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90章 动身

陈太忠并没有想好,到了意大利该做点什么,不过在他想来,北约的南欧司令部在这里,隔着亚得里亚海就是南联盟,而亚得里亚海里又有俄罗斯的军舰在游弋,这显然是一块热闹非凡的地方。

反正北约飞机每天来回那么多趟,他是不愁抓不住时机——不但要抓住时机,还要快去快回呢。

夜风吹得有点冷了,陈太忠丢个昏憩术给后座上休息的伊丽莎白,自己悄悄地躺在了后座和前座靠背之间的地方,撤去了隐身术,不过遗憾的是,居伊将车开得飞快,到了法意边界的时候,不过是巴黎时间凌晨两点多。

将车停在一个停车场里,做表哥的回头看看睡得正香的妹子,从后备箱里拽出一床毛毯,睡在了前座上,嘴里还恨恨地嘀咕着,“伊莎疯了,我也疯了……该死的中国小子,这个时间,让我哪里去找租车行?”

他在前座一睡,肯定是要调整座位的,这下陈太忠就藏不住了,说不得捏个隐身术出来,东走走西逛逛,再时不时地打开天眼看看,居然让他找到一个打坐的好地方——不远处有一大片玉米地!

五月中旬的法国,玉米已经将近一米高了,陈太忠走进去找个地方坐下,试一下觉得不太合适,于是从须弥戒里翻出一块塑料布和一块毛毯来,索性直接躺下了,专心地吸收天地灵气。

他在伊丽莎白身上留有神识,只要那边有什么异动,他就能觉察得到,不成想他等啊等,等到了早上七点,伊丽莎白那儿都没什么反应。

后来他才知道,伊丽莎白来到边境线是要换乘意大利租车行的汽车,才能在那边继续行程,然而,意大利的工会势力也很强,意大利人又懒惰,没有多少人愿意在规定的工作时间外加班——若是有人敢勒令强制加班,对不起,工会可不是摆设。

伊丽莎白和居伊也知道这个,所以一觉呼呼地睡到了七点半,才开始继续他俩的意大利之旅。

不过,陈太忠的顺风车也没有搭乘多久,半路上他就下了车,因为他的意图很简单,尽可能地接近南联盟,他说不出这么做的原因,但是他知道,只有这样做,机会才会更多。

一只大手胡乱拨动一下,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巴黎。

陈太忠“打坐”了,葛瑞丝和贝拉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就在当天晚上,她俩坐在客厅,好好地接受一下其他模特对黑手党的评论,直到听到凌晨十二点,两个来自英国的女孩,才知道她们一头撞进巴黎时装界,并且能顺风顺水地走到现在,是多么的幸运。

对于安东尼此人,骨感女孩妮莎表示有所耳闻,“他可算不上教父,主要控制的是餐饮业,不过这家伙手底下也有一些低档模特,奇怪,他看上葛瑞丝什么了?”

视模特的红火程度,控制她们的黑手党势力也不尽相同,总之就是越红的模特,控制她们的势力也就越大,其中不乏从别的黑势力手里挖过来的角儿——江湖无处不在。

以葛瑞丝的现状,基本上是脱离了低档的范畴,那不是安东尼合适去碰的,贝拉更是隐隐有蹿红的趋势,倒是住在这里的其他模特,基本上还属于低档这一类,所以她们对此事知之深明。

“能看上什么?不过就是想陪着他睡觉而已,而葛瑞丝最多也就能得到一顿晚饭,”热裤女孩茱莉亚恨恨不已地嘀咕,“到最后能不被他继续骚扰就感谢上帝了,这帮人渣都是这样。”

“不过,有安东尼的保护,葛瑞丝倒是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妮莎非常羡慕地看着葛瑞丝,“等你再红一点的时候,谁想再骚扰你,可是要过了你中国情人那一关才行……”

一边说着,她一边笑着冲主卧室方向努一努嘴,眼中的艳羡如山中小溪一般清澈地流淌着,不加半点的掩饰,她非常清楚,安东尼这种小混混做事比较霸道,葛瑞丝真能再上一步的话,敢打她主意的势力虽然又大了,但是也就比较讲究章法了。

正经是在那个时候,卧室里的中国陈才能真正派得上用场,妮莎知道他不但有钱,而且还是中国的政府官员,打架不是其特长——虽然他会中国功夫,也很厉害。

陈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上层场合中的纵横捭阖,比如说像介绍葛瑞丝给埃布尔认识,所以葛瑞丝有了安东尼的照顾,以后在时装界都不需要担心了。

