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9章 暴露(上)

陈太忠接吴言电话的时候,对面就坐着何保华,按说以何院长的能力,在北京找一家好一点的医院,指定一下主刀大夫并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很遗憾,他张不开嘴,何保华也是国家干部,还是比较老式思维的那种,人家万一生出什么猜测,那就殊为不美了——你跟那个美女市长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她会求到你的头上呢?

倒是找南宫毛毛这种地头蛇,才是最合适的,只论眼皮的驳杂和变通的能力,这些人比何保华高出绝对不止一筹,更何况龌龊见得多了,再大的事情也都见怪不怪了。

南宫毛毛接到他的电话,听明白之后,就是嘿嘿一笑,“呵呵,心血管的病,那可是我的强项啊,阜外医院的专家,你随便点……我就问一句,太忠,这人跟你关系怎么样?”

“是我们凤凰市吴市长的老父亲,”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吴言,笑一笑,“吴市长跟我的关系……非常好。”

他明白南宫毛毛为什么这么问,没错,南宫在某些地方能量很大,但是求人就是求人,人情债可是各种债里最难还的,人家问得细一点,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哦,不是外人就行,你把他带过来吧,正好帮你撑撑场面,”南宫显然是想错了吴市长的性别,“就像上次帮你的乔市长撑场面一样,你放心好了。”

“别介,南宫,”陈太忠被他这话吓了一大跳,“我跟她是私人交情,不想让再多的人知道,别玩那些虚的……你现在在哪儿?”

“在我宾馆,”南宫一听“私人”俩字儿就明白了,官场中有些私谊是不合适曝光的,别看北京和凤凰离得挺远,他要张罗几个官场中人来,没准这消息还真就传到天南了,“那行,咱哥俩就不见外了,我等你啊。”

“阜外医院,确实是全国最好的心脏病医院了,”等他挂了电话,吴言才幽幽地开口,很显然,她为父亲的病也下了不少的功夫,“它的前身,是解放军胸科医院。”

啧,我说呢,陈太忠登时恍然大悟,南宫是跟着孙姐的,孙姐家又是部队上出身,对阜外医院有点小小的影响力,那也是正常了,“跟我一起去见见他吧?”

你这朋友的嘴严不严?吴言很想问这么一句,不过犹豫一下,最终是没问出口,道理很简单,人家在阜外医院手眼通天,想知道她是谁真的很容易——除非她把老爹送到协和或者301什么的。

事实上都不用那么费劲,凤凰市姓吴的市长就她这么一个,人家一个电话,就能弄明白她的身份,遮遮掩掩的实在没什么意思——反倒是欲盖弥彰了。

见一见就见一见吧,反正老父亲动手术的时候她也要到场,想到这里,她点一点头,“对了,你这朋友是做什么的?”

等吴言听明白南宫毛毛工作的性质,禁不住苦笑一声,“以前总听人说北京有这种人,还以为是人云亦云呢,想不到真是这么回事。”

“那是你命好,用不着跑北京的时候,有章尧东罩着你,该来活动的时候,我又帮你活动了,”陈太忠瞥她一眼,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不过,不认识这些人也好,跟他们在一起,太容易受影响了。”

“嗯?”吴言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又冷冷地哼一声,“太忠,别找不到回家的路啊。”

“呵呵,”陈太忠没皮没脸地笑一笑,“别的路可能找不到,但是白市长的路,我是一找一个准……太好找了。”

“你这个混蛋!”吴言气得捶他一拳,她当然知道对方嘴里的“好找”,正是“白市长”这称呼的由来,好久没受到他的调笑,她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陈太忠见她面上微生红晕,禁不住有点垂涎,“有没有联系驻京办?”

