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8章 回京

“终于回来了,”看着北京机场在眼中越来越近,陈太忠长叹一口气,心里暗暗琢磨,这个葛瑞丝和贝拉该怎么安置一下呢?北京会有她们的位置吗?

“我是不能陪你了,”韦明河轻笑一声,青江那边有点事,他在巴黎就接到消息了,得赶紧回去,“下次,咱们再去啊,小涛还打电话埋怨我呢,嫌我不带他。”

这次他的两个跟班在巴黎也好好地嗨皮了一下,尤其是韦主任晚上双飞三飞的时候,这俩也弄几个人女孩儿来玩——其中还有那种小模特,日子过得真是乐不思蜀。

“你……”陈太忠看着他犹豫一下,终于是笑着摇摇头,“你还是养一养身子吧,再去怎么也是明年的事儿了。”

“是啊,”韦明河叹口气点点头,这次巴黎之行他算是过足瘾了,感触也颇深,“外国女人那玩意儿感觉就是橡皮做的,你动个十来二十分钟她都没什么反应……”

出了机场,陈太忠抬手给荆俊伟打个电话,“荆总,我要你帮我操心的房子,有眉目了没有?”

他从黄汉祥这儿收回了别墅,心里琢磨着老黄做人大气,咱也不能小气不是?这套房子暴露了,你不想要了那我要,我再给你整一套总行了吧?

“早买好了,就等着你给钱了,”荆俊伟在电话那边笑,“你要再不回来,我就直接把这房子给黄二伯了……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陈太忠买房子是给黄汉祥住的,这个他也知道,所谓的社交圈子就是这样,荆俊伟并不属于黄汉祥的圈子,类似的东西没必要向他隐瞒。

“要坐来我这儿吧,”陈太忠笑着回答,接着又叹一口气,“这房子买了这么久了,还没庆祝过乔迁之喜呢,好不容易收回来了……晚上算暖房得了。”

刘望男和张馨已经回了天南,偌大一个别墅就是住着他一个人,陈某人原本不是爱热闹的人,但是现在不同了,每天起来之后,身边没有一两个人还真有点不适应了。

巧的是,今天马小雅没什么事儿,大概下午五点多就跑了过来,陈太忠寻思着荆俊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于是只能搂着她说一说情话,却是不方便再做什么荒唐事了。

当然,既然是走了一趟时尚之都,他少不得要送给马主播一点什么,这次也不例外,两瓶香水还有一个钻戒,这钻戒虽然比送给苏文馨的那个小一点,标价却是高出一倍还多。

触目那晶莹剔透的眩目,马小雅登时就呼吸急促了,嘴唇也热了起来,两人正激情拥吻的时候,门铃响起,终于没有酿成再大的事端。

荆俊伟身边带了七八个闲人,一进来就很不客气地招呼大家去二楼就坐,那些闲人都是文化气息极浓的主儿,倒也没显出拘束来,嘻嘻哈哈地说笑着,里面有几个还是陈太忠似曾相识的。

其中一个魏老师,算是跟陈太忠较为相熟的,还有一个国内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等陈太忠打算叫外卖的时候,魏老师拦住了他,“不要搞炒菜什么的,就弄些凉菜,弄几个锅子就行了,消磨时间的嘛。”

所谓的文人品性,大概就是这样了,食不厌精那是大师才讲究的,眼下大家都没什么太大的名气,图个自在就行了。

对马小雅,荆俊伟是直接无视的,原本两人还能说一说话,可是自打知道她成了陈太忠的人之后,荆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来往了,索性就稀里糊涂地那样了。

其他几人知道此女曾在中视做过主播,反应也不尽相同,有不屑的,有套近乎的,也有不动声色的,但是毫无疑问,大家对陈太忠的态度就越发地微妙了起来——收个前中视主播做情人,还大明大方地拿出来示人,小子你算个狂的了。

这一顿饭从六点多一直吃到十一点多,大家兀自谈兴不减,陈太忠总算有点明白荆俊伟为什么爱吃火锅了,敢情全是让这帮落魄的文人逼得啊?

