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9章 讹人

还没等陈太忠开口相问,埃布尔那边已经哇啦哇啦地开口说了起来,陈太忠皱着眉头又回几句,搞得黄汉祥只能张着眼睛看其他几个人。

倒是阴京华笑着点点头,轻声解释一句,“法语,”他是搞国营餐馆服务的,虽然外语不灵光,但是既然在北京干了这么多年,语种大致还是能分清的。

等陈太忠挂了电话,黄汉祥笑着点点头,“太忠你这法语说得不错嘛,怪不得搞招商引资的成绩这么好呢……这个人说什么?”

他这话的的确确是发自内心的赞赏,官场中会来事的人不少,懂得死学的书呆子也不少,但是既会来事又有相当专业素质的人,真的就不多了。

以前他看陈太忠顺眼,那只是对了眼了,脾性也相投,但是在黄总的印象中,小陈媚上的能力差不多,而个人能力就值得商榷了,眼下听得这家伙年纪轻轻居然能说一口流利法语,不由得叫起好来,心里也盘算了起来,这个家伙,要不要认真地栽培一下呢?

“这个人说……”陈太忠苦笑一声挠一挠头,又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把埃布尔的话转述出来。

敢情,今年是中法建交三十五周年,两国相互之间来往比较频繁,近期法国的中法文化交流协会有一行人将飞赴北京,做一些文化上的交流。

这次交流,法国的文化和通讯副部长将随行,按照对等原则,中方这边接待也应该是文化部副部长来接待——顶了天也不过是个正部长,然而,该副部长跟埃布尔关系不错,私下向他表示想见一见中国的国家领导人。

埃布尔一听就用上心了,因为这个副部长算是他的政治投资方向之一,而且由于该部长想表现自己在中国的人脉,这个要求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前,还不想通过大使馆来转达。

说句良心话,这请求要是真的通知了中国驻法大使馆,中国这边看在中法两国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份儿上,分管副总理接见一下,基本上也不是问题。

但是,这不是副部长想要的,他想要的是展现一下自己的个人魅力,通过私人渠道见到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这将在他的政治资本上增加一块厚厚的砝码——中国再是跟西方的意识形态上有差异,再是相对发展中国家,也不能掩饰一个事实:它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

埃布尔和其他人都接了这个任务,他一想我跟中国的其他人也不熟,不过刚刚离开的陈太忠,倒是没准能说上什么话,说不得一个电话打过来问究竟。

陈太忠一听,好悬没把手机扔到地上,心说老埃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你要搞点“长二捆”火箭的资料,我倒是还知道该从哪方面下手——虽然肯定不会给你,可是你要我撺掇一个总理或者副总理级别的人出来见个副部长……靠,这程序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走!

于是,他就打算婉拒了,谁想埃布尔太把这件事当回事了,“陈,你一定要帮我想一想办法,这件事对我至关重要……大家都是朋友,难道不是吗?”

“那么,我帮你试一试吧,”左右是推脱不过了,陈太忠看看面前的黄汉祥,终于应承了下来,“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要是埃布尔提出别的要求,他还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有个罗纳·普朗克在那里吊着,想吃糖衣就要冒着被炸的危险,不过眼下这事儿不涉及国家机密,他暂时答应下来倒也无妨。

所以,他嘴里的“下不为例”,意思是说我帮你一次忙了,你不能贪得无厌地总要求我帮忙,可是这话听到埃布尔的耳朵里,味道却是大不相同了,掮客先生只当此人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才说出“没有下一次”的话来,心里一时大定。

“一个文化部副部长,要见国家领导人?”黄汉祥听到这话,都禁不住冷哼一声,“他还真看得起自己了,你知道不对等的外交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有辱国格!”

“这个我知道,”陈太忠尴尬地笑一笑,“不过这只是一方面嘛,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这不是也是发展亲华势力吗?反正是他主动靠上来的,咱也不算太跌份儿吧?”

“这个倒也是,”黄汉祥点点头,他刚才的话,也是太子党们的习惯性反应,听到小陈如此说,笑着点一点头,“特例肯定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你说的这个副部长,将来会不会成为白眼狼……西方的政客,哼,很不好说。”

“那这个事儿……您看?”陈太忠看着他轻笑一声,目光游离不定。

“你……”黄汉祥想说什么来的,又硬生生地忍住,接着又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我说太忠啊,说句良心话,我都有点头疼见你了,你说说你吧……你能不能给我找点难度小的活儿呢?”

