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86章 重逢

葛瑞丝一边开车,一边向陈太忠解释,敢情她今天在另一家模特队里找到了一个意大利男模,那模特还真知道哪里买得到白松露,这个东西确实很珍贵,市场上等闲不得一见,若是没有相应的渠道,真的很难买到。

男模说了,他知道有些人手里有存货,但是既然买得起这种东西的,就是不差钱的主儿,所以她想着急要的话,要高出市场价两到三倍才行,否则不可能打动对方——当然,若是不着急,倒是可以慢慢地打问。

两人正说着呢,那胖子就出现了,那男模跟胖子以前也小有交情,随便聊了两句之后,胖子就邀请葛瑞丝共进晚餐,葛瑞丝对意大利人没什么兴趣,在欧洲比法国人还滥情的,大概也就是意大利人了吧?何况丫又长得那么龌龊不堪?所以她基本上就无视了此人。

听说白松露有着落了,陈太忠心里挺高兴,不过看着葛瑞丝的生存状况,他又有一点担心,“你们是不是整天被这种人骚扰啊?”

“嗯,不少,”贝拉点一点头,说话倒是直接,“不过对方纠缠太狠的话,老板也会管的,再说……实在不行还可以找埃布尔先生,事实上,我觉得你该担心的,是英俊的男人,而不是这种胖子。”

女人太多了,真是管不过来了,陈太忠听得心里暗叹,可是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说我先安置了伊丽莎白,等有办法了再安置你俩吧,“那个男模没说能弄到多少吗?”

“他说他要问一问,”葛瑞丝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犹豫一下又解释一句,“我倒是告诉他了,三倍价钱以下的,有多少要多少……我没说错吧?”

她知道陈太忠有钱,但是用翻了倍的价钱买东西,还是打个招呼的好——有钱也不能乱花不是?

陈太忠点点头才待说什么,猛地车前蹿出个人来,葛瑞丝正在从后视镜里看他呢,猝不及防下,没命地踩了一脚刹车。

车前蹿过的家伙是个精瘦的黑人,手里拎着一个旅行包跑得飞快,陈太忠才被这一脚刹车弄得身子一栽,才坐直了身子想说什么,见到后面有人拔脚追了过来,先是一愣,打开车门就蹿了出去,嘴里还不忘叮嘱一句,“你们在路边等我。”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追那黑人的正是跟自己同机来的男记者,心里登时就明白了,这是包儿被偷了,巴黎小偷的名声可是响彻欧洲的。

虽然他不愿意跟国安打交道,但是触目这种事情,下意识地就认为自己应该帮忙,那小偷拎个包都跑得极快,后面那记者虽然跑得也不慢,远超普通记者的水平,但是没人帮忙的话,显然是追不上的。

一道身影,闪电般地掠了过去。

那小偷对自己的速度很是自信,一边跑还一边有心情回头望,不过,他再次回头的时候,登时就吓了一跳,一个黄种男人以远超他的速度追了过来,禁不住怒骂一声,“狗屎,这家伙能破世界纪录了,我到底偷了什么人啊?”

骂归骂,他的速度可不慢,身子一转,就冲向一个小巷,速度玩不过人家,那就只能仗着对这里的熟悉来甩脱对方了。

左右转了四五个圈子之后,他冲到一栋大楼拐角的阴影处,才待蹲下身子藏起来歇口气,不成想身后一阵风吹过,一只大脚丫子狠狠地踹到了他的背脊上,登时一个狗吃屎趴到了地上,包也甩了出去。

踹人的肯定是陈太忠,原本他早早地就能追上这小偷,若是肯用穿墙术的话,那更是简单了,不过他实在没办法跑得太快,他身后不是还吊着一个“有关部门”吗?

黑人的反应也不慢,趴到地上之后,登时就是一个前滚翻,身子再转过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远处的灯光映在刀身上,在阴暗的角落里显得寒光四射,“狗屎,你给我滚开……”

他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一阵剧痛从手上传来,手上的小刀登时坠地,然后就是凄厉的一声惨呼,“啊~”

“杂碎,把包拿上,跟我见失主去,”陈太忠哼一声,他可不想沾手那记者的包儿,谁知道里面有什么玩意儿呢?对国安,那是离得越远越好。

“嘿,小子,把手松开,”一个声音自远处传来,还有一声轻佻的口哨,两个黑人出现在前面不远处,一个家伙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

看来这世界上,哪里的小偷都一样,全是成群结队的,偷包的这家伙往这里跑,显然不是无因的。

这小偷也讲究个组织啊,这种时候,陈太忠脑中居然能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么个感慨来,不过感慨归感慨,他的动作可不慢,脚一伸,那把小刀就被他踢得箭射而出,“叮”地一声响,那黑人只觉得从枪上传来一股大力,再也握不住那手枪了,“啪嗒”一声掉到了两米远处。

这帮小偷身手都不错,黑人的身体协调性也不得不令人叹服,这位身子侧冲,一个箭步就抢到了手枪掉落处,弯腰就去捡枪——显然,他是怕对方速度太快,抢走了这要命的玩意儿。

一旁略壮的黑人有点反应不及时,不过看他去抢枪了,腿向前一迈,挡在陈太忠和枪的中间,恶狠狠地发话了,“射击!”

