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6章 幌子

“中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论权威性的话,它拍马也赶不上《群众日报》,你不用管它,这次你的成绩是被确认了。”

甯瑞远听得心里大定,他打电话给太忠,也是为了确认此事,中视和《群众日报》都是中央媒体,都有相当的权威性,他做为一个局外人,无法分辨出谁比谁更权威,那么就只能找那些知道内情的人来打问一下了。

“呵呵,那可是好事,我现在在北京呢,你回来没有?”他笑一声,“要是回来了,那就一起坐坐?”

“倒是在北京呢,不过实在是没时间陪你坐,”陈太忠听得就笑,“乱七八糟的事情忙不完,等回了凤凰再好好坐吧。”

“周无名要我多跟其他地市的人交流一下,”果不其然,甯瑞远也因此遇到了一些烦恼,不是凭空要他来坐的,“我懒得理这家伙,你说该用个什么法子回绝了他?”

这就是企业家的烦恼了,按说,甯总眼里根本就没这么一号人,可是你要置之不理,那也是得罪人了,指不定什么就被人算计一下,要不说认识人多也是一种烦恼呢?他倒未必怕周无名,但总也是件闹心的事儿不是?

陈太忠琢磨一下之后笑一声,“算了,晚上一起坐坐吧,有地方没有?”

“来素馨的别墅吧,”得,甯瑞远还真不见外,而且看起来,他跟苏素馨之间的进展神速,“把你的相好也带上,私人聚会嘛,这几天的应酬真是头都大了,放松一下。”

甯总的荒唐也不是吹的,左边一个裴秀玲右边一个苏素馨,只当自己也撑得起门面了,不成想陈太忠也带了两个女人来,其中一个还是身高腿长的外国美女,登时就有点自惭形秽了,“怎么没把马小雅带过来?”

“她得晚点才有空,”陈太忠打量一下房间布局,笑嘻嘻地点点头,“呵呵,地方不错,闹中取静,小苏这房子,肯定不会便宜了。”

当然不会便宜了,陈太忠甚至能估计出这房子的价格——原因无他,因为他的别墅也在这个小区,不过两栋房子一在东区一在西区,他又不常住在别墅里,自是不知道两家还是邻居。

“这是我姐姐给买的,搁给我还真买不起,”苏素馨柔柔地一笑,这话看是轻描淡写,却也别有一番味道在里面,最起码这说明她手头比较拮据——瑞远你还不看着帮点忙?

当然,至于她是不是暗中标榜自己比较清白,没赚什么皮肉钱,那就不好说了,反正陈太忠确定,她是不敢影射马小雅的。

“瑞远,你的事情,我考虑过了,”陈太忠也没接她的话茬,坐下之后直接开门见山,“周无名这个事情,你找丁小宁来办比较合适,怎么说她也是甯家的人不是?”

丁小宁可谓是周局长的克星,开着奔驰车撞普桑的行为,在凤凰也算一桩比较有名的事情了,尤其是那破烂的普桑还被扔到了劳动局的大门口。

她要出面,不仅是名正言顺,而且周无名还得想一想她的姘头陈太忠,除了陈太忠,丁总身后还有杜毅,简直是欺负他周某人没商量。

要是陈太忠主动出头揽事,反倒是容易激起周无名的逆反心理——蒙艺都不在了,你丫还得瑟?而丁小宁出面则不存在这个问题,最起码周局长有足够的理由下台阶,一个大老爷们,谁吃撑着了去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认真?

“这个主意不错,其实我也想到了,不过小宁最认你的话啊,”甯瑞远笑着点点头,“说实话,我不是不想配合老周,可是……他们别的地市来取经不就完了,非要我主动去上门?”

“老周这家伙,也是想坐实他的功劳嘛,”陈太忠听的就笑,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党的机关报上登出社论了,周无名不想借机标榜一下自己才是怪事呢,“看来,这全国又要掀起一片工会建设的热潮了。”

“未必,”甯瑞远听得冷笑一声,摇一摇头,“也就是我傻,被你忽悠了,现在,发展才是重中之重,人家不答应他们还能刁难不成?GDP不想要了?”

