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5章 海因

安东尼见客厅里的架势,也吓了一大跳,马上就知道自己的理解出了偏差,事实上,他一开始就考虑过,这十六区里富人极多,估计这个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话说回来,前两天晚上,陈太忠的表现实在是把他吓坏了,对上这种非人的存在,还是保险一点,多带几个人好了——反正既然是唐·安东尼,带几个手下摆一摆排场,总是正常的吧?

既然发现不妥了,他的手随便一挥,那四位也不说话,转头就又走出了门去,准教父冲大家点点头,走到陈太忠身边一拍他的肩膀,“陈,这么多人啊?”

“我也没想到,”陈太忠站起身回了他一句,考虑到这么说可能刺激到在座的诸位,所以他用的是意大利语,“好了,一起坐一坐吧。”

埃布尔也没想到,陈太忠今天居然是约了这么多人,尤其是听说这胖子叫唐·安东尼,心里越发地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我应该跟他解释清楚的嘛——做为一个见多识广的掮客,他非常明白“唐”的含义。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后悔也是没什么用的,郁闷的皮埃尔先生让人搬了沙发过来,请尊敬的安东尼就坐。

安东尼的沙发,肯定是挨着陈太忠的,他听在座的人谈了一些话之后,觉得有点无聊,于是身子向陈太忠这侧一凑,低声发话了,“你怎么跟这帮家伙在一起?”

他这话问得相当不见外,陈太忠笑一笑,觉得这厮倒也有点可爱之处,说不得低声回答他,“我也不知道……你饿不饿?旁边小客厅有食物。”

“最近减肥呢,”安东尼的回答越来越可爱了,“我不喜欢这帮家伙,只会空谈,一点意义都没有。”

听着那金发年轻人和假发中年人激辩着科索沃停火可能对未来欧元造成的困惑,以及对欧洲复兴的影响之类的,陈太忠觉得他的话确实没错,在这种场合下,这个话题真的有点空泛了,“安东尼,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嗯……”安东尼沉吟一下,侧过头来直视着他,“请问,你的那个功夫,中国功夫,可以教给我吗?陈,你可能不知道,我从小就很向往中国的。”

嗯?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郑重其事地摇一摇头,“虽然我有二十七个师兄弟,但是很遗憾,我师傅这功夫,只传中国人……对他的这种种族歧视倾向,我其实不是很赞同的。”

“二十七个?”安东尼听得颇为咋舌。

“是啊,”陈太忠很坚决地点点头,心说你要想见真人的话,二百七十个我也能给你弄出来——前提是仙力充裕的情况下,“关于这一点,我真的是要说抱歉了。”

“那么,我只想学变大和变小那个呢?”安东尼见他油盐不进,只能点出主题了,一边说还一边使个眼色,男人们都明白的那种眼色,“对男人来说,有的地方的大小,还是很影响荣誉感的。”

“这个……”陈太忠登时语塞,上下缓缓地打量安东尼两眼,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对方腿间转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那确实是个问题……”

见到他这略带同情的目光,尊敬的唐有点抓狂的冲动,“我不是在说我……好吧,我就是在说我,那又怎么样呢?”

他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四周有人侧头看了过来,不过陈太忠并不介意,而是笑吟吟地摇摇头,“这一点我帮不了你的忙,有人曾经有过同样的困惑,并且试图通过类似方法解决,只是很遗憾……结果并不是他想要的。”

“那是什么?”安东尼并不喜欢在这种场合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于是声音再次低了下来。

“过度充血的最终结果,那就是……”陈太忠说话时的表情很郑重,“坏死!”

“哦,”准教父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他已经知道自己今天来错了,不过显然,陈也来错了——只看身后站着的葛瑞丝,他就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想明白这一点,安东尼心里就不是很难受了,反正不管怎么说,只冲着这个中国人能进入巴黎这样的圈子,那就证明轻慢不得,他前天晚上的谨慎,是完全有必要的。

他俩的谈话,最终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一个叫洛朗的私募资金经理人笑着发问了,“陈,你俩在说什么呢,能让大家听一听吗?”

