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3章 高兴

黄汉祥一言既出,满桌登时鸦雀无声。

“一号?”陈太忠听得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老黄你这做事儿……也太夸张了吧?

“一号?”张沛林听到他说话,终于也有机会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这口凉气吸完,他依旧是无语,这话题实在有点太吓人了。

张馨的反应倒是没那么激烈,一来她不能确定这三位说的一号,是不是她想像的那个一号;另一方面就是囿于身份和见识的不足,她不是很能切实地体会到里面的震撼性。

于是,她小心地斜瞟了陈太忠一眼,却见陈主任还她一个笑容,并且微微地点点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一号。

按说陈太忠本是眼高于顶之辈,可是这两年的官场历练之旅,已经让他彻底地理解了等级的森严,并且融入了很大一部分进去,所以他眼下能关心到她的反应,并且及时地挤个笑容出来,这已经算是心理承受能力极强的写照了。

想一想就可以知道,陈某人这一辈子接触的最大的干部,也不过就是蒙艺,那只是一个“区区的”中央委员,饶是如此,蒙老板发句话,他也得跑前跑后地张罗。

而现在大家所谈的,可是“一号”!

“好了,你知道就行了,”黄汉祥再次发话,打破了寂静,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太忠,“不要再往外传了,传出去是要犯错误的。”

黄总这话听起来警告的仅仅是小陈,但是毫无疑问,事实上他是警告了所有在座的人,只不过,别人还没有被他点名的资格而已。

切,有本事刚才你别说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禁不住腹诽两句,算了,老黄你急着卖弄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呵呵,那肯定的,这关系到政策走向,我就当没听到了……不过黄二伯,您这能力,真的……太那啥了。”

这个会见说重要也真的重要,就像他说的那样,不但关系到国家政策,也关系到了一号的日常事务安排,属于国家级机密。

可是你要是真的认为特别重要,也是矫枉过正了,一号每天不知道要见多少人呢,见一个小小的副部,这也算大事儿?

可是陈太忠真的能理解黄汉祥的心情,黄老算是共和国元老了,最高也不过才是副国,享受的是正国待遇而已,而人家这一号,正国级里面的第一号……你说这得有多大差距?

当然,一号见了黄老,肯定也要客客气气的,可是这客气冲的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身份,却不是因为那个正国待遇。

黄汉祥只不过是黄老三子中的一子,还不是混得最风生水起的,他张罗的事情,能落进一号的法眼,这份荣幸真的是没办法形容了,所以,纵然他这么做有泄密之嫌,可是考虑到那份欣喜,大家也确实都能理解。

说句实在话,黄总并不是不知道轻重之辈,此事说是泄密实则也不算什么,那位副部长科齐萨本就有心借中国的力,事情一旦敲定,怕是不等中方宣布消息,那边就要先卖弄了——若不如此,丫怎么表现得出在中国的影响力呢?

当然,黄总泄密不要紧,在座的其他人再泄密,那就是很要紧的事情了。

陈太忠抓住这个机会表态,顺便还敢小拍一下老黄的马屁,可是张沛林却是没这胆子,他只有点头的份儿,连话都不敢多说。

“不是我那啥,”黄汉祥郑重其事地摇一摇头,“是太忠你的运气不错,跟我无关,那位每天多少事情呢,我哪儿有那能力呢?”

他这表现还是卖弄,正合了那句话,“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小陈啊,你黄二伯没啥本事,也就是把你操持的事儿传到一号耳朵里了,这真的不算什么,决定见那法国佬的是一号,又不是我。

要不说黄汉祥也是性情中人呢?他心里得意,就忍不住想卖弄一下,偏偏地,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卖弄,他说这喜讯的时候还是一脸的郑重。

听到这里,张沛林终于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心说我也凑两句趣吧,说不得干笑一声,“陈主任运气是不错,不过黄总能力才强啊,一个副部长,能见咱们的……咱们的一号,这级别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按说,他这话是恰到好处的,捧陈主任是附带,实则是重重地拍了黄总的马屁,而且,他并不怕小陈计较——咱俩不是外人,你看我不是都把张馨给你带过来了?咱要哄得老黄高兴才算正经不是?

