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87章 劝说

“东西还全就行,”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顺便举一下身边小偷的胳膊,“我答应他们的同伙了,没问题的话,就把他放走……当然,主要还是看你的意思。”

一般情况下,陈主任是比较愿意遵守诺言的,不过眼下显然是“二般情况”,他自然也会事急从权地应对。

“还有同伙?”这位听得就是一阵惊讶,低头一看,发现陈太忠的黑色皮鞋上泛着白花,这种阴暗的光线下都看得见,心里就明白了,敢情自己来之前,陈主任还跟人家打了一场?

既然要放人,他就要小心一下了,说不得将旅行包打开,就着远处散射来的昏暗灯光仔细盘点一下,确定东西没被小偷中途甩出去几件,于是拉拢拉锁,笑着点点头,“确实什么东西都在。”

事实上,重要的东西是在旅行包的夹层里,摔坏都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别人拿到,记者发现连普通用品都一件不少,心里当然大定。

“那我放他走了?”陈太忠需要一个确切的答复,他不愿意有任何的纰漏被国安抓住——是个人就不愿意。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位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通过擅自放人这件事,他越发地能肯定,陈主任这是猜出自己的身份了,人家是生恐包里有什么不合时宜的东西,所以才做出如此决定的。

要命的是,他包里还真有点不合适被警察看到的东西,少不得侧过身子使个眼色,语气激烈了起来,“这是小偷啊,你为什么这么想放他走呢?”

要说这些人做事,还真是小心,他生恐那小偷走后生出疑心,没准反倒给自己带来不必要麻烦,说不得就暗示陈太忠配合自己唱个双簧,用的还是汉语——巴黎是国际大都市,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他偷错人了,以为你是日本人,”陈太忠看到这个眼色,就算再不明白,也隐隐猜到了几分,于是面不改色地做出解释。

别说,这小偷还听得懂一些汉语,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点点,所以大概猜出两人是为了放不放自己而争执,失主不太情愿放过他,那很正常,捉着自己的这位也不是完全想放人,只是想遵守诺言,于是两人交流了一阵之后,失主无法推却人家的面子,终于点点头。

一切都合情合理,小偷觉得手腕一松,登时撒腿就跑,心里暗暗地发誓,以后偷东西之前,一定要先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不是中国话,下一次,可未必就有这么好运了……

两人默默地往回走,直到走得看到葛瑞丝的标致车了,记者才终于轻声发话,“陈主任,你的身手,真的很不错。”

陈太忠不接这话,又走了几步之后,才轻笑一声,“我招商引资的本事,更不错,这不是……最近谈了几个意向。”

这一问一答,听起来是风马牛不相及,而且陈某人还不无卖弄之嫌,然而,说话的双方都清楚,这不过是一个想表示招揽或者求助,而另一个毫不留情地拒绝——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这么说话足够了,而且这种事,点明白的话,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葛瑞丝和贝拉已经下了车,就站在车旁,见他安然无恙地回来,紧跑几步走过来,一人抱住他一只胳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那记者不但精通法语,也精通英语,听出这两个美女模特是在抱怨陈太冲动,对方有枪怎么办的时候,心里禁不住苦笑,这个陈太忠也花心了吧?这种事情要传回国内,那就是丑闻啊。

当然,这不是他该操心的东西,不过,当他听到陈太忠说“他不仅仅是中国人,还是我的朋友,不能坐视不管”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轻咳一声,“陈主任,有些话虽然有点冒昧,我还是不能不提醒你一下。”

“嗯?”陈太忠扭头看他一眼,眼神中不带任何的情绪,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有点恼火,合着我帮你追回包来还追错了?

