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11章 宫斗

看到那两位扬长而去,南宫毛毛的办公室里又是一片寂静,隔了几秒钟之后,邵国立才不屑地哼一声,摇摇头,“这还叫领导……太忠这家伙也太虚伪了吧?”

“呵呵,”南宫听得就笑了起来,他很清楚,刚才邵总吃瘪了,心里很不爽,说不得叹口气摇摇头,“他俩也就是在北京放肆一下,回去以后,该怎么还得怎么。”

“这倒是,要不我不进体制呢?”邵国立何尝不知道这一点?闻言也点点头,下一刻他才想到自己是接的南宫毛毛的话茬,说不得抬眼瞥一下,淡淡地吩咐一句。

“赶明儿个,你把桌子送我家去,南宫,这次看在小孙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不过规劝你一句……交朋友,也捡一点靠谱的成不成?”

“邵哥说得对,”南宫毛毛笑着点头,没外人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称呼,哥哥姐姐地叫着,话里透着亲热,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禁不住暗暗地顶一句:陈太忠不算靠谱的吗?人家根本不是你们圈子里的人,还不是噎得你直翻白眼?

至于说看什么小孙的面子,那也未必全是,我那套红木桌椅不值钱也是清末的,怎么还不值二十来个数?当然,二十来个数不放在你邵总眼里,可关键是……现在这东西也不好找了,有价无市啊。

见他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邵国立想计较也没办法计较了,于是站起身来带着跟班扬长而去,眨眼间屋里就只剩下了南宫总经理和马小雅。

吃这一碗饭的主儿,看人下菜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刁难起人来是一套一套的,唾面自干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下一刻,南宫毛毛就把这份郁闷放在了一边,侧头看向马小雅。

“太忠这家伙……”他笑着摇摇头,刚要感叹某人的大能,猛然间发现小马的目光有些呆滞,脑瓜一转,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做得不地道,”于是,他硬生生地改口,“带人来就来吧,走的时候,怎么也得跟小雅你打个招呼不是?不行,我回头得说一说这家伙。”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达练即文章,南宫毛毛能成为这个圈子的老大,尤其是还能压住阴京华一头,那没点本事真的是不行的,只一句,他就点到了问题的核心。

马小雅心里纠结的,也正是这个,虽说平日里大家欺负起下面地市的厅级干部来,欺负得不亦乐乎,但是任是谁心里都清楚,这是别人踩进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了,自己要是去人家的地盘撒野,粉身碎骨都是正常的——虽然大家各有所长,但吴市长终究不是她能够比肩的人物。

可是,就算再不是能比肩的人物,临走的时候太忠你就不能打个招呼吗?马主播只觉得胸口非常憋闷,她知道他不方便打招呼,也能理解他的苦衷,但是她就是难受……你考虑过我的尊严吗?

换个人的话,她是不会这么计较的——比如说以前包她的那位,眼下之所以会这么心寒,是因为她很珍惜他,自然就介意他怎么对待自己。

南宫的话正说到点子上,听到这话,马小雅禁不住苦恼地叹口气,“算了,他也有为难的地方,名不正言不顺的,我有资格要求人家做什么吗?”

刚才我喊你来,就是个错误啊,要不然就没这么多尴尬了,南宫毛毛心里也叹口气,“那我也得跟他说一说,小马你可是个值得珍惜的女孩儿。”

“呵呵,”马小雅笑一声,也没说话,心里却是在琢磨:晚上,我还要去陈太忠的别墅找不自在吗?

她正纠结着呢,手机响起,一见正是那让自己苦恼的男人来的电话,她就有点不想接,不过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接了起来,“有事儿吗?”

“不好意思啊,小雅,”陈太忠爽朗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呵呵,走的时候没跟你打招呼,晚上回家再聊吧。”

“你不是忙着招呼领导吗?”马小雅不冷不热地回一句。

“啧,你听我说嘛,”陈太忠还在笑,“当时邵国立不是在场吗?我得帮吴市长撑场面,那时候跟你打招呼,就是落领导的面子呢,我说……理解一下好不?”

