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1章 误操作

阿姆斯特朗并不掩饰他对安东尼的恨意,“我被这混蛋整整盘剥了两年,要不是有贵人相助,我现在还在为他赚钱呢,那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那你这么做就不对了,”葛瑞丝气哼哼地指责他,“为什么你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他是这样的人呢?”

“我怎么知道他会找你的麻烦呢?”阿姆斯特朗的脾气也不是很好,听到这样的指责,自然要据理力争,“白松露我可以帮你购买,但是他找你的麻烦,我是无能为力的……不过,这家伙只是爱占小便宜,你随便应付他一下,找个有点本事的朋友说一下,大概就差不多了。”

什么叫“随便应付他一下”?葛瑞丝听得怒火中烧,不过,对方好歹是帮了她的忙,她自是不好多计较,“好吧,我有我自己的解决方式……意大利那边的事情,总是没有问题的吧?”

“意大利肯定没有问题,只要你朋友的钱够多,”阿姆斯特朗听她这么说,气儿就平了一点,“真的很抱歉,葛瑞丝,关于安东尼,我帮不上你什么。”

“这个我明白,”葛瑞丝不吭不响地挂掉了电话,心说阿姆斯特朗似乎被一个非常有能量的女人看上了,这种情况,他确实不好表示什么——不管男模女模,吃的终究都是青春饭。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醒来之后,“陈太忠”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葛瑞丝和贝拉两人趴在床上盯着他看了半天,轻声商议一阵,葛瑞丝还在这里看着,贝拉去厨房里做起了煎蛋,心说陈若是饿了,自然会闻到这香喷喷的味道。

看着看着,葛瑞丝闻到一股刺鼻的糊味儿,怒气冲冲地闯进了厨房,“天哪,贝拉,你是打算烤鸡蛋,还是打算放火烧了这房子?”

“你不让我看着他嘛,”贝拉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了,一双诱人的大眼登时红了起来,“我只会用微波炉热面包,不会煎鸡蛋……”

到得中午时分,安东尼主动给葛瑞丝打来了电话,“葛瑞丝,陈昨天说了,他想邀请我共进晚餐,我想,今天晚上我有空。”

“哦,非常抱歉,陈目前没有时间,”葛瑞丝不知道这家伙打电话是想报复还是想套近乎,所以这回答就是冷冰冰的,“陈的朋友韦也在巴黎,你愿意见一见他吗?”

她这么说,就存了点祸水东引的心思,不过她也知道,韦明河的身份也绝对不含糊,别的不说,只说那家伙居然能弄到一辆法拉利F50招摇过市,就简单不了。

总之,她目前不想把陈的状况告诉任何人,包括韦在内——这可是陈亲口吩咐过的。

“哦,那太遗憾了,”安东尼犹豫一下,他倒是有心见一下陈的朋友,好摸清对方来路,可是转念一想,陈好说话不代表韦也好说话,混社会的总是要多个心眼才好,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请你向陈转述一下,等他有空了,我非常乐意见到他和他的朋友。”

挂了电话之后,他就开始忙乎了,不多时就收到了手下的线报——不管怎么说,他手里也是有点末流的模特不是?

于是,唐·安东尼先生就知道,陈和韦通常是一起出现的,不过同陈相比,韦的手脚要大得多,身边的女模特换个不停,不像陈,只认准了葛瑞丝了贝拉。

有时候,荒淫无度也代表了一种实力,韦明河就带给了他这个感觉,一想陈的朋友也是香车美人奢华无度,安东尼就彻底死了心里的那点侥幸——事实上,这也是葛瑞丝希望达到的目的。

然而,韦明河的纠缠,就让葛瑞丝和贝拉有点无所适从了,韦主任一定要得到陈主任确切的消息,“他怎么就能撇下你俩偷偷地溜了呢?真的太过分了……我说,不会是你俩欺负得他起不了床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马上就要到晚餐时间了,贝拉正在跟他胡说八道,猛地听到那边一声大响,“哦……@¥~¥&%”一大堆她听不懂的中文涌了过来,她只能隐隐听出一个单词——美国。

奇怪,贝拉又叨叨几句,发现那边激昂异常根本不理她,只能悻悻地挂了电话,不过,在半个小时之后,她终于知道韦为什么那么激动了——美国的军舰发生爆炸了。

在亚得里亚海里游弋美国导弹驱逐舰“冈萨雷斯号”和驱逐舰“菲律宾海号”,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内部发生了莫名其妙的爆炸,目前尚不能确定爆炸原因。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两起爆炸的规模都不会太小,有媒体形容,“能与其相比的,也就是十年前的衣阿华战列舰爆炸了。”

还有媒体指出,正是这两艘军舰,最先发起了北约对南联盟的军事干涉行动。第一批飞向南联盟的战斧式巡航导弹,就是从这两艘军舰上发射的——这个事实,或者有助于大家寻求爆炸的真相?

