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8章 目无领导

马小雅的妹妹马小媛第二天下午就来了北京,她长得可是没她姐姐好看,只能算是中人之资,姐妹俩长得还一点都不像,马小雅是瓜子脸,马小媛却是鹅蛋脸。

纵然是这样,马主播都担心不已,悄悄地跟张馨说,“北京的诱惑太多啊,一旦把持不住,小媛可就惨了,过不回原来的日子了。”

“好像……我已经过不回原来的日子了,”张馨听得颇有同感,情不自禁地点点头叹口气,“人在北京,身不由己啊。”

“你才是胡说,有太忠帮忙,回了素波你踏踏实实地做个科长,然后再升个副处什么的,正处也不是不敢想,多潇洒?”马小雅不以为意地哼一声,“宁为鸡首不为牛尾……我不像你,是没选择了。”

“可是太忠……太花心了,”陈太忠不在,张馨也就敢私下跟她讨论一下,“昨天还有法国人,唉,搁在以前,我哪儿敢想呢?”

“花心不是大问题,用过就丢才让人寒心,”马小雅笑着摇一摇头,她对这个现象有自己的理解,“你是某一个人的情人,还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在别人面前,你要成了公共汽车,你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太忠起码……他愿意负责任。”

可是他的女人也实在太多了啊,张馨撇一撇嘴,没有说话。

她俩在别墅里闲聊,陈太忠则是又撒出去乱跑了,他将伊丽莎白送到凯瑟琳的普林斯公司之后,又跑去找何保华。

何院长正在主持一个会议,等他会议完的时候就接近中午了,知道陈太忠来了,很不见外地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酒店,两个人边吃边聊。

当他听说小陈想搞点资料给自己的研究院,登时眼睛就是一亮,细细地问了问普林斯公司的情况,又犹豫一下,才迟疑地表态了。

“这个事情,只是纸面上的资料意思不大,太空泛了,最好是真的能让他们现场安装调试,这涉及到一个管理学角度的问题……翔实的资料加上现场示范,才能将效果最大化。”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惊讶,他倒是没有一定将普林斯公司排斥在外的意思,不过何院长的答复,还是让他有点意外,“真要现场示范,你直接派人观摩不就行了?何必跟他们商量?”

“看和看是不一样的,”何保华面对这高中生,也懒得解释那么多,微笑着摇一摇头,“霍尼韦尔、ABB、西门子……这些公司在中国都过案例,我们看出什么来了?”

“那还真得考虑把活儿给他们了?”陈太忠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

“嗯,有色公司和范董的意思也是重要设备尽量用国外的,”何保华看着他就笑,“毕竟这个电解铝项目对临河铝业甚至整个电解铝行业意义重大,所以,我这儿只捞到了不大的一小点儿。”

哦,既然都定下用国外的了,那倒也无所谓用谁的了,陈太忠听得叹一口气,“这种事情,会不会关系到国家安全?”

“这个不要紧,国外能知道的东西,咱不用他的他们也能知道,”何保华摇一摇头,“有专人考虑这个的,他不该知道的,用了他的他也不可能知道……毕竟是民品。”

“那还不如通过这个普林斯来搞了,”陈太忠觉得自己说话底气不是很足,这倒不是因为他跟凯瑟琳有些小纠葛,只说这些林林总总的设备和系统算下来,多的没有,十几二十个亿总是有的,他可是没想到自己还能在这种规模的单子里插手。

“你要有这个想法,我倒是能帮你想一想办法,”出人意料的是,何保华居然敢这么说话,“我跟有色的总工是同学,关系还可以,以前一直没有找他张过嘴。”

何保华也是个放不下身段的主儿,再加上黄汉祥又不许他打着自己的幌子乱来,又由于那总工原来只是副总工,习惯在设计上发表一点意见,说起具体的施工和课题研究,下面的各公司也未必就怎么买账,所以一直没怎么用过这个同学。

恰恰是因为如此,两人关系反倒是保持得不错,总工帮他也介绍过一点小活儿,却是有色系统以外的,去年那位升了总工,何保华也是出了点力,正是泛泛的君子之交同学之谊。

这次何院长肯应承此事,则是环境和条件都不一样了,范如霜这具体经办人跟他也交好,而陈太忠没准还能弄到点什么更有用的东西,似此种种加起来,他才觉得有必要张一次嘴,也有理由张一次嘴——可能对他的研究院帮助很大。

反正那普林斯只是个公关公司,有它没它意思不是很大,至于能跟上游厂家要到多少公关费用,那不是大家要操心的——我们对的还是厂商。

然而,何保华做事,还真的是讲究,“太忠,这件事光咱俩说还是没什么意思,要找到范董一起坐一坐,她肯帮忙说一下,效果就更好了。”

“我的印象里,范如霜说这种事不是她能插得上手的,”陈太忠皱着眉头摇一摇头,“这种事好像就是上面定的。”

“上面……多靠上才算上面?”何院长不屑地冷哼一声,“我同学算不算上面?上下齐心,哪儿有那么多难办的事情?谁又敢一意孤行?”

“与其你去头疼他们,不如让别人来头疼咱们,”何保华居然也会蛮横一下,“有些人乱伸惯手了,不敲打敲打他们,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呢……他们也不看看,这个项目是谁帮着跑下来的。”

最后一句话,何院长算是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了,有我老丈人扛着呢,太忠你怕什么?

陈太忠一琢磨,还真是这个理儿,这年头你越软,别人就越觉得你好欺负,老何也是聪明人,瞅准了眼下是个爆发的好机会,就小小地爆发一下,将来啊,没准能在有色公司弄到更多的活儿,于是笑着点头,“那倒是,黄二伯前两天还去我那儿玩来着。”

“他不止是去玩了吧?”何保华笑眯眯地看他一眼,也不多说,“事情迟早要传到老爷子那儿去……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联系一下范总?”

