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89章 打坐

“我也觉得可能是误会,”面对安东尼的示弱,陈太忠笑嘻嘻地点头,“我刚才听到了,安东尼先生,是一个愿意讲理的人。”

“没错,”安东尼连连点头,然而对方接下来的话,就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那么,请您先告诉我,我跟唐·安东尼说话,应该注意什么呢?”

“我只是开个玩笑,”他不得不尴尬地笑一笑,试图缓和一下气氛,没错,这个黄种人脸上还是带着笑的,但是那两只高举着的手臂迟迟不肯放下,这肯定就谈不上什么善意了。

“那么,我就实话实说了,”陈太忠笑得越发地灿烂了起来,“是这样,唐·安东尼,既然是尊称唐,您应该是一名教父了,是吧?”

这个知识还是他从马里奥·普佐的书上看到的,当然,这或许是个错误的概念,但是他并不介意说出来,没有人能够知道世界上所有的知识。

安东尼却是听得吓了一跳,他这个唐,不过是自己加上去的,离获得所有人的尊敬而成为“唐”的境界,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这个当口,他也不合适示弱,于是笑着点点头,只是同对方灿烂的笑容相比,他的笑容大约可以归到“尴尬”那一类里去。

“哦,那么恕我直言,以您的身份,这样半夜打扰别人的行为,就有些冒昧了,”陈太忠笑容配上他的措辞,显得很有礼貌也很好说话。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不可能一直呆在巴黎,而他走了之后,葛瑞丝和贝拉的生活还要继续,何况黑手党不死不休的荣誉感也让他有点头疼,当然,他可以在一转眼之后将面前五个人一举抹杀,但是谁又能确定,安东尼来找葛瑞丝的事情,仅限于眼前这五个人知道呢?

不想给两个女孩带来什么麻烦,那他也只有这么说话了,不过,他手上轻若无物地拎着两个人,证明他也不是一味地在示弱。

不管安东尼是不是真的唐,敢自吹是黑手党的主儿,混社会的经验也不会少了,他不太拿得清楚对方是什么意思,听到陈太忠的指责,只能沉声解释,“葛瑞丝小姐一直在忙着演出,所以我邀请的时间就比较晚了,这位先生……不知道怎么称呼?”

“你叫我陈好了,”陈太忠见这厮没有翻脸的样子,心说这黑手党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嘛,“现在你知道葛瑞丝是我的女友了,还打算继续邀请她吗?”

“所以说,一切都是一个误会,”安东尼也狡猾得很,不做正面回答,“您现在,能放下您手里的两个人吗?”

那俩人一开始还在没命地挣动,怎奈身材本来就比较矮小,陈太忠又大了一号,再加上衣服的质地比较结实,始终未尝如愿。

等安东尼跟陈太忠认真地交谈起来之后,两人就先后停止了挣动,不过已经被勒得满面通红了。

“请您先告诉我,您以后还会打扰这两个可怜的女孩儿吗?”陈太忠回答得依旧很礼貌。

“我都说了……这是一个误会,”安东尼坚决地不做正面回答,因为正面回答不是会影响他的脸面,就是会激怒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本来,我是应该让你向葛瑞丝小姐道歉的,”玩语言艺术,陈太忠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这土棍?哥们儿可是在中国的官场锻炼了好几年的,于是,他的话终于强硬了起来,“不过现在看来,您是有身份的人,那么我有一个请求……”

安东尼知道,这家伙终于要图穷匕见了,于是撇撇嘴,一摊手:请继续说。

“在我不在巴黎的时候,希望您能看在今天一场误会的份上,保护好我的两个女人,”陈太忠笑吟吟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您和我都是有身份的人,希望这个小小的要求,不会给您带来什么困惑。”

啧,安东尼终于听明白了,敢情眼前这个怪物,也有软肋,这家伙是怕我在他走以后欺负这俩女人,而且还把我捧得挺高,一时间他就有点犹豫了,今天我这面子可是丢大了。

他正犹豫呢,愕然地发现,陈太忠的身材逐渐地缩小了下去,在半分钟内又回到了原来的身高和臂长,那俩手下也被他松开了,脚刚挨着地,人就弯着腰在一旁干呕了起来。

“哦,这显然没有问题,”安东尼再次被这个景象震撼了一下,心里那点纠结也登时不翼而飞,“陈,请恕我冒昧,你的身高……这是?”