贝拉和葛瑞丝都是英国人,按说她们也应该是倾向于北约的政治主张的,然而,对女人而言,爱情没有国界,就像张爱玲能喜欢上胡兰成一般,大多数女人对政治和战争并不是很感兴趣——这世界上,撒切尔夫人总是不多的。

所以,她俩居然很能理解陈太忠的愤怒,反正轰炸南联盟大使馆的是美国人,又不关英国什么事儿,眼下自然也就能理解韦明河幸灾乐祸的心思了。

“或者,等陈醒来之后,我们应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你认为呢,贝拉?”看看这不是?葛瑞丝居然用“好消息”来形容这一出惨剧。

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中,糗事不少,飞机、导弹被击落很多就不说了,更有误炸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的壮举,撇开美国误炸中国大使馆一事,最轰动的,大概就是这次军舰爆炸了,所以她俩认为,这是好消息。

然而,身在巴黎盼着陈太忠“醒转”的两个美女并不知道,肇事者正在亚得里亚海里踩水呢,“我靠,这纯粹属于误操作嘛……”

到了地方,陈太忠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不过他对这次科索沃战争是做了些调查的,好死不死地想起著名的“战斧式”导弹了,心说那个冈萨雷斯号上应该还有这东西。

哥们儿先偷上一些放进须弥戒里,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回头丢到那不勒斯盟军司令部几颗,然后有机会再丢到美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几颗……嗯,要是有剩下的,就带回国去丢到个地方,打个匿名电话给军方,让他们研究好了。

这算盘挺好吧?不成想,他……他对武器系统太陌生了,把东西往须弥戒里装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碰到了什么装置,然后就爆炸了——先是小爆炸,然后是大爆炸。

亏得他够机灵,知道自己在偷什么东西,说不得一个万里闲庭飘出去两公里多,总算躲过了这一劫,“哎呀,这个野蛮装卸果然要不得……”

冈萨雷斯号浓烟滚滚噼里啪啦乱响,陈太忠就不能再回去了,一转眼又打上了菲律宾海号的主意,本来说要再试着偷一次呢,等临到动手了,猛地想起:算了,我也不偷了,直接跟上次一样操作,偷得了是造化,偷不了就让它“轰隆”吧。

果不其然,接着就又是“轰隆”了,看着一帮人在船上跑来跑去鸡毛子喊叫,还有人噗通噗通往海里下饺子,陈太忠心里这个痛快,真的是没办法形容了。

这个航母……是不是也可以打一打主意呢?他站在海里寻思了半天,终于决定暂时不考虑——攻击手段太单一了,显不出哥们儿的能耐,没啥意思。

他在海里站着也没事干,少不得东逛逛西逛逛,拿个专门做的长筒望远镜四下乱看,一不留神又发现了两艘舰只,呀,这上面挂的是俄罗斯的旗子……

其中有一艘,他不算陌生——毕竟是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那是俄罗斯的侦察船“河湾号”,他知道,为了监督北约的行动,也为了获取更多的高科技武器资料和战场情报,这艘船在这里呆了已经不止一个月了。

另一艘就是补给船了吧?陈太忠这么猜,不过仔细看一看又不太像,他可不知道,那艘船也是一艘侦察船,是“基尔丁”号,前来替换河湾号的。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对老毛子没啥好印象,心说这次我只找美国人的麻烦,便宜你了——你别跑到哥们儿跟前碍眼啊。

事实上,他怨念最大的是美国的什么战略隐形轰炸机2B,嗯,错了,是B2,就是这个玩意儿发射的导弹,炸了中国大使馆,看你吹得牛皮哄哄的,哥们儿回头整一架下来。

从技术角度上讲,这个难度并不大,陈某人一个万里闲庭,飘个五六百公里是没问题的,2B你飞得再高,莫非还能飞到大气圈外层去不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