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7章 惊悚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对自己被别人误会做特殊部门的人,心里还是有点微微的不爽,不过已经是这样了,他也懒得解释,心说这消息要是只在外国人嘴里传来传去的话,那倒也无妨——哥们儿这算是给那些真正的特殊部门的同志打掩护了吧?

今天他同海因谈得并不是很直接,犹太人倒是想直来直去呢,不过陈某人不给他这个机会,揣着明白装糊涂,海先生终究是商人而不是政客,有些话也不合适说得太过明白,最终是嘻嘻哈哈地插科打诨而结束。

然而,他并不知道,海因对今天的谈话相当地满意,虽然大家的表述都很模糊,但是有身份的人说话,大致就是如此的,小事上一言九鼎是做人的美德,大事上一言九鼎是失败的政客。

海因不是政客,但是他是犹太人,又跟哈默合作过一段时间,深谙做人的分寸,是犹太人中少有的眼光比较远大的家伙。

事实上,陈太忠的思维还有一个误区,那就是海因对他身份的猜测,并不是尼克嘴多泄露了什么,而是犹太人自己猜出来的。

说穿了,还是那个“香榭丽舍的悲伤之夜”惹的祸,尼克曾经指定要求陈太忠帮忙寻找两件失踪了的珠宝,其中一件就是海因所在的这个家族提出的要求。

珠宝花了两成的价钱找回来了,海因又跟尼克交好,就想问一问这事是谁做的,英国议员觉得犹太人靠不住,本不想多说,被逼得紧了才扯出陈太忠,“这件事可能是俄罗斯黑手党干的,不过,我是从中国的陈那儿得到消息的。”

海因本来没认为这话一定是真的,等到他后来到了天南,知道凤凰科委居然从英国争取到了投资,就知道这话未必无因,最起码,陈若不是值得结交的话,以尼克反共加反华的立场,怕是一个便士都不会投到中国来。

这就是陈太忠厉害的证据之一,所以他在中国之行中,有意点将此人,结果天南这边很配合地将人送了过来——送人过来不稀罕,但是陈主任对他待理不待理的样子说明,这人怕是真的不含糊。

前一阵埃布尔得了美国飞机炸了中国大使馆的消息,就打电话给他,讯问关于汇市操作的事情——埃布尔只是掮客,不是搞金融的,相关消息求证于他是很正常的。

其时,海因知道消息时间也不长,一时有点好奇,这家伙大半夜的不睡觉爬起来,这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略一打问,知道又是陈太忠说的,而且还求人代为打听伤亡者人数,他心里就有了某种想法。

最能证实他想法的,是陈太忠不久之后就来到了巴黎,这就是再明显不过的证据了,虽然那家伙是打着招商引资的旗号来的。

当然,他不知道陈主任为什么停留在巴黎,而不是去南联盟、意大利或者是任何一个北约国家,但是这个并不重要,情报工作未必一定要在当地展开。

是的,陈太忠在这件事里的表现,完全从侧面证实了海因的猜想,于是才有了今天的碰面。

遗憾的是,当事人死活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掺乎进来,不过,陈太忠在烦躁的同时,也有点微微的期待,这样的钢丝走好了,可也算是招商引资的创新手段了呢。

不管怎么说,老韦既然已经搞定了安东尼,那么我就先回国吧,陈某人终是洒脱之人,于是当天晚上,四人自然就是抵死缠绵了。

遗憾的是,伊丽莎白一不小心说出自己已经打问好了,也做出了决定,只待相关手续完备之后就可以去中国工作,这一句话差点引发了战争,葛瑞丝和贝拉齐齐抱怨陈太忠偏心。

“伊莎是有文凭的,”陈太忠觉得自己挺冤枉的,你们既然要吃青春饭,就不能这也想要那也想要不是?“可是你们要去中国做模特的话,还不如在英国做呢。”

话是在理,但是这二位就是不依了,两人轮流死死地霸住他,不让刚从意大利回来的苦命人分享,气得伊丽莎白索性打开液晶的掌上电视看电视去了……

陈太忠连机票都买好了,不成想埃布尔又找上了门来,“陈,听说你来谈项目,昨天跟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聊天的时候,听说他们有要在中国加大布局力度,我想天南或者是个不错的选择。”

罗纳·普朗克是法国大名鼎鼎的化工和制药公司,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陈太忠不知道红磨坊倒是正常,可是既然搞了招商引资,不知道这个公司就不正常了。

不过他对这个公司的了解也真的不多,化工领域很多都是国家进行宏观调控的,外资最多做一做化妆品之类的东西,所以没有专门研究过该公司。

然而,不管怎么说,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出手,动静不会小了,陈太忠非常高兴能在临走之前再捞一个单子,“那可太感谢你了,我需要做点什么吗?”

