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5章 工会

伊丽莎白离开中国已经很久了,一直在念叨北京的烤鸭,结果她的胃口看得张馨直咋舌,这个法国女人比自己和太忠加起来还能吃。

吃完之后,她的眼皮就开始上下打架了,陈太忠带她到别墅里午休倒时差,他自己走到二楼客厅,斜躺在沙发上,捧了一本阿拉伯语字典看了起来。

张馨看到他捧的是这种书,却是连惊讶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斜靠在对面的沙发上,头枕着沙发扶手,一条腿懒洋洋地搭在另一边的扶手上,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

她回到家里,就已经换了衣服,现在穿的是一条很休闲的棉质宽下摆网球裙,陈太忠看着看着偶然一抬头,却发现由于她圆润修长的双腿叉得极开,裙下风光一览无遗。

“你这不是勾引我犯错误吗?”他笑着摇一摇头,又低头看书,“你要注意仪容仪表,乖啊,把腿合起来,老公现在有正经事呢。”

张馨被他说得脸一红,她这是极为放松的姿态,算是不把他当外人了,当然,至于她潜意识里到底有没有诱惑的意思,那也实在说不准,反正听到这话之后,她两腿一并索性躺到了沙发上。

什么样的男人最吸引女人?认真的男人最吸引女人,张馨见他居然能抗拒了自己的诱惑,一时就盯着他走神了:太忠虽然荒淫无度,但是一旦认真起来,连字典都能看得津津有味——果然,这世界上的成功,没有幸致的。

陈太忠这一入神,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张馨已经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红扑扑的鹅蛋脸上满是笑意,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陈太忠翻出一条薄棉被,轻轻地盖在她身上,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他站起身走下楼推门而出,摸出手机打个电话,“小吉,我陈太忠,最近二科的业务怎么样?”

“呃,陈主任啊,”小吉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迷糊,也不知道是正睡觉还是喝多了,“业务完成得不怎么理想,投资倒是不少,不过,都是劳动密集型的这种,晓阳还想拉两家造纸企业进来,我觉得不合适……”

造纸企业从来都是污染大户,天南造纸企业比较集中的地方是正林,那里已经形成规模,产供销一条龙了,不过,正林的计委主任前一阵被双规,他一手扶持起来的造纸基地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现在有几家造纸厂正琢磨着改换门厅。

不过,陈太忠对招商引资该引入什么样的企业,一向是态度鲜明,高科技企业优先,其他企业就要差一些,至于那些对环境能造成巨大污染的,排位基本上就是最后了——撇开社会责任感不提,只说陈某人修仙者出身,自然会讨厌污浊的空气和发臭的沟渠。

上有所好下必效焉,所以业务二科招商引资的侧重点跟其他同行也不太一样,这一点吉科长很清楚,又由于有挖正林墙角的嫌疑,所以他不喜欢杨晓阳现在做的工作。

“告诉他停了,”陈太忠一听也不高兴,造纸企业……这玩意儿引进来,创造的效益未必能弥补了带来的生态灾难,没错,要是废水回收之类的环保措施上齐全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可能吗?

不可能,他非常清楚这一点,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谁还不清楚这点猫腻?就算应承得再好,决心下得再大,终究是扛不过市场的威力——你的环保上去了,成本就增加了,然后……就竞争不过别人了。

他原本是想把代工的事情说一下的,结果贸贸然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情,登时兴致大减,“有天南制药的资料没有?发到我邮箱一份。”

“电子版吗?那我得找一找,”小吉听得有点奇怪,“不过头儿,天南制药总部在素波呢,咱们这算是?”

“准备一下吧,咱凤凰的药厂不是让天南制药兼并了吗?”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罗纳·普朗克有意投资的是制药业,凤凰偏偏就没有这样能合作的企业,实在不行也只有让人家搞独资了,不过该准备的工作,还是要准备的,“过一段时间,可能有外国企业来考察。”

“哦,看来头儿您在欧洲搞得不错啊,”小吉一听就笑了,不过不旋踵又叹口气,“可是小杨跟那两家造纸厂谈得不错,您也知道,他做人比较实在……”