“其实我也懒得答应他,关键是这家伙跟罗纳·普朗克公司的关系好,”陈太忠闷闷不乐地撇一撇嘴,“那个公司今年可能在大陆投资,我想把资金引到天南去。”

“嗯,”黄汉祥点点头,心说这个理由我倒是还能接受,要不你总贸贸然地答应别人,那不是在玩我吗?不过,“罗纳·普朗克,这是个什么公司,很有名吗?”

“是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陈太忠又撇一撇嘴。

黄总一听就明白了,世界五百强公司他不可能全部都记着,但是他非常清楚这五百强意味着什么,琢磨一下摇摇头,笑着回答,“小陈,分管文化的是唐副总理,这个事情你让蒙艺打招呼,要比我管用。”

“那万一……他把罗纳·普朗克的投资弄到碧空去怎么办?”陈太忠觉得他的笑容里隐藏着什么,说不得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一副我认定了你的模样。

“你……”黄汉祥再次语塞,心说你这家伙讹人也讹上瘾了?他说的确实是实情,蒙艺跟唐总理关系不错,不过他说这话,倒也不无试探之意,这种不太正规的要求,通过正规渠道反应的话,总不是太好,其他因素撇开不提,只说这级别差距悬殊,就算老唐肯抽出时间会见人家一下,也未必就是官方的正规会见。

反正这年头,帮人也是有瘾的,他帮了陈太忠那么多忙,又见到这家伙死缠不放的架势,黄总说不得哼一声,脸一沉,“我说你这家伙有点大局感行不行,这投资落到天南和落到碧空能差多少?”

忽悠,你就忽悠我吧,陈太忠看着他笑,也不答话,心里却是明镜一般。

搁在以前他没准就觉得人家说的这大局感是真对,但是现在他知道了,黄家终究是放不开天南的,主动伸手是未必,但是有人求到头上了又有伸手的理由,那管一管也是正常的。

“我不是就想吃点松露嘛,这代价也太大了吧?”黄汉祥见这家伙这副模样,站起身来气哼哼地往外走,“小陈,下次你要是把联合国的事儿揽过来,那咱们也就别见了,我惹不起你还不行吗?”

“黄二伯,那个……我给张沛林打电话了,”陈太忠紧走两步,跟在他屁股后面,“您不是说等我回来,要见一见他吗?”

黄汉祥猛地停住脚步,回头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那种,愣了大概有两秒钟,才冷哼一声,“还有什么事儿,你都说出来吧,然后……你赶紧回天南吧。”

“还弄了点好酒和好雪茄,”陈太忠笑着回答,“回头就托运过来了。”

“哎呀,你这家伙,算算,不理你了,”黄汉祥笑一笑,转身扬长而去,走到门口才说了一句,“告诉他,明天晚上请客,要是来不了那就不用来了。”

这话说得听起来很不客气,但是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太给陈太忠面子了,搁给任何一个人敢这样再三再四地纠缠他,别说让一个副厅请客了,他能一个电话把这个副厅弄下来。

阴京华手背在身后,向陈太忠伸个大拇指出来,这就是黄总的贴心人说了:牛,你大牛,老阴我是没服过谁,今天我是服了你了。

哎呀,陈太忠总算是松口气,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心说黄汉祥今天还真是好说话,这还亏的是哥们儿的法语好,让老黄看顺眼了——黄总当时并没有掩饰眼中的赏识,所以他知道今天是沾了什么光了。

要不再学一学德语、阿拉伯语什么的?他一边琢磨,一边摸出了电话,拨通了张沛林的手机。

张局长一听,黄总愿意讹自己一顿饭,那份荣幸也就不用说了,“明天局里有大会,不过我请假,没事,一定赶到……”

你还真是话多,陈太忠挂了电话,心里有点愤愤:当着老黄的面儿,你要是敢说大会什么之类的,那我才叫服了你。

当然,腹诽归腹诽,他也知道人家这么说实在再正常不过了,他的能量再怎么大,再帮人家活动老总,终究是个小小的副处,于是张局长有意无意间,很多针对领导不方便说的话,就可以跟他说两句——以示他自己是多么的配合。

事实上人家这么说也并无恶意,反倒是有表示亲近的意思,只是他的身份实在有点拿不出手,所以心里才有点愤愤不平的感觉。

哥们儿往常只注意个人的办事能力了,就忘了这身份还是有点拿不出手啊,陈太忠一时间生出了点上进的欲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