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3章 反响

陈太忠这一层次打坐,再起来就是黎明了,一睁眼,就发现四个圆溜溜的眼珠紧紧地盯着自己,登时吓了一跳,“我说,你俩搞什么?”

葛瑞丝和贝拉也被他吓了一跳,愣了一下,小贝拉才欣喜地尖叫一声,“你没事啦?身体全好了吗?”

“全好了,”陈太忠笑着点头,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叹气,全好了才怪,比前两天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儿。

“我去给你做饭,”小贝拉穿着睡衣就往起跳,不防被葛瑞丝一把拽住,她苦笑一声,“算了,还是我去吧,你……”

“我什么我?微波炉我还是会用的,”贝拉笑着摇一摇头,转身向门外走去,只是走到门口还兀自不忘回头叮嘱一句,“你不许折腾他,不管干什么,吃了饭再说。”

“小贝拉……也会关心人了,”葛瑞丝勉力冲他笑一笑,下一刻,两行热泪却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你吓死我们了。”

“有什么吓不吓的?”陈太忠笑一笑站起身来,轻佻地伸手去她的下巴勾了一下,收回手将手指送进嘴里舔一下,轻笑一声转身走向卫生间,“哈哈,原来你的眼泪也是咸的……好了,去洗个澡。”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贝拉已经将饭菜端了过来,看着食盘里几样看不出本来面目的食物,陈太忠暗自苦笑,法国大餐算是挺有名了,不过这二位可是英国人……这东西能不能下咽啊?

偏偏小贝拉还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快尝尝我的手艺……”

将面前的食物一扫而空,他连咀嚼的兴趣都没有,看看时间早上七点了,说不得打开手机,不成想手机刚开,雷蕾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怎么连着两天联系不上你?快急死我了,说一说现在那边的情况。”

情况我都知道,就是不能告诉你,陈太忠笑一声,“嗯,才醒来,最近忙着点事情,你说什么……什么情况?”

雷蕾哇啦哇啦就是一通说,敢情欧洲这边的热闹,早就在国内传得沸沸扬扬的了,所有人都在兴致勃勃地看着这场闹剧,甚至有人跑到美国领事馆附近放鞭炮庆祝,表示对B2失事和美国军舰爆炸的欣喜之情。

这个国际影响……不是很好啊,警方挺挠头的,就上前劝说大家散了,谁想放炮的振振有词,“前两天大使馆被炸,我们游行你们不管,我现在放几个炮,你们倒又怕引起友邦的惊诧了?”

要不说大才在民间呢?这种怪话层出不穷,警察们也不好再说什么——是人就有个喜恶,只能悄悄嘀咕两句,“放完赶紧地走啊,你们这叫影响大局,上面要下命令来,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啊。”

陈太忠假巴意思地听一听,又跟面前的两女打问一下消息,总算是这二位知道陈非常在意这消息,虽然排练演出都很辛苦了,还是收集了不少这方面的消息。

“这两天觉都睡得不好,”贝拉打个哈欠,懒洋洋地坐在了陈太忠的腿上,拿起他手塞进自己的睡袍中,笑吟吟地看着他,“吃饱了没有?”

“饱了,”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一边手上微微用力揉搓着那团丰硕,一边在琢磨,敢情哥们儿这一趟意大利之行,还真把事情搞大了。

原本在他想来,无非就是炸了几艘军舰,掉了几架飞机,罗马人民受了点无妄之灾而已,可是由于他操作次序的不同,终于将战果最大化了。

最妙的,就是前面俄罗斯的侦察船挨炸,紧跟着美国就掉B2,这简直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不过这跟哥们儿的设计无关,没办法,谁让你B2来得这么晚呢?

当然,这一系列事件中,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若是美国军舰迟一点炸的话,没准又能栽赃到俄罗斯身上——你炸我的船,我也炸你的船……这么一来,岂不是更符合俄罗斯人思维方式?

世间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虽然想明白这一点,陈太忠心中总是难免悻悻,不过转念一想,算了,要是真的这么搞了,反倒是太着痕迹,也未必就是好事——就像做官一样,含而不露才是王道,痕迹太过明显的话,反倒是多了几分阴谋的味道出来。

当然,最遗憾的还是没炸准了美国大使馆,意大利人民何其不幸啊,咦?慢着,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啊。

想起来了,明年有911来的,陈太忠真的反应过来了,哥们儿现在算是已经改变了历史了,不过这个世贸大楼它必须得倒啊,不倒不解气。

拉登以前就袭击过两个美国大使馆,罗马的事儿,万一被人联想到基地的头上,那可就不妙了,美国人若是有了提防,这楼就未必能倒得了啦。

这么下去可不行,陈太忠现在的大局感,那不是一般的强,原本他还想着,要是仙力能恢复了点,再找个机会折腾几个美国大使馆,可眼下看来,这是非常欠妥当的考虑,这么一来岂不是教那群混蛋提高警惕了吗?

