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84章 公私不误

伊丽莎白很不开心,非常地不开心,她一点都不想离开陈太忠,所以自从离开饭店之后,她一直嘟着个嘴。

贝拉和葛瑞丝下午有彩排,早早地开车走了,眼见没人了,她才转头看向他,“太忠,我真的让你那么讨厌吗?”

“哪儿的话,”陈太忠轻笑一声,伸手揽住了她的肩头,“你看,要来巴黎,我第一个通知的就是你,昨天晚上,也就是你得了两次,害得贝拉一直抱怨我……你怎么会这么想?”

“可是我真的不想去意大利,”伊丽莎白抓着他的手就伸进了自己的衬衣,又顶起了文胸,让他的大手放在那峰峦高处,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这么美的身体,你舍得它离开你吗?”

嗐,看来不说也不行了,陈太忠手上微微用力,搓揉着那弹性惊人的肌肤,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其实,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不过,要等你去过意大利以后再说。”

“哦,”伊丽莎白被他火热的大手覆盖到胸前,舒服得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出一口气,听到他这么说,才又微微地睁开眼睛,眼中却出现了些许红丝——这是她动情的标志,“嗯,什么好消息?”

“你先去意大利,”陈太忠坚持着,不肯告诉她更多。

“那你给我报销路费,还有……我要去中国呆两个月,”伊丽莎白的鼻头也开始红了——这跟情欲无关,是委屈成这样的,“这两个月,我要天天能看到你。”

“哈,”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他本来还没决定什么时候帮凯瑟琳传话,甚至传不传都是两说呢,可是眼下听她这么说,却是再也按捺不住了,“你要是肯去一趟意大利,我就在中国给你找个工作,你不认真地考虑一下吗?”

“在中国……找工作?”伊丽莎白低声地重复了一遍,眼睛猛地一亮,“你是说我可以去中国工作?”这话问出来的时候,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可见情绪波动的激烈了。

“嗯,有人开价了,年薪二十万美元,”陈太忠微笑着看着她,感受到她的欣喜,他的心情也相当地好,手上微微地用力,“不过我没有答应,谁知道我的伊莎会不会看上这点小钱呢?”

“哦,轻一点,”伊丽莎白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伸手按住了在自己衣内作怪的大手,“二十万已经很多了,是什么样的公司呢?我是学金融管理的。”

“金融……管理?”陈太忠听得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又清一清嗓子,“这个……其实是有人想雇佣你做保镖,公司嘛,我没问这个公司叫什么名字。”

“哦,那无所谓,”伊丽莎白对这个倒是看得很开,能二十万年薪雇佣保镖的主儿,肯定不是小公司,她完全可以逐渐融入,“是为女士保镖的吧?”

“没错,你见过,就是那个凯瑟琳,”陈太忠笑着点头。

“哦,是她,”伊丽莎白沉吟着点点头,这对她来说,算是好消息,她对给中国人做保镖有点犹豫,因为文化差异太大了,可这工作性质还决定了两者之间会保持长时间接触,若是给美国人做保镖,那双方基本上不存在沟通的问题。

不过,有好就有坏,她对凯瑟琳的美色也印象颇深,当时太忠没有理她,但是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呢?想到这个,她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笑吟吟地发话了,“你为了帮我争取这个工作,是不是付出了很多的代价?”

“你想到哪儿去了?”陈太忠另一只手去捏她挺翘的鼻头,笑着回答她,“这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我本来……嗯,我认为有必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他本想说“我本来不想答应”,但是想到这话没准又会勾起伊莎的什么想法,说不得匆匆地改口,心说我要是知道你对我依旧这么迷恋,那打破头也给你找个工作。

“哦,”伊丽莎白这下全明白了,一时就发起呆来,说句实话,刚听说能去中国工作时,她是相当开心的,但是当这件事实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的时候,她又有些微微的犹豫了。

二十万年薪,不低了,但是在欧洲或者美国找这么一份工作也未必就有多难,更重要的是,她的亲戚朋友全在欧洲,去了中国的话,那就相当于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赤手空拳打天下了。

“我想,我需要征求一下我朋友们的意见,”她叹一口气,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太忠,“我是很想去,但是对那个陌生的环境,我也有点担心,太忠……你能理解我吗?”