有个去年从艺术学校毕业的女孩连晓菁,个头矮了点相貌却是不难看,对马小雅殷勤得紧,很显然有希望她提携自己的意思,不过大家初次见面,总不能太着痕迹。

然而,她想的是不着痕迹,可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做事再老道也不可能瞒过大家的眼睛,更何况她也无意掩饰什么。

“哎呀,总算走了,”陈太忠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禁不住苦笑一声,“我发现北京的闲人实在太多了,唠嗑都能唠七八个小时。”

“嗯,晓菁还不想走呢,”马小雅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你有没有点什么想法?”

“这丫头心思太重,我不喜欢,”陈太忠淡淡地摇一摇头,“我现在的感觉,就是活得简单一点好,何必那么费心费力呢?”

“她是地级市出来的,家里的骄傲,回去不甘心啊,”马小雅苦笑一声,颇有感慨地叹口气,“她这个心情我特别能理解,当时我也是这样……你说我带一带她好不好?”

“那你的事儿,不过,你不要同情心太泛滥好不好?”陈太忠漫不经心地摇一摇头,“谁知道她是什么人呢?贸然踏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她当然要付出必要的代价。”

“你放心,我也不是随便相信别人的人,”马小雅吃吃地笑着,斜着身子靠到了他身上,伸出嫩葱一般的小手,满意地端详着手上的钻戒,“太忠,你说苏姐那个好看,还是我这个好看?”

“我现在想看的,可不是钻戒,”陈太忠轻笑一声,抱起她走进了卧室……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把钱打给荆俊伟之后,就打电话联系黄汉祥,黄总听说他买了松露回来,犹豫一下,“嗯,这样,你把东西送家里好了,今天中午没空。”

陈太忠当然不会答应送他家里去,少不得就定下了下午见面,老黄倒是真的不跟他见外,说是再来西四环的别墅拿东西。

黄汉祥这次来,又带了四个跟班,其中一个还是阴京华,见到陈太忠拿出的装松露的盒子,笑着点点头,“这东西多少钱……呵呵,还真有白松露啊?”

“钱不钱的有什么意思?”陈太忠笑着摇头,“没几个钱,能给黄二伯办事,那是我的荣幸。”

“你小子就是嘴皮子溜,”黄汉祥笑着指一指他,“我可不会白用你,要不下次就不好用了,小阴回头给他弄上半斤明前的狮峰龙井……我说,你找我来还有什么事儿?”

果然是人精啊,眼里不带揉沙子,陈太忠笑一笑,顺手递给他一个小包,包里是一串钥匙和一个房产证,“黄二伯您拿着去玩儿,我住这儿了,总不能让您没个去处不是?”

“嘿,你倒是挺讲究的,”黄汉祥心里越发地舒坦了,他原本来了就要走的,见陈太忠居然能想着再送一套房子给自己玩,一时间就有点不好意思拿了钥匙就走,“对了,这白松露很少吗?只能买这么一点点?”

“这还是托了一个朋友去意大利原产地买的,”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老黄你不能拿你的能力去衡量别人啊,“唉,快别提了,不但正好遇到罗马掉B2,还碰见黑手党了,真是……”

黄总对黑手党并不感兴趣,中国可是共产党的天下,你黑手党玩得再好,来了中国也只有“团灭”一种可能,他关心的是B2的坠落,“你那朋友……能不能弄点B2残片回来?”

“啧,”陈太忠左手恨恨地一砸右手,“我怎么就忘了这档子事儿了呢?唉,不过……她是法国人,估计也不太方便。”

“没有就没有吧,”黄汉祥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当然,能第一时间想到这个问题,证明在某些事情上,他的思路还是对得起他太子党的身份的,“反正插手这种事情,对你也未必是好事……对了,意大利那边反应怎么样?”

“好像也没什么反应,”陈太忠再次赧然地挠一挠头,心里有点愧疚,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电话的居然是埃布尔,说不得冲着黄汉祥笑一笑,“这也是个法国朋友,要不我问一问他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