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7章 乱煮

陈太忠闷闷不乐地走回了别墅,他本就不是笨人,经支光明一点拨,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一时间情绪恶劣到无以复加——我怎么就忘了那句老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呢?

事实上,他也很清楚,对陆海这种经济大省来说,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是多么有必要,除非全国的大气候发生变化,否则的话,任何一个人去陆海做省长或者省委书记,都绝不会放松这一根弦。

这不像国营小厂,厂长弄垮了异常兴盛的厂子,换个地方照样做官甚至升官,全国排前几位的经济强省,没有人敢坐视陆海的排名下跌几位——经济增速放慢那都是莫大的罪过了,轻者会断送前程,重者……估计直接就得走人了。

所以,陆海做出这样的举动,倒也有它的苦衷,可以算是变通之术,不过让陈太忠郁闷的是:世界上变通的法子那么多,你们怎么就偏偏生出了借此敛财的念头?

要不说歪嘴的和尚最可恨呢?多好的经都能被他们念歪了,上面的初衷本来善意十足,到了下面却是能被人变着法儿的利用起来,“惠民政策”往往就变成了“毁民政策”。

最让陈太忠难以接受的是,相关部门生财有道,这黑锅却是得由他来背,别人一说——哎呀呀,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你们登记一下员工名单给我们拿过来,这就算备份代管了。

至于收你们一点钱,那也是破财免灾了,我们也不想收你们钱的,可是谁让天南出了一个陈太忠,一定要搞非公企业工会建设呢?

说句良心话,收你们这点管理费,我们都是要冒风险的,这么做还容易犯错误呢,要是谁不想交……那就不用交了嘛。

但是,谁又敢不交?

陈太忠气,主要就是气在这个上面了,好人你们做,钱你们拿,别人恨的是凤凰市招商引资办的陈主任!

按常理说,陆海的商人再气,也气不到凤凰去,谁要想为此事去专门为难陈主任,那才叫脑子进水了,十里还不同天呢,再大能的陆海人,想在凤凰扳倒陈主任,那也只能用“做梦”两个字来形容。

然而,陈太忠不这么认为,随着他见识的提高和眼界的开拓,他的大局感增长得不是一点半点,所以他很轻易地就发现这件事里可能蕴含的危险。

说穿了就是两个字:阵营。

官场有阵营,商场也有阵营,学术界还有阵营,媒体也有阵营……尤其要命的是,这些不同行业不同职能的阵营,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相互交织甚至相辅相成的。

所以,尽管陈太忠相信,眼下不会有人找他麻烦,但是同时,他做为非公企业工会建设的发起者,怕是已经被某些人提前划到了对立面去啦——原因很简单,大家不是隶属同一个利益集团,或者说利益阶层吧。

这算是杞人忧天吗?陈太忠敢拿他两腿中间的玩意儿打赌,这绝对不是杞人忧天,道理很简单,在别人眼里,他或者是人微言轻的,但是既然上了《群众日报》的社论,那就跟“微”“轻”二字沾不上边了,别人已经替他选择了立场。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走回了家中,张馨见他久久不语,心里免不了些许的忐忑——不过说实话,以她的见识,还真的猜不到陈太忠如此纠结到底是为的哪般。

伊丽莎白中文不太行,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发现陈太忠的情绪低落,“陈,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能跟我说一说吗?”这就是她的好处,一旦认定了他,什么话都不怕问。

幸亏你中文不灵光,要不这种丢人的家事儿让你知道,我可太没面子了!他笑着摇一摇头,“伊莎,既然决定在中国工作,你要好好地学一学中文了,要不然和人沟通是个大问题。”

“不是有你吗?”伊丽莎白微微一笑,主动欠起身子坐到了他的腿上,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但是她知道的是,自己的身体,是慰藉情人最好的药剂,“我会好好学中文的……忘记那些烦恼的事情,好吗?”

“呵呵,那是当然,”陈太忠觉得,这次把伊莎邀来中国,算是他比较正确的决定,“这套房子给你住了,怎么样?”

张馨虽然不懂法语,但是看两人的状况,也能猜出一个七七八八来,心说这法国女人还真放得开,忙不迭站起身来,“我去洗澡。”

进入二楼主卧的浴室,她还觉得心在怦怦地乱跳,跟陈太忠在一起还不到半个月,然而这半个月的经历,似乎比她前半生加起来的还要丰富,还要精彩。

任那带点灼热的水自喷头均匀地洒落在赤裸的胴体上,张馨轻抚着自己细嫩的肌肤,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今天晚上,我要同一个外国女人共享他了吗?

