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2章 大乱

这天晚上,整个西方……不,是整个世界,都在谈论美国两艘军舰离奇爆炸的事情,事情发生之际,正是亚得里亚海附近下午五点钟左右,换到北京时间还不到午夜,正好赶上中国中视的《午夜新闻》。

不过事情发生得实在太仓促了,制作是来不及了,中国这边也没得到什么一手消息,所以就是在新闻下面飘了一行字幕,“美国导弹驱逐舰‘冈萨雷斯号’和驱逐舰‘菲律宾海号’在亚得里亚海发生剧烈爆炸,原因不明,疑似误操作。”

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前两天才是使用了“过期地图”,现在又是一个“误操作”,也不知道这字幕是谁编发出来的,很是埋汰人——连着两次误操作?

然而,虽然是午夜了,这个消息还是在瞬间就传遍了九州大地,大使馆被炸这事儿太气人了,全国各地都在游行什么的,见到美国人倒霉,大家自然要说道说道。

比如说雷蕾,已经睡着了,硬生生地被刘晓莉的电话叫了起来,刘记者情绪激动,哇啦哇啦地说了半天,才猛地想起一件事,“对了,陈太忠不是去法国了吗?快联系他一下,看他有什么更新的消息没有。”

“我家电话,没开国际长途啊,”雷记者还迷糊着呢,却被刘晓莉耻笑一顿,“啧,我说,你给陈太忠打手机嘛,国际漫游,那是他自己的事儿。”

当然,这个电话打不通,那简直是必然的了,一时间,雷蕾就有点担心了,不过想一想法国跟北约没什么关系,这心又放到了肚子里。

这边是一水儿的幸灾乐祸,欧洲和美国则不同了,这个爆炸太蹊跷了,而且是两艘船,可以排除偶然因素,必然是人为的。

有那对北约空袭南联盟不太满意的国家,比如说俄罗斯甚至是保加利亚什么的,就借机提出,是不是暂缓空袭,把这个舰艇爆炸的原因搞一搞清楚再说啊?

美国人正觉得羞刀难入鞘呢,因为爆炸原因在不久后就查明了,是自内而外的爆炸,也就是说没有受到外力的干扰——比如鱼雷、导弹之类的东西,美军的电子监控和整合能力相当强大,眼下又是战时,怎么可能注意不到来自南联盟方向的袭击呢?

尤其让人恼火的是,居然有媒体想到了衣阿华战列舰的爆炸,这是耻辱啊,菲律宾海号已经被炸废了,差一点就沉了,这口气不出,不舒坦呐。

于是,美国就咬死了,说这是南联盟的蛙人部队干的,给我船上装磁性水雷了——一家独大就是这么个好处,说是你干的就是你干的,就像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说你有,你就是有,哪怕后来一直没找到也没人找后账不是?

既然找出“正主”了,那一定得报复不是?这是赤裸裸地宣战,只许我们到你的地盘上打你,你怎么能出来打我们呢?所以今天凌晨的空袭,规模更大。

陈太忠还在亚得里亚海呆着呢,看到漫天的飞机,偏偏没有B2出现,这心里挺郁闷,冷不丁地看到俄罗斯的侦察船,心说有了,你不是精确制导的导弹吗?我去再给你出个洋相。

刷地一个万里闲庭,他就飘到了一架飞机上——好像是一架F117,拿着坐标什么一个劲儿地给对方脑子里狂灌。

不过,这军用飞机就是不一样,风速好大,比上次抱着飞机轱辘难受多了……

凌晨,韦明河双飞完毕,正躺在两个赤裸的女人之间,拿着遥控器无聊地换台呢,刷地蹦出一则新闻来,“俄罗斯侦察船在亚得里亚海遭到美国飞机袭击,目前状况不明,请锁定XXX,不要走开……”

呀哈,玩儿大了哈,这一下,韦主任不瞌睡了,直起身子来看电视,心说先炸中国后炸俄罗斯,这美国人太疯狂了。

这时候,北约盟军司令部里已经吵做一团了,有证据显示,先后有三架飞机对俄罗斯侦察船展开了攻击——要知道北极熊这脾气大,可不像中国人那么好欺负。

有人说了,这俄罗斯的侦察船“基尔丁”号不是才来的吗?咱就说黑灯瞎火的没认出来不就完了?

