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83章 巴黎(下)

韦明河虽然是跟着陈太忠来玩的,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尊严,虽然陈主任表示了,巴黎这边他全部都能搞定,但是韦主任一点都不想让他小看自己。

这种优越感是与生俱来的,并且在生活中逐步茁壮成长起来,虽然两人性情相投处得也不错,可是对来他来说,有的时候,面子必须是要撑一下的。

这些都是两人事先交流过的,倒也无妨,陈太忠上了伊丽莎白新买的雷诺车,韦明河却是上了接他人所带的法拉利车——连车都要别一别苗头,可见这世界上值得计较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事实上,这也未必就是韦明河想炫耀,更可能的是接他的人想撑面子,不过陈某人对这个根本不介意,他才上了车,伊丽莎白就扑到他怀里,热情地拥吻了起来。

这一吻足足有两分钟,直到陈太忠感觉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脖子,才轻笑一声分开了,“好了,伊莎,我不是来看你了吗?”

“可是你还要走的,”伊丽莎白抬一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抬手打着了车,“你要是能不走,那就太好了。”

跟着前面的法拉利和雪铁龙,雷诺车缓缓地走着,两人胡乱地聊着,陈太忠能感觉到,伊莎的情绪实在有点太过激动了。

不多时,车停在一个宾馆附近,陈太忠下去转一圈,算是认识了韦明河住的地方,转身就要离开,不防韦主任一把拽住了他,“你去哪儿?伊丽莎白给你订房间了?”

“哈哈,我在巴黎租的有私宅呢,”陈主任哈哈一笑,走出房间,韦主任愣了一愣,飞快地跟着冲了出去,“靠,你小子太过分了,我要去看看!”

他身后两个帮闲也要跟上去,不成想韦明河一摆手,“你俩在屋里呆着吧,跟太忠在一起,我还能吃了亏不成?”

伊丽莎白知道陈太忠要来消息之后,就从贝拉那里拿到了房间钥匙,三个人走进那个四居室,左右看一看,才发现这四个房间里有三个房间住着人,只不过眼下是巴黎时间下午两点,屋里的人都不在。

“贝拉和葛瑞丝最近在忙展示会,”伊丽莎白笑着解释,又指一指一个摆了一张大床的房间,“这儿是她俩住的地方,那两间被她俩租出去了。”

呀哈,陈太忠听得就是撇撇嘴,“我说她俩也太财迷了吧?四居室多好的生活啊,为什么要租出去呢?”

“巴黎的生活压力很大啊,”伊丽莎白叹口气,“模特不过是吃青春饭的,她们在没有成为名模之前,只能这样将就自己了。”

“那两个人挤一个房间也太……”陈太忠还待继续说什么,看到一个房间里居然是摆了两张上下床,登时住口了。

“她俩住在一起,方便互相监督嘛,”伊丽莎白冲他调皮地眨一眨眼,下一刻咯咯地笑了起来。

贝拉和葛瑞丝本来就是英国老乡,又同时跟陈太忠有很深的关系,小贝拉靠着清纯的脸蛋,现在已经开始走红了,葛瑞丝要差一点,于是就琢磨着过精细日子,又由于她大贝拉三岁,两人就过起了这种日子。

至于互相监督,那纯粹是玩笑,她俩早就订好规矩了,这屋里不许来男人,在这里租住的其他五个模特就算有男友,想那啥也要出去另找地方。

这个规矩实在是情理之中,一间房子住了七个模特,真要有男人住进来的话,久而久之会乱成什么样子,那根本不需要说的,恐怕到时候就算贝拉和葛瑞丝能忍,房东也不会忍。

“我住进来不要紧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这好歹算是我租的房子,我要不能住,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你例外,可是声音要小一点,”伊丽莎白听得又笑了起来,敢情,这屋里七个住户为了他要来,还专门争执过一番,不过,能住到这里的,都是跟葛瑞丝和贝拉关系不错的,商量一下就得出这么个结果,有个模特不能忍,却是这几天正好跟上了一个富豪,打算短期内住到男友的房子那边去。

韦明河搞清楚他俩嘀嘀咕咕在说什么之后,这心里的不平衡大了去啦,“太忠,你可不能这样啊,三飞不说,还有四个美女听墙角,走走走……现在就看她们排练去。”

排练完了,就是演出了,韦明河眼光倒是不低,看上五个美女四个就是极红的,其中三个都有主了,没主儿的那位跟贝拉不太对付,葛瑞丝上前小声交涉一阵,回来告诉陈太忠。

陈太忠听得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韦明河迷迷糊糊地发问,得到的回答却是,“人家说了,一晚上三千欧元,要是你能满足了她,就能有第二晚上,要不然就涨成五千了,你自己掂量掂量行不行吧。”

“我靠,这不是欺负人吗?”韦主任听得怒火中烧,撸胳膊挽袖子的,“她越牛,那就越是她了,有没有第二个晚上,那得看我的心情呢……今晚你三飞,我双飞,哼!”

