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85章 个人魅力

“好什么啊,”陈太忠听到马小雅如此夸他,禁不住苦笑一声,“这条件我觉得挺苛刻的,本来想谈个比较好的项目给你的,结果倒好,不管推广费还得交保证金……”

“好做的早就被人拿走了,”马小雅一直在笑,“呵呵,能不能谈下来无所谓,关键是知道你时时都在替我着想,我就很开心了。”

那当然啦,你是我的女人嘛,陈太忠才待这么回答,冷不丁听到一句补充,“你跟伊莎在一起还能想到我,请你转告伊莎,我欢迎她到北京来玩……”

除了谈了这个代理,他又谈了两家代工,就是交点钱之后拿样品的那种,能生产出样品程度的产品,那就可以坐下来谈一谈细节了——这种方式,让他又想起了王小虎书记的同学张丽琴,张总能拿到美国汽车配件代工的单子,想来也是通过类似的途径吧?

让陈太忠不爽的是,这两家里,要货比较多的,是一家美国公司,他原本没兴趣跟美国人来往,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着痕迹了?说不得强压了怒火跟对方谈判,心里还不住地告诫自己——生意就是生意,咱要把其他因素抛开。

令他更恼火的是,他有唾面自干的这个觉悟了,对方反倒是牛皮哄哄的,很明确地告诉他:我们的单子大,跟我们谈的不止一家,这个……既然你不是干这一行的,恕我直言哈,您出去的时候记得带上门。

陈太忠一听就火了,刚想不管不顾地站起身来走人,却猛地不小心看到了对方手边有一本希伯来文的书,禁不住冷笑一声,“哦,你是我见过的最愚蠢的犹太人,真的很可惜,海因先生居然会有你这样的同胞。”

他在天南接待海因的时候,同行的有个翻译叫李铉——这人是不是国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翻译对希伯来语很感兴趣,跟海因先生一直探讨,所以他也能认出来希伯来文。

“最愚蠢的犹太人”登时勃然大怒,手一指门口,“现在你出去,马上……哦,你说的海因先生,是哪个海因?”

犹太人在见风使舵上水平是一等一的,套用犹太人的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什么不能交易的”,至于尊严什么的,暂时都可以放到一边。

等到这位听说,是那个曾经在西方石油公司有股份,现在是犹太经济联合会副理事长的海因先生,态度登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因很简单,海因比他有钱,在犹太人中的影响力也远远大过他。

“好吧,这件事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当然,必须承认我是看在海因先生的份上,我愿意提醒阁下一句,生意就是生意,如果您不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那么就算海因先生亲自找到我也无济于事,希望您能够明白。”

于是,陈太忠就又得到了一套样品,这两套样品,他打算带回凤凰去,算是找到的代工项目,事实上,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拿的产品工艺是否复杂,但是他确信,在北京甚至是随便哪个差不多点的城市都能找到生产的下家。

然而,做为一个国家干部,总是得给国家做点事的,咱的觉悟总不能比张丽琴还低吧?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拿这个单子中饱私囊,尽管代工这种项目,算不到招商引资的成绩里,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要不然也对不起这来回报销的机票不是?

这两天他过得很充实,白天谈公事晚上办私事,韦明河则是彻底地被那个“三千欧元”迷倒了,虽然时不时地来个双飞三飞什么的,但是这个女孩儿却是始终没有换过。

甚至他有心思学一学陈太忠,也弄一套房子来个金屋藏娇,然而贝拉很直接地指出,这不现实,因为那女孩儿是纯粹的拜金主义信奉者,手脚极大最是容易被人勾引,“如果韦想让她只跟他的话,那么需要签一个协议,对违约者要做出严厉的惩罚。”

包养协议?韦明河登时傻眼,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女人问题也整不倒他,但是这是外国女人哎,万一人家把协议在媒体上一曝光,他面临的,不仅仅是会断送政治前途那么简单,估计家里都要派人追杀他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耻辱。

“没错,”陈太忠点头表示赞同,“而且你要谨防外国间谍,这女人手脚大了,不是好事儿啊,她能被你收买,就能被别人收买,你说是不是?”