这个建议倒是不错,遗憾的是,三架飞机,不仅仅攻击了基尔丁号,河湾号也受到了攻击,其中河湾号挨了两枚导弹,想找都找不见了——毕竟是侦察船,防护能力很一般。

“基尔丁”号要好一点,只挨了一枚导弹,不过被那个战斗机扫射了一下,就那一下,就死了三个人。

俄罗斯人马上就不干了,你得给我个说法,要不然我跟你没完——一个小小的南联盟你都拿不下,信不信我立马插一杠子?妈逼的早就告诉你了,不许你打不许你打你丫偏不听。

什么?你说战场上躺着也会中枪?这不是放屁吗?总共就躺着两人,全部中枪……其中一个还挂了?

当然,国与国之间说话,肯定不会如此村俗的,总之就是那个意思。

“先交出那三个飞行员,”俄罗斯是真的火了,怎奈这不现实,北约这边的回答很牛叉——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无奈,“三架飞机……都坠毁了,没有证据显示飞行员曾经跳伞。”

俄罗斯一听,更不干了,你丫这是哄谁呢,三架飞机攻击我,就全部机毁人亡?

大家正吵做一团呢,另一个消息传来,美国人坐不住了,“北极熊你跟我玩什么猫腻呢?我这边刚误炸了你的船,你就搞下我两架B2来?这他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其中一架的碎片还撞到我驻意大利大使馆上了?”

按说这B2是价值二十多亿美元的,就算战斗机驾驶员挂了,都有能力自动返航的,虽然……降落的时候可能会有点问题。

这两架B2,是从美国本土怀特曼空军基地起飞的,一路上都挺好的,结果炸了俄罗斯的侦察船后不久,就失去了联系,又没过了一阵,美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头上掉下一架飞机来,没正正砸住大使馆,但是周边的人倒霉了,爆炸造成的冲击,使美国大使馆最少六人受伤,意大利人死的就多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太忠不会精确制导,反正瞄准个目标差不多就行了。

对B2,他连误炸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搞炸一架,另一架直接打昏了飞行员,扯断了机上大部分线缆,他自己开着过去的。

有人说这不是胡扯吗?陈主任怎么可能会开飞机呢?其实说是“开”不太合适,要说“滑翔”才比较合适,B2是扁平的,翅膀老大了,一路滑向罗马,那也是正常的……至于最后降落的时候有点偏差,那就更正常了。

陈太忠搞完这一套,身上的仙力真是半点皆无了,想继续折腾下去都不可能了,说不得找个僻静的角落一钻,心说等攒点仙力了,继续趴飞机回去吧?

要说这隐身术和穿墙术,对仙力的要求还真不高,最要命的还是那个万里闲庭,他将养了大半个晚上,第二天才缓过来点劲儿,一路趴汽车趴飞机的,等到了巴黎,就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进房间一看,屋里没人,那接着打坐吧……唉,以后说成啥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这次意大利之行,也真的是阴差阳错了,他居然在十二小时内把该办的事情全办了,除了没有碰那不勒斯的南欧盟军司令部,目标和任务全部完成。

至于说意大利有多少人遭难,那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事情了,陈某人的心一向很硬,现在就算有点同情心,也都照顾了自己认识的人了。

他在这里安心静养,外面可是乱套了,美国海军两艘军舰爆炸,然后是俄罗斯的侦察船一伤一沉,B2飞机掉下两架来,其中一架还好死不死地掉到了罗马,这通乱真的不用再提了。

山姆大叔和北极熊的关系,一夜之间就回到了冷战的时候,撇开军舰爆炸不说,只说这边俄罗斯的船才挨炸,那边美国就掉B2,搁给一个任何智商够的人,都不会认为两者没有牵连——事实上也确实有牵连,不过真相跟大家想的不太一样就是了。

美国人想的是,你看我炸你的船是无心的嘛,你要是跟中国一样,有话好好说,我也会补偿你的,可是你为什么反手就搞掉了我的B2呢?

这个误会实在是可以理解的,B2这么先进的武器,居然莫名其妙地掉了,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了,而能在上面动手脚、有资格在上面动手脚的,数遍全球,除了俄罗斯还能有谁呢?

最关键的是,北极熊睚眦必报的习惯世人皆知,而他们又有理由这么做。

于是,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撇开美俄斗法不说,追查军舰爆炸原因以及安抚意大利民众情绪,也得需要时间不是?

由此可见,仙人是一种多么逆天的存在,就那么一点点不多的仙力,就能让这个世界的形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