再想一想年轻的中国人又相当有钱,这一刻,妮莎心里不仅仅是羡慕,简直是嫉妒了——葛瑞丝和贝拉,你俩也不比我强多少嘛。

“哦,我要再进去看看他,”听别人提起陈太忠,葛瑞丝心里又放不下了,说不得悄悄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见到情人还是一动不动地盘腿坐着,于是轻轻地坐在床上,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盯着盯着,她猛地有点微微的感慨:其实,陈真的很有男人味儿啊,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

不知道愣了多久,卧室门“吱溜”一声轻响,却是贝拉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见她盯着陈太忠发呆,禁不住低声问道,“你见他动了吗?”

葛瑞丝摇摇头,犹豫一下,轻声回答,“胸脯都不见起伏,贝拉,你说……他真的没事吧?”

她大贝拉两岁,为人又稳重,两人里她一直是扮演着决策者的角色,眼下却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可见她真的有点慌神了。

“哦,”贝拉听到这个回答,也沉默了,好久才轻声嘀咕一句,“葛瑞丝,我就试试他有没有呼吸,你说……好不好?”

刚才她就想这么做来的,只是被葛瑞丝制止了,眼下旧话重提,葛瑞丝却是有点迟疑了,沉吟半晌方始叹口气,“唉,算了,还是我来试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站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到陈太忠身边,不过她的身子才一弯,只觉得撞上了一个无形的什么东西,有点像玻璃一般,硬生生地止住了她,接着,一股大力传来,她禁不住身子微微地后仰了一下。

这是陈太忠为自己布下的一个防护阵法,他在这里“打坐”,当然不想被意外情况所干扰,不但如此,他还设置了阵法被打扰三次,他这里的幻像就睁一次眼的程序。

“哦,他的眼睛睁开了,”贝拉欣喜地叫了起来,却是因为不敢打扰他,这叫声异常地细微,接着葛瑞丝也看到了,不过,中国情人的眼略略一张就闭上了,眼睛也没有关注的焦点,有的只是茫然——没办法,陈太忠也不可能知道来打扰他的人站在哪个方向不是?

“他果然没事,”两姐妹激动得抱在了一起,当然,她俩并不知道,陈太忠下一次睁眼,就是在第四次被打扰的时候了。

两人激动了半天,葛瑞丝才把刚才自己感受到的异样告诉了小贝拉,贝拉一听,琢磨一下,“这估计是内气吧?我看过一本叫《神奇的雕和它的主人夫妇》的中国小说,虽然那个小说挺不真实,还有乱伦和强奸,但是记录了这种可能。”

“哦,太神奇了,”葛瑞丝耸耸肩膀,见到贝拉还是一副好奇的模样,犹豫一下,“要不你也来感受一下他的……内气?”

“算了,既然他没事,我就不打扰他了,”贝拉这家伙有时候是很毛躁,但是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她还是非常清楚的。

两人正低声说着话,茱莉亚和妮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葛瑞丝,他的情况很糟糕吗?”

“出来说,出来说,”葛瑞丝和贝拉推着她俩走了出去,随即轻轻地带上了门,生恐打扰了里面正在“打坐”的陈太忠……的幻像。

等到客厅里的三个女人知道,陈真的没什么事的时候,妮莎和茱莉亚异口同声地发问了,“那么,葛瑞丝……我们能不能对别人说,住在你这里的人,都接受陈的庇护?”

“哦,我想,这件事必须等他来拿主意,”葛瑞丝知道,自己姐妹俩的顺风顺水,受到了这些姐妹的羡慕,但是她是沉稳之人,不会贸然应承此事。

“庇护?”贝拉听得眉头猛地一皱,她的思维跳跃性比较强,“该死的,安东尼能找到这里,一定是那个可恶的阿姆斯特朗。”

阿姆斯特朗,就是葛瑞丝找的那个意大利男模,想到这种可能,她甚至有点为远赴意大利的伊丽莎白担心,“葛瑞丝,伊莎那边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那倒是不会,伊莎是纯正的法国人,又不在模特界,”茱莉亚笑着接话了,“谁也不会把主意打到她头上的。”

“我还是给阿姆斯特朗打个电话吧,”葛瑞丝被贝拉说得心虚了,说不得转头看一看身侧的落地机械座钟,“十一点半,他应该还没有睡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