“我先问一下范总什么时间有空吧,”陈太忠知道,何院长这么痛快地答应,未尝没有一点向范如霜展示肌肉的意思,这就是说我虽然从你临铝讨活儿了,但是大家身份还是平等的,我也有我的能耐,所以这个电话,他打比较合适。

一边说,他就一边摸出了手机,何保华笑眯眯地看着,倒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心里却是暗暗称赞,小陈这家伙脑瓜就是够用。

不成想,陈太忠的电话还没拨出去,手机就响了,他皱着眉头接起电话,“唔唔”了两声之后,才又咳嗽一声,“吴市长你好……好吧,几点的飞机?”

“看样子今天晚上是不行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冲何保华扬一扬手机,苦笑一声,“领导布置任务了,反正这两天,我尽快给你答复。”

“嗯,”何保华点点头,也没问谁打的电话之类的,反倒是冲他微微一笑,“反正,看起来现在你比我还着急。”

这话说出来就算相当不见外了,陈太忠倒也没觉得有多尴尬,而是借机提出一个问题来,“何院长,那个,想求您个事儿……”

他想打问的是,那个科齐萨跟一号会面之前,自己是不是一直得呆在北京等着召唤,当然,能面见一下一号肯定是不错的,但是他非常明白这个可能性基本不存在,所以就想不受这个约束——我离开天南已经很久了啊。

可是这种问题实在有点不合适直接问黄汉祥,他甚至能想到黄总怎么回答自己——有见一号的可能,你还唧唧歪歪个什么,脑子进水了吗?

何保华听了这个问题之后,上下打量他一眼,似乎是从没见过他一般,好半天才叹口气,“太忠,你知道你这个问题问出来,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目无领导,”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可是天南还多少事儿等着我呢,为这么一种虚无缥缈的可能,白白浪费时间?”

“我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一样,”何院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现在想起来,真的是追悔莫及,年少轻狂,太不懂事,也太不懂得珍惜机会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老何这可是掏心窝子的话了,他还能说什么?

“反正我是不会帮你问的,”何保华见他这样子,知道这厮心里不服气,却是也没办法再劝了,拿起筷子夹一块豆腐起来,面无表情地向嘴里送去,“你不方便问,我是不敢问……这么大年纪了,这种问题问出来,是要被人耻笑的。”

“那就算了,”陈太忠笑一笑,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不过,哥们儿在北京还有别的事儿,先这么晃着吧。

他在北京确实事儿多,下午又得赶到机场去接机,吴言的老父亲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她到北京来联系医院和医生。

在北京,白市长是不怕被人撞破自己的奸情的,一上了奥迪车,她就狠捶陈太忠几下,“你个没良心的,跑出来就不知道回去了,在外面过得挺潇洒吧?”

“没有没有,”陈太忠赔着笑脸答她,“这北京的事儿没忙完呢,过两天还要撮合一个法国副部长跟一号见面,真的挺忙的。”

“跟一号……见面?”吴言听得愣了一愣,似笑非笑地侧头看他一眼,“你这个……你这个不会是在吹牛吧?天啦……你好像才从法国回来。”

“你以为呢?”陈太忠得意洋洋地看她一眼,“我这人就是不爱做小事,不过,这事儿也没多大,对了,你怎么来得这么仓促?”

“啧,我这个女儿没当好,”吴言悠悠地叹口气,她近几年一直忙于政务,想着老爹身体挺强壮的,也就没在意,不成想前两天他忽然冠心病发作,送进医院好悬没抢救过来。

大夫说了,最好趁现在吴父身体还够强壮的时候,做个全动脉搭桥,这样的效果要好很多,要不等年纪再大了,就得采用什么静脉之类的,效果就要差一些了。

不过动脉搭桥损伤大,技术要求高,手术难度大,就算来北京做手术,她也要找一个放心的医院和大夫。

“哦,这个倒是简单,”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我帮你问吧,其实你根本都不用过来,直接一个电话交给我办就行了。”

“为人子女,该有的孝心总是得有的吧?跑一趟我心里就少一点愧疚,”吴言叹一口气,刚才听说“一号”时的喜悦登时不见了,眼睛也开始微微地泛红。

“嗯,对了,你听说省里关于非公企业工会建设的意见没有?”陈太忠见她情绪不高,说不得将话题岔开,说起了陆海那边商界的反应。

吴言还真是个工作狂人,听到他的话就沉吟了起来,好半天才摇一摇头,“我听说杜老板对这个还是比较重视的,一个地方一个样子,你也不用太在意陆海的反应。”

“老杜也应该重视,”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是个大局感的问题,反正丫已经是书记不是省长了,对经济有影响也是蒋世方该头疼的事情,“不过,我感觉自己被强行算进了什么阵营里……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吴言又问几句,登时哑然失笑,“这其实是好事,有阵营不但有了对手,也有了同伴,而阵营存在的最大的意义,就是平衡,你要是总想着左右逢源……那最终的结果就是可能左右不落好,做领导的不怕你有缺点,就怕你年纪轻轻就完美到无懈可击,这样的人谁都不敢用……”

“而且,这只是一个主张,是吧?”陈太忠点点头,被她这么一开导,他的情绪登时大好,说不得笑着补充两句,“还是个理论上拿得出手的主张,不会造成太坏的影响,对不对?”

“差不多吧,”吴言笑一笑,不肯再说什么,他的论点确实比较靠谱,时下的官场,纯粹因为一点理论上的不同而成为生死对头的现象,实在是太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