“怎么天底下的好事儿,都让你占了呢?”韦明河心里这个郁闷,那就不用提了,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看贝拉,“你说这个贝拉……她怎么就手脚不大呢?”

“个人魅力,纯粹的个人魅力使然,”陈太忠笑得叫个得意,那就没办法形容了,韦明河气愤不已地将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算了,她爱跟谁跟谁吧,下次来,她身上没病就行。”

“他说什么呢?”贝拉的中文不是很灵光,听到韦在说自己的名字,禁不住悄悄地拽他一把,等她听陈太忠说自己的手脚不大,脸登时就是一红,“不是啦,我的开销也很大的,要不然怎么会把房子租出去?倒是葛瑞丝姐姐能存点钱。”

模特这个职业就是这样,都是年轻靓丽的女孩,正是尽情张扬青春、肆意妆扮自己的年龄,再加上相互之间还有攀比,像葛瑞丝这种能攒得下钱的还真是异数了。

“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爱说实话了,”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少不得问一句,“要不要我再给你留点钱?”

“要啊,给葛瑞丝姐姐也留一点吧,”贝拉高兴地点头,下一刻,她见到韦明河很异样地看着自己,禁不住脸微微一红,低声慢慢地解释,“要你的钱,我觉得是应该的,不要别人的钱才是最重要的,我说得对不对?”

“天哪,”韦明河的英语不是很灵光,但是听人慢慢说还不是什么问题,听到这话登时就狠狠地一拍额头,苦恼地呻吟一声,“太忠,人家都说情场得意官场失意来的嘛,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不守规矩呢?”

“个人魅力,个人魅力,”陈太忠又笑着点点头,一边笑一边站起了身子,“好了,葛瑞丝的演出应该差不多了,我要去接她了,你不一起走吗?”

展示会活动已经到了尾声,贝拉今天可以休息一下,不过葛瑞丝还有演出,韦明河的那位也有,听到这话禁不住站起身来,“好吧,看看今天还有什么好货色。”

“你的朋友,很……花心,”贝拉轻声嘀咕一句,“花心”俩字还是用汉语说的,韦主任轮着换女模特,她是中间人之一,当然清楚得很,她不想陈太忠也这样,所以这话算是变相地夸奖自己的情人。

“我……花心?”韦明河听得就止住了脚步,回头看一看她,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转身走了,我上的女人是多,但是用过就扔了,说滥情哪里比得过陈太忠?

一个小模特,也敢这么说我?韦主任还真不喜欢别人这么冒犯自己,不过,贝拉很是给他介绍过几个美女,又是太忠的马子,他当然也不能叫真,于是长叹一声,郁闷地跨出了酒馆。

演出结束是九点,韦明河的“三千欧元”排在前面,所以八点半就出来了,葛瑞丝等到九点十来分,才跟着贝拉出来,匆匆地走向地下停车场。

她俩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一个满脸横肉的肥硕胖子手里还拿着鲜花,追在她身后不停地说着什么,陈太忠在车边看得直摇头——欧洲的胖子怎么这么多呢?

见到两女向陈太忠走去,那胖子愕然止步,惊讶地揉了揉眼睛,他身边的三四个男人也跟着停了下来,“这是葛瑞丝的男人吗?哦……狗屎,他居然一手搂一个,真该死!”

陈太忠一手搂一个,示威的意图一览无遗,他从来都不介意别人欣赏自己的女友,但是只限于欣赏,若是敢打别的主意,那等待他们的就是“宰相肚量陈太忠”。

葛瑞丝跟他拥吻一个,利索打开标致车车门,坐进了驾驶室,贝拉则是拉着他的手,坐进了标致车的后座,胖子一行人登时就看傻了。

临上车之际,陈太忠兀自不忘淡淡地看那胖子一眼,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那股目中无人的傲慢,还是被他表达得淋漓尽致。

胖子气得一跺脚,“这个混蛋,敢这么看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