他这话一说,陈太忠倒确实不怎么介意,可是黄汉祥介意了,因为今天折腾出来这么个结果,不是他有意为之,而是阴差阳错撞出来的——你要夸我点别的也就算了,夸我能撮合了正国和副部的会面,这算是夸奖吗?

总算还好,他也知道人家这是想凑趣,虽然听起来有嘲讽的嫌疑,但是事实上,再给这厮十个胆子,谅丫也不敢说怪话。

这家伙只是境界有点不够而已,他淡淡地看张沛林一眼,“你这话也不对,差一两个级别那是差距,三个级别的话……反而不是差距了。”

不管怎么说,老黄是很高兴,帮人帮出这么个结果来,他也算是与有荣焉了,说不得笑着跟陈太忠嘀咕了起来,两人嘻嘻哈哈地甚是亲热,直看得一边的张沛林眼冒蓝光。

说了一阵之后,陈太忠见老黄兴致实在不错,说不得冲他使个眼色,黄二伯,那位还等着你给个答复呢。

嗯?黄汉祥反应过来了,侧头看一眼张沛林,“小张,信产部井部长和天南的范晓军那儿,你多少走动一下,路都给你铺好了,啊?”

“谢谢黄总,”张沛林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说不得站起身来一端酒杯,“非常感谢您的关心和爱护,我干三杯,以后请您看我的表现吧……”

张馨看着自家领导表现,又是小小地傻眼了一下,张局长在局里虽然不是架子最大的,可是绝对也很少有情绪这么激动的时候,尤其是说话做事时,很是注意分寸,实在矜持得紧——您现在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够稳重啊?

她这么想,当然是错了,张局长心里清楚得很,黄总虽然身处上位却不是党政干部,能帮他一时却未必能帮一世,这种情况下,表现得再肉麻都是应该的,反倒这稳重是不值得提倡的,这就是所谓的不同情况区别对待。

酒饭吃完之后,不过是七点半,黄汉祥依旧兴致不减,“小陈,再去你那儿喝一点……没啥不方便的吧?”

陈太忠能体会到,老黄今天真的是太兴奋了,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他的兴奋不合适跟别人表现出来,而他又是个憋不住的直脾气,所以也就只能找自己这个知情人白活一阵了。

“哪儿有什么不方便的?”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要不这样,晚上您还住那儿得了,喝好了一睡,多舒服?”

“去去去,我就是喝点酒嘛,睡什么睡?”黄汉祥笑着啐他一口,扭头吩咐自己的跟班,“找两个弹钢琴的,送到小陈那儿,你知道位置的。”

小陈那儿?张沛林听得都傻掉了,他知道陈太忠跟黄汉祥关系好,却是没想到两人关系是如此之好,而且小陈说的“还住那儿”里面的那个“还”字,也是一个浓墨重彩的注脚。

说着话,黄总就站起了身子,陈太忠也站起身来,冲张局长赧然地笑一下,那意思就很明显了:抱歉,接下来的事情,我不能带你玩了。

不能玩就不能玩吧,张沛林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又知道自己硬要跟着去的话,还扫人家的兴呢,说不得微微一笑:没事,我不介意。

他的笑容才刚刚挤出来,就见那厮冲张馨一招手,正是要她随行的意思,一时间心里就有点莫名的郁闷:我去不了,小张却是能跟着去,这也太……太那个了吧?

张馨做事倒还算靠谱,事实上,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必须请示一下张沛林,说不得转头看一眼张局,却见自家领导冲自己笑一笑,头微微地点了一下,才放心地跟了上去。

感觉到身后除了陈太忠,还有人跟了过来,黄汉祥扭头看一看,发现是张馨,又扭头回去继续走路,一边的张沛林将这一幕全部收入眼帘,一时间心中真是感慨无限:小陈跟黄汉祥的关系,是真的好啊,居然连张馨都能跟着沾光。

张局嫉妒张馨吗?那是一定的,但是他连吃醋的心都不敢有,只能心里暗暗地决定:我一定得把小张安置好了,小陈一天不腻歪她,我就一天顺着她的性子。

陈太忠开着奥迪车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见到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影绰绰,登时下意识就是一个急刹车:我靠,这是发生命案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