尽力的,而且,我还可以介绍其他公司去,比如说阿尔卡特、达能……”

“我总是这么心软,天哪,”陈太忠也很夸张地叹一口气,“好吧,请埃布尔先生记住你的承诺……部长先生什么时候会过来?”

“大后天,”埃布尔不但回答了,而且他对保密的概念不是很强,当然,也许是新的试探,“科齐萨先生是个热心人,他还想帮忙修复一下受损的中美关系。”

凭他也配?陈太忠没有再回答,挂了电话之后,笑着摇一摇头,再一抬头,发现伊丽莎白正盯着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哦,你不需要去办理工作签证吗?”

“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伊莎将他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笑着摇一摇头,又伸手一指吴言所在的房间,“那个女人,不值得你珍惜。”

你倒是敢爱敢恨!陈太忠发现,想要创建个和谐后宫真的太难了,当然,这不仅仅是他能力有限,关键是他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也太五花八门了。

以后坚决不能再加人了!他暗暗地拿定主意,不过下一刻却是想到了伊丽莎白的老板凯瑟琳,伸手拿起手机,就想给范如霜打个电话,不成想电话铃再次响起。

来电话的是邵国立,他一直对素纺的事情耿耿于怀,打了电话来问他晚上能不能去他的别墅坐一坐,陈太忠犹豫一下,心说既然把白市长安顿了,去一去又何妨呢?

这次,邵总就吸取了下午的教训,虽然他的别墅里也呆着几个人,但是两人谈话的时候,却是没人在旁边听着。

等邵国立听完陈太忠对素纺的分析之后,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这是没见过钱还是怎么着,这么点钱,值得这样吗?这个邵红星也真是混蛋,这么些事,他都不跟我说。”

“见招拆招,本来就是生意人的本性,要是运作之前就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那生意不做也罢,”陈太忠淡淡地笑一笑,对他的说法颇不以为然,“也许邵红星认为,老邵你扛得住这些压力吧。”

“扛不扛得住是小问题,值不值得扛才是大问题,”邵国立哼一声,他已经有点发憷了,嘴上却是不肯让半步出来,“太忠,这么退缩了,我有点不甘心啊。”

“那咱俩联手搞吧,不带九华玩了,”陈太忠终于抛出了他的算盘,哥们儿我一次次地维护素纺,维护得都要吐血了,索性这次做个恶人,向国有资产伸手算了——轮也轮到我做一次坏事了。

事实上,这事并不一定能坏到哪里去,最起码,丁小宁手上的两块地,是能妥善地安置了素纺的工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