这持枪也是门学问,枪可是不比刀,拿了刀抢劫的家伙,敢随便在人身上不太重要的地方捅几刀,但是枪就不好说了,准头差一点点或者有点什么意外因素,没准就是人命,所以说国外枪支管制不是很严,但是那些人一般也不敢搂火。

眼下略壮的这位这么说,也是想警告对方,我们这枪不是摆设,我真的开火了,就不信你敢拿着人做人质——这年头从来都是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捞偏门也得讲究个气势不是?

他一句话说完,听到身后好半天没反应,禁不住回头恶狠狠地瞪一眼,才待发话,下一刻,他就张大嘴巴,呆呆地愣在了那里。

持枪的这位跟他一个表情,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的枪——一把小刀正正地插在枪管上,刀锋甚至卡进了枪管壁。

这得是怎样的精准和力气啊?两人真的傻的不能再傻了,我们这是招惹了什么人了?持枪的这位好不容易清醒了过来点,抬手去拔那小刀,却听得“嗵嗵”的两声响,另一边堵着来人后路两个同伴被踹得飞了出去。

“拔不动啊,”这位顾不上看情况,没命地拔着小刀,略壮的在一边哼一声指点他,“狗屎,你不会来回晃一晃吗?”

“你们……真的想找死吗?”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纯正的伦敦音,慢悠悠的,带着英国贵族特有的傲慢味道,然而,这话是那个年轻的黄种人说的。

这一切写起来长,事实上也就是几个呼吸的过程,听到陈太忠如此说,那位登时把枪丢到了地上——就算晃着能拔出来,他也不敢再拔了。

“包我还你,放了我的人好吗?”略壮的黑人看起来是头儿,知道自己打不过了,那还不如乖乖地认栽,“你用的是中国功夫,我们偷日本人比较多。”

这家伙还知道中日不太友好?陈太忠听得有点感叹,这小偷里面,也有些有学问的嘛,事实上,他不知道人家这话的真实含义——日本人有钱,每次来这购物和旅游的天堂,总是带着大量高档的电子产品,这才是小偷最喜欢的客户。

既然会错意了,他就觉得这几个家伙不算很讨厌了,反正那记者身份是有问题的,这包里谁知道会装着什么呢?那位十有八九也不愿意陪着小偷去一趟警察局吧?

“你们的请求我答应了,每人自己抽自己十个耳光,”陈太忠缓缓地发话了,他居然把这种习惯带出了国外,说完,他抖一抖攥着的那位的手,“他要跟我去见一趟失主,失主确认东西完好无损的话,就可以放他走了,明白吗?”

这群小偷看着猖獗,其实在巴黎也是实打实的社会底层,见风使舵的水平远高于常人,听他这么说,相互看两眼,犹豫一下,那略壮的汉子带头抽起了自己的耳光,抽完之后转身就走,啥话都没有。

剩下的三位见状,也是有样学样,于是,随着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小偷的同伙不旋踵就走了一个干干净净——放不放人是人家说了算了,就算是谎言,他们也没资格计较了,正经是自己先跑路要紧。

四条身影消失之后,男记者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见到陈太忠捉住了小偷,登时蹲在地上大口地喘起气来,“谢谢你了啊,陈主任。”

“看一看,包里东西全不全,我没太多工夫等你,”陈太忠下巴一扬,冲背包努一努嘴,心里却是生出点微微的不屑:干工作干成你这样,丢人啊。

当然,他也知道,搞情治工作的,未必就真的个顶个身手好,身手不好的怕是还占了绝大多数,不过,再次跟这帮家伙撞上,他心里有点腻歪不是?

记者狂喘了几口气之后,上前捡起背包,伸手来回地摩挲几下,甚至都没打开来看,就点点头,“里面东西没少,真的谢谢你了。”

按说,他是该打开看一看的,不过,人家陈太忠在一边站着攥着小偷,都不肯上前去动那个包,这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陈主任不想跟他们有什么交集。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得那么明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