能让这个霸道的男人打过这么一个电话来解释,马主播真的该知足了,她犹豫一下,终于决定接受他这解释——吴言和她小马的面子,他只能保住一边,那么,有所取舍也是正常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这个电话说明,他不介意将她的身份在美艳的女市长面前曝光,只是要选择场合而已,既然是如此,她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关键是,她对唯一的目击者南宫毛毛有了交待,果不其然,南宫听了她的转述,也是一愣神,好半天才笑着摇一摇头,“这家伙的心思真细……太忠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

事实上,南宫老总又想错了,陈某人的心思还没细到如此的地步,这个电话,还是拜吴言的提醒。

才出了宾馆坐进车里,吴市长就揪住了他的耳朵,“你整天来往的,就是这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纨绔子弟?怪不得不学好呢。”

“喂喂,别乱拽嘛,男人的头女人的脚,都是不能随便动的,”陈太忠晃悠一下脑袋,“老邵人不错,就是有点小毛病,你现在坐的这辆奥迪,还是他借给我的呢。”

“哼,早知道是他的,我还不坐呢,”白市长冷冷地哼一声,眼珠一转,侧头狠狠地盯着他,“南宫毛毛旁边那个女人……跟你有关系吧?”

要不说这女人的直觉真的可怕呢?由于马小雅没怎么刻意掩饰,吴言就从对方的神态和眼神中看出了一点东西,更何况,还有邵国立的提醒?“走的时候也不跟她打招呼,只当我看不出来吧?”

“也是我的女人啊,你情我愿的嘛,”陈太忠才不怕这个,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又将他不打招呼的缘故解释一遍,“……小白别在意啊,老公对你是真心的。”

“你这家伙,真的太乱了,”吴言苦笑一声,懒洋洋地靠在座位上,一时也懒得理他了,今天她跟他的关系终于让钟韵秋之外的人知道了,这让她感到一丝的惶恐,同时又轻松了许多。

当然,更关键的是,太忠为了维护她,不惜跟那个看起来很有办法的邵总放对,这让她想到了很多他维护自己的例子,比如说,她这个市长是怎么上去的……

所以,她真的不想再纠结在这个上面了,过了好一阵,才惊讶地问一句,“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我在北京有房子呢,”陈太忠一边解释,一边一打方向盘驶入了小区,“既然来这儿了,咱也不用避讳什么不是?”

房子里不会还有女人吧?吴言心里暗想,推开门一看,得,面前一个女人正穿着一身白色的紧身健美衣擦抹桌子呢,“太忠,这是?”

“素波电信局的,张馨,”陈太忠这脸皮,那不是一般的厚,随手就把门关上了,“呵呵,大家认识一下,这是凤凰市副市长吴言……以后就是好姐妹了啊。”

啪嗒一声,张馨手里的抹布就掉在了桌上……什么?副市长?

“你真过分……”吴言转身就向外走去,不成想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将她死死抱住,“啧,你听我说嘛,喂喂……这个房子我借给黄汉祥住过,前两天撮合法国人跟一号见面的时候,他还带了一大帮朋友来呢。”

他说的这个,跟张馨为什么会在这儿,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他知道吴言喜欢听什么不是?少不得就要扯一扯这些,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吴言挣动两下,终于放弃了抵抗,事实上她明白陈太忠是在转移话题,只是,她转身要走也不过是一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摆个姿态就是了,既然有了留下来的借口,假惺惺地扭动两下,适当地把自己的不满表示出来就是了。

于是,她就被陈太忠拽上二楼坐下,不多时,张馨低眉顺眼地将两杯热茶端了上来,“明前狮峰龙井,黄二伯才托人送过来的。”

吴言正上下打量着她,心里暗暗地感慨,怎么太忠身边全是这种让人眼晕的美女,身材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听到她的话,登时就是一愣:黄汉祥托人送过来的……明前狮峰龙井?

