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4章 家宴

折腾过了,松露也到手了,又谈了几家意向,陈太忠就琢磨着,我这也该回了吧,毕竟出来时间不短了。

然而,想要脱身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巴黎这边,还有件小事儿,却跟他的三个外国红颜知己有关。

伊丽莎白要征求一下朋友的意见,以坚定自己的选择——大多数女人都是这样,明明已经做出了决定,却偏偏还想别人帮着再确定一下。

而贝拉和葛瑞丝带给陈太忠,则是安东尼的邀请,陈主任琢磨一下,心说这是个隐患,我得消除了不是?于是答应当天晚上拨冗一见尊敬的“唐”。

不成想韦明河听说之后,也要去凑热闹,说是他还没见过黑手党是什么样子呢,反正跟太忠在一起的时候,不但刺激也没什么危险——当然,纵然是如此,那俩保镖也是要跟着的。

然而,这世界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下午的时候,埃布尔先生也向陈太忠发出了邀请,想与他共进晚餐,陈太忠一琢磨,得,选日子不如撞日子,两桌合成一桌好了,“晚上已经有饭局了,不如我来请客吧。”

埃布尔坚持他的邀请,并且说他并不介意陈将自己的朋友带去,陈太忠听他这么说,说不得带了贝拉和葛瑞丝一同前往。

埃布尔的家在巴黎的富人区第十六区,离布洛涅森林不远,虽然没有混上别墅什么的,也是买了一层楼,那建筑外面看着古老,里面却是相当时尚和舒适。

陈太忠到达之后不久,韦明河也跟着来了,几个人走上楼才发现大厅里满满当当地坐了十几号人,敢情,埃布尔这次请客,请的也不仅仅是他,还有一些商人和政府职员,与其说是晚餐,不如说是一个沙龙。

旁边小客厅准备了自助食物,谁觉得饿了可以过去吃,当然,你端着满是食物的盘子过来聊天也成,不过那样未免就有点没礼貌了,倒是可以端上一杯红酒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地品尝。

“哦,看看谁来了,”埃布尔见到他,热情地迎了上去,转身向大家介绍,“这是来自遥远的东方的客人,陈太忠,中国政府官员,这位韦……也是政府官员。”

他能知道韦明河的名字,还是因为那次接风宴,不过却是把韦主任的名字忘记了,听到他这么介绍,屋里的众人纷纷停止了交谈,转头看了过来,不过看到这两位身后,分别是跟了两个模特和两个保镖,那表情就相当地不解了——来这儿的人可还真没谁带了跟班。

“哦,原来是中国的朋友,”一个金发的年轻人站起身来,相较别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举止算是有礼貌的,不过那懒洋洋的眼神,怎么看怎么有点不屑在里面,“埃布尔先生,他们对金融界也有深刻的了解吗?”

陈太忠还没说话,韦明河已经接茬了,他看都不看那年轻人一眼,笑着冲埃布尔点点头,“今天来您这儿蹭饭,也没带别的,就带了几瓶酒。”

他说的是汉语,不过这并不妨碍别人理解,因为他的话说完,身后的两个帮闲已经端上了四瓶酒——国宴茅台酒,用两个精致的透明盒子盛着,一看那档次就不言而喻。

他有这么个行为,还是听别人说的,法国人是很少摆家宴的,按古老的传统,做为客人带点酒食过去,那就是对主家的尊重。

韦主任一向不愿意让别人小看了自己——做为响当当的红三代,他有这个荣誉感是很正常的,于是就跟陈太忠商量,“既然是家宴,咱们去买点82年的拉菲之类的,怎么样?”

“拉菲也算酒?”陈太忠对他这建议嗤之以鼻,不过,他倒是没反对的意思,心说埃布尔也算体面人不是?想起自己的须弥戒里还有些茅台,“来法国了,咱送东西就要送国粹,我这儿有几瓶茅台,送这玩意儿不错。”

然而,这装茅台的箱子实在有点拿不出手,六瓶一件的包装能好到什么地方去?说不得他又翻腾半天,找出两个精美的盒子来——“香榭丽舍的悲伤之夜”中,陈某人席卷了那么多的珠宝,找几个盒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用装珠宝的盒子装酒,这档次想不高都不行,何况陈太忠又对盒子做过加工?于是,众目睽睽之下,这四瓶茅台就被摆放在了客厅一角的茶几上了,看着这四瓶茅台上明显带了异国风情的汉字,一时间竟是满屋寂静。