要不得,一时的冲动是要不得的,陈太忠很庆幸自己能及时地悬崖勒马,然而,此马好勒,彼马难驯,下一刻,一个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贝拉,别胡闹,太忠正想事呢。”

“可是他很硬了啊,”小贝拉不服气地反驳,听起来还颇有点得意的意思,“你没发现,跟太忠做一次爱,会精神百倍吗?”

陈太忠直到这时才发现,贝拉的小手已经钻进浴袍,正在小太忠上轻轻地捋动着,而他的手除了放在她的胸前,另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她放到两腿间那销魂之处。

微微掏摸一下,接触到的是满手的粘腻,他终于收回心思,轻笑一声,扳倒了怀中高挑的身子,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俯身上去,嘴里兀自嘀咕着,“这种事……哥们儿总不能再悬崖勒马吧?”

贝拉屈起修长的双腿,顺势向两边一分,引导着那巨物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幸福得尖叫了一声,“哦,你真的好了。”

“不会吧,这可是大早晨啊,”隔壁也传来一声尖叫,“贝拉,葛瑞丝……这个月的房租我不交了,你们要赔偿!”

“哼,还不是想尝一尝我的太忠?”小贝拉在陈太忠身下左右挪一挪身子,调整到角度最舒服的姿态,嘴里不屑地哼一声,“少交一个月就少交一个月吧,反正不给她们机会,哦……我要死了,你今天真的太硬了……”

伊丽莎白在中午时分赶了回来,按说她能早一点回来的,遗憾的是,意大利出了那么大的事,路上遭遇严查简直是必然的,所以比陈太忠回来得还要晚一些。

有阿姆斯特朗的指点,她一共找了三个人,弄回来了差不多两磅的白松露,花去一万二千美元,这价钱基本上跟黄金差不多了,果然不愧白色钻石称号。

最有意思的是她的表哥居伊,“陈,我也搞了一磅的白松露,不过你想要的话,九千欧元,不能再低了。”

事实上,白松露这个东西虽然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你要是想花大价钱去买,也未必就买不到——在别处或者很难买,尤其在意大利的产地,基本上还不是什么问题。

他也是见伊莎去收购这种奢侈品,一时心痒难耐,也联系了朋友,高价买了点,心说卖给陈太忠一磅,我还落下一点,咱也不图挣钱,把我吃的这点的开销赚出来就行了——毕竟是白松露呢,传说中的东西。

“你这真是坐地起价啊,”陈太忠笑着摇头,他可不知道居伊的念头,不过,念着对方伴着伊丽莎白走了一趟,也就懒得计较了,“行,九千就九千,对了居伊……你去意大利不是要旅游的吗?”

“你不知道罗马发生惨案了?”居伊不屑地看他一眼,看样子很怀疑他的智商,“这种情况,你觉得我还合适继续旅游吗?”

韦明河听得笑了起来,他很开心看到陈某人吃瘪,“好了居伊先生,既然陈嫌你的松露贵,那么卖给我好了,我出一万欧元。”

“傻帽,”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心说大家都是铁到不能铁的兄弟了,你哄抬物价让外人挣钱,我鄙视你啊,“行,这白松露我不要了。”

“别这么说嘛,”韦明河看着他笑,对公子哥来说,明辨里外是必须的素养,在这一点上,韦主任比他这自发形成的草根意识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我是想弄回家,孝敬老爷子……钱多钱少不是问题,关键是不好买到不是?”

“我买下分你一些也无所谓啊,”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

“拉倒吧,你哄谁呢?”韦明河见他如此说话,毫不客气地指出了他言语中的虚伪,“你给老黄买的东西,我敢张嘴吗?就算张嘴了……你会给我吗?”

“还不如多掏一点钱,我图个省心,”这一刻,韦主任笑得像一只老狐狸,“反正你肯定不能当着外人跟我争,要不多跌份啊?”

这混蛋算是算死他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