“是啊,我们也很想知道,中国政府会做出哪些反应……不知道阁下能不能帮我们解说一下呢?”一开始说话的金发年轻人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冷笑,“你们的大使馆总不会白被炸了吧?”

陈太忠听他们交谈半天,已经知道这家伙叫讷瑞·皮埃尔,他的某些看法还是有一定的深度的,不过大多时候显示出的,还是年少轻狂的那种不稳重。

他本不待理这家伙,可是听到最后一句,登时就恼火了,说不得微微一笑,“事关国家机密,我就不好说太多了,不如皮埃尔你先说一下对中国的期待值吧?”

切,中国也值得法国人专门期待吗?讷瑞很想埋汰一下对方,他看不惯陈太忠很久了,一直没时机表达出来——起码他看葛瑞丝和贝拉跟在对方身边就相当不顺眼。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口之际,猛地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谈起,只觉得大脑一阵迷糊,“我、我……”

他“我我”了半天之后,只觉得自己的思维愈发地混乱了,一时就恼羞成怒了起来,“中国的大使馆里,都是间谍吧?”

“哼,皮埃尔家族实在是越来越不成体统了,”陈太忠冷冷一哼,摇一摇头,“什么样的话都说得出口,你家大人就是这么教你说话的?”

“你!”年轻人登时勃然大怒。

“你可以要求跟我决斗,不过,你带够足够的赌资了吗?”陈太忠见他怒了,反倒是笑了起来,针锋相对地回答,“要知道,上一次我可是赢了你们皮埃尔家一个美女保镖……呵呵,那保镖,很不错的。”

伊丽莎白当然不错,现在都要跟他去中国了呢。

“你、你就是赢了斯文森的……那个中国人?”讷瑞听得脸色登时就是一变,手指着他,嘴唇哆嗦了两下,最终却是无力地放下了手。

陈某人想让他思维混乱,身体受到点约束,那岂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哼,”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心说这混蛋真是莫名其妙得很,我没招你惹你,你倒是一来就给我难看,怎么,当我好欺负吗?

正在这个尴尬时分,门铃再次响起,埃布尔站起身来看看,猛地大声笑了起来,“哦,上帝,看是谁来了,原来是尊敬的海因先生……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美国犹太人经济联合会副理事长、美国国会山的常客。”

美国的犹太人团体很多,一个犹太团体的副理事长可以是很厉害,也可以是很一般的,然而,能成为国会山常客的主儿,通常都不会很差。

高卢公鸡是很傲慢的,时常要表现出自己的特立独行出来,犹太人在欧洲的名声也不是很好,然而,这一刻,所有的人还是都站了起来,对海因先生表示出了极大的尊敬。

其中不乏有认识或者知道海因的人,上前热情地打着招呼,陈太忠倒是没动作,远远地站在那里微笑着,心说这家伙居然也能带个中年女人做帮闲?

“哦,哦,看看是谁在,”小个子老头海因却是一眼看到了他,笑得如同邻家大伯一般地慈祥,“天哪,陈主任你居然会出现在巴黎?”

见矮小的犹太人上前,热情地同高大的中国人握手,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连韦明河都不例外——这家伙还认识这个美国人?

“哦,我来法国谈几个合作项目,”陈太忠笑着解释,抓着他的手用力地摇一摇,“倒是没想到海因先生居然能来。”

“我也是听说陈主任你在,才着急过来看一看的,”海因笑吟吟地看着他,“去年的中国之行,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哦,那太荣幸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脑瓜却是急速地转了起来,这家伙对我这么热情,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他可不会认为海因是个简单的人物,先不说犹太人“狡猾”的名声在外,只说这家伙不但在美国有势力,还跟英国的议员关系匪浅,这个时候出现,就不能不让人提防。

他只说一个荣幸就不再往下说,半点了解这话的意思都没表达出来,海因一听就明白了,这个年轻人并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好对付。

所谓语言的艺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甚至是每个地区都不尽相同,这就是文化差异,然而。有些东西却是相同的。

比如说在谈判中,最先表达出自己意思的一方,注定是要被动一点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