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701章 甄主任

沉吟一下,陈太忠还是决定说实话,当然,这不是他没有胡搅蛮缠的本事,而是他认为面前这个凯瑟琳,不值得他胡搅蛮缠——哥们儿怎么也是一实权副处呢,要符合身份。

“我跟临铝是有一点关系,但是中国的官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他缓缓发话,紧接着双眼一眯,恶狠狠地瞪着她,“你别跟我谈多情不多情的问题,麻烦你先告诉我,这个消息是谁泄露给你的?”

“这很重要吗?”凯瑟琳讶然地望着他,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的不解,“陈,临河铝业能用我的设备的话,伊莎会得到奖励的……关于这一点,我早就对你做出过承诺。”

“谁告诉你的?”陈太忠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这样吧,”凯瑟琳感觉到了他的必得之心,低头犹豫片刻,终于抬起头来,“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是做为回报,你要帮我争取到这个项目。”

“唔,”陈太忠犹豫一下,缓缓地点点头,他对在自己背后说三道四的人相当地敏感,而且他对凯瑟琳的消息渠道也有点好奇,“或许我可以帮你试一试,但是结果不敢保证。”

“是临河铝业北京办事处的甄主任告诉我的,”凯瑟琳嫣然一笑,转眼间,这笑容就变得夸张了起来,“哈哈,我可是信守了我的诺言了……”

敢情,自打知道了临铝要上一个大项目,她就开始打听了,打听来打听去,知道临铝在北京有个办事处,而且临铝的董事长范,也经常飞北京,于是她主动就找上门去了。

甄主任在驻京办干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外国人见得不少,找上门想谈这谈那的人多了去啦,凯瑟琳是吓不住他的,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在北京呆了这么久,他也知道恪守“谨小慎微”的必要性。

所以,他在礼貌接待的同时,也谨慎地同对方保持着距离感,凯瑟琳问了半天,发现对方似乎说了很多,其实自己一无所获的时候,一时就有点着急了,“范董到底什么时候能来北京?”

“这件事情,范董也不一定能做得了主,”甄主任笑着摇头,好像很热心地建议了,他当然不肯告诉她,范董现在就在北京——替领导打发闲杂人等,也是他的职责,“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去跑一跑发改委,那里有人帮你说话的话,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

建议是不错的,然而,他有意无意地隐瞒了一个事实,这种事情找发改委不太好用,正经是该去找有色金属总公司,那才是能做了百分之八十的主的。

凯瑟琳来北京时间虽然不短了,但是对中国的政府结构了解得还不是很透彻,但是说起发改委,她可真的知道,这个新出现的部委,主体就是以前的计委。

她跟计委某人的仇结得大了,听到这话,一时就有点万念俱灰,好半天才发问,“那么,我怎么样才能见到范董呢?”

“找些有身份的人打招呼吧,”甄主任这次的建议,那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了,他想看一看凯瑟琳到底有什么样的底牌,同时心里还在盘算,范董要是借此又认识了两个实力派人物,那也能明白我在其中起的作用——我对她是忠心耿耿的。

“有身份的人……哪一方面的?”凯瑟琳并不是特别懵懂,她对中国的体制有一定的了解,“甄,你就指点我一下嘛。”

被她这么一撒娇,甄主任好悬没把鼻血喷出来——他爱人在天南呢,在北京虽然是不乏花天酒地的时候,可是整日里迎来送往的,又要考虑影响,能潇洒的日子也不多。

“部委的人,尤其是跟铝行业有关的人,”所以他回答得比较靠谱,“当然了,要是有天南的实权派人物,也可以考虑。”

“陈太忠……行不行?”凯瑟琳发问了。

甄主任正叼着烟准备打火呢,听到那三个字,手一抖,烟卷直接掉到了地上,抬起头讶异地看她一眼,“你说……是谁?”