韦明河听说的这种礼仪,肯定是确有其事,但是这规矩实在太久远了,现在都不怎么流行了,法国人生性比较天真一点,眼下比较注意这礼仪的还真没多少了。

而且今天埃布尔邀请大家来,也就是搞个沙龙聊天,严格来说还不算家宴,谁还记得带这玩意儿来?大家就是两个肩膀顶个脑袋过来了,倒是两位中国客人依足了规矩,表示出了对主人的敬意。

韦明河倒是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讲了讲规矩,就能起到这么个效果,事实上他根本没听清楚那金发青年在说什么,只是直觉地感到对方有点傲慢,自然就无视了此人。

他这副做派,再加上身后两个帮闲,给屋里众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贵族”!至于说中国现在有没有贵族,那倒是另一说了。

欧洲大多数国家还真的认贵族这个玩意儿,尤其是法国人,由于这里贵族的认证比英国等其他地方宽松多了,不管是不是真贵族,有点办法的就给自己封个伯爵子爵什么的,闲得没事再花钱设计个纹章——反正没人跟你叫真。

只有那些真的可能有贵族血统主儿,才去考证寻根什么的。

可是话说回来,法国这些自封或者真正的贵族得不到什么照顾,也就是叫着好听了,再加上法兰西民族的性格,没什么人真的把那些礼仪当真。

这一刻,韦主任王霸之气四射,震撼得满屋子人无以言表,当然,陈主任就略略逊色了一点点,不过,他虽然没有跟班,却是跟了俩美女——荒淫无度,那也是贵族的特征嘛。

埃布尔本来就有点生气那年轻人不给自己面子,见韦明河极给自己捧场,说不得笑着将陈太忠和韦明河让着坐下,转身向大家解释,“我们今天要谈的,是国际形势对金融界的影响,中国政府的态度,是不能忽略的,请问大家有什么异议吗?”

那金发年轻人皱了皱眉头,也跟着缓缓地坐了下来,埃布尔的理由简直是太充足了,不管他对中国金融界有什么样的怀疑和偏见,但是中国政府的态度,显然是能影响国际形势的。

若是换在平时,或许大家也不会很在意这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反应——这个国家从来不愿意在国际事务上说什么,久而久之,大家也习惯忽略它了,但是眼下又不同了,中国大使馆不是被美国人炸了吗?

一旁有个戴了假发的中年人见状,笑着开口缓解压抑的气氛,“哦,想不到今天能看到中国的酒,埃布尔,按规矩你是要打开给大家尝一尝的。”

“这个建议不错,”埃布尔笑着点点头,示意身边的年轻人去打开玻璃罩,有这么一个插曲,屋子里的气氛又回到了刚才。

韦明河的两个帮闲很有觉悟,见到这么个形势,很自觉地站到了韦明河的沙发后面,贝拉犹豫一下,感觉葛瑞丝轻触了一下自己,于是也跟着她站到了陈太忠的身后,心里却是抱怨不已——早知道今天来是站着,就不穿高跟鞋了,枉我还专门请假了。

这下,旁人看陈太忠的眼光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只要有条件,骄奢淫逸谁都能做到,但是身边的美女居然能这么有眼色,那就不是一般的水平了,更有甚者私下偷偷猜想:这两个女孩一看就不是烟视媚行的交际花那种,莫非……是女保镖?

韦明河对英语勉强还能听一听,但是对法语根本不沾边的,知道几个单词也就是“舒服、用力、亲爱的”之类——还是这两天才学的,听这些人说了一阵,就觉得有些无趣,探身问一问一旁的陈太忠,“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陈太忠倒是听明白了,敢情,最近国际形势风云突变,这帮人就坐在一起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顺便再研讨一下做什么能够赚钱——说穿了就是个座谈会。

两人正嘀咕呢,负责开瓶子的那位红着脸过来了,手上还端着一个玻璃罩,里面两瓶茅台是加了底座的,倒是纹丝不动,“请问这个盒子,该怎么打开呢?”

“砸碎,”陈太忠轻描淡写地蹦出一个单词,用的是法语,不把盒子密封了,也显不出国宴茅台的高档来不是?

“砸碎?”年轻人惊讶地重复一遍,手里这玻璃盒子,真的是很精美的啊,他这一声,又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就在此时,门铃响起,有人上前开门,安东尼慢吞吞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个黑西服保镖——虽然是家宴,他也得防一手不是?

别说那四个杀气腾腾、腰间鼓鼓囊囊的保镖了,只看那尊敬的“唐”满脸的横肉,就知道这家伙是什么人,于是,屋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比刚才还安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