“你要是不管我,我就去驻京办,”吴言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只呆两天,临时请假的。”

“管,怎么能不管?”陈太忠笑着答她,可是想一想自己的别墅里有好几个女人——还有法国妞,一时又有点犹豫,试探着看她一眼,“不过……屋里不止我一个人啊。”

“你……”吴言看他一眼,面沉似水,她似乎想说点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只是皱着眉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南宫毛毛做事真的靠谱,他都没在棋牌房里等着,而是坐在他的经理办公室,一边还有马小雅跟他说说笑笑。

见到陈太忠带着一个美艳少妇进来,南宫毛毛先是微微一愣,心说这太忠也真大能了,连市长的老婆都敢勾搭,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怪不得要我保密呢,“呵呵,来了?坐坐,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陈太忠见马小雅坐在一边,笑着点点头,这引见的话就不好说出口了,于是笑着介绍一下,“南宫毛毛,我的好朋友,你把情况跟他说一下吧。”

吴言见他不介绍自己,当然也不会自曝身份,说不得客客气气地将自己的老爸的病情简单介绍一下,“……费用都好说,关键是一定要保证成功率,这些都要麻烦南宫总经理了。”

这女人说话怎么冷冰冰的,感觉像是个领导呢?南宫毛毛将她嘴里的“我爸”理解为她公公了,这也很正常,结了婚不得改口吗?说不得又瞥一眼陈太忠,你这家伙胃口奇特啊,怎么就喜欢搞这些高难度的女人?

想是这么想,他当然不会流露出什么来,只是笑着点点头,“这个都好说,病历带了没有?我先拿给他们看一看,如果有争议的话,人来了先专家会诊一下……主刀医生可以由你点。”

“近期能安排吗?”吴言不想拖得过久,但是她也知道,真正顶尖的医生,手术多得根本安排不过来,这也是她专程来此的目的之一。

“我也就只有这点小本事了,没问题,”南宫毛毛笑着点头,“现在春末夏初,正是一年做手术最好的时候,你尽快安排吧。”

这话一点不假,从伤口愈合的角度上来说,太冷的时候伤口好得慢,太热的时候又容易发炎,不冷不热的时候挺好了吧?抱歉,中医还有个说法,春季是百病复发的季节,最是要注意养身,眼下春末夏初,还真是刚好。

一边说着,他一边接过吴言递过来的病历复印件,大概地翻了两下,犹豫一下,又抬头看她一眼,“吴正杰,对了……手术最好是直系亲属签字。”

他这意思就是说了,到时候你让你老公来一趟,你这做儿媳的可不是直系亲属,关于太忠这个……你最好妥善安排一下,也别让我为难是不是?

他的话刚说完,门哗地一下被推开了,邵国立带着两个人出现在门口,满脸的不高兴,“我说南宫,还非得我亲自来一趟啊?这是……呵呵,太忠也在?正好要找你呢。”

“嗯,找南宫帮点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

他这话刚说完,吴言就冷冰冰地回答了,她最不喜欢办事的时候被人打岔——这也就是在小地方当父母官养出的做派,所以她直接就无视了进来的这帮不速之客,“我就是吴言,是吴正杰的直系亲属。”

“你就是吴言……吴市长?”南宫毛毛听得登时就傻眼了,愣了好半天之后,才尴尬地笑一笑,“咳咳,我误会了,以为你是他爱人呢……你这年纪,怎么看也不像啊。”

“吴市长?”邵国立都听得愣了一下,侧头上下打量吴言两眼,淡淡地哼一声,“这是县级市的市长吧?”

“老邵,我说你哪儿那么多话呢?”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这是我们凤凰市的副市长,31岁的副厅,是我的领导。”

“三十一岁的副厅?”邵国立又上下打量吴言两眼,眼神有点怪怪的,也顾不上跟南宫说别的了,走上前笑着伸出手,“呵呵,吴市长你好,刚才的话冒昧了啊,认识一下,我叫邵国立,就是一个小商人。”

他嘴上说就是一个小商人,但是只冲他那语气和姿态,就赤裸裸地表达出一个意思:我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吴言本不待理他,但是自从这人一进门,种种做派就表示出来,这绝对是个背景深厚的家伙,别的不说,只说他知道自己是地级市的副市长,还敢这么大大咧咧走上前握手,此人简单得了才怪。

“幸会,”吴市长伸手白嫩的小手,同对方轻触一下就收了回来,甚至连身子都没站起来,她不喜欢这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所以就这么淡淡地敷衍一下。

她这态度,搁在平时邵国立十有八九是要计较一下,可是听说这个美艳少妇是如此年轻的实权副厅,表面上又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登时就有些心痒难耐了。

要是能征服这样身份高贵、又有如冰山一般的美女,那才叫有成就感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