陈太忠当然能理解,在家乡亲情这一方面,中国人比欧洲人看得还要重,而且那凯瑟琳的公司也未必能发展到什么样子,不过饶是如此,对方的惊喜变成了犹豫,这还是让他有些微微的不开心,于是笑着叹一口气,“那算了,去意大利的事情,我再找别人想办法吧。”

“不,我去,”伊丽莎白感觉到了他的不开心,慌不迭地将嘴凑到他脸上吻一口,“我会快去快回的,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哦。”

“可是你似乎不想去中国,”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开始拿乔了,“那我不想你走了。”

他这话原本是无功不受禄的意思,可是听到伊丽莎白耳中,却是以为他珍惜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一时间激动不已,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好了,我坐飞机,会很快的。”

坐飞机?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惊,心说这怎么可以呢?你得开车去啊,他刚想开口说话,发现她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裆间,轻轻地摩挲着。

“哦,天啦,你的车没有太阳膜啊,”叹口气拿开了她的手,他可不想光天化日下在国外演出一场肉搏戏,“意大利……我建议你开车去。”

“我现在就要你,”伊丽莎白不容分说地伸手去解他的皮带,不过,下一刻她的手就停在了空中,“什么,开车去?”

“……是的,开车去,”两个小时后,两人躺在葛瑞丝的房间里,陈太忠懒洋洋地发话了,“你可以联系一家租车行,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有我的道理。”

“好吧,”伊丽莎白赤着身子蜷在他的臂弯里,有气无力地回答,“不过,这个时间太长了,我要联系好意大利那边的货才会过去。”

“这个没问题,我也舍不得你离开那么久,”陈太忠笑着轻抚着她赤裸的背脊,“嗯,让我想一想……听说意大利在巴黎也有不少模特,或许贝拉或者葛瑞丝能帮上忙?”

“好吧,”伊丽莎白听他答应了,心情又是一阵激动,长腿一伸跨过他的大腿,人已经翻身趴到了他的身上,探手握着他的昂扬向她光洁的下身塞去,“我又有点劲儿了,这次你一定要出来哦。”

“可是……晚上还有葛瑞丝和贝拉呢,”陈太忠笑一声,接着轻吸一口气,“咝……喂喂,我说,我不能太偏心的。”

“我要离开你好几天呢,”伊丽莎白起坐几下,满足地长叹一声,趴在他身上轻轻地起伏着,一只手捧着自己右边的丰硕,凑到了他嘴边,轻声呻吟一句,“哦,太忠,宝贝……好好地吻它……”

伊莎这点倒是不错,从不掩饰她想要什么,陈太忠笑一笑,弓起了身子……

葛瑞丝和贝拉听说了陈太忠的要求,倒也没觉得奇怪,对普通人来说,白松露那真的是吃不起,这玩意儿号称白色钻石,大一点的松露甚至能卖到一万美元一磅——当然,这种级别的松露就只能在拍卖会上见到了。

但是对陈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她俩很快就答应下来了此事,葛瑞丝更是表示,她还去米兰时装周表演过,代为打听点消息,实在不是问题。

接下来的两天,陈太忠也没闲着,走访了几个商家,其中一家明确表示可以授权给他做代理,不过条件提得比较苛刻,陈某人直接将马小雅的电话给了对方,“这种事情我就做不了主了,这是我们老板的电话,您可以跟她具体商量。”

这倒不是说他听到了小马和于总的嘀咕,才将单子让给了马小雅,事实上,这种东西他认识的人里,真的没人比马小雅更合适做的了。

首先,小马是混在北京的,做总代的你不混在北京就得混在上海,实在不行广州和深圳也可以考虑,除了这四个地方,其他地方根本没戏。

仅仅这一个理由,就足以排斥掉他认识的大多数人了,而且,马小雅在京城有点人面,又有大把空闲时间,还有见多识广的一帮朋友,接这单子去谈判,实在是舍她其谁?

马小雅接到了他的国际长途电话,听说是这样的事情,也乐得“咯咯”地笑个不停,“太忠你真好,什么事儿都想着我,好了,我问问于姐这事儿该怎么操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