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2章 一号

“啊?”凯瑟琳听到陈太忠这个建议,登时微微一愣,她对中国官场的认识,多少还是流于形式的,倒没有觉得他应该不知道此事,她只是纳闷,既然你也知道某个恶心人不在了,那么你为什么不能考虑认真地帮一帮我呢?

想到这里,她真的有点心灰意冷了,不过,她原本就是愈挫愈强的性子,要不然也不可能在中国坚持这么久,少不得微微一笑,强自掩饰着心内的不安,“陈,我知道你跟伊莎的感情很好,这个项目我可以让她赚到最少一百万美元……是税后一百万!”

切,这点小钱也好意思拿出来诱惑我?陈主任刚想表示一下自己不在乎,转念一想,这话万一被她传出去,那又是中国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现象严重的铁证了,那是足足的一百万美元啊——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个把柄可不能被人捉了去。

凯瑟琳会把这话传出去吗?那就难说了,反正这女人行事跳脱难缠,还是稳重一点对待的好。

“伊莎未必一定要去贵公司的,”陈太忠拿定了主意,笑着答她,天公地道,这可是他的大实话,既然打定主意要安置伊丽莎白了,就算不去凯瑟琳那里,他也有的是位置。

比如说,现在科委的“疾风”电动助力车已经开始发售,广告也预定了不少,其中还有中视的,伊丽莎白做为外国美女,来做广告女郎肯定也有不错的眼球效应——什么叫香车美女?这就是了,谁敢说助力车就不是香车?

上身一个小黑色文胸,下身豹皮短裙,伊丽莎白手拿AK47……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亦可,麦色的、赤裸的肌肤上,挂满了沉甸甸的子弹带,一条修长的腿斜斜地搭在疾风助力车上,充满野性的眼神,不羁地盯着镜头——陈某人甚至连造型都想得七七八八了。

“啊?”凯瑟琳终于彻底地傻眼了,她一直没拿伊丽莎白的工作说事,但是心里却始终把这当作她最大的筹码,只是不方便说出口而已。

眼下听到自己最大的王牌在瞬间失效,这一刻她心中的失落,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一时间她都有点进退失据,再也没有闲情逸致去挑逗陈太忠了,“啊,你不能这样,陈,你刚才明明答应好我的,我告诉你是谁说的,你帮我跑项目。”

哈,得瑟,你再得瑟,再调戏我啊,陈太忠心里这个爽啊,就想三九天怀里抱个火锅涮羊肉一般,那是通体的舒泰,不过脸上却是满面的遗憾,“你知道,政客和律师的话从来是不能相信的,非常抱歉的是,我是政客。”

这是流行于美国的格言,他偶尔听说了,眼下说出来也不觉得是自降身份——哥们儿这叫“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凯瑟琳呆呆地看了他半天,终于又展颜微微一笑,“你希望伊莎跟我的公司签约,要不然你不会有兴趣跟我谈这么多……好吧,陈,你可以提出你的条件,伊莎的事情只是顺带的,我聘用她,只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

“我的条件嘛……”陈太忠看着她深思的眼神,总觉得这女人算是一个矛盾综合体,既有趣又难缠,美艳无比却又不乏智慧,偏偏还擅长不按牌理出牌,他本就是擅长不按牌理出牌的主儿,对接触这种人并不是很感兴趣,“好吧,我要你陪我上床,做爱!”

“是吗?你确定?”不知道为什么,凯瑟琳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嗯,我非常确定,”陈太忠点点头,想一想,他又加了点补充,“美国和中国现在关系整得挺僵,此事的操作难度不会小了,先跟我做爱,然后我才会帮你办事。”

你该很失望了吧?嗯,杨老三,还有计委某人是前车之鉴,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呵呵,”凯瑟琳听得笑了起来,那笑容有点苦涩,她一边笑一边摇头叹气,“陈,你知道吗?你很让我失望,我原本以为……你跟他们不一样的。”

“谁让你长得这么迷人呢?”陈太忠笑着一摊手,那笑容很有点厚颜无耻的味道,“原本我以为自己克制得住,现在我发现,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唉,”凯瑟琳长叹一声,默默地盯着自己的酒杯,那双藏在血红的液体的后面的眼睛,透出一丝迷茫,几许失落。

哼,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端起酒杯喝酒,似乎是在傲慢地等她的答复,心里却是有点得意,看看,这不是我不帮你,是你不肯配合嘛。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她必然会拒绝,他心里居然隐隐又生出了一点说不出的遗憾,大约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吧,想征服遇到的每一个美女。

当然,哥们儿是懂得取舍的,他默默地评价着自己的大局感,不成想下一刻,桌底有什么东西,悄悄地袭上了他的双腿之间。

他一时大为惊讶,说不得天眼一开,却发现凯瑟琳眼睛虽然是看着酒杯,却不知道什么悄悄地蹬掉了脚下的高跟鞋,细长的脚丫轻轻地踩到了他的裆间,细长的脚趾顶端,五点粉红调皮地跳动着。

“你,”他看一眼凯瑟琳,才待说什么,她已经放下酒杯,咯咯地笑了起来,“哈哈,你可以说谎,但是你身体的反应,出卖了你。”

那是啊,哥们儿没想把你怎么样,当然不会有反应了,不过你丫这检查手段,也太……太那啥了一点吧?

“现在……咳咳,它有反应了,”仓促之下,他尴尬地咳嗽一声——他不但是男人,还是一个年轻的健康男人,这种情况下没点反应也不可能。

凯瑟琳愣愣地看着他不作声,好半天又是一笑,“好吧,其实我看你也非常顺眼,不过我想,我需要征求一下伊丽莎白的意见……你不会跟我做爱之后,又变成政客吧?”