“但是,这对你来说,肯定是好事,”陈太忠点点头,他认为对方的话很有可能,不过他不想背上忽悠朋友的名头,少不得就要抬一下杠。

“对了,何院长让我告诉你,他还想改天请你和范如霜一起坐坐,”既然是私人聊天,那自然是天马行空,话题不受限制的,“他倒是没别的意思,就是碰一碰头。”

“这应酬也太多了一点吧?”陈太忠苦笑着挠一挠头,老何有请,他自然是要去的,说到这个,他一时又想到了下午凯瑟琳和伊丽莎白的谈心,说不得侧头看一看身边的伊莎。

这个凯瑟琳,怎么这么能胡说八道呢?他有点哭笑不得,敢情,自打他跟着伊丽莎白出来之后,万里寻夫的法国美女就有点不开心,他只当是两人谈得不愉快,“怎么,她翻悔了?”

“倒也不是,她给我一个星期来办理私事,然后就该去上班了,”伊莎闷闷不乐地摇一摇头,“明天去签了合同就行了,年薪二十万美元,半年一发,生活费可以从公司借支。”

“这是好事儿啊,”陈太忠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情绪如此低落,“难道你不喜欢这个公司吗?那我可以再帮你找别的工作。”

“不是,”伊丽莎白摇一摇头,犹豫一下,又侧头看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终于鼓起勇气发问,“太忠,凯瑟琳那么让你讨厌吗?为什么不帮一帮她……你可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也不是讨厌……什么?”陈太忠听得手一抖,差点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你说什么?她的第一个男人?”

“是啊,难道不是吗?”伊莎愕然地看着他,“你当时答应了,要帮她拿下临河铝业的,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

“那是个疯子,你不要理她,”陈太忠明白了,敢情这凯瑟琳又信口胡说八道了,心说以那家伙的跳脱和难缠,在京城惹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我根本就没碰过她。”

“哦,”伊丽莎白点点头,沉默片刻之后,又悄悄地瞥他一眼,“可是……我觉得她很漂亮,你真的没有碰过她?”

“你真是……”陈太忠想说点什么,猛然间又发现无从谈起,看来伊莎对我花心的印象真的是根深蒂固了,说不得他将车减速,“这样,咱俩现在回去跟她对质……算了,就算碰过又怎么样?看看她的身材,你难道真的认为,我会是她第一个男人吗?”

“这倒也是,”伊丽莎白点一点头,不再纠结于此。

可是她不纠结,陈太忠这心里恼火不是?心说那张破嘴满世界嚷嚷的话,我的形象就完蛋了——虽然哥们儿的形象已经很那啥了,但是不要更那啥了吧?

她应该不会这么做的,事实上,他对她的机敏和不择手段有比较深的认识,不过眼下听到甯瑞远谈起何院长,心里就是微微一动。

何院长那里搞的,也是自控和仪表之类的东西,要是能从凯瑟琳这里搞到一点相关的技术,岂不是很好的事情?他现在都记得何院长在天南拒绝他的单子时候说的话——院里不做通用产品,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把技术延续下去。

不过这凯瑟琳,也不是好惹的主儿,这个钢丝怎么样才能走好,那回去得好好琢磨一下!想到这里,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看起来何院长跟范董配合得不错。”

几个人坐在那里随意地边喝边聊,眼看着就要十点了,陈太忠正要起身告辞,接到了支光明的电话,“我说太忠,我听说……你们凤凰在搞什么非公企业的工会建设?”

“没错啊,”陈太忠很是纳闷,这么晚了,他打电话过来谈这种虚无飘渺的话题?“我说老支,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这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了?”

“唉……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支光明苦笑一声,“反正陆海这边是折腾开了,省里开始吹风了,要响应中央的号召。”

陆海是经济大省,非公企业发展得热火朝天,可想而知那些企业主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太忠,咱俩关系不错,我给你提个醒……以后少搞这种事儿,有些人的能量根本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

“想像不到?”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想像不到,你们陆海也要响应中央的号召了,他们再牛,扛得过政府?”

“啧……你好歹也副处好几年了,连这点事儿都想不到?”支光明叹一口气,“响应中央号召,那就是个幌子,GDP不要了?政府立个名目,收点管理费就完事了,可是别人觉得这笔钱出得冤枉不是?”

我靠,陈太忠登时无言以对,只觉得鼻子有点微微地发酸:我记得我早就发誓不做好事了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