“一晚上两万多,确实不算便宜的,”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我看好你啊,别给中国爷们儿丢人,这可是美国人!”

“好像你泡贝拉和葛瑞丝不花钱似的,房子都给人家租了,”韦明河白他一眼,不过下一刻又犹豫一下,“要不这样,你问问伊丽莎白……这儿有地方卖伟哥的吗?”

“哈哈,”陈太忠笑得越发地大声了,这是因为他想起了韦主任的绰号,韦明河见他笑得要抽筋了,禁不住狠狠地给他一拳,“我说你有完没完了?”

当天晚上,陈某人的一番胡天胡帝那也不用多说了,三女都是久旷之身,折腾了差不多整整一个通宵,不过令人好笑的是,当早上十点,屋里的人先后起来之后,折腾的这几位精神百倍,倒是另外四个女模特顶着黑眼圈哈欠连天,好在最近大家在忙这个展示会,上午不需要训练,要不然模特的生活也是很辛苦的。

拾掇拾掇,差不多就十一点了,埃布尔今天要给陈太忠设宴接风,陈太忠也不管招摇不招摇,直接带了三女前去赴宴。

韦明河也接到了通知前往,埃布尔先生接风是一方面,同时也联系一些服装品牌的供货商,大家要好好合计,看看能不能从里面挑点单子。

相较陈主任的精神百倍,韦主任就要差很多了,面色有些微微的发白,不过昨天晚上跟他一起去宾馆的俩模特倒也跟了过来,看起来这战果还算不错。

事实上,韦明河这次就是玩来了,至于什么招商引资引进项目之类的,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不过,既然是打着这个幌子,公务出差来了,怎么也得应付一下场面不是?也省得回去以后,别人一问啥都不知道,那难免有点跌份儿。

埃布尔见这两位的荒唐样儿,倒也没表示出什么意外来,不过心里也禁不住暗暗嘀咕,心说这俩家伙是来谈项目的,还是泡妞的呢?

撇开别的不提,埃布尔很感激陈太忠及时地给他打电话,北约炸了大使馆的时候,正是法国凌晨左右,这消息传出来又得有一段时间,所以他算是知道得相当早的,就避免了相当的损失,而尼克就惨了,睡得呼呼的,一觉起来,汇市那边已经乱作一锅粥了。

所以,他联系了几个品牌商,那边倒也松口了,有愿意考虑代工的,也有愿意谈中华区代理的,不过不全是法国的牌子,具体详情,那就要再谈了。

陈太忠听得连连点头,不过他的注意力也不在这上面,琢磨一下,提出了一个问题,“埃布尔,你知道哪里能买到黑松露和白松露吗?国内有朋友想让我带一点回去。”

“哎呀,这个节令的黑色松露不是很好,夏季松露味道淡一点,”埃布尔笑着摇摇头,“至于说白松露……嗯,你要的数量多的话,那得从意大利联系。”

嗯,哥们儿知道意大利才产白色松露,北约的指挥中心也在那不勒斯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犹豫着看一眼伊丽莎白,“伊莎,你去意大利应该很方便吧?明天帮我去跑一趟?”

“为什么是我呢?”伊丽莎白恨不得一整天黏在他身上,听到这话当然不是很高兴,嘟着嘴看他一眼,“要是你肯去的话,那我就跟你一起去。”

“我这签证是个问题嘛,”陈太忠笑着答她一句,他这么问,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黄汉祥的要求,他只不过随口提一下,为某些事情做个铺垫而已。

埃布尔听得却是直翻眼皮,心说你这才是胡说,对别人来说签证是个问题,对你来说还是问题吗?

他早就听尼克说过,陈是大能耐的人,当然,尼克议员不会把什么事都告诉他,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就某些事情做出判断:三更半夜地给我打电话,气急败坏地落实大使馆的伤亡情况,一般人有这份闲心吗?


阅读www.yuedu.info