想到她要接纳那沾有外国女人体液的巨物,她觉得有点恶心,又有一点无奈,然而,更多的是隐隐的期待,体内也生出了些许的躁动——她会有艾滋病吗?

她正胡思乱想着,只觉得门猛地被推开了,一对赤裸的人影拥吻着一步步走了进来,原来,伊丽莎白也觉得赶了飞机之后又去应聘,没有洗澡,怕影响了陈太忠的兴致。

“我……我洗好了,”张馨慌乱之下,也不敢细看,伸手就去拿浴巾,不成想被男人一把拦腰揽住,身子登时酸软,“呵呵,一起洗吧。”

于是,简简单单的洗澡,在不久之后就成为了一场浴室混战。

当张馨看到,伊丽莎白坐在洗面池上,一只脚蹬地,一只脚踩在面池上,双腿大开迎接他的冲击,并且狂乱地大声地呻吟着的时候,她在为对方的狂野而咋舌的同时,也禁不住感慨自己算是开眼了:外国女人,果然是习惯刮毛的……

马小雅的出现,让浴室的混乱终于告一段落,“我说,这里水不渍渍的,有什么好玩的……伊莎,擦干身子出来吧。”

原来伊莎也会说英语?张馨正翘着雪白的丰臀趴在面池上,被陈太忠从后面冲撞得头昏脑胀,眼见那两位相偕走了出去,一时间只觉得两腿酸麻无比,“太忠,咱们也出去吧,哦,天啦,不要那么深,要顶坏了……”

张馨和陈太忠走出浴室的时候,马小雅正在叽叽喳喳地同伊丽莎白聊天,她很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两个女人不但认识,而且关系似乎还很好?

当然,这是她想得左了,马主播不过是做过一次摄影师而已……

不管怎么说,伊丽莎白这女保镖可不是白做的,她的体力和耐久力甚至超过了马小雅和张馨之和,在战争间歇时分,马主播突发奇想,提出了一个陈太忠曾经考虑过的问题,“伊莎,太忠正要做广告呢,他需要一个女郎,摩托车女郎……天啦,电动自行车用英语怎么说?”

虽然马小雅词不达意,但是并不妨碍伊莎去理解大意,她犹豫一下,侧头笑吟吟地看向身边的男人,或许她想报答马小雅的善意,所以是缓缓地用英语来表述的,“这个广告,你是为贝拉和葛瑞丝准备的吗?”

“哦,这显然是个不错的建议,”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眼睛一亮,不过下一刻他又有一点犹豫:这荒淫无度也总得有个尽头吧?

“贝拉、葛瑞丝?”张馨和马小雅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无奈:这个陈太忠到底有多少女人啊?

“她们可以做你的产品的代言人,”伊丽莎白虽然不混模特的圈子,可是做为法国人,她还是比较清楚这些事情的,“这样一来,她们不但可以拿到钱,也能有机会常来中国……或者她们还可能借此走红,天哪,太忠,我简直是太聪明了……”

张馨和马小雅再次交换一个眼神: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这样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一眼身边的马小雅,“小雅,以你的经验来看,这种事情可行还是不可行?”

“这可是要看她俩的底版了,要是葛瑞丝也有贝拉那么漂亮的话,我的菲妮姿女装也可以用啊,”马小雅见过贝拉,却没见过葛瑞丝,“对了,那个代理我谈得差不多了……反正先扔一百个试上一年吧。”

“啧,你怎么能这样呢?”陈太忠一听有点不乐意了,咱哥们儿现在是不差钱,可也像你这么糟蹋不是?“要做就认真地做一做,总好过你现在阴阳颠倒吧?”

“好吧,我把我妹妹叫过来,”马小雅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地叹气,我既然混了这个圈子,做正经生意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像你给我找的这个品牌,又不是世界顶级的,也就只能随便做一做,做得好坏,就看人的用心程度了——最多不过是账上多一点零花钱而已。

不过这话,她是不打算跟陈太忠解释的,有些话说不如不说,徒乱人意。

“你妹妹?”张馨终于抓住机会说话了,她小心翼翼地看陈太忠一眼,“小雅,你最好不要让太忠看到。”

“胡说什么呢?”陈太忠抬手就在她赤裸的臀部上轻拍一下,“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