“一种神秘的中国功夫,”陈太忠笑着回答,“可以挡住子弹的功夫,哦,您今天来带枪了没有,我可以向您示范一下。”

若是安东尼的人今天带了枪来,他没准还真的想见识一下,不过他真的没带,而且,对方的话不但不含糊,还隐隐有威胁之意,偏偏是很客气地说出来的,这就让他迅速地做出了决定,“哦,今天我来,仅仅是想请葛瑞丝吃顿晚饭……为什么要带枪呢?”

“好吧,时间不早了,等我有空的时候,会邀请您共进晚餐的,”陈太忠笑吟吟地回答,当然,在他想来,自己这就算是送客了。

安东尼笑着点点头转身就走,心里却是在琢磨,这家伙说的“共进晚餐”——这算是示好呢,还是威胁?

不管怎么说,他对这个会变化身材的神秘的中国人,心里生出了深深的忌惮之意,而且对方并没有过分为难他,虽然还是难免有点耻辱感,不过他已经决定了,离这个家伙远一点。

倒是他身边有个人在嘀咕,“那家伙下面的玩意儿,不知道会不会也能变化?哦……”

“嗯?”安东尼听到这里,登时怦然心动,“我想,回头我还是需要拜会他一下。”

陈太忠见这帮人走了,才携着两女上楼,贝拉最是好奇,拽着他问个不停,“陈,你真的好神奇啊,那确实是中国功夫吗?”

“是中国功夫,”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他选择这种方式吓人,总是有他的道理的,故老相传,外门功夫里有一种转移气血的功夫,练到极致可以将手掌胀大一倍甚至手臂变长,不过,那是将全身的气血运到了那里,并不像他刚才做出的举动,全身都变化。

但是,既然是故老相传,那么稍微有点出入不也是正常的吗?所以他不怕谎言被戳穿——这种行为不同仙术,属于大家不太能理解但是勉强能接受的。

“你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进门的时候,葛瑞丝敏感地发现了他脸上的变化。

“那个功夫是很费精力的,”陈太忠点点头,他拎着那俩人坚持了那么久,不仅仅是为了震慑安东尼,更是因为他需要给自己的“打坐”找个借口。

“为什么不狠揍他们一顿呢?”小贝拉义愤填膺,声音也大了起来,屋里在场的三个模特登时为之一惊。

“因为他们是黑手党,”陈太忠这次,却是没有着急进屋,他需要更多的见证者,于是“勉力”笑一笑,“睚眦必报、不死不休,我不怕他们,但是我不想我走了之后,你俩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只能吓唬他们一下。”

“黑手党?”热裤女孩听得登时就跳了起来,一脸的惊讶。

葛瑞丝很不满意地瞪了她一眼,才转头看一看陈太忠,关切地发问了,“太忠,你这么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不会,不过,刚才没打人,力气没发挥出来,对我的身体会有影响,”陈太忠笑嘻嘻地胡说八道,“不过,我休养两三天就好了,可以借用你的房间吗?”

“这是你的房间,随便你,”葛瑞丝有点听不懂他的话——尽管陈某人已经解释得很口语化了,她只是知道,陈为了自己和贝拉的安危,身体受到了损伤,“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这个期间我身体不会有反应,你们不要动我就行了,”陈太忠一本正经地解释,一边说一边向房间内走去,再不抓紧时间,追赶伊丽莎白的车又要动用更多的仙力了。

葛瑞丝和贝拉追着他就进了房间,见他盘腿向屋角一坐,看了她俩一眼,就闭上了眼睛,“记着,不要动我。”

等了一阵之后,两女见陈太忠如石像一般坐在那里,贝拉伸手想到他的鼻翼下,试试他有没有呼吸了,却被葛瑞丝一把拽了过来,怒视着她。

贝拉悻悻地抿一抿嘴,想解释一下,又不敢说话,两人又等了一阵,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你们遇到了黑手党?”热裤女孩再次发问了,不过,见她俩一副轻手轻脚的模样,她的声音也压了下来。

敢情,黑手党在巴黎的模特圈子里的存在,并不是偶然的,有些男模和女模,就是间接地被黑手党控制着的,葛瑞丝和贝拉运气好一点,遇到了陈太忠,直接埃布尔被送进了圈子里,别的人就未必会这么幸运了。

热裤女孩深知此事,是以才会这么惊讶,不过,在她提问的时候,陈太忠一个万里闲庭,已经追上了伊丽莎白的车,“我靠,坐在车顶,这风好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