“咳咳,”陈太忠剧烈地咳嗽两声,知道自己的小把戏已经被她识破了,然而,为了保持一点尊严,他只能绷着脸回答,“这个很难说,所以我认为,你可能是在冒险。”

“就算是冒险,我想,我也该试一试了,”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不过,她的眼神还是怪怪的,这让年轻的副主任感到了些许的不安,“为什么……我会例外?”

“没有原因,”凯瑟琳笑着摇一摇头,心里却是在嘀咕,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答应,居然想用这种手段拒绝我,你这智商也不算很高啊。

不管怎么说,她看他确实是越来越顺眼了,这原因是多重方面的,或者是不忿自己被伊莎比下去,或者是羡慕他对伊莎的关心——她知道他不止那一个女人。

总之,这个年轻男人是很有魅力的,身材高大相貌也说得过去,又有一些权势,更难得的是,他对自己明明有点感觉,却又能克制住,征服这样一个男人,会很有成就感的。

“好吧,那就等伊莎来了好了,”陈太忠无所谓地耸耸肩膀,你要说的是真的,那证明你有眼光,你要又是试探,哼哼,哥们儿我陪你玩玩又怎么样,到时候看谁先撑不住!

话说到这里,双方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兴趣了,只是默默地轻啜着杯中酒,听着轻快婉转的音乐,享受着喧嚣的古都里难得的寂静的一刻。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两人起身,在凯瑟琳的指点下,陈太忠将她送到了一个小区,小区不但高档,而且安保措施极严——她住的居然也是别墅。

临进门之际,凯瑟琳转头看看他,微微一笑,“屋里就我一个人,要进来喝一杯再走吗?”

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一时间意兴索然,居然没了跟她叫真的兴致,说不得撇一撇嘴,“家里有女人在等我呢,说实话,我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这话之后,奥迪车掉头扬长而去,都没有目送她进门,凯瑟琳呆呆地看着汽车远去,愣了一愣,才轻哼一声,推开了院门。

第二天中午,陈太忠接到了张沛林的电话,只当是对方通知自己到北京的时间,不成想张局长人已经到了北京,连包间都订好了,现在要请他吃饭呢。

他能这么迅速地赶到,不仅仅是因为订了第一班飞往北京航班的缘故,更是因为这边有人接机和帮忙操持,而且这人还不是徐卫东,而是一个商人。

陈太忠一进包间,就见到了那人,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迎着自己走上来的张馨身上。

“坐吧,”张馨主动上前,将他身上的西服脱了下来挂在衣帽钩上,另一只手接过了他的手包,竟然是一副跟班的模样——估计就是张爱国在,也不能做得更好了。

她居然把其他两人视作无物了,陈太忠心里感叹,这体制内出来的人,就是有眼色啊,服侍人都服侍得这么周到和赤裸,于是笑着点点头,“谢谢。”

张沛林却是只当不见她这行为,等陈主任坐下之后,他主动介绍一下那人,却是北京的一个语音系统集成商,眼下丫热情招待张局长,其用意不问自明。

“怎么没喊徐总过来啊?”陈太忠对那位略略点头算是个意思,反正以他现在的身份和能力,这样的傲慢搁在别人眼里,也是理所应当的。

“等事情定了,再跟他说吧,”张沛林笑着回答,这话里就多少带了点玄机,不过,这个反应也实属正常,这年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不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还是尽量少招摇一点的好。

当然,更深的玄机,也就没必要琢磨了,陈太忠觉得张局长挺识做,这么匆忙之间,不忘记把张馨带过来,说不得就在酒桌上随意地聊了起来。

张沛林的愿望,是黄汉祥能在酒桌上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然而,黄总让他失望了,晚上见面之后,黄家老二只是冲他笑着微微点一点头,连个问候都没有。

这不仅仅是张局长身份差了一点的缘故,而是黄汉祥还有别的事情要跟陈太忠说,他刚一坐下,就笑着发问了,“太忠,你说的这个法国的文化和通讯部副部长,是不是科齐萨?”

“嗯,没错,就是他啊,”陈太忠笑着点头,“黄二伯您……唐老板答应了?”

“先不说这个,”黄总摇一摇头,面带微笑,“我打听了,这家伙有涨的行情,你真的能确定,这家伙非常想借咱们这边的力吗?”

“要不这样,我把电话给您,成不成?”陈太忠笑一笑,摸出手机翻看起号码来,他能想得到黄汉祥的顾虑——事情都撮合好了,万一人家那边不领情,这丢人就丢大发了,“您亲自跟他说,这总可以吧?”

果不其然,黄总连推辞一下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让身边的跟班记下了电话,之后才笑着回他一句,“我又不会法语,跟他说什么说?到时候有人跟他说呢。”

“呵呵,”陈太忠点点头,两人又聊了几句,直接将张馨和张沛林这二张撂在了一边,等饭菜上来之后,张馨抽个空子,才在他耳边嘀咕一句,“黄总今天好像挺兴奋的。”

嗯?陈太忠仔细品味一下,确实如此,心里不禁暗暗地自责,自己跟黄汉祥交往这么久了,观察力还赶不上今天才见其第二面的张馨——我这观察能力,还有待提高啊。

“黄二伯,您好像有什么喜事儿,说来听一听?”既然发现了,他自然是要凑个趣的。

“唉,其实也没啥,”黄汉祥摇一摇头,他已经憋很久了,听到小陈发问,于是收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发话,“你算命好的啊,一号可能有意思招呼他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