“虽然你现在是在国外,但是也要注意一下影响,万一有人拍下你现在的照片,传回国内之后,你浑身是嘴都不好解释了……”

这位记者确实挺能说的,不过他见陈主任脸色一变,心说坏了,我这话说得不太合适,有要挟别人的嫌疑,忙不迭苦笑着摇头,“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真心地希望,你能在仕途上走得更远一点。”

陈太忠感受到了他语气中的真诚,于是笑着点点头,侧头一看,发现标致车还站着那个女记者,手里还拎着一个同样的旅行包,愣得一愣之后,他就明白了,敢情是中了人家的掉包计了。

不过他们手上的包包实在太普通了,阿迪达斯旅行包,别说巴黎背的人不少,连中国也到处都是,他犹豫一下发问了,“怎么就你两个,其他人呢?”

“我们是搭伙来的,目的地到了就散了,”男记者笑吟吟地解释,“小花他们,现在应该是在逛街吧?”

嗯,看来花自香跟我一样,也是被这帮人利用的,陈太忠点点头,他本来懒得再说了,可是想到一种可能,还是忍不住提醒对方一句,“今天这事儿,真的是偶然事件吗?”

如若不是偶然事件,那就说明这记者被人盯上了,而他出手搭救,少不得也就落到别人眼里了,想到这个,他禁不住有点郁闷,哥们儿还有大事要办呢,真的是不想引起法国“相关部门”的关注啊。

“应该是,”男记者点点头,简洁而明了的三个字。

你这话说得太不负责任了吧?陈太忠有点恼火,不过最终还是懒得理他,心说你是专业的,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姑且信之好了,反正是万事多加小心就好了。

见标致车发动,绝尘而去,男记者看着汽车消失的远方,笑着摇一摇头,“这家伙真的太小心了,”他当然能确定这是偶然事件,别的不说,对方若是别有用心的话,旅行包早就半路被人再换走,或者散架了。

“他这还算小心?”女记者听得目瞪口呆,心说没见过比他更张狂的国家干部了,当着记者的面儿都不知道收敛一下,不过下一刻,她的注意力就回到了自己的事儿上,“包里东西没丢吧?”

“没有,不过我说了多少遍了小心小偷,你怎么还是不注意?”男记者淡淡地看她一眼……

陈太忠可是没心思管他们,上了车之后,他就想起了那位刚才的提示,当着别人他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可是眼下没外人了,他就得打一打预防针了,“贝拉、葛瑞丝,以后见了我的同胞在场,说话注意点距离。”

“可是……”小贝拉话最多,听到这话就有点不服气,不过她也不想让他不高兴,少不得郁闷地撇一撇嘴,“那么,那个韦……也算你同胞的吧?”

“贝拉,不要这样说嘛,”葛瑞丝一边开车,一边柔声发话了,陈太忠才说还是葛瑞丝懂事,谁想她下一句直接就把他雷倒了,“政客们都是这样,要小心小报的。”

政客……小报?陈太忠听得叹口气,也懒得多说什么了,“好吧,去吃点东西吧……你们想去哪个饭店?我给伊莎打个电话。”

等四个人回到租住的房子的时候,屋里住着的其他四个模特也都回来了,最近的时装周大家累惨了,四个女人挤在大厅里,或坐或卧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台上风情无限的仪容仪表早就不知了去向。

陈太忠看都没看这四位,就走进了他该进的房间,伊丽莎白跟着走了进去,贝拉也想跟着进去,却被葛瑞丝一把拉住了,笑嘻嘻地摇摇头,抬手指一指东边,那意思很明白,伊莎要去意大利了,咱俩多给她点机会吧。

“哦,贝拉你真好,给我们带来了晚餐,”一个只着了热裤和文胸的女人笑嘻嘻地看着贝拉手里的纸包,鼻子抽动两下,“金枪鱼三明治,我讨厌快餐……不过,还是谢谢你。”

“你想得美,”贝拉哼一声,放下手里的纸袋,“这是我们要吃的……好吧,冰箱里的啤酒我可以提供一打给你。”

“你们不是吃过了吗?”这位还是笑着打趣她,不成想一边一个瘦骨嶙峋的模特发话了,“呵呵,这是贝拉和葛瑞丝晚上要加班排练,用来补充营养的。”

另一个圆脸女孩发话了,“贝拉,我不想喝啤酒,可以喝葛瑞丝的木桐酒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