“你这家伙,在北京混得真不错啊,”她实在无法再无动于衷了,于是冷冷一哼,摆出了大妇的做派,“这女孩儿……嗯,也是我见犹怜,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止境?”

“唉,别提了,”陈太忠正好把张沛林办的事情唠叨两句,当然,为了照顾张馨的面子,他还不好大声说,说完之后,苦笑着一摊手,“你说,换了你是我……会怎么办?”

“白洁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吴言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意思是说你就算把张馨收下,不动她不就是了?还不是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那个玩意儿?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她也明白自己这要求对他是高了一点,白洁是杨新刚的老婆,不比这张馨,纯粹就是外人。

只要是个男人,有便宜可占又没有任何后果,谁又会不去占便宜?吴市长甚至想明白了,美女这种稀缺资源,为什么会在太忠身边层出不穷地涌现了,核心无非两个字:权势!

陈太忠虽然只是个副处,但是已经能够扶人做省移动的一把手了,在这样滔天的权势面前,谁都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搜罗各色精品,心甘情愿地双手奉上——副统帅的儿子,当年可还全国选妃来着的。

“法国人跟一号的见面,又是怎么回事?”下一刻,吴言也懒得再琢磨这档子破事了,直接问起了她关心的问题,“黄汉祥插手了吗?”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陈太忠说话勾人的水平,那不是一般的高,说不得就从他去法国谈起,谈到招商引资,接着又谈到在埃布尔家的沙龙……到得最后,张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坐在他身边听了起来。

张馨现在也越来越放得开了,一开始,她还被吴言的副市长身份吓了一跳,等后来听到陈太忠说大家都是好姐妹,她的心情就逐渐地平复了下来:你我都是他的女人,谁还能比谁高贵多少?反正你凤凰市的副市长,也管不到素波来。

仅从这一点上来讲,钟韵秋的运气显然就不如张馨,出了门要伺候领导,回了家之后,在跟情人亲热的时候还得让着领导——不过,这年头有得必有失,张馨倒是不用太在意吴言,但是她也从吴言那里得不到任何的臂助,从这个方面来说,钟韵秋又强她太多了。

等陈太忠讲到回国之后,话题一转,就不说这个了,反倒是问起了吴言关于素纺的事情,“阿言,你说咱坐看邵国立伸手好不好?”

“那是素波的事儿,轮不到我操心,”吴言冷冷地一哼,毫不留情地点出了他的用心,“我说,你这话题转移来转移去的,有意思没有啊?”

我这不是怕你见了伊丽莎白之后会暴走,留作压轴戏的吗?陈太忠笑一笑,刚要说什么,只听得门口有人拿钥匙开门,下一刻,伊丽莎白兴冲冲地走了进来,“太忠,除了中国法定节假日,凯瑟琳还给了我三十五天的年假,哦,太幸福了……我要去你的家乡玩一玩——不死鸟的城市,哦,简直太浪漫了……”

“她是谁?”这一刻,吴言真的出离愤怒了,她做梦也没想到,陈太忠住的地方,居然会有外国女人来,一个身材高挑容貌极其艳丽的外国女人。

而且,这外国女人居然……是用钥匙开门的!

更让她气愤不过的是,伊丽莎白虽然说的是法语,但是“太忠”两字明显是音译,吴市长就算再不懂法语,也知道这女人的称呼很有问题,一时间再也顾不得许多,站起身来指着陈太忠的鼻子,柳眉倒竖怒目圆睁。

“你!”伊丽莎白才上了二楼,就见到她这一举动,一时间就恼怒无比,不管在中国还是法国,用手指着别人的鼻子,都是非常不友好的行为,仓促间也顾不得多想,走上前去就是一记刺拳,“滚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