“不客气,我跟罗纳·普朗克的人熟悉得很,”埃布尔笑着摇一摇头,“我会催他们尽快派出考察团去中国的,啊哈,你要做的,就是尽量展现出你的城市的魅力,留下他们。”

“哦,我需要上门拜访一下他们吧?”陈某人好歹是招商办副主任,相关的程序倒也娴熟,自是不会因为埃布尔的话,就觉得此事已经落入囊中——国内哪个地方不是饿得嗷嗷待哺呢?更何况这是世界五百强企业?

“这个……”埃布尔沉吟一下,摇一摇头,“算了,法国这边的事情我帮你处理,你把自己的地方管好就行了,”说到这里,他笑着看一眼陈太忠,那笑容颇值得玩味,“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是冲在最前面就能把事办好的……”

看来这世界各地都一样啊,很多事情是“功夫在棋外”,陈太忠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哦,埃布尔你简直太热情了,我一定要跟市里申请一下,授予你‘荣誉市民’……哦不,是‘功勋市民’的称号”——听说法国人荣誉心都很强的?

“陈,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埃布尔笑一笑,心里颇不以为然,你那城市要啥没啥,我要这个荣誉称号做什么?

想归这么想,他嘴上当然不合适这么说,说不得微微笑一笑,“这是做为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对了,以后有什么消息,记得尽早通知我哦。”

“嗯?什么‘什么消息’?”陈太忠听得有点发呆。

“就比如说关于凯撒铝厂爆炸啦、中国大使馆被炸啦,这样的消息,”埃布尔笑吟吟地看着他,“还有……比如海因先生关心的消息。”

凯撒铝厂爆炸,陈太忠问的是尼克,但是埃布尔跟尼克的关系也不错,知道议员先生的消息来自于中国的陈。

说我们大使馆被炸,你丫居然敢笑?陈太忠看他这个表情很不顺眼,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合着这家伙猜出海因找我什么事儿了?

可问题是,哥们儿都不知道那犹太佬找我什么事儿啊,想到这个,他一时有点郁闷,说不得苦笑一声,“都是凑巧碰上的。”

“你这么说就不够朋友了,”埃布尔笑着摇一摇头,索性敞开了天窗说亮话,“你知道吗?有些消息能提前泄露出来的话,那就意味着巨大的财富!”

“知道,但是……这违反原则,”陈太忠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心说你丫这么说话倒轻松,但是哥们儿这么做的话,迟早得让国安或者经侦找上门来。

“违反原则?”埃布尔听得就笑了,“陈,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这么认为,但是有些人就是靠这些消息挣钱的,这种人美国有,欧洲有,全世界到处都有……中国也有,叫什么‘太子党’的,这只是经济行为,单纯的经济行为,明白吗?”

令陈太忠感到丢人的是,这家伙说“太子党”三个字时,居然使用的是中文,于是他必须沉吟一下,好让热辣辣的脸蛋变得稍微凉一点。

“嗯,好吧,也许我可以试一试,”他终于“勉为其难”地点一点头,糖衣是必须要吃掉的,炮弹嘛,那就再说了,“不过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你要知道,中国的政府很庞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员。”

“那是当然,”埃布尔笑着点一点头,“不管有没有什么消息,都影响不了我们的友谊,您说是吗?”

他还待再说什么,陈太忠已经没有心思听了,走出聊天的酒吧之后,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却是隐隐有点难受。

原本我以为,北京就是够堕落的地方了,但是跟巴黎这些地方比起来,简直什么都不是,这里才是让人能够连灵魂都出卖的罪恶渊薮。

对一个政府官员来说,业绩重要吗?那是毫无疑问的,在这种情况下,人家表示愿意提供给你业绩,而且你要付出的,不过是一些消息而已——有多少人能经受得住这样的诱惑呢?

好吧,姑且认为,经济方面的要求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是,然后呢?提供完经济方面的消息,人家又要让你提供政治乃至于军事方面的消息,有了前面的“合作”或者说把柄,你拒绝得了吗?

如此一来,那就不是在官场上被边缘化那么简单了,粉身碎骨都是轻的,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国家的耻辱,民族的罪人。

陈太忠甚至有点怀疑,埃布尔这家伙会不会是法国“相关部门”的人,于是心里暗暗地警惕,看来葛瑞丝和贝拉这里,我也要考虑换一种来往方式了,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一件令人扫兴的事情……

不过这些纠结,并不影响他拿下罗纳·普朗克投资的决心,他暗暗拿定了主意,然而,下一刻更让他郁闷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只穿着热裤和胸罩的黑白混血女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眼睛不住地放着电。

“有发票……报销,”女人笑吟吟地伸手拽住了他,说的也是中文,比埃布尔嘴里“太子党”三个字要纯正得多。

“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