“陈太忠,”凯瑟琳冲他微微一笑,她已经将他的反应看得清清楚楚了,心说这个陈不是能成事的,就是范的死对头,不过眼下也只能博一下了,“我是他……非常好的朋友。”

非常好的朋友……一瞬间,甄主任的脑中,若干不洁的念头一掠而过,下一刻,他清一清嗓子,笑着回答,“你是说陈主任啊,他……当然可以了。”

说到陈太忠,他可真的不敢再隐瞒什么了,范如霜没怎么跟别人说,这电解铝是怎么跑下来的,但是这企业里的人,嘴巴的严密程度终究不比机关的人,所以有那么几个人最终知道,范董这是走了黄家的门路,才搞定此事的。

可是甄主任知道得更清楚,此事里陈太忠功不可没,别说桥是人家搭的,似乎具体事情,都是人家陈主任一手张罗下来的。

一听眼前这美艳的外国女人居然识得陈太忠,还是第一个报出来的名字,他心里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这位爷出面的话,比杜毅或者比不了,但是比青旺市委书记强得可不止一点半点。

不过,甄主任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不是被人吓大的,他略一琢磨就反应过来一个事实,陈太忠管得了临铝的事儿,但是居然没跟这女人说,那么……这女人跟陈主任的关系也未必就能好到哪儿去,没准人家早就吃干抹净不认账了。

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可能,也可能两人沟通得不是很顺畅,小陈就没想到这女人要做临铝的单子,于是笑着建议,“你让陈主任跟范董打个招呼,范董肯定就可以见你了。”

“问题是他现在在法国呢,”凯瑟琳郁闷地耸一耸肩膀,“哦,真是……不过,幸好……不过,这个混蛋。”

她先想的是幸好我想让伊丽莎白做我的保镖,有这么个诱饵,陈要珍惜伊莎的话,我就有机会可乘,接着她却是又想到了陈太忠居然告诉自己在临铝没什么关系,这心里登时愤愤不平了起来——我真的比伊莎差很多吗?

她来北京时间不短了,由于办的是求人的事儿,接触的人里鲜有不对她的美貌垂涎的,这陈可真是比较少见的一个异数了。

“不过幸好……不过这个混蛋”?甄主任听到她的嘀咕又是一晕,脑中又是若干不洁的过程一掠而过,再想一想这女人居然知道陈主任现在在法国,说话越发地谨慎了起来,甚至又强调了一下,“没错,陈主任要肯帮你,这件事并不是不能商量的。”

然而,说这话的时候,他依旧面无表情——反正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说的,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能让陈太忠帮你出头的话,陈主任自然知道我的谨慎;你要不能说动他,对不起了,下一次范董还是不在。

“你看,我对你很坦诚吧?”说完这些,凯瑟琳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陈主任,眼中有些许的戏谑一闪而过,“现在,该你兑现你的诺言了,不是吗?”

“甄……主任?”陈太忠艰难地咽口唾沫,我说,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啊,我想知道的是谁在背后撺掇你,你居然给我这么一个中规中矩的答复?

“哈哈,”凯瑟琳高兴地笑了起来,一时间满面生辉,尤其胸前那大到简直可以跟排球媲美的双峰,也随着她的笑声一颤一颤的,简直带给人一种随时可能掉下来的感觉。

看到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心里实在是太开心了,来中国这么久,她多少也明白了点官场中人的心态,眼见他惊讶到这种程度,心中真是说不出的痛快。

“这个甄主任吧……他跟我有仇,”陈太忠见她如此乐不可支,登时就有点恼怒了,更关键的是,他这点小心思被人看穿,就觉得有点丢人,尤其发现此事的人还是外国人,我这不是在给政府官员脸上抹黑吗?

所以他就打算略略抵赖一下,最起码不能让她笑得这么痛快,笑得这么肆无忌惮——虽然他也知道她没什么恶意,虽然他也挺佩服她没关系就敢上门乱闯的勇气。

“他是在误导你,”陈主任很坚决地说。

“跟你有仇?”凯瑟琳先是一愣,随即眼睛一亮,笑着点点头,“哦,那好办,等伊莎来了,我让她去教训一下他,怎么样,我这个主意不错吧?”

你这个……陈太忠再次无语了,他原本想着她若是敢拿伊丽莎白的需求来要挟自己,那我就要如何如何反击,却没想到人家也是不按常理出牌,根本不拿伊莎的工作来说事,反倒是说要令其打人。

这就不好玩了,伊丽莎白怎么也是他的女人不是?而且,按照一等洋人二等官的排序来分析,伊莎真要打了甄主任,十有八九也是白打,不但范如霜不会有什么反应,估计首都警方也不会认真追究。

可是,陈太忠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纵然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情人。

“你也不用再激我了,”他摇摇头,既然你擅长别出心裁,那我偏偏不在这个领域跟你玩,你要知道,现在是你在求我,于是他的脸微微一沉,“我的建议是你再去发改委吧,甄主任的建议很正确,某个讨厌的人已经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