杨晓阳半路进官场的,做人确实比较讲义气,当初他为了保证接触的第一个投资商的资金安全,曾经跟着陈太忠在向阳镇的签约大会上愤然离场。

然而吉科长现在这么说,却未必是这么简单的,他好歹领导着杨晓阳呢不是?这意思就颇值得玩味了。

“实在不实在的不说,告诉他是我的意思,”陈太忠哼一声,挂掉了电话,两人谈话的时候,都没提到其背景,小杨母亲的同学嫁给了杜毅,而杜毅现在已经不是省长而是省委书记了,然而,这个因素实在太明显了,小吉不敢轻易做主是很正常的。

杨晓阳这家伙也开始折腾了?他心里觉得有点堵得慌,亏的我以前还挺看好他的呢,真是世易时移啊。

他愣神愣了没多久,又接到了张沛林的电话,张局长上午去拜会了井部长,井部长嗯嗯啊啊了几声没给他明确答复,他心里有点不安生。

我就不知道你这个副局长是怎么混上的!陈太忠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能患得患失成你这样的,也真是罕见了,不过,想一想对方若不是如此性情,他身边也就不能多一个美女,终于按下那份不耐烦,“昨天晚上我见井部长了,你放心,万一事情有变化,我再帮你说,成不成?”

“行,反正这些事,都就麻烦太忠你了,”张沛林笑一声挂了电话,心说我要不是接了张馨的电话,知道你见了井部长,还不给你打这个电话呢——反正关于前途的事情,再慎重都是应该的。

大约下午三点钟左右,陈太忠拨通了凯瑟琳的电话,得知她在公司,问明地址之后,他携了伊丽莎白前往,留下张馨收拾房间。

凯瑟琳的公司所在的位置不错,在北京中心商务区里,占了一栋大厦一层楼的拐角,楼道照惯例是被封闭了,门口的招牌做得不错,名字却不算响亮,“普林斯北京有限公司”。

前台小姐见来的人里有外国人,倒也没敢怠慢,听说是直接联系老板的,说不得打个电话请示一下,接着就放行了。

走进去之后,才能觉到里面的冷清,将近八十平米的办公大厅里,只有七、八个人在那里或坐或站地忙碌着,装修档次很是不错,但是总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

两人正在四下打量,却见凯瑟琳笑着迎了出来,她在公司里的穿着算是比较正式的,米黄色小领口的女士西服,浅咖啡色一步裙,肉色丝袜加白色高跟鞋。

可是就这样的装束,配上她的身材也是相当惹火性感,要不说有人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呢?

她领着这二位进了总裁办公室,办公室的装修颇为奢华,只是同那大厅的情形一样,这里的空旷不但显得大气,同时也显得不够热闹。

“人太少啊,显不出跨国公司的气派,”陈太忠人还没坐下,倒已经开始挑毛病了,“凯瑟琳,你该考虑多招一点员工。”

“员工好招得很,”凯瑟琳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笑着回答,“问题是我要那么多人做什么?有了项目,自然有厂家帮忙服务,我只负责签合同。”

问题是好像你目前签不了什么合同,陈太忠想这么说来的,不过想一想做人实在没必要太刻薄,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呵呵,我只是觉得不够热闹而已。”

“我的员工,一个顶一个,没必要用那么多,”凯瑟琳早就证明她不是善碴,听到他话里有话,轻笑着解释,“员工是用来创造效益的,要不是来考察的人太注意这些,我的公司甚至还可以裁员一半。”

这话倒是不假,她的公司的性质更接近公关公司,人多了也没什么用处,陈太忠也懒得再跟她计较,心说我的伊莎可是你专门请来的,绝对是一个顶一个。

接下来就是伊丽莎白跟凯瑟琳谈论待遇问题了,他本不待多听,可是想着自己这么走了,未免会让伊莎感到孤独,说不得也只能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再次振铃,来电话的是甯瑞远,“太忠,看昨天的《群众日报》了没有?有社论,谈的是在新的历史时期,非公企业里工会建设和党建工作的重要性。”

“我晕,”陈太忠真的很晕,甯瑞远什么时候也关心起党的机关报来了?“这种事情,也就是随便说一说,你没必要当真,我不会同意在甯家工业园建立党支部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甯瑞远哭笑不得地解释,“我是想问一问你,这算不算对我的成绩的肯定?不过,同样是党的喉舌,中视对我的态度就很模棱两可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